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鹿晏弘说完后又狠狠瞪了一眼王建,这才转身离去。

        “王大哥,这...”徐守光有些歉意地看着王建,他担心因为自己,让王建不好处理与鹿晏弘之间的关系。

        王建似乎看穿了徐守光的心思,一摆手说道:“徐兄弟,不必多想,他今天新吃了贼兵的亏,心里郁闷着,要找地方讨回来。这家伙向来与我不合,估计是方才看你们交谈甚密,特地跳出来为难下你,恶心下我。不用去管他便是!”说罢,他瞧见徐守光身边的晁千代,便问道:“这位是?”

        徐守光赶忙同王建介绍了下晁千代,而后便问道:“方才其实我也在大帐之中,听闻那秦宗权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王建一听,鼻子中哼了一声:“若是论治理属地,那秦宗权残暴不仁;若是论领兵打仗,那秦宗权寡断无谋。但奈何那秦宗权不知从哪里学来一身妖术,可以遮天蔽日,飞沙走石,引得一群妖兵妖将为其卖命。那些妖兵妖将实力确实不容小觑,自与它们交战以来,我军不知折了多少弟兄的性命。”

        “那王大哥和杨公可有破敌的法子?”

        “哪有那么容易有,我们也试了些许方法,也曾用计将那些妖兵妖将们给围住,眼见就要将那些妖兵妖将诛杀,但那秦宗权却在关键时刻唤出天狗吞日,大地之间顿时漆黑一片。借着黑暗的掩护,那群妖兵妖将趁机突围,并在我军中一顿乱杀,让我军损失惨重!”

        王建说了顿了顿,看了下四周,确定附近没人后才又说道:“杨公与我等议事,说这秦宗权不除,仗没法打下去。于是便派我和鹿晏弘二人各领一队士兵,从那小道绕到秦宗权后方去,准备趁大部队牵制贼兵之时,直接冲入秦宗权大帐中将其斩首。哎...哪晓得这还才出去,便被贼兵埋伏了。”

        ”被贼兵埋伏...“

        “是啊,那条小路极为隐蔽,我们也是有个本地的老兵,他从小在这里长大,熟知本地地形,这我们通过他才知晓那条路的。可偏偏就是这样一条极为隐蔽的小道,却被贼兵提前设伏,我在后面还好,可怜那鹿晏弘手下的兄弟,折了一大半。”

        “难怪他发那么大脾气...”徐守光道了一声,正要说点别的,就见大帐的布帘被拉开,一位参军走了出来,瞧见徐守光,便招呼他说:“许少侠,杨公请您进去。”

        徐守光听罢,便跟王建说让他先回自己军帐中,自己这边等会自会去找他。王建点点头,便让徐守光快些进去,别让杨公等急了。

        徐守光随副官进了大帐,之后副官禀报一声后便出去了。杨复光赶忙招呼徐守光到身边来,而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哎!徐少侠,你也看到我们现在的境地了...”

        徐守光默默点了点头。而后杨复光又说:“不瞒徐少侠,我这边有个极为重要的事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来做。之前均州时你一路舍命保我,我信得过你,只是这事有些危险,我也一直在犹豫...”

        “有什么事杨公尽管吩咐就是了,不必顾虑其他。”徐守光也不寒暄,直接说道。

        “...那好吧,徐少侠,今早王都头和鹿都头领兵出去准备绕到贼兵后方,但在一条极为隐秘的小路被贼兵伏击了...”

        “您是说您怀疑军营里有细作?”

        “是,这策略是我近日来谋划的,直到今日在召集几位都头议事时才将此计告知众将,大帐里也没有其他人了,一定是我身边人出了问题。所以此事我才不敢交给他们去做,只能辛苦徐少侠了...”

        “在下明白了。杨公放心,在下一定尽快将细作揪出来!”徐守光爽快答应。

        之后,徐守光出门让晁千代先去到王建军帐处等着自己,而后又问副官借了一套军服换上,便向其他都头帐中走去。

        王淑的军帐离杨复光大帐最近,徐守光便先去王淑处查看。才到军帐前,便看见王淑军帐大开,王淑正在帐中对着一张地图仔细研究。突然,王淑似乎察觉到帐外好像有目光正注视着他,连忙抬起头来看向帐外。

        徐守光一瞧王淑看了过来,连忙将头低下来,把头盔往下压了压,而后迅速从军帐前走了过去。王淑瞧了一会儿,也没瞧见什么特别的地方,于是继续低下脑袋去研究地图去了。

        徐守光又站在帐外一个角落瞧了一会儿,见王淑也没什么其他可疑的地方,于是便向着李师泰的军帐去了。

        李师泰的军帐离王淑的帐子不远,此时李师泰正躺在帐中休息。军帐的布帘是拉下来的,徐守光看不到军帐里,便只好绕到军帐的侧面,想把耳朵贴近了听听里面有什么动静。可徐守光还没到这李师泰的军帐前,便听见帐子中鼾声大作,李师泰的呼噜犹如雷鸣一般,大老远便听见了。

        徐守光不禁有些佩服这位李都头,大敌压境,竟然还可以睡得如此安稳。他想着要不换个人先调查下,晚些再来李师泰这,于是他便又顺着道路向庞师古的军帐走去。

        此时的庞师古还在之前大门那边,军帐中空无一人。徐守光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注意到这里,于是便一溜烟钻进了晋晖的军帐之中。这军帐中陈设十分简单,一张桌案,一张小床,还有一个武器架子。

        徐守光稍微看了下桌案上摆着的信件,上面的字歪七扭八的,似乎这庞都头的字确实不是很好看,不过徐守光倒也不能笑话别人,他自己的字也不怎么样。他又在其他地方翻了翻,见没什么可疑之处,便出了帐子,向着晋晖军帐处走去。

        徐守光刚到了晋晖军帐前,便见着一个都头打扮之人恰好从帐子中出来,那人出了帐子后,迅速转身,向帐子后走去。徐守光见此人形迹可疑,便急忙跟了上去。那人似乎对军营十分熟悉,一路上左弯右转,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军营中一处相对较为偏僻的地方。

        徐守光远远跟在那人身后,只见那人来到一个军帐前,迅速从侧面绕到了军帐后方,徐守光赶忙跟上去,也绕到军帐后方,但却不见了那人的踪影。徐守光四处寻找,忽然见他看见那个都头打扮的人正在一军帐后同一人讲话,那人正巧被军帐挡住,徐守光看不见。但那都头打扮之人徐守光却认得,一字眉,正是晋晖。

        此时晋晖似乎也同军帐后那人说完话了,便转身准备离开,正好眼睛少见对面远处躲在帐子后方只露出小半个脑袋的徐守光。徐守光赶忙缩回脑袋,他听见有急促的脚步正朝着这边快步走了过来。

        徐守光赶忙一头钻进了帐子里,这帐子似乎是用来囤放军粮用的,里面堆着好些装得鼓鼓囊囊的麻袋,徐守光躲在一堆麻袋的后面,探个脑袋看向帐子门口。只见只几息的功夫,那脚步声也到了帐子附近,不一会儿,帐子门口的布帘被掀开,晋晖提着刀,勾着脑袋进到了帐子中。徐守光连忙把脑袋缩回去,整个人躲在麻袋的后方,仔细听着前方传来的响动。

        他听见了晋晖在前方挨个翻动麻袋的声音,声音越来越近,似乎马上就要来到他这边了。这时,帐外突然有些许响动,晋晖听见,连忙一掀布帘出了帐子,奔着那响动声去了。徐守光等了会,听声音确认晋晖走远了,这才从麻袋后面出来,将布帘掀开一条缝,通过缝往外面看。

        见外面没什么人,徐守光便出了帐子,他没有去杨复光的大帐,而是直接向着晋晖的军帐摸了过去。待到徐守光到晋晖军帐门口时,军帐中没任何动静,晋晖应该还没回来。徐守光赶忙一头钻进去,在帐中一通翻找,看能找到什么证据。

        这找着找着,徐守光突然听见帐外传来一阵脚步,他赶忙靠近门口通过布帘的缝隙向外看去,只见晋晖正向帐子这边走了过来。

        徐守光被堵在了帐子中,正打算找一处藏身的地方,就听军帐外,有一人喊道:“老晋,有点儿事想请教请教你...”

        徐守光闻声又从缝隙中向外看去,只见说话之人是王淑。晋晖听见王淑招呼他,便转身向王淑那边走去。徐守光则趁此机会,偷摸地从晋晖的军帐中溜了出去。

        溜出来的徐守光再没去其他地方,径直向杨复光的大帐走去。待副官通传后,徐守光进到大帐中,杨复光问他事情进展如何。徐守光大概把自己所见到的与杨复光说了一遍,而后又在杨复光耳边耳语了几句。杨复光听了连连点头,而后便让徐守光暂且先退下,又使副官去传各都头前来大帐议事。

        一炷香后,除了庞师古和韩建要负责巡防工作,其余众都头都来到了杨复光的大帐中。

        杨复光见众人到齐,便看着晋晖开口说道:“晋都头,敢问方才你都去何处了?”

        “回杨公,卑职方才没去哪,就在帐子中待着...”晋晖答道。

        “哦?晋都头,方才有一校尉与我来报,说见着晋都头在营寨西北侧与人交谈,敢问晋都头,那人是谁呀?”杨复光问道。

        “...那人...那人是在下的一位同乡...”晋晖想了想后答道。

        “哦?同乡,哪位,还请晋都头请你同乡来此处,杂家有话问他。”杨复光说道。

        “...杨公,那位同乡已经走了...”晋晖犹豫了一会儿后答道。

        “走了?”

        “嗯,是在下让他走的,在下让他回去与我媳妇带封家书...”

        “是吗?家书中说了些啥呢?”

        “...”晋晖想了半天,始终没说出口。

        “哼!是不是连我营寨布防图都要与你媳妇说?”杨复光大喝道。

        “...布防图?这我哪敢!我在家书中就只说我们这里战事焦灼,如若我回不去了,让我媳妇赶紧找个好人家改嫁了...”晋晖赶忙解释道。

        “哼!巧舌如簧!那这封信你作何解释!”杨复光将徐守光在晋晖军帐内搜到的一封信件向前方地上一甩,正好甩到晋晖面前。

        晋晖忙捡起那信纸一看,只见上面赫然画着整个军营的布防图,兵力配置和粮草补给位置标注得十分清晰。

        晋晖看了后大惊,慌忙跪倒杨复光身前抱住杨复光的腿喊道:“冤枉啊,杨公!这布防图不是在下所画!冤枉啊!”

        杨复光一下甩开晋晖的手,而后对着帐外大喊道:“来人啊,把晋都头给我拿下!”

        帐外立马应声进来几名精壮的士兵,不由分说将晋晖双手架住,便往帐外压去。晋晖还是一个劲地喊着冤枉,可杨复光此时气得手直发抖,又哪里会听他说的。

        “杨公,切莫动气!”王淑赶忙上前劝杨复光不要动气,众都头也跟着去一并让杨复光保重身体。杨复光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总算平复了情绪,叹了一口气说道:“这晋晖,跟了我好些年了,我一直待他不薄,怎能想到他竟然如此对我...”

        众都头见状又是宽慰了杨复光好一阵子,杨复光摆了摆手,让众都头不必担心自己,而后他低声道:“王建听令!”

        “末将在!”王建立马单膝跪地抱拳。

        “晋晖就交由你去审。”

        “得令!”王建领命后又退回了诸位都头当中。

        “李师泰听令!”

        “末将在!”李师泰答道。

        “既然细作已经抓出来了,明日清晨,你便带着五百精兵突袭毁掉贼兵粮草!”

        “得令!”

        “鹿晏弘、王淑听令”

        “末将在!”二人站了出来。

        “明日李都头那边得手后,贼兵必然发兵去救。你二人率两千精兵埋伏在道路两侧,等贼兵经过时,你二人便两边夹击,将贼兵尽数剿灭!”

        “得令!”

        接下来,众人又在军帐中商议细节,直到黄昏,才各自散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