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死了?”徐守光见无支祁倒下,于是问道。

        “没有,只是他的经脉都被这支金箭给封住了,趁现在赶紧把他带回治水神铁处重新镇压才好...”小白说道。

        “哦,可是,小白,我怎么知道那治水神铁在何处呢?”徐守光问道。

        “你仔细看看那金箭...”

        听小白如此说道,徐守光当即蹲下身子,目光如炬地聚焦在无支祁背后那支金箭之上。金箭表面流淌着耀眼的光辉,仿佛太阳初升时的第一缕阳光,温暖而炽热。这些光辉并非静止不动,它们时而聚集,时而飘散,仿佛是活的一般。

        徐守光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光辉。他惊讶地发现,这些光辉并非毫无目的地飘散,而是像是被某种力量牵引着,朝着一个方向缓缓飘去。

        “应龙与治水神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顺着这些金光逸散的方向,便能找到那治水神铁了!”小白顿了顿,随后又补充道:“事不宜迟,你快些带着无支祁去吧,无支祁力量强大,这支金箭若是没有治水神铁的帮助,想必也镇不了多久。”

        徐守光听罢,会意点头。

        此时,钱塘江仿佛经历了一场天地翻覆的巨变。没了无支祁那肆虐的妖力,江水迅速退却,露出了原本被淹没的河岸。河岸上聚集着好些在决堤后幸存的人们,所有人脸上满是疲惫与哀伤,仿佛连胜利的喜悦都无法抚平他们的创伤。他们有的搀扶着伤痕累累的同伴,步履蹒跚;有的合力抬着那些已无法再站立的尸体,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哀痛;还有的忙于加固堤坝,防止江水再次肆虐。空气中弥漫着湿润的泥土气息和淡淡的血腥味,让人不禁屏住了呼吸。

        徐守光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方才的大战已然让他疲惫不堪。但他可没时间休息,立刻找到了钱镠,将当前的情况与钱镠一一说明。随后,他也不敢多做停留,辞别了钱镠,拖着无支祁那庞大的身体,一步步走向江水之中。

        很快,他将无支祁弄到了江水中。在岸上,无支祁身躯庞大,徐守光拖着还挺费劲儿的;可是到了水里后,江水的浮力帮徐守光减轻了许多负担,在加上徐守光那“水妖”的能力,反而轻松了许多。

        徐守光拽着短暂被封住经脉的无支祁在江水中穿梭,他一路跟着金箭散发出的光辉指引,在钱塘江中逆流而上。

        钱塘江方才经历了一场震撼天地的大潮洗礼,此刻宛如一条疲惫的巨龙,静静地躺在河床之上。江水不再是从前那般清澈透亮,而是变得混沌不堪,仿佛是被狂风骤雨肆虐过的战场,一片狼藉。

        江水底下,泥沙翻滚,如同被巨人搅动的黄色烟雾,弥漫在每一处角落。那些原本静静躺在水底的沙石,此刻也被大潮席卷得四散纷飞,失去了往日的宁静与秩序。水草在水中摇曳,但已不再是生机勃勃的绿色,而是被泥沙染得斑驳陆离,飘散在水中,如同失去家园的流浪者。

        更为触目惊心的是,江面上漂浮着一具具浮尸。他们曾经是鲜活的生命,如今却只能随波逐流,任由江水摆布。他们的面容已经模糊不清,但那份无助与绝望却仿佛凝固在空气中,让人无法忽视。

        此刻的钱塘江,全然没了之前的美好,而是一个充满了死亡与毁灭的恐怖之地。

        徐守光正带着无支祁在这一片凄凉中快速穿梭着,忽然,守光感到一股异样的力量从身后传来,拽着他前行的无支祁似乎有了些许动静。他心中一惊,猛地回头看去。只见无支祁那双紧闭的眼眸,此刻已微微睁开,透露出一丝黄澄澄的眼瞳。

        徐守光下意识再朝着无支祁的背上插着的金箭看去,只见金箭上的光芒比起之前似乎黯淡了许多。徐守光知道,这是金箭所蕴含的力量正在逐渐消散,而无支祁也逐渐恢复了神志。

        徐守光顾不上疲惫,又加快了些速度,他犹如一道电光,在江水中一掠而过,身后卷起一道长长的涡流。

        徐守光再次回头看去,只见无支祁背上金箭的光芒又黯淡了几分,而无支祁那对黄澄澄的眼珠则是上下动了动。

        徐守光见此情形,心中又是一紧,他正琢磨着要不要把那金箭再向着无支祁的心口插得深些,却听见小白声音在耳边响起:“想什么呢!别分神,再不抓紧些无支祁便要脱困了!”

        徐守光听罢,也不再多想,继续顺着金箭逸散出光辉向前游去。好一阵子后,他终于看见前方远处水底立着一根通体漆黑的大铁柱。那大铁柱浑身覆盖满泥沙,底部还爬满了水草,大概是日子久了,显得陈旧不堪。但就是这样一根破旧的大铁柱,徐守光却隔着老远都能隐隐感觉到它施放出来的灵力。

        这时,无支祁似乎也感受到了这股灵力,此时的他已然冲破了好几处经脉的封锁,努力扭动着身子,想从徐守光手中逃脱。

        徐守光感受到无支祁正疯狂地挣扎着,正要回头瞧个究竟,却听小白喊道:“别理他,快些带去治水神铁前!”

        徐守光带着无支祁向着治水神铁飞快游过去。金箭上光芒越发黯淡,无支祁挣扎也越发猛烈,眼见这无支祁就要突破被金箭封住的心脉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徐守光终于拽着无支祁游道了治水神铁前方。

        随着徐守光靠近治水神铁,原本隐藏在泥沙之下的神铁表面开始发生异变。一道道璀璨的金光从神铁内部涌出,犹如苏醒的巨龙,在神铁表面流动、盘旋。这些金光在治水神铁的顶端逐渐汇聚,最终凝聚成一束耀眼的强光,直直地射向金箭。而金箭在接收到这一束强光后,原本黯淡无光的金箭仿佛被注入了新的生命力。它的表面逐渐亮起,散发出璀璨的光芒,与治水神铁发出的强光交相辉映。

        无支祁起先还在不断地挣扎着,嘶吼着,他不甘心自己就这样被几个区区凡人所击败,又得被镇压在这暗无天日的水底不知多少年。但随着金箭能量不断增强,无支祁最终还是慢慢地又归于平静。

        这时,在那治水神铁附近的水底,一圈古老符文依次亮起,当符文全部被点亮时,一个虚幻大阵再次构建起来,将阵中间的无支祁牢牢锁住。

        徐守光见无支祁再次被封印,心中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他又来回检查了一圈,确认大阵牢固后,这才转过身子,顺着钱塘江水,再次回到了八百里村。

        等徐守光回到八百里村时,已是黄昏。徐守光上了岸,钱镠和一众军士及百姓还在加固堤坝,钱镠见着徐守光归来,忙上前问道:“可顺利?”

        徐守光点了点头,但疲倦和伤痛下的他已然到支撑到了极限,此刻他把消息带回来,心中便不再有顾虑,一股强烈的倦意顿时袭来,徐守光两眼一黑,一个趔趄便要摔倒在地上。

        “徐兄弟,徐兄弟!”钱镠见状,忙上前伸手扶住徐守光,他忙对着身后喊道:“来人,快些扶徐兄弟去歇息...医官何在?快些随着一起去照顾徐兄弟,勿必将徐兄弟的身子调养好!”

        钱镠话音一落,从他身后便上来五六人,七手八脚地将徐守光给抬到了村子里。

        与此同时,黄巢大帐中,一名探子将无支祁重新被封印之事汇报给了黄巢。黄巢本在饮酒,一听这消息,顿时气得把酒杯往地上一摔,张口骂道:“废物!真是废物!”

        探子被吓得蜷缩在一旁,也不敢吱声。好在这时赵返璞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对着他轻轻摆了摆手,示意让探子先出去。探子见了,如蒙大赦,赶忙小心翼翼地爬起身子,连滚带爬地向着帐外跑去。

        “黄王也不必为此动气,这无支祁被镇压了许久,实力早不如前。既然杭州这边又有大军,又有高人的,我们绕着它走便是。这几日,贫道已遣人深入南方诸州探得虚实。南方各州守备松懈,空虚之状令人咋舌。我大军如狼似虎,只需一路南下,势如破竹,攻陷广州。”

        随后,他对着身边角落处阴影小声喊了一句:“影子!”

        赵返璞话音刚落,只见那角落处的那团阴影竟然如水波般起伏,紧接着,那团阴影慢慢向上臌胀、增高,片刻后竟凝聚成一个人形,恭敬立在一旁道:“属下在!先生有何吩咐?”

        “你去查查,看下是何人在暗中搞鬼...”

        “遵命!”那人应了一声,之后整个身体就跟化开了一般,又再次融入了墙角阴影之中。

        待到徐守光再次醒来,已经是五日后了。与无支祁的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对决,仿佛将他的全部精力都榨干,所以这一觉竟睡了五天。当他的双眼再次睁开时,他发现自己躺在那张古朴的床榻上,阳光透过窗棂,洒在床头的木桌上,斑驳的光影与桌上那盏古铜色的油灯交相辉映,营造出一幅宁静的氛围。

        此刻,晁千代正靠在床头,那熟悉的身影让徐守光的心头涌起一股暖流。她那双明亮的眼眸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投下淡淡的阴影,仿佛两只振翅欲飞的蝴蝶。她的手轻轻托着腮,那姿态既优雅又随性,仿佛一幅美丽的画卷。

        “千代...”徐守光轻声唤这晁千代,晁千代听着徐守光声音,立马醒了过来,一睁眼,瞧见徐守光正看着自己,立马扑到徐守光胸口上,眼泪也不自觉流了出来,埋怨道:“你可算是醒了,吓死我了...”

        “千代...”徐守光小声喊着她。

        “在呢,在呢,怎么了?”晁千代一抹脸上的泪痕,笑着看向徐守光道。

        “我...”

        “你怎么了?”晁千代脸有些红。

        “我有些饿了...”徐守光尴尬说道。

        晁千代一听,原本还涨红的小脸瞬间变白了下去,不过她还是去到主人家讨了一碗汤饼,小心翼翼端到徐守光面前,说道:“快起来,到桌上来吃罢...”

        徐守光瞥见那碗热气腾腾的汤饼,眼中顿时闪烁出炽热的光芒。他迫不及待地从床上跃起,疾步走到桌前,双手捧起大碗,大口大口地吞咽起来,汤汁和饼块交织在一起,填满了他空虚的胃袋,也滋润了他干涸的心田。

        这五天来,徐守光可是粒米未进,肚中早就饿得慌了。很快,一整碗汤饼就被他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光。他用手中的袖子随意地擦拭着嘴角残留的汤汁,将空碗递给晁千代,尴尬笑笑说道:“这……还有吗?”

        晁千代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接过空碗,再次走出房门。他来到主人家中又讨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饼。当晁千代端着新的汤饼回到房间时,徐守光已经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渴望。

        他再次捧起大碗,狼吞虎咽地吃着,仿佛要将这五天的饥饿一并吞下。直到碗中最后一滴汤汁也被他喝得干干净净,他才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千代,我之前打听过去往东瀛的船只,这船只在扬州有。”徐守光顿了顿,又接着说:“我才帮着他们退了贼兵,败了无支祁,凭着这份功劳,我一会儿便去找钱将军给咱们开具一份过所,到时拿着这过所,咱们再去扬州,相信便不会有那些糟心事蹦出来了。”

        晁千代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默默听着,她没有回徐守光的话,她曾经一心向往东瀛,梦想着能够踏上那片遥远的土地,探寻自己母亲的踪迹,哪怕是只为瞻仰母亲的墓地一眼。然而,随着与徐守光一路上的相伴,她的心境也在悄然改变。

        与徐守光相处的日子里,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和安宁。他的陪伴让她感到温暖而踏实,仿佛有一种力量在默默支撑着她。她开始意识到,比起去追寻一个遥远的梦想,或许珍惜眼前的幸福更为重要。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