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第九十三章

        这老舵工话音刚落,就看见大船侧边一个水花炸起,一只浑身覆盖着青绿色鳞片的怪物一跃跳上了大船,徐守光瞧那怪物看去,只见那怪物身形似人,但体型较人而言更为高大;面目狰狞,獠牙凸起,仿佛是那来自十八层地狱的恶鬼一般;两只胳膊十分长,垂下来直接过了膝盖,胳膊末端是一双大手,黑色的指甲尖锐锋利,指间有蹼相连;相较修长的胳膊而言,水猴子的双腿则又粗又短,只是一双大脚板却显得格外宽大。

        水猴子跳上大船之后,对着离他最近的一名水手便扑了过去,那水手见了水猴子这般模样,早就被吓得双腿发软,坐在地上动弹不得,哪里还逃得了。眼见水猴子张开的利爪就要抓向那水手的喉咙,徐守光连忙从如意袋中调出一枚飞针,对着前方水猴子就射了过去。飞针散着寒光,向着前方水猴子就飞了过去,正好刺入那水猴子那向前伸出的长臂。水猴子吃痛,吱哇叫唤一声,赶忙缩回了手臂,用另一只手捂住伤口,黄澄澄的眼睛猛然向着徐守光这边看了过来,眼神中带着七分怨毒和三分恐惧。

        那倒在地上的水手刚捡回一条命,急忙连滚带爬地向着远离这水猴子的方向逃去。可才逃出几步,便又听闻水中接连几声炸响,伴随着几道冲天的水柱,又是几只水猴子跃到了甲板上。其中一只手握钢叉的水猴子好巧不巧正好蹦到那水手身前,一落到甲板上,便瞧见前方脚下便有一个惊恐万分的人,二话不说,举起钢叉对着那水手后背猛然刺下。可怜那水手刚捡回一条命,还不到一息的功夫,便被那钢叉刺了个透心凉。这可真是阎王要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啊!

        徐守光眼见那水手死在眼前,却来不及去救,只因为这顷刻间,甲板上多出了好些水猴子,这些水猴子不同于第一只上来的,手里都握着各式各样的兵器,有的手里握着柄长戟,有的手里攥着把砍刀,有的手里擒着根铁棍,还有的手里拎着对铜锤。看样子,这最先跳上大船的那只水猴子是为了抢个先登之功,便干脆舍了兵器,空着手先游了过来,反正对它们水猴子而言,羸弱的人类不值一提,有没有兵器都如杀猪屠狗一般,只是让它没有想到的是,今天这船上却有徐守光这高手在,这才吃了憋,折了只手臂。

        其他的水猴子跳到甲板之后也立马散开,疯狂屠戮着周围的水手和官兵,顿时间,整个甲板上,一阵阵惨叫声不绝于耳。这惨叫声传入前方那十几艘小船上水匪的耳朵里,顿时,那群水匪变得更加兴奋和疯狂,越发卖力地用船桨拍打着船沿,同时口中有节奏地发出一阵“呼!哈!”的助威声。

        徐守光自然也没有闲着,他早已抽出了涓溪,正同那握着钢叉的水猴子战作一团,只见徐守光手中唐刀对着那水猴子的脑袋一记纵劈,那水猴子慌忙将手中钢叉举过头顶来格挡,只听得“噹”的一声,唐刀刀刃劈砍到钢叉那浑铁铸成的长柄之上,顿时火星四溅,唐刀在那钢叉长柄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刻痕。

        徐守光手握唐刀继续沿着刻痕向下划去,而后,借着唐刀下坠的趋势,脚腕一转,身形随之一转,唐刀便又从上向下劈了过去,正是之前从王建那里学来的招式——连环劈!

        徐守光刀法精湛,每一次劈砍都能准确无误地命中之前唐刀在长柄上留下的那道刻痕,加之这唐刀涓溪本就不是凡品,没几下子,硬是把那浑铁锻造的钢叉给劈成了两段。那水猴子见状,心中顿生恐惧,连忙吓得一个转身,便要往水中跳去。可徐守光又哪里会给它这样的机会,追上前去横着挥砍一刀。那水猴子身子还在空中,却猛然感觉背上一阵剧痛,连忙低头看下去,只见他躯干下半身,两只粗短的小短腿正胡乱蹬着,“扑通”一声落入了水中,但自己的上半身,此刻却还在空中,这水猴子就如同它手中的那把钢叉一般,被唐刀涓溪劈作了两段!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这水猴子的尸体落入了水中。但这叫声却将其余水猴子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瞬间,徐守光感到无数双怨毒的眼睛正恶狠狠地盯着他。随后,那些水猴子纷纷舍了眼前的目标,齐刷刷地向徐守光这边靠了过来。

        面对眼前数只凶狠的水猴子,徐守光倒也不怵,从方才跟那钢叉水猴子的交手过程来看,这水猴子的武艺稀松平常,之所以能在这水路上大杀四方,也仅是靠着狰狞外表带给人们的恐惧。于是徐守光也不等水猴子们形成合围之势,索性几步冲上前去,对着其中那拿着砍刀的水猴子劈头盖脸地便砍了过去。

        手拿砍刀的水猴子见徐守光攻了过来,连忙向一旁躲闪,险之又险地避了过去。可这徐守光身法敏捷,一刀未中,略微横移脚步,又是一刀横斩追了过去,那水猴子一看也躲不过去了,便只得举起手中砍刀格挡。可之前那三指粗细浑铁打造的钢叉尚能被徐守光砍断,这砍刀区区一片薄铁片子又能有什么用。只见徐守光猛然一发力,涓溪直接将那砍刀斩断,而后连同那水猴子的半个脑袋一起给斩了下来。那只水猴子连叫都没来得及叫出声来,红色的血液,白色的脑浆便自他剩下半个脑袋上整齐的切口处猛然向上喷涌出来,那水猴子的身体也随之一软,瘫倒在了甲板之上。

        余下的几只水猴子见着大惊,之前它们一直在这下荆江这块逞凶,从未见过刀法如此凌厉之人,只是一个照面,便能将对手置于死地。水猴子们顿时都有了些许惧意,只是当前它们仍是以多打少,数量上还占据些许优势,所以也并未就此退去。

        “孽畜,既知爷爷厉害,还不速速退去!”徐守光手持涓溪,向着剩下的几只水猴子上前一步,水猴子们见徐守光靠近,立马也向后退了一步。徐守光见状,忍不住哈哈笑出声来。

        几只水猴子相互看了一眼,叽叽咕咕不知说了些什么,而后同时看向前方徐守光,眼中露出凶戾之色。随后,那几只水猴子一拥而上,挥舞着手中的兵器,齐齐对着徐守光便发起了攻击。

        要说一对一的话,徐守光对付眼前这水猴子,可谓是轻松拿捏。可这几只水猴子一起上来,徐守光双拳难敌四手,便只得边战边退。

        水猴子们一见这招居然见效,之前心中那些恐惧顿时便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疯狂和对杀戮的渴望。只见一只水猴子抡起手中大锤对着徐守光脑袋便砸了下去,大锤带着风声呼啸而来,而徐守光则一个低头,脚步一踮,迅速向一旁闪开。

        但他才闪过去,便又有另一只水猴子吱哇乱叫着挥动手中长戟横扫过来,徐守光倒也不慌,连忙举起涓溪格挡。由于长戟力大,徐守光还特意将左手也扶住刀背,两只手撑住唐刀。果然,这长戟打在涓溪上,顿时便有一股巨力自唐刀传至徐守光的双臂,紧接着,徐守光便向后滑了出去。

        而这时,从侧面又跳出一只拿铁棍的水猴子,它手中的铁棍又粗又长,棍子端头还镶嵌着许多凸起的尖刺,这些尖刺犹如一颗颗野兽的牙齿,但凡被这铁棍摸着了,必然会落得个皮开肉绽的后果。这水猴子挥舞着铁棍,对着徐守光的腰部横扫过来,徐守光连忙使出谪仙步,整个身体向下猛然一沉,贴着地面便从那铁棍的下方滑了过去。

        可就在此刻,从空中又突兀跳出一个青绿色身影,一只双手持长枪的水猴子倒握着长枪,对着甲板上的徐守光便狠狠扎了下来。这下攻击来得突然,角度刁钻,感情前面一些列的攻击都只是铺垫,真正的杀招再这儿等着他呢。

        此时的徐守光避无可避,正准备使出幻鳞来解围,却有一抹红色突然出现在空中,原来是晁千代举着孤鹜落霞伞前来支援了。只见晁千代将落霞伞“嘭”的一下向上撑开,看似脆弱的油纸伞面却堪比那精钢打造的盾牌,轻松将那长枪挡了下来。随后,晁千代一个闪身从落霞伞后面窜出,从伞柄中抽出孤鹜剑向前刺去,那握着长枪的水猴子完全没预料到,胸口顿时被孤鹜剑刺穿,它惨叫一声,双手放开长枪,转而抓向孤鹜剑剑身,想要把这剑从胸口拔出来。

        可晁千代似乎比它还急,不等它碰到孤鹜剑,便一脚踹在那水猴子的胸口上,紧接着使劲一蹬,“唰”的一下便将剑身拔了出来,同时带出的还有大片的血花。那水猴子又是一声更加凄厉的惨叫,而后便重重摔在了地上,身子不断抽搐着,眼见是活不成了。

        而此时的晁千代却借着方才蹬那水猴子的力,整个身子迅速向着地面那只拿着铁棍的水猴子俯冲过去,拿铁棍的水猴子见着,立刻双手握紧铁棍,对准晁千代过来的方向,就要将铁棍抡过去。可就当它正要发力时,却突然心口一凉,只见一把刀刃上泛着蓝光的唐刀正插在自己胸口上,而握着那唐刀的自然就是那徐守光。

        铁棍水猴子闷哼一声,跪倒在甲板上。徐守光将唐刀抽了回来,而晁千代此时也已然落地,一手拿着落霞伞,一手握着孤鹜剑,英姿飒爽地站在徐守光的身侧。

        剩下两只水猴子见状,彻底没了斗志,相互望了一眼,便争先恐后地便要跳到江水中去。可徐守光、晁千代二人又怎么会让它们如愿,二人拿着手中武器便追了上去。

        晁千代离得近一些,先一步追上,一剑递出,率先将跑在前面那只拿着长戟的水猴子捅了个透心凉。而这下可把后面那拿大锤的水猴子吓坏了,它慌忙转身,大概是嫌手中大锤过于沉重,会拖慢它讨命的速度,一把将大锤丢下,而后向着船尾跑去。

        这水猴子极其灵敏,手中没了大锤的束缚,手脚并用一起逃命,这一时间,速度竟然比徐守光还要快上几分。徐守光眼见这水猴子越跑越远,便直接从如意袋中摸出一枚飞针,对着前方水猴子便射了过去。

        水猴子速度快,但飞针更快,转眼间便追上了水猴子,扎人了它的大腿里。这水猴子顿时身子一歪,摔倒在甲板上。但这水猴子仍不甘心,忍着痛从甲板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便向着船尾爬去。

        只是,此时这水猴子速度大不如前,被徐守光几步追上,紧接着就见一把唐刀便从它的后背扎进,从胸口又钻了出来。那水猴子惨嚎一声,顿时,从它的口中、胸口、后背都涌出大片大片鲜红的血液,而那水猴子则手脚在甲板上胡乱抓挠了一通,最终还是不甘地倒在了甲板上。

        徐守光将涓溪从水猴子尸体上拔了出来,在袖子上将血擦了干净,而后便收刀入鞘。随后,徐守光一转身,顿时眼睛瞪得溜圆,原来这桅杆的后面,竟然还藏着一只水猴子!

        徐守光瞧了瞧眼前这只水猴子,只见它左臂上有大片鲜红的血迹,胳膊上边还插着一只明晃晃的飞针,似乎是方才最先上船的那只水猴子。这水猴子见着徐守光发现了自己,那狰狞的面孔上似乎尴尬地笑了下,而后便贴着桅杆边缘,慢慢向船沿挪过去。

        “原来还有一只漏网之鱼呀...”徐守光边说着,边再次拔刀出鞘,向着那只水猴子一步步走了过去。可谁想那水猴子见徐守光逼近,竟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操着一口十分生硬的方言说道:“好汉,饶命啊!”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