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徐守光缓缓走到那支金箭跟前,伸手要把那金箭取下来,可正当他手刚刚触碰到那金箭时,整个空间仿佛凝固了,周围一切仿佛都定住了,唯有金箭上的金光不断流动。突然间,那金光犹如瀑布般倾泻而出,形成了一片璀璨的光幕。光幕中,黑白两色交织,一幅古老的画卷缓缓展开。

        黑白画卷中,一身材高大伟岸的男人站在上首,男人下方还站着一群人。在这群人中,徐守光见着了两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手握长鞭的伯翳与手握稻穗的后稷。

        这时,上首站着的男人开口了:“所以,诸位难道再无其他办法了吗?”

        这男人话一出口,底下便再没了声音,众人,或者说是众神都都一脸愁容之状。过了好半天,还是后稷站了出来,他佝偻着背,犹豫着说道:“回禹王,在下却有一个法子,可以在日后作降服无支祁之用,只是...”

        “只是什么?”站在上首的大禹问道。

        “只是需要牺牲一位上古神明...”后稷的声音愈发变小,小得以至于大禹都没听清楚。

        “什么?”大禹问道。

        后稷无奈,只得正了正衣冠,而后郑重其事说道:“只是需牺牲一位上古神明!”

        后稷话音落地,瞬间在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大禹也是被震惊到,好半晌后,大禹才又再次问道:“...那需要牺牲哪位神明呢?”

        后稷听罢,站直身子,双手高举过头顶,双手合十,而后躬身虔诚对着上天一拜,正色说道:“应龙!”

        “什么!”大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底下的群神也都顿时炸开了锅,群神们议论纷纷,无一不觉得后稷所言疯狂。

        “回禹王,若要在日后镇压住无支祁,非应龙大神不可!”后稷没有抬头,依旧躬着身子,低着头道。

        大禹气得一拍案台,大声怒喝道:“胡说,你可知应龙大神早在轩辕黄帝时,就已然立下了盖世奇功,现在又不辞辛苦,来助我除水患、镇河妖。应龙大神功勋卓著、神威无敌,怎可如你所说牺牲掉应龙大神呢...”

        眼见大禹发怒,可后稷却丝毫不惧,依旧说道:“之前,无支祁就曾败于应龙大神之手。论实力,应龙大神比无支祁要更胜一筹。”

        后稷顿了顿,又接着说:“但若论寿缘,无支祁与天地同寿。不知大家是否有这样的感觉,便是自己的神力已然不如从前...”

        后稷说罢,附近便有好几位也跟着点头,后稷瞧见后,又接着说道:“没错,我们的神力正随着时间而逐渐流逝,应龙大神也是如此,他现在虽可以胜过无支祁,但倘若是千万年后呢,那时无支祁脱出法阵,试问还有谁能敌挡...”

        不得不说,后稷这番话确实在理,现场一片寂静,群神都低头默默不语。

        见无人反对,后稷接着又说道:“所以,依我之见,不如趁应龙大神如日中天之际,将他的力量保存下来,等到他日无支祁冲破法阵,重见天日之时,便可用此力量来再度讨伐无支祁,再度将其镇压...”

        后稷说罢,便再度默默退回群神之中,留得大禹独自在上方。只见大禹眉头皱起,双拳紧握,踌躇不定。他知道后稷说得没错,或许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但在他最为艰难的时刻,是应龙大神不辞辛苦,奔赴万里前来助阵;是应龙大神孤注一掷,不惧生死与无支祁搏杀。现在要他去和应龙大神说,说需要应龙大神的牺牲才能换来子孙们日后的安宁,这他是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的。

        大禹思索了许久,终于他下定了决心:“应龙大神有盖世之功,我等万不可为安宁而坏了应龙大神!此计策不可,以后不要再提了!我们再想想看有没有什么其他办法...”

        见大禹心意已定,后稷也不再说什么,群神又再度陷入到沉默之中。

        而在这时,一个庄严而又肃穆的声音轰然在上空响起:“后稷说得没错...”

        众神顺着声音抬头望去,就见天空中,一条巨龙从云层中游了出来,正是应龙大神。

        “应龙大神,这可万万不可,这法子虽能对付无支祁,但却会要了您的性命!”

        “哈哈哈!”应龙爽朗大笑着:“谁都固有一死,本座已然活了数万年,这世间一切本座都已然见过了;本座也曾随轩辕皇帝征讨蚩尤,这世间最为荣耀的功勋本座也已然都有了。本座早已没了遗憾,是生是死又有何妨呢。哈哈哈!”

        大禹还想说些什么,可这时,应龙已然稳稳地落在地面之上。他身周弥漫着一股磅礴的灵气,仿佛天地间最为高耸的山峰,又仿佛这世间最为辽阔的大海。他的目光如炬,口中念念有词。

        随着法诀的念动,应龙体内的灵气开始剧烈地翻涌起来,继而猛然向内收敛。他的身体逐渐变得僵硬,皮肤上的鳞片也在慢慢收缩,闪烁着金光。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这股力量所牵引,形成了一道道金色的气流,在空中盘旋舞动。

        慢慢的,应龙的身躯越来越小,最终竟然化为了一支金箭。这支金箭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仿佛能够穿透一切阻碍。箭身上刻满了复杂的符文,散发着古老而神秘的气息,令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敬畏。

        这一时刻,仿佛天地都在为之变色。大禹跪在了地上,双手小心翼翼地将那金箭捧起,心中五味杂陈。

        “传我命令下去,在那钱塘江附近寻一宝地,将这枚金箭好生保管!”大禹吩咐道。

        画面到这里便戛然而止,金光散开,重新回到了金箭之中。徐守光将金箭捧在手中,感到一股磅礴的强大力量,他知道,这力量是应龙用命换来的。

        徐守光单膝跪下,双手将金箭高高举过头顶,正色说道:“应龙大神,放心吧!在下一定不负重托,把那无支祁打败,让他不能再祸乱人间!”

        第二日,八百里村那边,众人趁着大潮消退之际,抓紧时间正忙着加固堤坝,好在无支祁再度袭来时能有所防备。

        第二日,八百里村外,众村民和官军早已集结在堤坝之上,他们手持铁锹、木桩,趁着大潮消退的间隙,紧张而有序地忙碌着。

        昨日徐守光走前,便把无支祁还会再度来袭之事告诉了钱镠,钱镠便准备趁着大潮消退之际,带领村民们抓紧时间加固堤坝,好在无支祁再度袭来时能有所防备。

        江风呼啸,带着钱塘江的湿气与咸味,吹拂着众人的面庞。堤坝上,泥土与石块不断交织,堤坝越垒越高,仿佛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护卫着杭州城的百信们。

        太阳逐渐升高,阳光洒落在堤坝之上,将众人的身影拉得长长的。他们挥舞着工具,每一次挥动都仿佛带着千钧之力,将堤坝加固得更为牢固。

        远处,浪涛依旧汹涌,但在这众人齐心垒起的堤坝面前,它们仿佛也失去了往日的威力,只得一次次不住地拍打着堤岸,宣泄着心中的种种不甘。

        小猴子立于堤坝之上,手中铲子轻轻搁下,汗水如同晶莹的珍珠滑落脸颊,他抬手一拭,目光随之投向那遥远的天际。入秋后的钱塘江,仿佛被上帝亲手绘制,每一寸景色都流露出与众不同的韵味,更胜过以往任何一个时节。

        江面波光粼粼,阳光洒落其上,宛如万道金蛇游动,闪耀着夺目的光芒。远处的山峰若隐若现,宛如一幅水墨画中的远景。

        只是,在这水墨画的远处,用于勾勒江面的线条好似有些粗了。小猴子心中纳闷:“莫不是昨夜一整晚没怎么睡,这眼睛都给看花了...”

        于是,小猴子伸手揉了揉眼睛,而后接着看向前方,那线条似乎比之前更为粗壮,而且那线条还在不断地变宽。小猴子把手放在眼前,,遮住了上方射下来的炽热阳光。再定睛一瞧,这哪里是什么线条,分明是那丈高的大潮再度来涌了过来。

        大潮汹涌,所过之处,一片废墟。潮头浪尖上立着一个身影,这身影生得一脸白毛,两只眼睛散出金光,不是无支祁,又是何人。

        “无支祁来了,无支祁来了!”小猴子大叫着,附近的人们听见了,纷纷抬首看向江面,此时江面上倒是一片平静,波澜不惊。正当众人要责备小猴子拿他们消遣之时,瞬间刮来一阵江风,周围的树木在狂风中摇曳,发出沙沙的声响,仿佛在为这即将到来的灾难而颤抖。

        此刻众人也纷纷感受着脚下大地的颤动,听着那越来越近的轰鸣声,心中充满了恐惧与敬畏。

        钱塘江大潮来了。其气势如万马奔腾,席卷天地,仿佛大自然在此刻释放出它最狂野的力量。伴随着一阵沉闷而有力的轰鸣声,江面开始翻涌,白色的浪花如同被激怒的巨兽,狂怒地撕扯着江面,掀起一道道巨大的波涛。

        潮水越来越近,那轰鸣声也愈发震耳欲聋,仿佛整个天地都在为之震颤。江面上的浪花变得更加狂暴,它们互相撞击,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吞噬进去。

        狂风呼啸,江水咆哮,空气中弥漫着潮湿而咸涩的气息。站在堤坝上的百姓和军士们惊慌失措,纷纷丢下工具,没了命似地朝着远处小山坡奔着,人们可以感受到那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它似乎要将一切都卷入这汹涌的潮水之中。

        终于,潮头到达了岸边,它如同一座巍峨的山峰,高高耸立,直插云霄。那巨大的浪花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溅起一片片水花,洒向空中。

        此刻,堤坝上那些还未来得及逃跑的人们,瞬间被那汹涌的江水席卷,卷入到了波涛汹涌的钱塘江中。他们惊恐的呼喊声、挣扎的身影,在江水的咆哮声中显得如此微弱,如此无助。在湍急的江水面前,会不会游水显得没那么重要,反正都是活不了...

        站在浪尖的无支祁,看着一条条逝去的鲜活生命,兴奋和疯狂的神色已然毫不遮掩。他微微躬身,一把抓向着身边一个不断挣扎的官军。自打昨日与那老道人斗法后,无支祁便饿得慌。于是,附近山林中的飞禽走兽可就遭了殃了。被无支祁一顿扑杀,纷纷落进了无支祁的腹中,

        只是,这禽兽的肉又哪里有人肉来的香,无支祁顺手在江水中捞了一把,竟然扯出一个汉子,这汉子显然是被这大潮冲昏了头脑,此刻已然昏死过去。

        无支祁拎着那汉子使劲抖了抖,见那汉子还是不曾醒过来,便也没耐心继续等待,握着着那汉子的腿,便要将这腿给活生生地给拽下来。

        而就在这时,一支白羽掠过长空,对着无支祁便扎了过来。无支祁轻轻用手一拨,便把那白羽给拨到一边去了。

        “无支祁,你的对手是我!”只见钱镠一手张弓,一手搭箭,双眼死死盯着无支祁,张开嘴巴大声喊道。

        “哈哈哈,是这家伙呀...”无支祁转过头看向钱镠。

        钱镠昨日便一直与他作对,无支祁一直想好好收拾下眼前这个狂妄的家伙,只是苦于找不到那人。现在这家伙竟然自己跳了出来,那来得正好!

        想到这里,无支祁果然撒手丢下方才那个汉子,紧接着他双手紧握成拳,脚下江面都沸腾了起来,水浪翻滚,波涛汹涌。而在他的身后,钱塘江江面上,骤然间风起云涌。江水被狂风卷起,形成两道巨大的水龙卷。

        水龙卷不断聚集着,慢慢壮大着,无支祁却仍引而不发,他很享受其他人死前所表现出来的那份恐惧。

        “哈哈哈...看我水龙卷把你搅成一块块碎片!”无支祁狞笑着。他正准备将聚集好的水龙卷放出去,可就在这时,他身后一道身影踩着江面向着这边奔来,那身影手中似握着一缕金光,直直指向前方的无支祁。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