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五章

第一百零五章

        一个时辰后,特使随着统领王郢带着一队先锋军骑着马儿出了营寨,目标是唐军的营寨。之前特使听王郢说了许多唐军如何如何不堪的话,但总归是要回去报与黄王听的,马虎不得,这才一定要亲眼去瞧个真切。

        “特使大人,此处距杭州城尚有二十余里,前方便是最近的一处唐军营寨,拔下这营寨,便可直接策马直指杭州城。早知道这还得辛苦特使大人亲自去巡查一遍,王某当初就该直接将这座营寨拿下,到时便直接上扬州城下扎寨子去!”王郢骑在马上向特使介绍着情况。

        “不打紧,王将军神勇无敌,全军皆知。今夜我等看罢归来,我便回去与黄王禀报,到时辛苦王将军来日先将这寨子拿下来,待黄王来了,便直取杭州城!”

        “特使放心,不需来日,王某今夜便将这寨子顺手取了便是!”王郢拍着胸脯说道。

        说话间,一行人便来到了唐军营寨附近。特使骑在马上,远远地举目眺望唐军营寨内,只见营寨内灯火通明,旌旗猎猎,刀枪如林,气势如虹。几队巡逻兵正打着火把在营寨内夜巡;营寨内扎着大大小小许多帐子,一些军士正在帐子外边将长枪、佩剑擦得雪亮;马厩中站着好些战马,这些战马身姿雄伟挺拔,一看就知道是西域进贡而来的宝马。

        看到这里,特使不禁皱了皱眉头,指着营寨内对着王郢说道:“王将军啊,我看这唐军军营中治理得井然有序,兵士们训练有素,兵器与马匹也保养得极好。倒不像是如王将军所言中的那般不堪啊...”

        王郢此刻其实也有些纳闷,这唐军军营前他也来过好几回了,平日里看得可不是这样的,怎么今夜突然一下变了呢,难不成是有援军来了...

        不过,这特使回去可是直接向黄王奏报的,王郢深知这点,可不想在特使这里失了面子,便道了一声:“特使大人别看他们这般,但其实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罢了!待王某前去叫阵,引那唐军出来一战,到时还请特使大人再瞧瞧,看是不是王某说了假话...”

        说罢,王郢便双脚一夹马腹,马儿嘶鸣一声,便如一道闪电般冲向唐军营寨。马蹄踏在沙土上,发出沉闷而有力的声音。待到王郢骑马抵达唐军营寨之下时,哨塔上方负责警戒的斥候瞧见了他,立马弯弓搭箭,对准营寨前方的王郢大喊道:“何人,竟敢夜闯军营,还不速速报上名来!”

        王郢勒停了马儿,从马鞍上取出两柄大锤握在手中,对着上方的斥候喊道:“怎么,几天不打你们,就不记得老子了?老子乃是冲天大将军麾下先锋军统领王郢,你速速去禀报,喊那钱镠出来受死!”

        斥候一听对方自报家门时贼兵先锋统领,立马吹响号角。届时,整个唐军营寨内军士迅速跑出营帐,向着大门这边集结过来。

        王郢瞧见这军营中居然有这么多人向着自己这边就过来了,心中不禁有些慌乱。不过,他一想到身后还有黄王的特使看着呢,便努力按下自己慌乱的情绪,强装镇定,策马立在营寨前方。不过,这王郢的手却也早早握紧了马儿的缰绳,只待情况不对,便立马调转马头就逃。

        只听“轰隆隆”一阵声响,唐军营寨大门慢慢开启,王郢的心也已然提到了嗓子眼,豆大的汗珠从王郢额头滚落,他微不可察地悄悄拉动缰绳,马儿则顺从的转了半圈,若是里面唐军一涌而出,王郢便好一家马腹,直接逃走。

        不过,唐军营寨大门敞开,却从里面慢慢悠悠走出一个作伙头军打扮的人,那伙头军走到王郢前方,伸手在脑袋后面胡乱抓了抓,微微抬起眼皮,说道:“你就是那啥王...王...王啥的来着?”

        王郢见对面是个伙头军,本不想理他,但见他支支吾吾半天叫不出自己名字,便替他补充了一句:“王郢!”

        “哦,对...”伙头军露出恍然之色,而后又是恢复之前那玩世不恭的态度道:“你就是那王郢?”

        王郢也不回答他,只是说道:“我不与你这下人说话,你快去叫你家将军出来受死,今夜我心情好,给他留个全尸!”

        “我家将军正在拉屎呢,他现在没空,便让我来打发你走...”伙头军用慵懒的声音说道,全然没有半点面对敌军大将的样子,就仿佛是在说:“我家将军没空,我也没空,你识趣点,自己从哪儿来的,便回哪儿去,我还要睡觉去,没空陪你玩...”

        王郢为人霸道蛮横,平日里哪里有人敢这样跟他讲话,他大喝一声:“你找死!”而后双腿一夹马腹,马儿向着那伙头军猛冲过来,而王郢也早已握紧了大锤,只待靠近了便一锤子砸下去,将眼前这妄人砸成肉泥!

        眼见这马儿离这伙头军越来越近,前蹄就要踏着这人的胸口了。可就在这时,这伙头军身子轻轻一歪,也不知是有意的还是运气好,整个人擦着马儿的身子就躲了过去。

        可这才躲过马蹄,那王郢的大锤又至。那大锤锤头如西瓜般大小,锤子表面还镶满了尖刺,锤子带着风声向着伙头军的脑袋就砸了下来,这要是被砸中,脑袋瓜子瞬间就得被砸得粉碎。

        但这时,这伙头军似乎是踩到了什么东西,脚下一滑,人立马栽倒下去。可这也恰恰好躲过了王郢手中的大锤。王郢锤子挥了个空,而后立马一勒缰绳,让马儿掉了个头,看向伙头军这边。

        这时,伙头军正从地上慢慢爬起来,他揉了揉屁股,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裤子,见没摔破,这才放下心来,长舒一口气、

        通过方才那次交锋,见对方有意无意地轻松化解开自己的招式,王郢心中顿感不妙,他觉得眼前这伙头军不简单,于是也没有急着攻过来,反而骑在马上说道:“你是何人啊,姓甚名谁,速速报来!”

        伙头军向两边看了看,见身旁也没个其他人,便指着自己鼻子问道:“我啊?”

        “废话,不是你是谁!”王郢有些不耐烦。

        “哦,想知道我名字就早说嘛...我姓傅,单名一个钦字。”伙头军答道。

        “好,傅钦,我不杀你,你去叫那钱镠出来...”王郢喊道。

        只是,这王郢话音刚落,营寨内的唐军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王郢不知他们笑个什么,便又问道:“他们笑个什么劲?”

        但问了许久,却不见那伙头军答,于是有些恼了,又问了遍:“他们笑什么!”

        伙头军见王郢看着他,便一笑问道:“你这话问谁呀?”

        “废话,当然是问傅钦你呀!”

        这回唐军内笑得更欢了,那伙头军也捂着肚子笑了半天,而后,他努力忍住笑,抬起头来看着马上的王郢道:“我的儿,为父也不知他们究竟笑什么,大概是笑你生得太老,看上去竟比为父还老上几分...哈哈哈...”伙头军说着说着终究还是没有忍住,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王郢听罢,这才知道自己上了眼前这伙头军的当了,正变着法子在消遣自己呢!这他哪里还忍得了,怒吼一声,拍着马儿,举着大锤便对着伙头军冲了上去。

        只是,这马儿向前没跑几步,竟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马背上的王郢双手持大锤,也没抓个什么东西,直接从马背上翻了下来,摔了个狗吃屎,趴倒在地上。

        趴在地上的王郢抬起脑袋,使劲呸了几声,吐掉满口沙子,却见那伙头军正站在自己前方,双手背在背后,笑呵呵地说:“我的儿呀,这过年还早,何必行此大礼呀!”

        唐军内又是一阵哄笑,王郢回头看去,只见远处特使和自己手下正瞧着这边,他觉得丢了面子,恼羞成怒,一把抓起手边的大锤,对着前方伙头军就扫了过去。

        伙头军见大锤扫来,也不慌,只是从腰间取下了那做饭时用的大马勺,对着那挥舞来的锤子轻轻一点,便将那凶猛挥来的锤子给止住了。

        王郢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切,他自小在乡里便好勇斗狠,天生力大无穷,从未有过敌手。自打跟随黄王进了义军后,更是一直担任先锋,但凡作战,无往不胜。现在却被个伙头军拿柄大马勺压制成这样,他这可是头一回。

        王郢越想越气,他向侧边一个翻滚,而后迅速翻身起来,手中握着大锤又向着前方那可恶的伙头军砸去。可那伙头军身法极快,王郢招式才起,便见他一个矮身,紧接着一个扫堂腿踢在王郢的脚踝上,可怜了王郢,才起身的,却又是噗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又是一个狗吃屎。

        王郢再次抬起头来,吐掉了口中泥沙,而后气愤向前方看过去,只见那伙头军蹲在不远处,正笑着看向自己。

        “我的儿呀,你怎么总是这么不小心,疼不疼啊...”伙头军问道。

        “我呸!我这就让你知道疼不疼!”王郢也不起身,直接将大锤直接向着伙头军甩了过去。这其他人有撒手锏,王郢则也有自己的撒手锤,他这一招出其不意,在战场之上无往不胜,不知有多少好汉倒在了这撒手锤之下。眼见这大锤就要砸到那伙头军的脑袋,可这时,那伙头军身形微微一动,轻巧避开大锤的同时,伸手一把抓住锤柄,而后回身一掷,将那大锤对着王郢就甩了回来。

        王郢见着大锤飞了回来,吓得赶紧向侧边翻身,险之又险的躲了过去。可当他再抬起脑袋看向前方时,那伙头军却不见了踪影...

        正当他纳闷时,只听见在他身侧一声音响起:“我的儿啊,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要乱丢东西,砸到花花草草可就不好了...”

        他忙回头看去,就见伙头军正站在他身侧。王郢吓了一跳,赶紧要爬起身来,可这时,那伙头军猛地一下坐在了王郢的腰上。别看着伙头军个子不大,但分量着实不轻,压得王郢“哇”的一声,又趴倒在了地上。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王郢终于知道自己不是这伙头军的对手,赶忙哀求讨饶。

        “饶你可以,不过你得回去给那黄巢带个话儿,告诉他尽管来这杭州城,朝廷的四十万讨贼大军已到,正愁没啥好玩的,他若来了,正好给大伙儿消遣消遣!”

        “...好,好!小的一定把话带到!”王郢忙不迭地点着头。

        那伙头军见着,也不为难这王郢,起身将他放开了。王郢见伙头军放过自己,怕他改了主意,赶忙爬起身来,大锤也不要了就往回跑。而这时,他身后唐军中传来了阵阵笑声。他回过头朝后面看去,只见身后军营中涌出了大片大片的唐军,周围山坡上也竖起了一面面唐军旌旗。

        等他回到之前特使所在的地方时,那儿早已空空如也,特使和他手下那帮先锋见这唐军阵仗大,早就脚底抹油,一溜烟地骑着马儿往回跑了,只留下王郢一个人。

        王郢口中骂了句,而后也不敢耽搁,继续向着自己的营寨跑去,在他身后,无数唐军齐声高呼道:“杀贼寇!保家园!”这呼声震天,让王郢不寒而栗,他不敢回头,只是把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当夜,王郢回去后,也不管那特使如何说,直接命手下拔了营寨,而后连夜向后撤了几十里。

        同时,唐军营内,钱镠大摆庆功宴,而徐守光就坐在钱镠身边。

        “哈哈哈,徐兄弟这招高明啊,正所谓上兵伐谋,这可真是上上策!”钱镠举着酒杯敬徐守光。

        “哪里,区区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徐守光也举起酒杯,笑着谦虚答道。

        “对了,徐兄弟可方便与我说说,今夜这些个军士,你是如何变出来的?”钱镠好奇问道。

        “哈哈哈,在下之前游历四方时曾遇到一位仙人,我散尽家财,买来二两稀世美酒,将这美酒献与仙人,他喝的高兴,便传了我这一招‘海市蜃楼’...”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