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第九十章

        王教头手刃了虎姑婆,大仇得报,压在胸中已久的心结终于被解开。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弓着背,双手自然垂着,眼泪一个劲儿地在眼眶中直打转。

        徐守光也从屋里追了出来,他瞧见地上虎姑婆的尸体,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方才若是真让这虎姑婆跑了,必然后患无穷!

        这时,前方传来一阵急促、杂乱的脚步声,徐守光抬头看去,只见有好些人举着火把正在出现在院中,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邢捕头。邢捕头也瞧见了前方的几人,他赶忙引着人向着这边赶了过来。

        待到邢捕头一行人赶到跟前时,看见地上趴着的虎姑婆,他赶忙朝着徐守光身边靠了几步,而后贴近徐守光耳边悄悄问道:“死了?”

        “嗯...”徐守光点点头。

        邢捕头听罢,正准备用刀去拨虎姑婆的尸体,但他还是觉得不放心,便又退回到徐守光身边,再次问道:“死透了?”

        “要不,你试试?”徐守光见邢捕头不信自己,便也没给他好脸。

        邢捕头吃了个瘪,但他又不能拿徐守光怎么样,只得尴尬地笑了笑,而后壮着胆子上前,用钢刀戳了戳虎姑婆的尸体,见这虎姑婆确实没什么动静了,这才又慢慢站直了身子。

        “快去报府尹大人,就说那凶手,不,说那妖怪趁夜行凶,被我等当场击杀!”邢捕头对身边一小捕快喊道。小捕快一听,应了一声,而后便转身就要离开。可就这时,那邢捕头却又突然叫住了他:“慢着!”

        小捕快一听,赶忙站定了脚步,回身疑惑看向邢捕头。

        “还是本捕头亲自去奏报府尹大人吧...”邢捕头咳嗽了一声,挺直了腰杆子,声音沉稳。小捕快见状也不敢多言,只得乖乖退到了一边去。只是他嘴里却小声咕哝道:“平素里挨骂的时候都是差我去,如今倒好,要报喜了,却又自己去找府尹大人了...”

        过去这江陵府众捕快,也都是只吃饷不干活的,自然一年到头也破不了几桩案子,所以这才有拍花子和捕快沆瀣一气,平日里横行无忌,只是每年交几个人头出来让捕头去凑个数交个差。其实这一切府尹大人也知晓,只是这乱世当道,他担心自己的那顶官帽还来不及呢,又哪里还有闲工夫管这些小事,于是便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不过,手下人不干事,平日里那府尹大人也一直没好脸给到他们,如今好不容易办成了一件大案子,这邢捕头又怎么会不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在府尹大人面前邀邀功。

        邢捕头安排好工作后,便喊上几个捕快将那虎姑婆的尸体抬上,火急火燎的向府尹大人府上赶去,而王教头和杨招娣则被两差人带下去处理伤处。徐守光环顾一周,见也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便喊了一个捕快给自己带路,向着那驿站去了。

        很快,徐守光便随着那捕快来到驿站中。那捕快引着徐守光来到一房间门前,对着守在外面的两个小捕快简单说了一下,而后躬身抱拳道:“晁姑娘就在里面,徐少侠请自便,那我等先告退了。”

        徐守光抱拳回了个礼,而后那几个捕快便一起离开了。待捕快们走后,徐守光便敲了敲房门。

        “谁呀?”屋内传来晁千代的声音。

        “是我,徐守光。”

        门很快被打开,晁千代看向徐守光,见徐守光脸色不是很好,便关心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徐守光答道,而后他抬眼看了下屋内的桌子,晁千代忙让开了路。徐守光进到屋中,在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碗水,咕嘟两口一饮而尽。

        “怎么了?凶手抓到了吗?”晁千代看出徐守光心中不悦,便坐在徐守光对面,又给他倒了一碗水。徐守光又是端起那碗将碗中水喝尽,而后放下碗,慢慢将今日发生的种种与晁千代细说了一遍。

        第二日,徐守光一觉醒来,正准备去隔壁找晁千代。可这时,他房间的房门却“咚咚咚”被扣响。他心想着大概是晁千代又带着早餐过来了,于是便上前把房门打开,可这房门一开,徐守光向外一看,对面却不是晁千代,而是那王志王教头。

        “我去衙门里打听,听说你住在这边,便过来了。”王志看出徐守光脸上疑惑,便解释道。

        “哦,王教头伤势无碍了吧...”徐守光道。

        “无碍,无碍,大夫给上了点药酒抹了抹,今日完全不痛了...”王志摸着自己的后颈说道,这伤还是被昨夜徐守光手刀给劈的。

        这下徐守光倒有些尴尬了,他赶忙将王志请进了屋子,而后换了个话题问道:“这王教头今日来找我,何事啊?”

        听徐守光问,王教头便从身后拎出来一壶酒,看着徐守光说道:“昨夜大仇得报,得亏了徐兄弟。所以今日王某便去找朋友借了些银子,买了壶好酒,与徐兄弟共饮,聊表心意!”

        徐守光听罢,忙从怀里掏出个银锭子,往王志手里一塞,说道:“喝酒可以,这银子你先拿去还了...”

        徐守光话没说完,王志一把将那银子推了回来:“徐兄弟莫不是担心我没银子了?”

        徐守光连忙摆手,只是还没解释,就听王志又说道:“不瞒徐兄弟,昨夜那邢捕头在与府尹大人表功时有带上王某一嘴,府尹大人听闻大悦,便立马聘我做了那衙门里众捕快的教头,下个月便可以领到俸禄了!”王志边说着,边拿着酒壶将两个酒杯斟满。

        “哟,那好啊,恭喜王教头了!”徐守光听罢,便也不再坚持,把银子又收了回去。

        “哪里,哪里,这一切多亏了徐兄弟你了,大恩不敢忘,王某先饮此杯,日后徐兄弟若是有用得着的地方随时说,王某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王志说罢,抬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徐守光也赶忙将自己杯中酒喝完,而后,王志便又将两个酒杯斟满。斟满酒后,他用手指摩挲着酒杯边缘,却没有喝,只是叹了口气:“王某好酒,可自打出了那件事之后,直到今日之前,我再也没有沾过一滴酒,只是因为当初若不是因为我好酒,便能早些回家,说不定我儿子...”王志说到这里便再也说不下去了,眼泪忍不住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徐守光见王志这般,便伸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好一阵子后,王志伸手抹了一把眼泪,接着一口将杯中酒饮尽,而后说道:“这酒虽好,可消磨人的意志,过了今日,王某也绝不再碰酒。王某既然受聘做了这江陵府捕快的教头,便必然将这帮捕快调教好,让他们能多为百姓除害申冤!”

        “好,就冲你这句话,徐某佩服!”徐守光也跟着一口喝光了杯中酒。

        而后,二人的话匣子像是被打开了,一通觥筹交错之后,二人都喝得有些醉意了。王志这醉了之后,便又想到自己的儿子,于是便一边流着眼泪一边与徐守光絮叨起来。

        原来自打这虎姑婆回了王志旧宅,将他儿子尸体吃了个干净后,王志便整日都在寻那虎姑婆的下落,就这样浑浑噩噩过去了几年,王志早已不是当年那副模样,他苍老了许多。一日,他在街巷中游走,却忽然间听见一妇人声音,这声音听起来十分耳熟,他赶忙寻声找去,拐过一个巷子口,他便瞧见了一个妇人正在跟一婆子说话。那婆子嘴角边有颗大痦子,是本地小有名气的媒婆胡婆子,而那妇人,长得眉清目秀的,王志看得心中不禁一颤,没错!这妇人便是害死自己儿子的那王姑娘,或者说便是那吃人的虎姑婆!

        王志忙躲回墙后,他仔细听着那二人的对话,知晓了这王姑娘要胡婆子带自己去跟那老杨见一面,也知道了老杨家有一儿一女。过了一阵子后,那胡婆子便乐呵地向着老杨家去了,王姑娘也一转身,进了一条巷子中。

        王志赶忙跟了上去,可才一进那巷子,便瞧见那王姑娘正站在巷子中,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老杨心中顿时咯噔吓了一跳,但他很快便镇定下来,假装路过,从那王姑娘身边走了过去。或许是这些年他变化太大了,那王姑娘显然没认出他来,王姑娘瞧了一阵后,也没察觉出什么异常,便自顾自走了。

        此时王志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直到那王姑娘走出了巷子,他这才长舒一口气。不过他很快便想起方才那王姑娘与胡婆子之间所说。他思索了许久,终于还是下定决心,找去了杨家,因为这或许是他报仇的唯一机会了。

        也正巧老杨此时正准备将那家中闲置的西厢房租出去补贴点家用,于是王志便租下了其中一个隔间,准备伺机行动。

        过了几天,这王姑娘便加入了杨家,成为了杨嫂。她还是没有认出王志来,只当他是一个普通的租客而已。

        王志在杨家住着,默默监视着那虎姑婆的一举一动。有好几次,王志都想动手,可这虎姑婆的警惕性极高,王志寻不到好机会,便只得作罢。不过,那虎姑婆也有好几次想对两个娃儿下手,王志都假装路过,让她不得不收起爪子。

        终于,在前夜,那虎姑婆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冒险将杨宝儿带到院子中,刨开肚子吃起内脏来,等到王志发现时,已然来不及了。王志捏紧了拳头,从窗子的缝隙中观察着虎姑婆,无论如何,今夜他都要除了这个祸害。正当王志准备动手时,从窗户的缝隙,他看见东厢房有一个小小的人影从屋里推开了门,是那个小丫头招娣!

        不过好在此时虎姑婆正专心啃食着杨宝儿的内脏,全然没发现身后的招娣。招娣也看见了这恐怖的一幕,赶忙回了屋子,将门关了起来。可这关门声太大,显然是惊动了那虎姑婆,虎姑婆当即放下杨宝儿的尸体,一步一步向大门那边走去。眼见虎姑婆趴在屋子门上向里面瞧,下一刻便会将那小丫头给抓出来,王志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儿子,或许他儿子当年也面临这同样的情景。

        想到这里,王志也不再多想,他果断将那坏掉的窗户打开,而后猛然关上,发出声响。果然,那虎姑婆听见声响后便朝着这边走了过来,那招娣也就此躲过一劫。不过,此时虎姑婆也已然走到了西厢房外。

        虎姑婆先是来到晁千代隔间的窗下,她从窗户缝隙中朝里望了望,见晁千代正睡着,于是便又看向王志这边的窗户。虽然这窗户已然坏了很久,且里面被木板钉上了,但这西厢房总共也就这两扇窗户,既然这晁千代此刻正睡着。那发出声响的,不是王志又是谁呢!

        眼见虎姑婆张开锋锐的爪子向这边走来,若是给她堵在里面了,那情况只会更糟糕。于是王志心一横,掀开木板一端从缝隙中挤了出来,而后翻身一滚,将手中攥着的飞镖猛地向那虎姑婆掷去。虎姑婆见状,手爪一挥,当即将那飞镖打落。

        那枚飞镖是王志身上仅有的兵器,他原本指望用那飞镖趁虎姑婆不注意之时给她致命一击的,但如今飞镖在这儿便用掉了,而且还没对虎姑婆造成任何伤害,无奈之下,王志只好选择转逃跑。他转身一跃,从墙头翻了过去,而后便向着巷子深处跑去。

        虎姑婆原本打算追过去的,但此时她听见西厢房中似乎有其他人醒了,她害怕身份暴露,于是便只好舍了王志,回头去将院中痕迹稍微清理了下,便又回了屋中。

        翌日,杨宝儿的尸体被发现了,王志也混在人群中想看下院中情况,只见那虎姑婆装作昏倒在地上,实则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往人群中扫去,果然,没几下她便瞧见了王志。王志的注意力也自然在她身上,他显然也发现了虎姑婆正眯着眼睛瞧向自己这边。于是他赶忙掉头,挤出人群,躲入了身后的巷子中。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