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方才有几个士兵回到南门口,与王大哥说了军营里面的事,王大哥便分了一半的兵给张造,让张造守着南门,自己则带兵前来支援,我便跟着王大哥一起过来了。”晁千代说道。

        “胡说,这边危险,王大哥怎会放你过来,定是你自己偷着跑过来的...”徐守光直接点破晁千代扯的谎。

        “...你...”晁千代见自己精心编的谎竟被徐守光一下戳穿,不由脸一红,赶忙转移话题:“先把这个家伙打倒再说吧!”

        徐守光点点头,转过脸来看向六臂修罗。六臂修罗此刻也在审视晁千代和徐守光,上下左右打量一圈后,六臂修罗一步抢上前来,一边抬弩将箭矢射向徐守光,一边手持盾牌准备防守晁千代的攻击。

        徐守光一个侧身,躲过那枚弩箭,而后手中摸出一枚飞针,对着六臂修罗就甩了过去。六臂修罗将盾牌向前一举,将飞针挡住。而这时晁千代也疾步冲上前去,手中孤鹜剑直直刺出,六臂修罗连忙使钢刀格挡,而后狼牙棒、大斧一并朝着晁千代就招呼过去。晁千代连忙后退躲闪,才拉开些许距离,只见那六臂修罗手中的弩已然又上好了箭矢,瞄准晁千代就射了过去。

        晁千代见状只得撑开落霞伞,借助伞面将那箭矢挡下。但当她把伞放下些时,只见六臂修罗已然出现在她的眼前,正举着钢刀、大斧对着她劈砍下来。原来这六臂修罗一开始的目标便是晁千代,初时射徐守光的那一箭也只不过是次佯攻,实则是为了引晁千代近身。

        这六臂修罗出现的突然,晁千代来不及后撤,只得把落霞伞举过头顶,来防御六臂修罗的攻击。大斧和钢刀砸下,落霞伞虽坚固,可在伞下的晁千代却感到一阵巨大的力量压了下来,压得她一下跪倒在地上。

        而后,六臂修罗又举起狼牙棒,正欲对着身前下方的落霞伞继续击打。狼牙棒力大,倘若是砸了下去,即便有落霞伞挡着,但那股冲击力仍会让晁千代难以承受。就在这时,徐守光一步冲到了六臂修罗身后,左手捏着一枚飞针对着六臂修罗的脑袋瓜子就射了过去。

        六臂修罗余光瞟见徐守光,举起盾牌护住脑袋,将那飞针挡下。同时,他手中狼牙棒也不停,继续对着眼前的落霞伞就砸了下去。狼牙棒落下,落霞伞被砸得猛然一矮,随后又弹了起来。六臂修罗一看,好机会,手中钢刀、大斧立马准备好,只待这落霞伞弹开,便对着伞后的晁千代一齐挥过去,斩下她那精致的小脑袋。

        然而,伞是弹开了,钢刀、大斧也都挥过去了,但伞后却没人,晁千代竟然消失了!正当六臂修罗纳闷之时,他只觉得腿上传来一阵剧痛,忙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左腿自膝盖以下被齐刷刷砍断,小腿瘫倒在地上,断面不断涌出鲜血,紧接着他身子一歪,侧着坐倒在地上。

        原来,方才徐守光那一飞针,逼得六臂修罗将盾牌举起,盾牌虽挡住了飞针,却也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就是在他视线被遮挡的一瞬间,晁千代一个翻身从落霞伞下溜了出去,这才有了方才的那一幕。

        倒在地上的六臂修罗弃了弩,弓着身子,最下方两只手捂着断掉的左腿来回翻滚着。而徐守光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屏气凝神,将真气汇于手心。而后,真气又从手心顺着刀柄逐渐向刀锋汇集,刀面上立马显出了粼粼波光。随着真气的不断汇集,刀面上起伏的涟漪变得愈发激烈起来,仿佛江面上那滚滚的大潮。

        待到真气汇集接近极限之时,徐守光向前迈出一大步,使出气刃斩。他手中唐刀对着前方倒在地上的六臂修罗猛地斩了过去,一股强大的气刃随着唐刀一并被挥了出来,这股气刃中夹杂着大量的水气,犹如滔天巨浪般冲着前方席卷过去。

        六臂修罗倒在地上无法起身,眼见气刃逼近,连忙将手中盾牌挡在身前,而后他努力弓起身子,尽量将自己藏在那盾牌的后面。气刃裹挟着大量的水气迅速将六臂修罗吞没在其中,徐守光这个气刃斩积蓄了大量的真气,气刃中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在如此强大的气刃面前,铁制的盾牌瞬间被撕扯得四分五裂,而没了盾牌的保护,六臂修罗的身躯更是如狂风中的稻草一般,连一声哀嚎都来不及叫出,便瞬间化为齑粉。

        击杀掉六臂修罗后,徐守光和晁千代也顾不得喘口气,便向着秦宗权所在的大帐跑去。只是没跑两步,徐守光余光便瞟见一个人被甩飞过来,直直砸向晁千代。他赶紧一把揽过晁千代,将她搂在怀里。那被甩飞过来的人擦着徐守光的额发便飞了过去,而后重重摔在了地上,痛苦惨叫一声,而后便晕了过去。徐守光朝那人一瞧,正是晋晖。再看另一边,那牛首人身怪物手中握着长柄巨斧正朝着自己这边走来。

        “姥姥的,这些个妖怪,真是难缠啊...”徐守光吐槽道,而后他也不磨叽,紧了紧手中的涓溪,便迎着那牛头怪物冲了过去。

        牛头怪物看到徐守光主动冲了过来,它紧握手中巨大的长柄巨斧,将手中长柄巨斧向身侧一横,斧刃闪烁着寒光,仿佛能劈开眼前一切。而后牛头怪物一个转腰,力量汇聚在腰部,然后瞬间释放,将长柄巨斧横扫过来。斧风呼啸,带起一片尘土,仿佛要将一切都劈开。

        面对这气势如山的攻击,徐守光也不惧,他一踮脚轻松跃起,从长柄巨斧上方跃了过去,而后手中涓溪向前方横着一挥,锋利的刀刃瞬间划破了牛头怪物的脖子,鲜血从喉管里面涌了出来,牛头怪物“轰”的一声趴倒在地上。

        徐守光落地之后转过身子,只见晁千代就正好在他前方。他潇洒地收刀入鞘,而后对着晁千代咧嘴一笑,但晁千代的眼神中却现出一丝惊恐。

        “难道她被我的实力惊着了?”徐守光心中不由想着,但这时只听小白声音猛地在耳边响起:“小心身后!”

        徐守光闻声连忙回头看去,只见方才还被自己一刀锁喉的牛头怪物,此刻又站了起来,双手正高高举起长柄巨斧,向自己脑袋劈砍下来。

        这突然出现的情况让徐守光措手不及,眼见自己就要被这巨斧劈成两半,这时,只见晁千代将肩上的披帛掷出,正好缠在徐守光的腰间,之后晁千代一用力,将徐守光给扯了回去。而徐守光原本所在的位置,地面瞬间被牛头怪物的巨斧劈成出了一个大坑,一道不规则的裂纹顺着大坑一直蔓延出来,碎掉的石块更是四散飞溅。

        “这天狗吞日带给这牛头怪物的是不死之躯...”小白说道。

        “不死之躯...难怪我将他一刀抹喉都没用...”徐守光恍然大悟。

        “嗯,所以跟他缠斗没有任何意义,现在唯有尽快去将阵法破坏,才能除去他的不死身。”小白道。

        “什么?不死之躯?你怎么知道的?”晁千代自然没听见小白的声音,但她听徐守光说道,便疑惑问道。

        “...总之我就是知道...”当前徐守光没时间同晁千代解释太多,他略微思索片刻又说道:“只要有这天狗吞日在,这牛头就杀不死...一会我会去前方大帐中破坏阵法,但这牛头势必会从中阻挠。所以,千代,我需要你帮我拖住这个牛头。一会儿,你去引着他向那边去,”徐守光指了一下右手边一块空地,又接着说:“你不需要与他缠斗,与他保持足够距离即可。”

        “好的,你那边小心些!”晁千代点了点头,而后迎着牛头怪物冲了上去。

        那牛头怪物见着晁千代,举着长柄巨斧便向她砍去。晁千代记得徐守光的话,只是吸引牛头怪物注意,却不与它缠斗,于是她果断向边上一躲,而后引着那牛头怪物跑向之前徐守光说的那块空地去了。

        也是因为徐守光瞧出那牛头虽力大不死,但低智笨拙,这才敢让晁千代去的。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又看了好一阵子,直到确认牛头怪物确实追不上晁千代,晁千代也确实如他所说的那般不与牛头怪物纠缠,这才略微放下些心来。

        徐守光也不敢耽搁,连忙向着大帐奔去。一路上再没有其他阻碍,徐守光很快便来到了那大帐前。这时,大帐门前布帘突然向外鼓起,紧接着就见一个身着铠甲的人影被击飞出来。

        徐守光顺着那人影瞧了过去,正是鹿晏弘。此时的鹿晏弘被揍了个鼻青脸肿,趴在地上只有喘气的份。

        徐守光见鹿晏弘这惨样,心中也不知是该高兴呢还是该忧虑。高兴得是这鹿晏弘前不久才刚刚把自己一个人丢下,如今看他吃瘪,自是有些幸灾乐祸;但忧虑的是这鹿晏弘武功不错,他都被揍成这惨样了,帐子里面的秦宗权实力得有多强...

        徐守光正想着,只见大帐布帘被掀开,一个身材十分高大的将军模样的人低着头、弯着腰从帐子里面迈了出来。徐守光看向此人,眉毛松散,牙齿稀疏,经络发黑,眼睛发红,他不由记起之前茶馆中有位先生曾经讲过《酉阳杂俎》,里面就曾说过,眉稀、齿疏、筋黑、目赤,此乃食人者之相。这一瞧,还真的每一条都对上了,感情面前这人便是那臭名昭著的秦宗权了!

        秦宗权也瞧见了徐守光,他上下打量了下徐守光,见他眉清目秀,皮肤白净,不禁咧嘴一笑,涎水从嘴角淌落下来:“那汉子太粗,肉粘牙...你这小子白白嫩嫩的堪比妇人,想必味道极好!”

        秦宗权这话让徐守光感到一阵恶心,看来面前这家伙不仅吃人,还吃出了经验。

        “正好,今日便收了他,也算是替天行道了!”徐守光心中想着,于是他握紧手中涓溪,压低身子,迅速向着秦宗权冲了过去。

        秦宗权见徐守光握着唐刀冲了过来,不躲不闪,甚至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徐守光速度快,转眼间便来到了秦宗权身前,正当他准备将手中涓溪刺向秦宗权心口时,他突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威压。这股威压从上方压下,徐守光只觉得肩膀上似乎一下子被压上了一个千斤担子,他的双腿已然支撑不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他手中的涓溪也似乎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十足的铅疙瘩,沉的让他无法举起;而他的脑袋也一下重了许多,无论脖子如何用力,都撑不起脑袋的重量,头不住地往下一低再低。

        “哈哈哈!小子,就你还想杀我?”秦宗权放肆地大笑,“只要有这天狗吞日在,任何人越是靠近我,所承受的威压也就越大!”

        秦宗权说罢,又仰天狂笑不止。而后,他猛然收了笑容,目光一下子变得异常狠厉,他从腰间一把抽出佩刀,对着跪在地上的徐守光便要斩下去。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声传来,只见一个后背背着两根雁翎的传令兵骑着一匹大马赶了过来。

        “大...大事不好!”传令兵见着秦宗权,连忙翻身下马,单膝跪地,双手抱拳。

        “怎么回事,快说!”

        “是朱温...朱温趁我大军攻伐邓州之际,率兵攻打蔡州,此时蔡州城已被他拿下....”

        “什么!这该死的姓朱的!”秦宗权一听蔡州被朱温拿下,气得一脚踢在徐守光的肚子上,将徐守光踢出一丈多远。

        “传令下去,先不管这杨复光了,大军即刻起程,随我去夺回蔡州!”秦宗权一步跨上大帐边的一匹高头大马,对着传令兵吩咐道。而后,他又看了眼正倒在地上的徐守光和鹿晏弘。对着大帐之中吼了一声:“这两个家伙就交给你了!”说罢,秦宗权一夹马腹,那高头大马长嘶一声,便带着秦宗权向着东边飞驰而去。

        而那大帐中,则慢慢爬出一个巨大身影,这身影有着一张长长的嘴,嘴里有一口尖锐的獠牙,头顶上竖着一对立起的耳朵,额头前方的眼眶中有一对黄色的竖瞳,只是浑身上下净是烧焦的皮肤和参差不齐的黑毛。这正是枨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