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百零三章

        徐守光听罢,答道:“这位大人,我二人一路也是尽量绕开贼兵,这才能够到此...”

        “胡说,从此八百里村一路向西,但凡大道上皆有贼兵设卡布防。你若说绕开贼兵,除非从那小道,但小道中豺狼虎豹横行,特别是那迷雾谷,从来就只是有人进无人出!”领头之人直接打断了徐守光的话。

        “哦,原来那叫做迷雾谷啊...”徐守光听罢恍然点头。

        “呵呵,听你这么说的样子,莫非你去过?”领头之人听罢,冷笑一声。

        “啊,在下确实去过,那迷雾谷中有一大妖,其名唤作蜃,又名蜃龙,善幻化,谷中大雾皆是那蜃龙所为。”

        领头之人见徐守光说得头头是道的,不禁也信了几分,便道:“瞧阁下说得有模有样的,莫非阁下见过那蜃龙?”

        “何止见过,我还把它杀了呢...”徐守光风轻云淡说道。

        他这话一出口,在场所有人脸上神色都是一惊,之前常听人提起修道之人能斩妖除魔,但却从未亲眼见过,更令众人想不通的是,眼前这人年纪轻轻,竟然能斩杀妖魔。

        众人心中都暗暗在想,莫不是碰到世外高人了...哎,对了,据说世外高人从不以真实面目示人,或许这生得还有几分俊俏的年轻人,只是世外高人变化出来的模样...

        徐守光这番话没有破绽,不过领头之人仍就留有一丝戒备。他想了想,把长枪收了回去,而后双手抱拳,对徐守光说道:“在下乃是石镜都镇将董昌麾下偏将钱镠,方才因军务多有得罪,还望这位兄弟多多包涵!”

        “不打紧,在下嘉州徐守光。”徐守光也还礼道。

        “哦,原来是徐兄弟啊!徐兄弟年纪轻轻,便能诛杀蜃龙,当真了不起!”钱镠夸赞徐守光道。

        “哎,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徐守光笑着摆了摆手。

        “这可是造福乡里的大功绩,又岂能是小事!徐兄弟不用自谦,你来得正好,有件事在下还想请徐兄弟帮忙...”钱镠脸上露出一丝难色。

        徐守光初来乍到,也需要做点事情好跟当地人混到一块儿,于是干脆爽朗道:“何事需要在下去办,钱将军尽管吩咐便是!”

        钱镠见徐守光爽快答应下来,原本眉头上的那些愁容立马散去:“此村叫做八百里村,目前那寇首黄巢正亲率大军驻扎在离此二十里处...”

        徐守光听钱镠这么说,心中不禁咯噔一跳:“他不会是要我去诛杀寇首黄巢吧...”

        钱镠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反贼的先锋军时常过来滋扰,八百里村的百姓苦不堪言,我等但凡收到消息,便会从军营中驰援来救。可这伙贼兵先锋不除,终究还是个祸患!所以,在下就惦着脸求徐兄弟帮一个忙,去将那伙先锋军给剿灭。”

        “哦,即是为民除害,徐某自当尽力,只是不知那伙先锋军具体情况如何?”徐守光问道。

        “那伙先锋军驻扎在村西三里处,约有百人,在下曾与那伙先锋军交手过数次,互有胜败。那先锋军统领唤作王郢,使两柄大锤,有些小本事,徐兄弟若是碰上此人,需格外小心才是...”

        “多谢钱将军告知,那还请钱将军拨与我百人,我即刻出发,拿下那帮反贼!”

        只是钱镠听听罢,脸上却露出一丝歉意笑道:“哈哈,这个徐兄弟啊,这大敌当前,董将军把所有兵士都调入了杭州城中守城,现在剩给我的,就只有区区几十人了...”

        “那五十人?”徐守光伸出五根手指问道。

        钱镠仍旧摇了摇头。

        “三十人总可以了吧...”徐守光又掰回两根手指头。

        钱镠依旧摇头。

        “那二十人呢?”徐守光也不抱什么希望了。

        “徐兄弟,莫说是二十人了,就连两人都不行啊...这样,徐兄弟,我派一人随你前去,替你引路,徐兄弟有通天彻地的本事,对付这些个反贼,想必是不会有问题的...”

        听钱镠如此说道,徐守光便知道他还是不信任自己,又不想撕破脸直接动手,所以找个由头,让自己和那帮发贼去斗。若是徐守光胜了,那便直接化解了眼下最直接的威胁,且自己这边又能有个强大助力,那自然是好;若是徐守光败了,那也正好借由反贼之手将徐守光除去,省得自己还要花心思去看着。

        徐守光看了看前方骑在马上的钱镠,只见他右手紧握长枪,蓄势待发,看来是由不得自己不答应了...于是,徐守光说到:“好吧,既然将军如此说了,那徐某也只好去搏命便是。只是,若是这白日里去,势必容易陷入贼兵包围,不如稍等些时候,等天黑了,徐某自当趁夜袭击敌营!”

        “哈哈哈!好说!好说!依徐兄弟便是!”钱镠笑道,随后他回头对着队伍中唤一声:“小猴子!”话音一落,队伍中立马便有一骑上前答道:“属下在!”

        徐守光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这唤作小猴子的士兵长得瘦瘦小小的,眼睛大,嘴巴凸,两腮边长着些细细的绒毛胡子,乍一看还真的像一只穿了军服的猴子。

        “小猴子啊,今夜徐兄弟将夜袭敌营,到时你且与徐兄弟一同前往,为他引路!”钱镠指了一下徐守光,对那小猴子说。

        “遵命!”小猴子大声答道。

        “到时如若有什么情况,记得及时向我来报!”钱镠对小猴子说道,眼睛却看着徐守光。

        “属下知道了!”小猴子答道。

        见事情已然交待清楚,钱镠便也不再多留,与徐守光道别后,带着一队人马便调转马头离去。

        徐守光见钱镠等人走了,便转过脑袋对着那小猴说道:“小猴子兄弟。”

        “啥事?”

        “这两日我二人一直赶路,粒米未进,有些饿了,这里有些银子,还望小猴子兄弟帮忙去找老乡去换些吃食来...”徐守光说罢,从怀里掏出先前那几粒碎银子给到小猴子。

        小猴子接过银子,在手心里掂了掂,而后说:“一些吃食而已,用不了这么多...”

        “哎,没事,多出来全当是兄弟你的跑腿钱!”徐守光大方说道。

        听徐守光如此说,小猴子自然高兴,他把银子往怀里一揣,立马跳下马来,双手抱拳:“那先谢过徐大侠了!您二位稍等片刻,我这就去给你们弄些吃的来...”说罢,乐呵地向着村里人家跑去。

        待到那小猴子走远了,晁千代靠了过来,笑着说:“哟!平日里小气巴拉的徐大侠今日出手怎么这么阔绰...”

        徐守光苦笑摇摇头,随后脑袋朝着小猴子走远的方向摆了摆:“你以为他真是给咱们引路的啊,这钱将军留他在这里其实是为了监视我俩,说到底他还是不信任我们...”

        “那既如此,咱们趁夜跑了便是,何必去冒险...”

        “你以为我不想啊...只是之前那粮草督运死算在了我俩头上,我俩现在被扬州府通缉,回去跟他们说理显然行不通了,所以我便想着不如趁这个机会去换取这杭州军队的信任,到时由他们作保,再折回扬州,找船出海...”

        听到这里,晁千代方才知道徐守光做这些还是为了能帮她回去东瀛,不免双颊微微泛红,低着脑袋小声说道:“...其实,我去不去东瀛关系不大,我也可以留在这里...”

        “哎,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之前答应过的事,怎么着都得做到!”徐守光豪气说道。

        晁千代一听,不由心中暗骂徐守光这个大傻子,于是泛红的小脸瞬间由红转黑,转到一边,不再理会徐守光。

        徐守光也完全没有察觉到晁千代情绪的变化,还一个劲儿地说着出海相关事宜,其实这些他也是从说书先生那里听来的。晁千代听着不由觉得心烦,索性转过身去不再听。

        “嘿,这女人就是奇怪,刚才还好端端的,怎么一下就变脸了...”徐守光心中腹诽道。他还想上去问下晁千代怎么了,而这时,小猴子抱着一堆馒头回来了。

        “徐大侠,现在到处都遭灾,这些也是我跑了好多家才弄来的,你千万别嫌弃啊!”小猴子一边把馒头递到徐守光手里一边说着。而后他又跑到晁千代那,也塞了几个馒头给她。晁千代还在气头上,手一甩,把几个馒头打翻在地上,而后转过身去,也不理他。这可把那小猴子整得纳闷了,他也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这姑娘,他转过脸看向徐守光,只见徐守光正对着他招手,示意他过去。

        小猴子捡起地上的馒头,在衣服上擦了擦,而后便小跑到了徐守光身边,小声问道:“徐大侠啊,这位姑娘...”

        “谁知道呢...”徐守光从小猴子怀里接过馒头,从怀里掏出块布把馒头包好,放在了一边。而后,徐守光啃着自己手里的馒头,又塞了一个到小猴子手里,笑着点了点头。

        小猴子接过馒头,道了声谢,而后便跟徐守光一起蹲在路边啃起了馒头。

        “哎,小猴子兄弟啊,你当兵当了多久了?”徐守光随口问道。

        “自打十二岁跟着钱将军,到如今已经三年了。”

        “哦,那你一直跟着钱将军,那他这个人肯定不错咯。”

        “嗯,钱将军不像其他将军,他对弟兄们极好,但凡得到啥好的赏赐,都拿出来分给弟兄们,一点儿也不吝啬!”小猴子提起钱将军,脸上不禁露出些许崇拜和自豪。

        听小猴子如此说,徐守光心中一块石头才放了下来,看来这钱将军人不错,只是疑心重了些。而后徐守光又问道:“小猴子兄弟啊,你可知这附近哪有地方有大船可以出海?”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我就见过江里的渔船,可没见过那大海船...”小猴子答道,不过他想了想,又说道:“徐大侠若是要出海,不妨去扬州试试,我常听人说那里码头很大,听着的净是些大船,”

        “哦,好的...”徐守光答道,心里却暗暗叫苦:“我也知道扬州有大海船,可如今不是自己正被通缉着吗,这不才想着换个地方碰碰运气吗...”

        只是,这些话他自然不能说,便只好换了个话题,直接说道今晚的目标:“哎,小猴子兄弟,你跟我说说实话,今晚咱要去打的那伙先锋军实力究竟如何啊?”

        听徐守光这样问,小猴子连忙四顾了下,见四周附近除了晁千代离得稍微近点,也没有其他人在,这才把身子靠近徐守光,小声说道:“其实,那伙先锋军并不像钱将军所说的那样不堪,他们个个除了武艺精湛,有些还会些妖法。这帮家伙打本事不错,胆子更肥,敢直接把营寨扎在咱们眼皮子底下。杭州城主帅董将军好几次点大将领兵前去,但都被打了回来,人马折损了不少,但硬是没捞着便宜...”

        “嗨哟!我就说哪家的先锋军不是最精锐的啊,如若连先锋军都如钱将军所言那么不堪的话,那贼兵势头也不至于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徐守光一拍大腿道:“哎,这么重要的事,钱将军都不曾与我说,这摆明是不想我活啊...”

        “哎,钱将军这人是好,就是疑心重,徐大侠,我看你为人豪爽,也不像是坏人,不如趁夜你与那姑娘一起逃走吧...”

        “那不成,那不得连累了小猴子兄弟你...”

        “不打紧,我回去复命时说你去了便是,只是等了许久不见你出来,就自己回来了。”小猴子胸有成竹说道。

        “哈哈哈,你方才说钱将军疑心重,那他又怎会放心只让你一人看着我呢...”徐守光笑着说。这话一挑破,小猴子到有些不好意思了。

        徐守光见小猴子这般,拍了拍他肩膀,又说道:“没事,夜里你引我去便是,我先潜入贼兵军营中,寻着机会便动手,若没有合适机会我们便回来再做打算也不迟...”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