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八章

        其实,不消徐守光说,王建也知道里面鹿晏弘和晋晖他们应该是出事了,但他此时也直犹豫不决。眼前北门那边交战得激烈,韩建与庞师古所率的两千精兵吸引了这营中大多数的贼兵,他们能拖到现在,已然是拼尽了全力的,而南门则是里面鹿晏弘和晋晖他们唯一的退路。若是去救吧,恐怕贼兵趁机又把南门夺回去,到时再来个瓮中捉鳖,一干人等都得死在这儿;但若是不去,说不定就得眼睁睁瞧着那二人所率的两千同袍兄弟落于危难之中。

        见王建迟迟不做出决定,徐守光便猜出了王建的难处,他略微思索了片刻,便对王建说道:“王大哥,这南大门不能丢,你还是带着兄弟们守在这里防止敌人断后。不如由我先进去瞧瞧,等摸清了里面的情况,再做定夺不迟!”

        “...徐兄弟,这里面凶险,要不还是你在这守着,我带几个兄弟去看看...”王建说道。

        “哎,王大哥,当前,将这退路把守住才是最重要的。论领兵这里没人能比你行,而且这五百个弟兄也都只听你的。此外,脱身我还是有一套的,所以你就别在争了...”

        王建仔细考虑了下,最终还是默默点了点头。徐守光见王建答应,转身便往营中走去。

        “徐守光!我跟你一起去!”一个声音在徐守光身后响起。他回头一瞧,原来是晁千代。

        “我只是去瞧瞧里面情况,一会就回来。人多了反而惹眼,你在这里等我便是!”徐守光赶忙示意晁千代回去。

        见晁千代还要说些什么,徐守光又缓和了下语气说道:“放心吧,没事的...”

        “...那...那你小心些!”晁千代知道徐守光铁了心不让她去,于是只得最后再叮嘱下徐守光小心为上。

        徐守光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转身便向着营寨深处跑去。跑了一小会儿,徐守光便来到了战场,见着了无数妖兵正在和士兵缠斗在一起。

        “原来这些妖兵都在靠近大帐这块聚着呢...”徐守光心中想到。这时,他瞧见一道矮小身影举着两把镰刀正在神策军中左突右冲,是之前见过的那怪异侏儒!而怪异侏儒此刻正杀得兴起,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被徐守光盯上了。

        怪异侏儒一舔镰刀尖上的血液,正欲再冲一个回合之时,突然,一个身影迅速靠近他,那身影手中唐刀闪烁着凛冽的寒光,正是徐守光!怪异侏儒此时才发觉一股杀气正快速靠近,他赶忙转头看向杀气袭来的方向,见唐刀已然挥到身前。怪异侏儒连忙要侧身躲避,可虽然他速度快,但徐守光出刀也快。怪异侏儒没有躲过这一刀,只听“咔嚓”一声,怪异侏儒的一只胳膊被唐刀涓溪斩断,还握着镰刀的胳膊直接飞到了空中,然后落在了地上。

        怪异侏儒惨叫一声,但他忍着痛,飞快地撤到离徐守光三丈远处,用细长的右手捂住左臂断开伤口处,豆大的汗珠从他额头上滚落下来,鲜血从断口处不断喷溅出。怪异侏儒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徐守光,他之前也见过这个家伙,当时就是他把枨枨打退的。如今,这家伙又出现了,还趁自己不注意时断了自己一臂,想到这里怪异侏儒恨不得冲上去将徐守光开膛挖心。

        但怪异侏儒也并不是那种无脑的妖怪,他清楚目前以自己的实力,去硬碰徐守光无异于送死,于是他仰起头高声嚎叫一声,似在寻找支援一般。徐守光又哪里会给他等待援军的机会,立马抄起涓溪对着这怪异侏儒就冲了过去。怎晓得这怪异侏儒虽凶残嗜杀,自己却怕死得很,见着厉害的狠角色徐守光对着自己又冲了过来,连忙拔腿就逃。

        要说这怪异侏儒,力量上平平无奇,之所以能成为妖将,主要依仗的便是他的速度。他若是逃起来,徐守光还真是追不上。于是徐守光也索性不去追赶,就近杀了两只妖兵,将几名士兵救下。徐守光对着那几名士兵说:“你们几人快回门口去找王都头,把这里发生的事跟王都头说一遍,让他尽快分兵来救!”

        那几名士兵听罢连忙点头,转身就向着营寨南门跑去。有几只不长眼的妖兵见着,便扑上去要将那几人截住,结果都被徐守光几枚飞针射倒在地上。

        徐守光见几名士兵跑远了,这才重新把目光放到战场这边来。在混乱的人群中,他又瞧见了那断臂的怪异侏儒,此刻正躲在一堆人后面盯着他,似乎准备伺机偷袭他。

        “嘿,这家伙贼心不死的...”徐守光也正想找他,于是拎着涓溪便向着那怪异侏儒快步走了去。这短短一路有好些妖兵都从各个方向朝着徐守光扑了过来,他们有的高大威猛,有的矮小狡猾,但无一例外,他们的目光都充满了凶狠和贪婪。徐守光眼神冷冽,手中的涓溪刀光闪烁,每一次挥刀都伴随着一道凌厉的刀气,瞬间将扑来的妖兵砍翻在地。

        也许是没找到合适的时机,怪异侏儒一直没有出手,也没有选择逃跑,就在一旁冷眼盯着徐守光将沿途妖兵尽数斩翻,步步逼近自己。当徐守光来到这怪异侏儒身前时,一阵震天鼓声从秦宗权所在的大帐方向传了过来。随着鼓声响起,天光也暗了下来,所有人都逐渐被黑暗所笼罩。徐守光抬头一看,好家伙,只见头顶的太阳正在被一个巨大的阴影渐渐吞噬!

        “天狗吞日!”小白的声音在徐守光耳边响起,“小心,在天狗吞日期间,这些妖兵妖将的实力会大涨!”

        徐守光听罢,连忙环顾四周,只见妖兵们眼中各个红芒闪耀,有的妖兵身形陡然增大好几圈,一棒子将周围的士兵击飞到空中;有的速度较原来快上好几分,敏捷地在前方士兵颈部挖下好大一块肉来;有的身周泛起了蓝色的火焰,让士兵们完全无法靠近;有的身上生出好些尖锐的骨刺,左突右撞地将周围士兵刺穿...

        徐守光正惊讶于这天狗吞日给妖兵们带来的种种变化,忽然眼睛余光瞟见一手握镰刀的身影正从侧面快速接近自己。原来是那断了臂的怪异侏儒,绕到了徐守光侧面,准备给徐守光致命一击。

        徐守光连忙将手中涓溪从下至上挑起,正好撞在怪异侏儒挥舞过来的镰刀上面。天狗吞日让怪异侏儒的力量短时间提升了许多,徐守光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手腕穿了过来,怪异侏儒手中的镰刀竟将徐守光的涓溪不断地向后压。

        徐守光之前也未想到这家伙细细的胳膊在天狗吞日的加成下居然有如此怪力。眼见镰刀尖就要碰到自己的小腿,徐守光连忙一个侧翻,从怪异侏儒的头顶翻到了他的身后。可这怪异侏儒力量增强了,速度却也丝毫没有减慢,他见徐守光跳起,迅速回身将镰刀向上一划,刀尖对准徐守光的胸口就切了过去。

        徐守光连忙抽回涓溪挡在胸前,这极短时间内,涓溪和镰刀第二次碰撞在了一起。镰刀带着一个怪力,将徐守光连同涓溪一并推到了空中。空中的徐守光没有地方借力,就见怪异侏儒双腿猛然一弯曲,握着镰刀的胳膊向下一垂蓄势,准备趁这个机会直接跳起,以绝对的力量和速度的优势将徐守光击杀。

        怪异侏儒看准了空中徐守光的位置,双腿猛地对着地面一蹬,整个身体便如窜天猴一般冲了出去。但此时他突然感到手臂处一阵剧痛传来,身体似乎轻了许多。怪异侏儒忍着痛咬牙向下方看去,只见自己已然起身,但那握着镰刀的小臂还留在原地,小臂的末端有两根带血的虚幻傀儡丝。

        断开的小臂“啪”的一声掉落到了地上,而什么都没绑住的傀儡丝也缓缓向地面飘落,飘落的过程中如点点星光般迅速崩解消散。怪异侏儒还没弄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时,他突然想起,那徐守光还在他头顶呢。他连忙抬头看去,只见空中的徐守光已然调整好了姿态,右手高高举起,手中握着的那把唐刀反射着最后一丝阳光。他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赶忙将还剩半截的右臂举起,妄图抵挡一下徐守光的攻击。可这区区血肉之躯在神兵利器之前又算得了什么呢,徐守光一刀挥去,将那惊恐万分的怪异侏儒连头带着半截肩膀一并斩了下来。

        怪异侏儒的尸体很快落在了地上,而后徐守光了落了下来。他看向四周,见士兵们在强化的妖兵面前显得不堪一击,已然处在溃败的边缘。而再往远些看去,原本还能跟两妖将打得有来有往的鹿晏弘和晋晖二人,此时也已经明显落入下风,所有精力只能用于防守,也没了进攻。

        “小白,现在该怎么办?”徐守光见形势极其不利,赶忙问小白对策。

        “如今之计,只有破除了天狗吞日,才有可能挽回败局...”

        “怎么破?要杀了那秦宗权吗?”

        “那倒不一定,只要去到那大帐中破坏掉阵法便可。”

        徐守光看了一眼前方远处的大帐,耳中传来尽是士兵们的惨叫声和妖兵们的嘶吼声。刻不容缓,徐守光立马提着涓溪向着大帐的方向冲了过去。

        沿途有好些妖兵跳出来阻截徐守光,但徐守光丝毫不去理会这些妖兵,只是使出谪仙步身法,尽量躲开继续前行。

        徐守光快速穿过战场,眼见大帐就在不远处了。这时,徐守光斜眼瞟向一边,只见鹿晏弘已然被那四臂修罗逼到了一个死角,退无可退了。那四臂修罗在得到天狗吞日的加成后,肋下又生出两臂来,新生出的两臂各持一把匕首,连同之前所持的钢刀、狼牙棒、大斧、铁锏一共六样兵器,正欲对着前方的鹿晏弘齐齐招呼下去,这时他猛然感到身后有一股杀意。

        四臂修罗,不,现在应该是六臂修罗了,他猛然一个转身,使中间两只手的大斧和铁锏放在身前招架住涓溪,而最上端两只手则举起钢刀、狼牙棒对着徐守光砸了下来。徐守光赶忙抽回涓溪,对着上方一挑,把钢刀和狼牙棒一齐挑开。但这时他却猛然觉得腰间一阵疼痛,低头一看,原来是那六臂修罗最下方的两只手持着匕首刺中了徐守光的腹部。还好徐守光此时穿着神策军的铠甲,坚硬的铠甲对徐守光起到了极大的保护作用,但那两枚匕首却还是穿透铠甲,匕首尖端刺破了徐守光的皮肤。

        徐守光一咬牙,连忙一脚踢在六臂修罗身上,将自己和那六臂修罗拉开距离。他伸手在小腹摸了一下,湿漉漉、黏糊糊的,鲜血已然透过铠甲流了出来。

        “这家伙有点难对付,咱俩得快些将他解决了...”徐守光对着侧前方的鹿晏弘说道。但鹿晏弘却不答他,鹿晏弘看了徐守光和那六臂修罗一眼,心中一阵盘算权衡,一个转身,竟然抛下徐守光,独自向着秦宗权所在的大帐跑了过去。

        徐守光见鹿晏弘丢下自己独自面对这六臂修罗,心中猜想这鹿晏弘定是怕擒杀秦宗权的军功旁落,这才抢先向着大帐奔去。

        徐守光口中骂了一声,而后转头又看向六臂修罗。此时六臂修罗也不管那鹿晏弘,六只胳膊各持一把兵器对着徐守光便又冲了过来。徐守光方才在这六臂修罗那吃了亏,知道这家伙近战强横无比,只得不断后跳躲闪拉扯。

        徐守光一边与六臂修罗拉开距离,一边不断地摸出飞针朝着六臂修罗掷去。这一来,六臂修罗需要不断地或躲避或躲闪,竟也一时近不了徐守光的身。不过这六臂修罗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他将铁锏在腰间一收,从背后摸出一面盾牌,而后又将手中两把匕首掷在地上,转而从腰间解下一张弩,一手端弩,一手射箭。

        六臂修罗这一招把徐守光克制得死死的,徐守光若是射飞针,他便用盾牌格挡;徐守光若是想拉开距离,他便用弩箭追杀;徐守光若是想近身,那正是他求之不得的。

        正当徐守光无计可施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从后方飞了出来,那身影穿着不太合身的铠甲,举着一把红色油纸伞,正是晁千代。晁千代一把抽出孤鹜剑,对着那六臂修罗就刺了过去。而那六臂修罗也瞧见了晁千代,使盾牌在身前一挡,紧接着手中钢刀向着前方砍了下去。

        “唰”的一声,晁千代一把撑开了落霞伞,将钢刀挡下,而后用力向前一推,将自己推离了六臂修罗的攻击范围。

        “你怎么来了!”徐守光一步迈到晁千代身前问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