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徐守光借着地上灯笼的火光,仔细瞧了王志一会儿,见他确是昏了过去,这才放下心来。他转过身子,蹲在小丫头招娣面前,此时招娣看着趴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王志,一脸惊恐,眼眶中眼泪不住向下滚落,显然是被吓坏了,不过她虽然哭,却始终都不敢哭出声响。

        徐守光见了,赶忙不住安慰她道:“没事了,现在安全了...”

        然而,不管徐守光如何轻言细语,小丫头招娣却始终攥紧了拳头,眼泪依旧不住往下落。正当徐守光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巷子深处突兀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就见一妇人手中提着柄灯笼,正朝着这边走来。灯笼的火光映照在妇人的脸上,显出一丝焦急的神色,这妇人正是杨嫂。

        “招娣呀,是招娣吗?”杨嫂也瞧见了这边有人,于是把灯笼举起,对着这边喊道。

        可这小丫头却没有回她,反而躲在了徐守光的身后。徐守光只当是小丫头方才吓坏了,一时说不出话来,于是便替她答了句:“没错,是招娣!”

        “太好了,那谢谢徐兄弟了!”杨嫂没过来,只是远远和徐守光道了句谢。而后,她又对着小丫头喊道:“招娣呀,这么晚了外面可危险得很。听话,赶紧跟娘亲一起回家...”

        徐守光觉着自己在那母女俩之间挺碍事的,于是就向边上让了让,怎晓得他才挪开一步,那小丫头便紧跟着又躲到她背后去了。

        “招娣!别调皮!别缠着徐叔叔了,徐叔叔还有事呢!”杨嫂脸一板,声音有些严肃地说道。

        徐守光也忙温和着语气,对招娣说道:“招娣,你先随你娘亲回去,明日叔叔再来找你玩好不好...”

        说罢,徐守光便牵着招娣向杨嫂那边走了过去。但走了两步,徐守光似乎听见小丫头的口中似乎在小声呢喃着什么。徐守光也没在意,又领着小丫头向前走了几步,这回却听见呢喃声逐渐大了些,但还是没听清。于是徐守光又领着小丫头向前走了几步,这回声音更大了,徐守光也终于听清楚了,这小丫头口中用一种近乎哀求的语气说道:“叔叔,救我!”

        徐守光猛然站住,看向身边小丫头,只见她此时早已哭得泪水满面,双眼始终盯着前方提着灯笼的杨嫂,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叔叔,救我!”小丫头终于哭出声来,而这时对面的杨嫂见状,立马板着脸喝道:“哭什么,这么大了还哭,害不害臊...”说罢便要过来强行将招娣领走。

        但此时徐守光却左手一把将招娣护在了身后,右手直接拔出了涓溪,刀尖指向面前的杨嫂。

        杨嫂被徐守光用刀尖一指,立马停在了原地,口中尴尬着笑道:“徐...徐兄弟,你...你这是为何啊,我可是招娣的娘亲呀...”

        “她不是我娘亲!我娘亲早死了,她是妖怪!弟弟便是被她吃的!”徐守光身后的招娣听闻杨嫂这般说,连忙喊道。

        杨嫂听罢,赶忙对着徐守光解释道:“小孩子的话,切莫当真啊...”说罢,便还想要上前去拉招娣。可徐守光又哪里听得她这鬼话,忽然举起唐刀,对着前方的杨嫂便要砍下去。说是迟那时快,杨嫂见徐守光手中唐刀举起,连忙抽身后退两步,要论这速度,比方才那常年习武的王志王教头还要快上了三分。

        只是,徐守光手中的唐刀却仍是高高举着,不曾落下来。原来,方才徐守光听得招娣所说,便心生怀疑,但并不确定。他也不知道这母女二人中究竟应该信谁,于是为求保险,便举刀试了一试。果不其然,这杨嫂当即就露出了狐狸尾巴。

        见自己身份已然暴露,杨嫂也不再装了,她将方才那略显尴尬的笑容一收,眼神中顿时显出几分凶戾来。而她手中灯笼里的火光,也“噗嗤”一声变成了绿色。在绿色火光的映照下,杨嫂的脸也慢慢变得有些扭曲。

        只见她双眼中逐渐泛出阵阵青光,瞳孔也逐渐由圆形变成了一条竖缝;耳廓愈发向上变尖,像是那蝙蝠的耳朵一般;嘴角逐渐向两边咧开,露出满嘴尖利的森森白牙;她的指甲肉眼可见的快速生长,逐渐弯曲成钩状。此时的杨嫂已然不再是那个外表贤惠慈爱的母亲,而是那个凶戾残忍,令人闻之色变的虎姑婆!

        “小心躲在我身后!”徐守光对着身后招娣嘱咐了一声,而后便横刀架在身前,谨慎地看着前方的虎姑婆。而那虎姑婆现出真身之后,勾着脑袋,弓起后背,慢慢挪动脚步,围着徐守光和招娣向一侧不住横移着。

        徐守光也随着虎姑婆的横移不断地转动着身体,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弥漫着紧张与肃杀。夜幕低垂,星光黯淡,虎姑婆也不着急攻击,只是耐心地不断变换着位置,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

        终于,她的机会来了,只听得徐守光身后院墙中一棵大槐树上,有一只猫突兀叫了一声,这声音清脆而刺耳,打破了夜晚的宁静。徐守光闻声耳朵微微一动,眼珠子也是不自觉地向斜后方瞟了一下。可就是这一分神,虎姑婆双脚猛然发力,身躯如一只雌豹般跃出,她的指甲长而弯,锋利如匕首,闪烁着寒光,对着徐守光猛烈地抓了过去。

        徐守光连忙举起唐刀,挡住了虎姑婆这一击。不料,虎姑婆却猛然一扭身子,将那燃着绿色火光的灯笼举在身前,胸口猛然臌胀,而后鼓起腮帮子,对着那灯笼猛然一吹,那绿色的火焰瞬间便化为一条长长的火龙,从灯笼中窜出,对着徐守光的脸上咬了过去。

        徐守光赶忙一矮身子,从火龙下方躲了过去。那虎姑婆见状,连忙后跳一步,将灯笼向下移了移,而后又是深吸一口气,便要将那火龙再次喷出。

        方才徐守光是站着的,他身后的招娣不够高,就算他躲开了,火龙也伤不到其他人。可这回虎姑婆的火龙明显是对着下路来的,徐守光若是躲开了,他身后的招娣可就得遭殃了。于是徐守光索性直接一步向前,伸出右脚向上一踢,将那灯笼踢了起来。

        灯笼飞到了空中,火龙对着上方老槐树的树叶扫去,瞬间将枯枝树叶一并点燃,方才还趴在树枝上乱叫猫儿,见状也急忙一步从树上跳入了院墙之中。

        随即,徐守光抽刀横斩,将那虎姑婆逼退。而此时,灯笼也已从高处掉了下来,摔在地上,“咣叽”一下散了架,而里面的绿色火焰也随之四下溅开。

        徐守光避开火焰,乘胜追击,举起唐刀对着前方虎姑婆就挥砍过去,虎姑婆被逼得连连后退。眼见就要将那家伙逼入死角,可这时徐守光身后猛地响起一阵惊叫。徐守光连忙回头瞧了过去,只见一处绿火好巧不巧地正好溅到了不远处倒在地上的王志身上,火焰在他身上慢慢蔓延开来,而一旁的招娣则吓得不住地尖叫着。

        徐守光无奈,只得舍了虎姑婆,转过身子,一边脱下外套,一边向王志跑去。而那虎姑婆,本就被徐守光凌厉的招式逼得走投无路,一瞧见有机会,也不恋战,转身便消失在漆黑的巷子深处了。

        徐守光用手中外套对着王志身上一顿拍打,总算是把火焰给扑灭了,他抬眼四下望了一圈,早已不见了虎姑婆的踪迹。于是他便又回到招娣身前,蹲下身子问道:“跟叔叔说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招娣方才确实也是吓到了,不过此时虎姑婆已逃走,她努力平复了下情绪,便将事情跟徐守光大概说了一遍。

        原来,这虎姑婆,也就是杨嫂,确实不是招娣和阿宝的娘亲。招娣娘亲自打生下招娣后便身子孱弱,但老杨却一直想着要一个男孩来延续家族香火。于是,他也不知从哪里寻来一个偏方,给招娣娘亲服下,果然,过不多久招娣娘亲便怀上了。只是由于招娣娘亲身子本就不好,加上那偏方中也掺杂了好些有毒性的药材,在生产的当夜,招娣娘亲便因难产死了。

        老杨对于这来之不易的儿子自然是宝贝得很,百般宠爱,还给儿子取了个名字叫阿宝。但对于招娣,老杨却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他认为招娣娘亲的死是因为她在生招娣时便落下了病根,换句话说,就是招娣害死了她娘亲。不过尽管如此,老杨还是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两个孩子都拉扯大了。

        不过,这日子久了,老杨自然心中不免会有些空虚,想着怎么的还得去续个弦。于是,便请媒婆给说了个媳妇。只是,任谁家的姑娘,也不愿意给两个孩子去当后娘,所以也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家。

        正当老杨心灰意冷之时,媒婆却带来了个姑娘,老杨瞧这姑娘长得眉清目秀的,心中甚是喜欢,只是一想这还有两个孩子呢,不由心中又泛起了嘀咕。谁知这姑娘见了两个孩子,不仅不嫌弃,反而还喜欢得紧,抱着小孩就不愿意放下。老杨一看,哟,这好呀!于是当即赏了媒婆好些银子做答谢,没几天便和这姑娘把亲给成了。

        要说成亲之后,这姑娘,也就是杨嫂还挺勤快,每日打扫清洁,没事还经常给两孩子洗澡。招娣对着后娘也甚是喜欢,啥事都喜欢与她说,直到昨夜...

        昨夜招娣喝多了汤,夜里憋得慌,便起来要去院中茅厕小解。由于老杨不喜欢她,所以她小解从来都是自己去,也不会叫大人。她轻手轻脚地向门边走去,生怕吵醒了阿爷,到时又免不了会挨一顿揍。只是当她走到门前,正准备拉开房门时,却发现先门栓已然是靠在墙边的,门没有锁。她回头看了下,老杨的鼾声不断,那必然是后娘出门去了。于是她也没多想,慢慢将房门拉开。

        可房门还没拉到一半,招娣的手却猛然僵住了,她瞧见院中有一个身影背对着她,借着月光看下去,这身影穿着后娘常穿的那件襦裙,正弓着腰,趴在地上,嘴里不断发出些许轻微的咀嚼声。而那身影的下方,则有一个半大点的孩子躺在地上,那孩子脸正朝向招娣这边。借着月光,招娣仔细看去,这孩子正是她的弟弟阿宝!此时阿宝已然一动不动,地上有一滩红色不断向外扩散开来,一股刺鼻的血腥气味随即传入了招娣的鼻腔。

        “后娘...正在...吃...阿宝...”招娣心中猛然一惊,她赶忙退回到屋中,一把将房门关上。只是或许是她太害怕了,关房门时力道没有控制好,门板和门框猛然合上,发出一声“嘭”的声响。

        这声响顿时引起了屋外那身影的注意,她猛地一下回过头来,一双冒着青光的竖瞳死死盯着前方那合上的大门。杨嫂站起身子,用爪子背面抹了一把嘴边沾着的鲜血,而后又伸出舌头,舔了舔手背,一步一步慢慢朝着那闭合的大门靠了过去。

        此时,大门的后面,招娣正背靠在门上,眼泪早已顺着两颊落了一地,她用牙齿紧紧咬住自己的小手,努力不哭出声来。门外脚步越来越近,一道身影猛然挡住了从门缝中投进来的月光,此时那身影正趴在门外,从门缝中向屋内看去。招娣赶忙将两条腿向身子下缩了缩,门外杨嫂看了一会儿,没发现什么异常。但她仍不放心,伸出那长着尖锐锋利指甲的爪子便要推门。

        但就在这时,从西厢房那边突然传出一阵动静,似是窗户被推开而后又合上的声音。杨嫂闻声猛然向那边看了过去,而后退了几步,慢慢向着西厢房那边走了过去。

        听见脚步走远,招娣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她害怕杨嫂又回来,赶忙趁着这个时机,偷偷起身,溜回了自己床上,而后用被子蒙住了脑袋,默默地哭了起来。

        不多会儿,招娣似乎听见房门开合声,而后又是一阵脚步声向着她这边走了过来。她知道这是她后娘回来了,躲在被子中一动不动。她仔细听着被子外面的声音,此刻屋子里静得很,但她知道她后娘就站在她的床前,吓得她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过了许久,被子外面都没有动静,招娣正犹豫要不要偷偷看下外面的情况。不过她脑中立马浮现起弟弟阿宝那张惨白的脸。

        “不能看,千万不能看!”招娣心中不断地告诫自己。

        也不知过了多久,屋外传来了一阵雄鸡打鸣声,鸡叫了两遍后,老杨的鼾声也逐渐变小了些。这时,被子外面突然又传来一阵脚步声,这脚步声渐小,而后又传来一阵隔壁屋子床架发出的嘎吱声。

        招娣这才明白,原来杨嫂在她床前站了一整夜,得亏她一直告诫自己不要好奇看外面,这才逃过一劫。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