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百零六章

        徐守光喝下一杯酒,接着说道:“这海市蜃楼呀,说白了就是幻境,这幻境呢,也分大幻境跟小幻境。这大幻境便是把远处的景物投射至此,但凡在附近之人都会受到这大幻境的影响,就比如我把这一营之兵去投射了无数个出来;而小幻境呢只能影响个人,会直接改变人的想法,就像是那贼将王郢,咱们看着他拿着两个大锤乱舞一通,实际上在他眼里所瞧见的,除了部分是真实的,还有一部分便是在下小幻境里偷偷给他凭空虚构出来的...”

        “哦,原来如此...”钱镠听了徐守光解释这才恍然大悟,而后,他端起酒杯站起身说道:“得多亏了徐兄弟本事大,智退贼兵,想必他们也不敢再来了。杭州城能躲过这一劫,得亏了徐兄弟!来这杯敬徐兄弟!”说罢,钱镠便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一日后,义军中军大营。黄巢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桌案,顿时把下面的特使和王郢吓得脸色发白,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四十万唐军!这大唐哪里还有四十万大军!你们莫不是随便听人一说,就回来胡乱告诉我!”黄巢说着,“嘡啷”一下抽出了腰间佩刀。

        特使一看黄巢满脸怒容,连忙趴在地上不住地可这头:“哎呀...黄王息怒啊,小的真的是亲眼看见的,就在杭州城外,唐军安营扎寨八百里,当时,数不清的唐军从两边山头涌了出来,喊杀震天!那阵势,不说四十万,也有个十来二十万的...”

        “是的,属下也见到了,千真万确,而且这次他们中间还有有个伙头军,甚是厉害,对属下也有一战之力...也不知是从哪个州里调度过来的...”王郢也连忙补充道。

        “伙头军...一战之力...”黄巢皱着眉道:“王郢,你莫不是被一个小小伙头军给斗败了?”

        “...也不能说是落败,只是对面唐军太多了...”王郢极力解释道。

        “哼!”黄巢不愿再听这王郢废话,于是斜眼瞟向他,淡淡说道:“也罢,既然你连个伙头军都斗不过,那不如你也别做将军了...”黄巢说着,走到大帐门口,抬头看了看天,只见太阳已然升至头顶,影子缩在了脚下一点点。黄巢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这眼看已到了晌午,这伙头军们又要开火做饭了,那就辛苦王将军去找下伙头军长了...”

        王郢一听,赶忙一抱拳道:“黄王,还请再给属下一个机会,属下一定帮黄王去拿下那杭州城!”

        “拿下杭州城...哈哈哈,家人四十万大军在那里等着,你怎么拿下...”黄巢喝到,而后他对着帐外喊道:“来人,把这两只不中用的两脚羊给舂了!”

        黄巢话音一落,帐外立马进来两个彪形大汉,上去就把王郢给扭了。

        “黄王,饶命啊!求黄王饶命啊!看在属下伺候为您尽心尽力多年的份上饶了属下吧...”王郢不住求饶,可黄巢对此却无动于衷。

        王郢一看黄巢是铁了心要杀他泄愤,心中不免盘算着,既然横竖都是死,不如拼了!于是王郢双臂发力,立马将扭着他胳膊那俩彪形大汉给甩开来,而后一把抢过其中一人的斧子,拿着斧子指着黄巢道:“黄巢,既然你不给我活路,就别怪我不念旧情,吃我一斧!”

        王郢说罢,举着斧子便对着黄巢砍了过去,可他这才抬起手来,忽然便见到黄巢身形一闪,竟然不见了。他正纳闷着,突然感到面前一阵劲风袭来,黄巢身影陡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而后黄巢伸出右手,五指张开成爪状,一把抓住了王郢的脸,紧接着他五指用力一捏,那王郢的脑袋竟然就像西瓜一样爆开来,脑浆和污血四散横飞,而后,王郢那没有脑袋的身体便软趴趴的倒了下来,摊在了地上。

        此时,黄巢的右手上面全是血渍,他将右手收了回来,放在鼻子跟前嗅了嗅上面的味道,而后竟伸出舌头将手上的血渍舔食干净。

        “把这尸体拖去舂了,别浪费了...”黄巢指着地上的王郢的尸体对那两个吓傻了的彪形大汉说道。那俩彪形大汉这才反应过来,又哪里敢耽搁,抬着王郢的尸体便出了大帐。

        “你也退下吧...”黄巢对特使道。特使一听这话,如临大赦,按忙叩谢黄巢而后迅速退了出去。这大帐中,就只剩下黄巢一人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用手扶着额头道:“哎,四十万大军啊...”

        “黄王可是还想拿下那杭州城?”大帐边缘阴影处突然传来一声音,紧接着,那阴影逐渐拉长变高,从里面竟然走出一个人来。

        黄巢听见声音,抬眼望去,见着面前那人年约四五十岁,丹凤眼,山羊胡,穿着一袭黄色道袍,腰间挎着一柄宝剑,左手持着拂尘,右手放在胸前行了个道礼:“无量天尊!”

        这道士名唤赵返璞,籍贯无从考,也不知是从哪里学来不少仙术,本领高强,目前正在黄巢这儿担任军师一职。

        “原来是道长来了...”黄巢语气温和了不少。

        “正是贫道,贫道方才观黄王愁眉不展,可是还想着拿下杭州城之事?”

        听赵返璞说,黄巢眉头锁得更紧了:“想是想啊,可这杭州城守备森严,方才得知又来了几十万的援军,这又如何拿的下来啊...”

        黄巢说罢,又抬眼看了一眼赵返璞,见老道士只是笑着看着他,他不禁一下坐直了身体,问道:“莫非...莫非道长有办法?”

        “哈哈哈,贫道确有一计,可令黄王兵不血刃,拿下那杭州城!”赵返璞笑着说、

        “道长有何妙计,还请速速告知于我...”

        “黄王可曾听过当年关公曾水淹七军的故事?”

        “自然听过,当年曹魏大将于禁曾率大军南下攻打荆州,却被关公命人挖开河堤,引得大水将曹军尽数歼灭...先生莫不是也想效仿关公,引水来淹唐军?”

        “正是!”赵返璞点点头。

        “...不瞒道长,水淹唐军本王也想过,可如今早已过了秋涛节,钱塘江水水位低,只怕是难啊...”黄巢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

        “哈哈哈,黄王所言极是,这若是放在其他地方,确实很难...”赵返璞哈哈大笑,而后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可这是钱塘江!”

        “钱塘江又怎地?与其他江河有何不同?”黄巢不解。

        赵返璞却没有回答黄巢,反而又笑着问道:“黄王可知这钱塘江水底下有什么吗?”

        “有什么?”

        赵返璞收了笑容,一脸严肃说道:“无支祁!”

        “无支祁...”黄巢听了这名字后不禁低头思索了一会,而后他像想起什么似的,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赵返璞道:“莫不是那上古时,大禹治水时所镇压的那只似猿猴的大妖?”

        “正是!”赵返璞点头说道:“相传无支祁白头青身,火眼金睛,力大无穷,上古时期常在淮水兴风作浪,危害百姓。大禹治水时也遭遇了无支祁的阻挠,导致淮水和涡水的水患难以平息。最终,大禹召集群神一同击败了无支祁,只是这无支祁乃天地灵气所化,天地不朽,它亦不死。见怎样都杀不死无支祁,无奈之下,大禹只好将无支祁囚于钱塘江,再从龙王那里借来了治水神铁,投入钱塘江底,将无支祁用陨铁链锁在那治水神铁上,再施以法力将其困住。只是,这几千年过去了,当年大禹施的法力已然消耗殆尽,而那治水神铁也已然松动,无支祁的力量也慢慢恢复。因此,每年八月十八前后,无支祁总能短暂脱困,在钱塘江中掀起大潮。”

        “道长的意思是利用无支祁所掀起的大潮水淹唐军?可这汛期才过,莫不是还要等一年?”

        “哈哈哈,不必等待,那治水神铁上面的法力已然所剩无几,只需贫道去江边开坛做法,将那些法力彻底消散开来,以无支祁的凶猛,必然能够脱困。”赵返璞眯着眼,摸着自己的山羊胡子缓缓道来。

        黄巢听赵返璞这话,不禁猛然站起身来,一拍双手道:“道长果真是有通天彻地的本事!那还等什么,事不宜迟,现在咱们就去把那无支祁给放出来!”

        半个时辰后,钱塘江边,赵返璞命人布置好了法坛,自己站在那法坛前,从怀里掏出一个黄色布包,也不着急打开,而是轻轻将这黄色布包置于法坛之上。而后,赵返璞一手持握七星宝剑,一手捏出张黄符,口中念念有词。

        只几息的功夫,那符纸在他手中轻轻颤动,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神秘力量;而那七星宝剑的剑身也闪烁起了淡淡金光。一股青烟从法坛上方的黄色布包中缓缓飘出,宛如从深邃的地底冒出的幽灵。紧接着,这青烟在空中逐渐弥漫开来,汇聚成一片朦胧的云海。

        渐渐地,青烟越聚越多,这云海竟然凝聚出了一个兽形轮廓,它的身形庞大无比,仿佛能遮天蔽日。这兽形轮廓的双眼炯炯有神,闪烁着狡黠的光芒;口鼻间仿佛能喷出熊熊火焰,牙齿尖锐如刀,双角高耸入云。它的每一次呼吸,都仿佛能让整个空间都为之颤抖。

        然而,更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青烟所化的兽形轮廓竟然开口了。它的声音低沉而有力,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敬畏。

        “是你在唤我?”那青烟化作的轮廓用粗狂而浑厚的声音说道。

        赵返璞见状,立刻俯首一拜,神色凝重地陈述道:“禀上仙,杭州城此刻犹如一座铁壁铜墙,城内秩序森严,戒备森然。更为棘手的是,又有几十万援军疾驰而来,犹如滚滚洪流,势不可挡。我方兵力薄弱,敌众我寡,形势极为不利。”

        他抬头望向远方,眼中闪烁着疯狂,继续说道:“因此,贫道斗胆提议,欲助那江底的无支祁脱困而出。无支祁乃上古神兽,拥有掀起滔天巨浪的神通。一旦它重获自由,必将掀起惊天动地的大潮,将唐军淹没于波涛之中。此举虽冒险,却也是我方扭转战局的一线生机。”

        “助你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事成之后,将杭州城中一半的生灵献祭给我...”青烟化作的轮廓说道。

        “那是自然,上仙放心!还请上仙即刻去水底破除法阵,放出无支祁!”

        “好,如你所愿!”那青烟化作的轮廓留下这一句话,而后整个青烟似一下变沉了许多,一头钻进了江水之中。

        片刻后,钱塘江江面,那原本宁静如镜的江水,突然间沸腾起来,犹如被烈火点燃的巨锅。江水翻滚着,汹涌澎湃,仿佛有千万匹烈马在奔腾,带起层层白浪,如同雪山崩塌,又如银河倒挂。

        原本在江面上悠闲地停着的水鸟,此刻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纷纷振翅高飞,它们在空中盘旋,发出尖锐的鸣叫声,仿佛在诉说着即将发生的壮观景象。而江水中的鱼儿也不甘示弱,它们纷纷跃出水面,银色的身躯在阳光下闪耀着光芒,犹如一道道流星划过天际。

        大浪不断地拍打着江岸,每一次撞击都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仿佛是大自然的怒吼,震撼着每一个人的心灵。江岸上的沙石被冲刷得干干净净,露出了坚硬的岩石,它们在巨浪的冲击下显得如此脆弱。

        远处,江面尽头,江水开始剧烈地起伏,一股股巨浪如同被唤醒的巨兽,咆哮着、翻滚着,逐渐汇聚成一股无可阻挡的大潮。

        在这股大潮之上,一个身影傲然挺立,那身影白头青身,火眼金睛,正是无支祁。汹涌的大潮在他的脚下仿佛是匹暴躁的野马,正带着他向下游杭州城方向奔涌而去。

        赵返璞见着嘴角微微向上一挑,口中声音显得疯狂:“去吧,将你看到的一切淹没,把这腐朽的李家天下冲垮!”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