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

        半日后,徐守光和晁千代骑着毛驴便到了湍水,之后二人又向北走了约半个时辰,便果然看见了神策军的大旗。

        二人正要过去,忽然听见震天的喊杀声从前方传来。二人不知什么情况赶紧拉住缰绳,从毛驴上翻了下来,而后把两头毛驴拉到路边林子中藏好,这才接着树林的掩护偷偷摸摸地向着神策军大营处摸了过去。

        待到二人弓着腰来到树林边上时,便看见无数头裹黄色头巾,腰缠黄色腰带,手拿各式兵器的贼兵如潮水般涌向军营大门处。而那军营的大门已然被一根又粗又长的撞木给撞开,一群神策军的盾卫顶着大盾堵在门口,好些弓手聚集在盾卫的身后,他们弯弓搭箭,越过盾卫的头顶或是从栅栏的间隙将箭矢向前射出,以减缓贼兵推进的速度。

        好些贼兵被箭矢射中,有的直接被命中要害,立马倒地不起;有的受了轻伤,一咬牙将箭杆折断,而后继续向着大门冲去;还有一个贼兵见身边同伴被射穿了喉咙,吓得直接掉头往回跑去,可刚跑回自家阵营,却被一柄百来斤的铜锤砸中脑袋,脑袋瓜子顿时碎裂开来,脑浆四处飞溅,那场面惨不忍睹。使铜锤的是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将军,这铜锤将军浑身披满坚硬的铠甲,左肩的肩吞是一只面目狰狞的恶鬼脸。他头上戴着一顶厚实的铁盔,铁盔下还罩着一个铁制的张嘴鬼面,鬼面两个眼窝中似乎闪着幽幽的红光。

        把守大门的神策军好不容易才将贼兵的这次冲锋给抵挡下来,自己这边也损失惨重,盾卫死伤大半,弓手也有几个被贼兵流矢射中,但好在都没伤到要害,便还站在原地,等待着贼兵的下一次进攻。

        铜锤将军抬首望了望前方的战况,见这次冲锋又被挡了下来,气得一铜锤使劲砸在地面上,而后仰头大吼一声。

        随着铜锤将军这声吼叫,他身后的贼兵逐渐开始骚动起来,紧接着后面就有贼兵被抛飞了起来,其他贼兵纷纷向旁边躲开,让出了一条道路。而从那被让出的道路中,则走出了一队身高马大、长相怪异的妖兵妖将。

        待到这些妖兵妖将来到自己身前,铜锤将军怒吼一声,铜锤直直地指向神策军军营,下达了攻击的指令。收到指令的妖兵妖将们个个兴奋异常,他们的眼中闪烁着狂热和期待,渴望着即将展开的杀戮。他们嚎叫着向着那军营大门处冲了过去,那声音如同野兽的咆哮,而在他们身后,则是被卷起的一阵阵黄沙。

        军营内的神策军们看到了这一幕,他们的脸上充满了惊恐和绝望。跟贼兵他们尚有一战之力,但面对这凶残暴虐的妖兵妖将,没有人相信自己能在这样的怪物面前活下来,一股绝望的气息瞬间在所有神策军中传开来。

        一只牛首人身的怪物一马当先,率先顶翻了大门处的两个盾卫,随后他一把拾起地上的撞木。这撞木少说也有个千把斤,平时需要十多二十人才抬得动,可这牛头怪物却轻易将着撞木给抱了起来。而后他抱着撞木左右转了好几个圈,利用撞木将周围其他盾卫纷纷扫飞。

        门口盾卫被扫飞后,大门后的弓手便立马被暴露在众妖兵妖将的面前。一个四臂修罗趁机跳进弓手之中,先是一刀将一名吓得呆住的弓手齐腰砍成两截,而后又使狼牙棒将面前一名转身要逃的弓手脑袋敲碎。紧接着他使肋下双臂握住一杆长枪,对着前方直捅过去,长枪一连穿透了两名弓手的胸膛,将那二人给连在了一起。

        这时,四臂修罗身侧有一道影子快速闪过,只见一名个子矮小的奇怪侏儒手持两把闪烁着寒光的镰刀,快速穿梭于神策军士兵当中。他手中镰刀不断地挥舞着,空气仿佛被割裂,发出尖锐的破风声。士兵们在他的镰刀下如同脆弱的芦苇,一个个被无情地斩断,人仰马翻,血花在空气中绽放,染红了周围的土地。

        神策军的阵型很快便在这三名妖将的冲击下变得支离破碎,三名妖将身后的妖兵也趁机涌了进来,在人群之中大开杀戒。

        正当人们已然绝望之时,一把沉重的链锤敲碎了一只妖兵的脑袋,只见一位身形魁梧的将军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将那链锤收了回去。而在这位将军后面,则跟着另一位身披黑甲、手持弓箭的将军,这将军每次摸出两枚箭矢,往弓弦上一搭,随着弦声响起,便有两只妖兵被利箭穿喉,应声倒地。

        “是庞都头和韩都头!”有士兵认出了这两位将军,兴奋地喊了出来,瞬间,希望之火便再次被燃起。

        庞、韩二位都头带着一队骑兵在妖兵中冲杀着,瞬间引起了那三名妖将的注意。牛头怪物挥舞着手中的撞木向这边砸了过来,韩都头马术一流,立马一勒缰绳,双腿一夹马腹,让马儿跃起,躲过了这一击。可庞都头却没这好本事,他胯下那高头大马被撞木砸了个正着,嘶鸣一声便整个身子歪倒在地面上。

        庞都头从马背上摔了下来,而这时那牛头怪物趁机将撞木举起,对准庞都头倒下的地方便狠狠砸了下去。此时若换成寻常人,势必会被这千斤撞木砸成肉泥,但这庞都头不一般,他快速翻身跃起,将手中链锤丢在一旁,双手向上一撑,竟将那撞木牢牢抓住。

        牛头怪物见状,大吼一声,抱着撞木便要把庞都头往后面火盆里推。庞都头才起身,身形还未站稳,被牛头怪物这忽然间推了一把,还真是没站住,双脚来回向后退了好多步。眼见就要撞到身后火盆了,庞都头一咬牙,双臂青筋暴起,双腿成弓形抵住地面,瞬间也爆发出一股怪力。这股怪力不输那牛头怪物,撞木也终于被顶住,不得往前再移动分毫。

        韩都头自己虽躲过那一击,但见庞都头落马,和那牛头怪物苦战在一起,便急忙弯弓搭箭要来救援。哪像这时突然一道身影快速掠过眼前,原来是那侏儒挥舞着手中镰刀从自己面前跑了过去,紧接着自己的战马两只前腿竟被齐刷刷斩断,马儿痛苦地向前倾倒,而背上的韩都头也一跟头从马背上摔了下来。

        那侏儒见韩都头跌下了马背,脚尖用力一踮地面,紧接着身子猛然一转,整个人又朝着摔落在地面的韩都头这边冲了过来。韩都头反应不慢,从落马之时便蜷曲身体,借着势头一个翻滚便站了起来。站起身的韩都头见侏儒又折返冲了回来,连忙一边后跳拉开距离,一边拉弓搭箭朝着侏儒射了过去。侏儒原本还在全力冲刺,一瞧见箭矢袭来,急忙停住脚步,向一边翻滚躲开。

        韩都头见一箭射空,便从箭袋中又摸出一枚箭矢,瞄准侏儒前方便要射过去。但此时,那四臂修罗却突然出现在他的身后,手中钢刀对着韩都头的脖子便斩了过来。韩都头听见身后有风声响起,连忙回头看去,只见一把明晃晃的钢刀正对着自己的脖子飞快斩下。

        韩都头大惊失色,但此时的他已然来不及再躲闪了,眼见这钢刀便要将自己脑袋砍下,这时,一个身影突然出现,挡在了他的前面,而后就听见“叮”的一声,一把唐刀与四臂修罗手中钢刀咬在了一起。随后来人手腕一番,一刀将钢刀拨开,紧接着手中唐刀一个横斩,将那四臂修罗逼退。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徐守光。

        “注意你身后!”徐守光提醒韩都头。韩都头闻声赶忙回过头看去,只见那侏儒又提着两把镰刀冲了过来。韩都头也不愧是常年征战沙场的老将,迅速调整好心态,将方才那支还夹在指尖的箭矢对准侏儒射了出去。这韩都头的箭又快又准,侏儒此时来不及躲闪,只得将右手镰刀挡在胸前,只听“噹”的一声,箭矢深深地插入了镰刀的木柄之中,木柄瞬间裂开来,随后裂纹越发变大变深,又是一阵“咔咔”声,木柄终于碎裂开来,镰刀头掉在了地上。少了一把武器的侏儒连忙向一旁的树后躲去,而韩都头则又从箭袋中摸出一枚箭矢,追着那侏儒便过去了。

        再看这边退开一步的四臂修罗,此时的他已然调整好身形,紧了紧手中的钢刀和狼牙棒,便又对着徐守光冲了上来。但此时,四臂修罗身前突然出现了一把红色油纸伞,伞面在他面前快速旋转靠近。四臂修罗连忙挥舞手中狼牙棒将这红色油纸伞打开,只是从这红色油纸伞后面跳出一个绝美的女人,手里拿着一把细剑,直直刺向四臂修罗的脖子,这女人正是晁千代。

        四壁修罗见此,连忙一边躲避一边使钢刀将孤鹜剑拨开到一旁,紧接着他肋下的两只胳膊握住长枪,对着晁千代的小腹刺了过来。晁千代将肩上披帛甩出,一把缠住落霞伞的伞柄,而后用力往回一扯,将落霞伞拉回挡在身前,将那长枪挡住。随后她将孤鹜剑迅速插回到伞柄之中,向前一推,孤鹜剑的剑尖突破伞面,插进了四臂修罗的左肩。四臂修罗吃痛,闷哼一声,手中狼牙棒掉到了地上。

        眼见自己麾下的三名妖将竟然都被对手限制住了,那铜锤将军跨上一匹健壮的战马,双腿一夹马腹,战马长嘶一声,带着他飞快地向着军营这边冲了过来。

        铜锤将军的目标是正与牛头怪物角力的庞都头,他高高举起手中铜锤,胯下战马快速冲向庞都头。但这时,突然一枚细小的飞针带着破空声快速飞向铜锤将军鬼面上的空洞。铜锤将军连忙使铜锤护在脸前挡住飞针。但就在这遮挡视线的一刹那,徐守光一步跃起,空中一脚狠狠蹬在了铜锤将军的胸口,将他从马上给踹了下来。

        落地后的铜锤将军一个翻身站了起来,他看向眼前的徐守光,鬼面下眼窝位置红芒大盛,只见他双腿猛然一蹬地面,高高跃起,手中铜锤对着徐守光猛地砸了下来。徐守光不敢硬接,连忙向后跳开几步躲闪。铜锤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巨响,地面深深凹陷了下去,土石四散飞溅。一圈黄沙以铜锤为圆心,向外迅速扩散开来。

        徐守光此时已然跳出了铜锤将军的攻击范围,落地后的铜锤将军身体侧转,握着锤柄的手臂向着徐守光的方向迅速甩去,只见铜锤的锤头与锤柄竟然分离开来,锤头向着徐守光快速砸了过去。这一击来得突然,好在徐守光反应不慢,将身子向侧边一歪,这才勉强躲过。

        但铜锤将军的攻击还没有结束,此时锤头与锤柄之间还有铁链相连,铜锤已然变成了链锤。铜锤将军右手快速向徐守光侧身的方向一甩,链锤的锤头对着徐守光又飞了过去。

        徐守光并没有向后跳开躲闪,反而借着这个机会向着铜锤将军的方向冲了过去。他两步跑到铜锤将军面前,右手涓溪直直刺向铜锤将军的面门。此时的铜锤将军来不及做出躲闪,只得微微侧过脑袋,把要害避开。

        只听“噹”的一声,涓溪刺中铜锤将军头上的铁盔,将铁盔和鬼面一并挑落在地。而此时的铜锤将军也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只见他长着长长的嘴,嘴里有一口尖锐的獠牙,头顶上竖着一对立起的耳朵,额头前方的一对黄色的竖瞳正恶狠狠地盯着徐守光。

        “狗...”徐守光看着眼前脑袋酷似狗头的铜锤将军,不禁惊出声来。

        “什么狗啊...这分明是只枨枨!”小白纠正徐守光。

        “枨枨?枨枨是什么东西?”徐守光问道。

        “大妖天狗的爪牙,性情残暴嗜杀,常取人内脏和血液来献祭天狗,有枨枨出现,或许天狗也正在附近...”小白说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