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一个时辰后,钱镠军帐外,徐守光对守卫说道:“在下徐守光,前来拜见钱将军,还请军爷通传一下。”

        那守卫是钱镠的亲兵,也随钱镠在八百里村外堤坝处与无支祁战斗过。这一战,徐守光可谓是居功至伟,这守卫如何不认得,他赶忙躬身抱拳道:“徐大侠太客气,钱将军正在帐中与娄将军商议军务,现在恐怕有些不方便,还请徐大侠在此等候片刻...”

        “哦,好说好说。”徐守光也不着急,既然是来求人办事,那就按别人的安排来便是。

        徐守光站着等了一会儿,这时,军帐帘子被掀开,钱镠的副官勾着脑袋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见着徐守光,先是一怔,但随即迎上去,双手抱拳道:“徐大侠,末将受钱将军令,正欲去村子里寻你,没想到你正好在这儿...徐大侠,里面请!”说罢,副官退后让出一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钱将军不是正在会客吗?”徐守光问了一句。

        “不打紧,请徐大侠进去也是娄将军的意思,徐大侠,请吧!”副官笑着说道。

        徐守光仔细回想了下自己认识的人,其中也没有一个姓娄的,不过他虽有疑虑,还是随着副官一同进到了军帐之中。

        “报钱将军,徐大侠到了!”副官引徐守光进去后便退身出了军帐。

        “哈哈哈!徐兄弟,我这才让副官去请的你,没想到这么快!哈哈哈!”钱镠说道。

        “哦,在下刚好有事想请将军帮忙,所以就在帐外...”徐守光道。

        “哈哈,不急,徐兄弟,我先跟你介绍下这位...”钱镠拉过徐守光,指着对面一个身着铠甲,个子矮小,但却十分精壮的汉子说道:“这位是浙东观察使刘汉宏刘大人手下部将娄赉娄将军,娄将军可是刘大人帐下第一猛将。”

        徐守光听钱镠介绍完,便双手一抱拳道:“在下徐守光,见过娄将军了!”

        “哈哈哈!徐大侠不必客气,你大战无支祁的事迹在杭州城中已经传开了,今日能在这里见到徐大侠,实在是娄某的荣幸啊!哈哈哈!”娄赉抱拳大笑道。

        “哪里...要说战无支祁,钱将军才是功劳最大,若不是他一箭射中无支祁心脏,在下恐怕早就是那无支祁腹中的冤魂一条了...”徐守光谦虚道。

        “哈哈哈!徐兄弟太谦虚了,若不是你以命相搏,拖住无支祁,我哪有机会射箭啊,哈哈哈...”钱镠摆摆手说道,随后他顿了顿,又问道:“徐兄弟说有事找我,是何事啊?”

        徐守光听钱镠主动问,便答道:“哦,是这样,在下要送晁姑娘去东瀛,这个钱将军你是知道的。但听说只有扬州有船,但现在这兵荒马乱的,扬州城又是在和贼兵交锋的第一线,寻常人家这时候想去扬州城,只怕是到了也会被当做细作给抓起来,所以,在下便想请钱将军为在下开具一份过所,到时好凭借这份过所进到扬州城中。”

        “哦,这个好说,我一会便为徐兄弟你开具便是。”钱镠答应下来,但接着又说道:“不过,徐兄弟,有件事可能也需要你能帮忙...”

        “钱将军有何吩咐但说无妨...”徐守光道。

        “娄将军,这是你的事,还是你自己说罢...”钱镠转头看向娄赉说道。

        娄赉听罢,笑着说道:“哈哈哈,好。徐大侠,娄某奉刘大人之命,也正好要去扬州办些军务,只是正如你方才所说,扬州城外贼兵遍地,并非我老娄贪生怕死,而是这军务重要,不敢有半分差池,我听说了徐大侠斗无支祁的事迹,所以这才特地前来,想请徐大侠与我等一并同行,以壮声势。”

        徐守光听罢,思索了片刻,不等他回答,娄赉又补充道:“娄某在扬州大都督府中有熟人,有他们出面,相信更容易找到去往东瀛的海船。”

        不得不说,娄赉这番话对徐守光倒是很有吸引力,徐守光听罢也不再犹豫,当即同意了下来。而后,几人又寒暄了几句,娄赉与徐守光约定出发时间和地点,而后徐守光便又回到八百里村中去了。

        徐守光回到住处,与晁千代说了下去扬州的事,随后,晁千代便回房间去收拾行李细软去了,而徐守光也回了自己的房间中。

        见时间距离约定的出发时间尚早,徐守光闲来无事,便索性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这时,小白的声音在徐守光耳边响起:“徐守光,你打败无支祁后,他虽没死,可体内也逸散出了大量的妖力,我将这些妖力收了起来,就在你昏迷的这几日,我也将这些妖力吸收完了,现在我的灵力貌似又有突破,你把那玉佩拿出来,我们看看能不能解开新的封印...”

        徐守光一听,即刻坐直身体,他迅速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将它紧紧握在手心。就在此时,玉佩的表面突然泛起一阵流光,这些流光像是被激活的古老符文,闪烁着幽蓝与金黄的光芒。它们缓缓从玉佩上逸散出来,像是被释放的精灵,在空中翩翩起舞。随着流光的扩散,它们逐渐交织成一幅巨大的黑白画卷。

        黑白画卷中,徐守光看见了一身布衣的林统领怀中抱着婴儿,在街巷中不断地向前奔跑。他一边跑一边不住地回头看,脸上露出一股惊惧的表情,似乎他身后有从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追着他一般。

        这时,只见林统领的前方巷子中闪出两个黑影,这两个黑影一个手握长刀,一个手握金瓜,见面不由分说,对着林统领就招呼了过去。

        林统领一手抱着襁褓,有所牵绊,不过他毕竟还是有着一身本领,他快速挪动脚步,躲过那乱舞的金瓜。但随后,突然,一把锋利的长刀破空而来,直取林统领的要害。林统领连忙右手举起朴刀,挡住长刀的攻击,朴刀与长刀相交,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林统领紧接着一脚飞出,正中持刀之人的小腹,将那人踹翻在地上。而这时,手持金瓜之人又打了过来,林统领连忙再次侧身避过,而后手腕一转,让朴刀在手中转了半圈,倒持着朴刀直接将刀刃捅进了那人的心口。

        那人惨叫一声,当即金瓜重重坠地,发出沉闷的回响。他的身体如同被抽走了所有的力量,软绵绵地倒了下去。林统领见这二人一死一伤,这才敢长舒了一口气。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凌厉的破空声突然响起,从巷尾的高墙上,一道寒光如流星般疾射而来,直取林统领怀中的襁褓。

        林统领眼疾手快,抬头间已瞧见那飞镖。但此时想要躲避却为时已晚,他一咬牙,毫不迟疑地赶忙转身将襁褓紧紧护在怀中。那飞镖来势汹汹,带着刺耳的呼啸声,狠狠地扎入了林统领的后背,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衣襟。林统领闷哼一声,眉头紧锁,但他却咬紧牙关,强忍住疼痛。回身一把将手中朴刀飞了出去,只听见高墙之上一声惨叫,一个黑影应声落地。

        林统领背上不住地渗出血液,但他不敢多做停留,连忙抱着襁褓中的婴儿继续向前逃去。但那飞镖终究还是扎入了要害,林统领只感到身体愈发虚弱。他步履蹒跚,咬着牙坚持着,但身后巷子却渐渐传来了一阵阵的嘈杂声。

        他知道追兵已至,今日自己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去了。他思索片刻,在一偏僻巷中的一户人家前,将襁褓轻轻放在了门口,而后又理了理布片,将婴儿包裹得更严实些,而后起身,慢慢退到了巷子外。

        这时,只听见巷子外有人喊道:“他在这儿!”紧接着,便又听见无数脚步声纷纷向着那边靠拢过去,而后,那些声音渐渐远去。

        过不多久,一个醉汉跌跌撞撞的来到了门口,徐守光看着这醉汉,一阵熟悉感顿时涌出,这不就是徐知书徐老头吗...徐知书将门打开,正欲进屋,却猛地被绊了一跤,摔在地上。好半天,他爬起身来,回头看过去,才发现方才绊他的竟是这个襁褓中的婴儿。这下徐知书的酒终于醒了,他赶忙跑过去,将襁褓中的婴儿抱起,随即出门左右看了看,见没人瞧见,又迅速缩回到屋里,把门关上。

        画面到了这里戛然而止。其实,这一切徐守光便想到过,不过亲眼看过之后,徐守光这才真正断定,这襁褓中的婴儿便是自己,自己正是杞王和杞王妃的孩子,而自己的真名叫作李复。

        “这玉佩中还尚存有一部分尚未解开,你也不用着急,咱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解开这么多秘密,已然很不错了...”小白安慰徐守光道。

        “嗯...”徐守光点了点头,又接着一脸严肃说道:“小白,谢谢你...”

        突然听到徐守光这么说,小白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支支吾吾半天,总算憋出一句:“好了,好了,别肉麻了...你以后得注意,不要以为自己是什么大唐皇室血脉便目中无人了,要知道我可是白泽大神,可比你的还要尊贵许多...”

        “哈哈哈,放心吧,不能够,不能够的...”徐守光忙挠着脑袋说道。

        过了两个时辰,八百里村外,徐守光与娄赉一行人会合,钱镠因忙于军务,没来送行,不过也差人送来了两匹快马。徐守光和晁千代接过缰绳,翻身上马,随后一行人便沿着道路向北行进。

        娄赉一行人马不多,也就十余骑。一路上娄赉也是十分殷情,不断地跟徐守光和晁千代说话套着近乎。徐守光还好,本身在市井中长大,八面玲珑的,跟娄赉你一言我一语的,倒很快便熟络起来;但晁千代除了徐守光,对其他所有人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态度,娄赉试着跟她说了好几次话,可晁千代要么便是敷衍着“嗯”了一声,要么干脆直接爱答不理的,搞得娄赉一脸尴尬,几次之后,便也不自讨没趣了。

        “对了,徐兄弟呀,你一身本领,不知是跟哪位师父学的呀?”娄赉骑在马上问道。

        “哦,在下师父是五龙宫东瀛子,不知娄将军可曾听过?”徐守光说道。

        “东瀛子道长...莫不是姓杜,之前也曾在朝中做过官的?”

        “哈哈,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认识师父的时候,他便是道士了。”

        “哦,哈哈哈,原来如此...”娄赉笑道,而后他又问道:“哎,徐兄弟呀,我听说那无支祁是洪荒时期的大妖,听说大禹当年降服他都花了不少力气的,这对于神仙都尚且如此困难,更何况是你我这样的凡人了...这也不知道,徐兄弟是用了什么办法,才将这无支祁制服的?”

        “哦,这个确实如此。要论实力,我比那无支祁差的不只是一星半点,只是这无支祁被镇压了几千年,实力只有原来的十之一二,加上大禹和众神当年便知道这无支祁始终会挣脱法阵束缚,于是联手在会稽山上藏了一件法宝,也就是凭借着这件法宝,我与钱将军等一众英雄才能将无支祁制服,重新封印在钱塘江底。”

        “哦,这样啊...”娄赉不自觉点了点头,随后他又想问些什么,这时,却听见前方路边,从树林中跳出一队人马,这些人一副贼兵打扮,足有四五十人,为首的是一个独眼大胡子,拿着一柄大锤。大胡子看向这边,见战马上,娄赉一行人都是唐军打扮,便举着大锤指向这边,大声吼道:“小的们,唐兵们又给咱们送粮食来了,大家伙也别客气,直接上!”

        大胡子话音落地,就见那四五十人向着这边就冲了过来。娄赉见着,赶忙把马儿靠近徐守光说道:“徐兄弟,在下身上有密信,万万不可出事,前方这些贼兵还得麻烦徐兄弟出下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