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徐守光缓缓移步,目光紧随至第二幅壁画之上。只见壁画之上,依旧是大片大片的洪水肆虐,波涛汹涌,无情地吞噬着所有生灵。在画面的右侧,无支祁傲然而立,身形魁梧,眼神凶狠地死死瞪着前方。而左侧则是一个比起常人看起来稍大些的人,这人的脑袋上用线勾勒出一条横杠,虽然笔划简练,但看得出是一顶斗笠,那人手上还拿着一柄耒锤,很明显这便是大禹了。在大禹的身后,跟随着一些稍小些的人,他们或许就是那些跟随大禹一同治水的众神。他们在壁画中虽然形象模糊,但有了这些众神的存在,大禹才愈发显得威严。画面中,无支祁和大禹分站壁画两端,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徐守光继续前行,直至他的视线落在第三幅壁画之上。这幅壁画上描述的是战斗的场景,画面宏大而震撼,仿佛将远古的战场重现于眼前。

        壁画上,大禹率领着众神,与无支祁展开了激烈的交锋。他们的身影在壁画上跃然而出,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力量与决绝。壁画中大禹手持神器耒锤,狠狠刺向无支祁,他所率领的众神们紧随其后,将无支祁团团围住,他们各自使出浑身解数,或挥动武器,或施展法术,纷纷向着无支祁身上招呼过去。

        但无支祁则显得异常凶猛,身形矫健,动作迅猛,虽然被围在众神中间。但无支祁也从涛涛洪水中召唤出了无数水龙卷,水龙卷与众神兵器相接,或许是壁画绘制得传神,徐守光仿佛能够听到战场上的呐喊声、武器碰撞声以及神祇们的咒语声。无支祁竟然仅凭一己之力,便能与大禹所率领的众神们斗得个不分胜负。

        这壁画虽然笔划简单朴素,但其表现内容竟然让徐守光看得额头上渗出一头密汗,徐守光擦擦额角的汗珠,迫不及待地看向下一幅壁画,想知道战斗后续的结果如何。

        这第四幅壁画上,大禹双膝深深跪在坚实的地面上,他的身姿显得既谦卑又坚定。他的双手合十,仰望着无尽的苍穹,虔诚地向上苍发出他的祷告,期望上苍能助他一臂之力,剿灭那肆虐无度的无支祁。而在大禹的上方,天空呈现出一种异样的色彩。几朵厚重的云层缓缓降下,它们并不是普通的云朵,而是蕴含着神秘力量的天云。在这些云层中,隐约可见一条体型巨大的龙,它的身躯蜿蜒曲折,仿佛能贯穿整个天际。这龙或许是太过于庞大,以至于壁画中无法完全展现它的全貌,只在画面中露出半个身子,龙头低垂,双眼炯炯有神,它看向下方的大禹,似乎是在回应大禹的祷告。

        “这是...”

        “这是应龙。”小白仿佛早就猜出徐守光认不出壁画中的应龙,也不等徐守光说完,便主动先与他说清楚。

        “哦...”徐守光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继续向前探索,目光转向下一幅壁画。只见这幅壁画上,应龙占据了大半个画面,它巨大的身躯扭动着,仿佛要撕裂空间,释放出无尽的威力。其鳞片刻画得十分细致,犹如坚硬的铠甲,透过画面也能感受到其所散发出冷冽的金属光泽。它的眼神锐利如刀,直勾勾地盯着下方的无支祁,透露出一种威严而不可一世的霸气。

        而画面下方的无支祁则明显落于下风,它跪倒在水底,身体被水流冲刷着,然而,尽管处于劣势,但无支祁似乎并不肯轻易认输,还在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看来应龙打赢了啊...”徐守光看懂画面要表达的意思,于是接着看向下一幅壁画。

        这第六幅壁画上,应龙高高盘踞在上空,它的身躯如同山脉般巍峨,龙鳞依旧刻画得十分细致。应龙之下,大禹挺立在画面中央,他的身姿雄伟而坚定。他将手中的耒锤向江水中一掷,耒锤沉入水底,没入泥沙之中,只留得长柄露在外头,徐守光知道,这便是治水神铁了。江底深处,无支祁被禁锢在治水神铁上,它巨大身躯虽然被铁链子牢牢锁在治水神铁上,但双手仍高高举起,抬头怒视着上方的应龙和大禹。

        第七幅壁画上,无支祁身躯在河底狂烈扭动着,治水神铁虽然依旧紧紧束缚着它,但在无支祁的力量下,却也显得松动了许多,仿佛随时都有可会被无支祁冲破禁锢逃脱。而在岸上,大禹与群神的身影巍峨而庄重,他们围坐在一起,商议着如何应对无支祁的威胁。大禹的手指坚定地指向水下无支祁的身影,似乎在告诉群神,无支祁的力量之强大,终有一天会挣脱束缚,到时必将再次为祸一方。

        群神们面露难色,他们似乎也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来应对这个强大的威胁。整个画面充满了紧张而凝重的气氛,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而画面最顶端,应龙依旧俯身看着下方,应龙的身躯大部分在画面外,壁画中只是刻画着应龙的脑袋。它那双锐利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大禹和群神们,似乎在很认真地听着他们的谈话。

        徐守光凝望着眼前的下一幅壁画,不禁一惊。因为这幅壁画所展现的场景,着实出乎他的意料。只见壁画中,应龙那庞大的身躯正经历着惊人的变化。它的一半身躯已然化为一阵青烟,那青烟升腾而起,如同巨龙吐息般磅礴壮观。青烟的另一端,已然凝聚成半支利箭的形态,原来,这金箭竟然是应龙化成的...

        画面的下方,大禹和众神们仰着头,目光虔诚而坚定。他们高举着双手,似乎在祭拜着这尊即将离去的神圣生物,又似乎是在向那支利箭中灌注着法力。他们的身影在壁画中显得庄严而神圣,徐守光仿佛能够听到那青烟升腾时的呼啸声,感受到那利箭中蕴含的强大力量。

        徐守光接着往下走,终于来到第九幅壁画前,这也是最后一幅壁画了。对比之前的那八幅壁画,这最后一幅幅壁画反倒显得极其简单,画面中央是两扇对开的青铜大门,大门敞开,而应龙所化成金箭就在大门内,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看完这最后一幅壁画,徐守光的视线穿过墓道的幽深,落在前方不远处的终点。那里,两扇巍峨的青铜大门静静地伫立,仿佛守护着千年的秘密,等待着被揭示的那一刻。

        这两扇青铜大门,款式简单而古朴,岁月的痕迹在其表面留下斑驳的印记,显得庄重而神秘。每一道纹理都仿佛诉说着过往的故事。它们静静地站在那里,就如同方才那幅壁画一般,无二无别,仿佛在诉说着同一段传奇。

        徐守光走近大门,伸出手,轻轻触摸着青铜大门,那冰冷的触感瞬间穿透指尖,直达心底。突然,青铜大门表面流光闪动,一股巨大的能量自大门向外迸发出来。徐守光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大跳,赶忙抽身退后数步,静静地注视着前方。

        只见大门处涌出的能量满满聚集,最终变作两个虚影,徐守光细细看去,原来是两个人。其中一个赤裸着上半身,手中拿着一根长鞭,浑身上下肌肉紧实,线条流畅,眼神中也充满着坚毅;而另一个则显得消瘦许多,他穿着一身粗布衣服,背部微微佝偻,手中握着一束麦穗,眼神中则流露出无尽的智慧。

        “是伯翳和后稷。”小白跟徐守光介绍着面前两个虚影。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圣地,还不速速退下!”手握长鞭的伯翳喝道,他的声音庄重而又威严,让人不禁望而生畏。

        不过徐守光却表现得十分淡定,他对着二人虚影拱手道:“在下徐守光,五龙宫东瀛子门下弟子。在下本也无意打扰诸位前辈清净,只是因那钱塘江底的大妖无支祁已然脱困,眼见杭州百姓就要因其而遭殃,这才不得已来此,想借那金箭一用,以此来镇压无支祁!”

        听徐守光说罢,一旁手握稻穗的后稷微闭双眼,左手掐指一算,而后用温和而不失庄严的语气说道:“我方才掐指算过,这钱塘江底大阵法力尚存,无支祁若想脱困,还尚需五百年才行...”

        “前辈的意思是在下我说谎了...”

        “无理后生,竟然还敢狡辩!”伯翳大喝道,随即挥动手中长鞭,在徐守光身前地面一抽,瞬间地动山摇,徐守光身前的地面裂开两条裂缝,这裂缝迅速伸长变宽,而两道裂缝中夹着的地面也随之向下迅速塌陷,形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沟壑。

        徐守光脚下地面仍在不住地颤动,眼见着那青铜大门离自己越来越远,徐守光心中不住挣扎着。钱镠、小猴子、晁千代、东瀛子以及数不清的官军和百姓们的脸在徐守光眼前一一浮现。

        “若是取不回金箭,或许就再也见不着这些人了...”徐守光心中想着。于是,他孤注一掷,快速向前奔去,而后纵身一跃,从那万丈深渊上方跳了过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只见后稷将手中麦穗轻轻一挥,沟壑瞬间变得更宽了许多。徐守光显然已经无法跳到对面了,无奈之下,徐守光只好从如意袋中调出涓溪,对着前方峭壁猛地插了过去,瞬间刀身便深深地没入了石缝中,而徐守光双手紧握刀把,整个身体硬是牢牢地挂在了峭壁之上。

        徐守光抬头看去,他见着伯翳和后稷正站在不远处低头俯瞰着自己。

        “还好不是很远...”徐守光安慰自己道,而后,他便放开了刀把,扒住峭壁上凸起的岩石,慢慢向上方爬去。

        而这时,后稷再次将手中麦穗一挥,原本光秃秃的峭壁上,仿佛被注入了生命力。瞬间,粗壮的藤蔓如同被唤醒的巨龙,从峭壁的裂缝中疯狂生长而出,迅速蔓延开来。这些藤蔓宛如大地的触手,在峭壁上肆意伸展,将每一寸土地都覆盖得密密麻麻。藤蔓上生满了尖刺,犹如一根根钢针插在这峭壁之上。

        看着前方这些长着尖刺的藤蔓,徐守光不由咽了一口口水,不过他却仍嘴硬道:“我可见过比这更厉害的...”

        说罢,徐守光一咬牙,也顾不得那些,伸手抓住上方一块凸出的岩石,岩石上生长着的藤蔓立马将尖刺刺入了徐守光掌心。徐守光一边忍住痛,一边向上爬着。根根尖刺深深扎入徐守光手掌和胳膊上的皮肤中,殷红的鲜血从伤口中不断涌出,钻心的疼痛不断刺激着徐守光,但徐守光全然不去理会,依旧咬着牙向上攀爬。

        片刻之后,浑身是血的徐守光终于再次来到了那青铜大门跟前。面对着伯翳和后稷,徐守光没有动粗,反而是双手抱拳,躬身说道:“二位前辈,无支祁确实已经脱困,它暂时被我师父东瀛子封住了经脉,但两日之内必能突破封印,杭州城十万百姓危在旦夕,事态紧急,还望二位前辈能放在下过去!”

        只听一阵“吱嘎”声,沉重的青铜大门缓缓向内打开,徐守光抬头看去,只见那后稷依旧平静如初,而之前总是暴脾气的伯翳却已然满脸微笑着看着他。

        “小子,你已经通过了我们的考验,你可以进去了...”伯翳说道,而此时一旁的后稷也微微点了点头,而后将手中麦穗挥动,只见一阵星辉洒下,徐守光身上的伤口已然愈合如初。

        “多谢二位前辈!”徐守光赶忙躬身抱拳行礼,而等他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伯翳和后稷的虚影已然不见了,而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四方形的石室,石室中央矗立这一个方形石头台子,而那石头台子的上面,摆着一支精巧的梨木架子,架子上横放着一支金色箭矢,这便是应龙所化的金箭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