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百二十章

        自然,徐守光活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大的海船。只见这艘海船长十余丈,从水面支出来三丈有余,船身由上好的松木和樟木构成,采用了榫接结合铁钉钉联的方法,船体结构坚固牢靠。船板间用油灰捻缝,涂得十分密实,防水性极好。船身做工十分考究,船体虽大却十分不失精致,护栏和边缘还都有些细致雕花,显得华丽而精巧。

        “满意!自然满意!”徐守光不住地点着头。不过晁千代似乎不太在乎这些,只是一旁冷冷地看着,也不做声。

        “哈哈哈!徐兄弟喜欢便好!”赵杰大笑着,而后吩咐左右说道:“还不快帮徐大侠和晁姑娘把行李搬上去!”

        他话音刚落,队伍中便有两个膀大腰圆的军汉,站了出来,其中一个把晁千代肩上背的行李一拎,便往大海船上走去;另外一个军汉来到徐守光跟前,却见徐守光手上肩上空空如也,不由摸了摸后脑勺。

        徐守光瞧见眼前这军汉尴尬,便说:“哈哈,这位军爷,徐某没啥行李,多谢军爷了。”

        那是自然,徐守光的东西都装在玉扳指的如意袋中,自然表面上看没啥行李。这军汉听罢,虽然也有些好奇,不过还是识趣的拱手退下了。

        随后,众人一并上到这大海船之上。在码头上看,这大海船已然是十分雄伟壮观了,哪晓得上船后,才发现这船上空间更是大到离谱,上下几层甲板,约摸着可以装个百八十人。

        晁千代上船之后并未四处参观,只是默默站在一边不说话。徐守光知道晁千代在想什么,于是便找了个理由把赵杰等一众人支开,而后自己来到晁千代跟前。

        “怎么了?”晁千代问道。

        别看徐守光平日里一副吊儿郎当、不拘小节的样子,这时却是憋了许久都没憋出半个字来。

        “你倒地怎么了?”晁千代有些急了。

        “我...我...”徐守光支支吾吾老半天。

        “你什么你,你不用送我了,赶紧走吧...”晁千代只以为徐守光是想走了,顿时气又涌上头来,索性用手去推徐守光。

        徐守光被晁千代往外推,心中一急,嘴巴瞬时也利索了:“千代,你憋推我啊,我这一路想了挺久,我确实是有些重要的事要做,我会想到我若不做这些事,或许我会包含终生...”

        晁千代听徐守光这么说,之前还强忍着的泪水彻底收不住了,她哭着说:“那你去好了,也别留啥遗憾!”

        不料,徐守光这时却两手扶住晁千代的肩膀,看着晁千代的眼睛说道:“但若是因此而要和你分开,我却是想都不敢想的...”

        徐守光这话一出,晁千代哭得更凶了。

        “我就知道你终归还是要走...”晁千代忽然止住了眼泪,脑子这才反应过来,忙问道:“你...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不会与你分开,我会同你一起去东瀛!”徐守光郑重说道。

        “真的吗...”晁千代眼泪又流了出来,声音有些颤抖说道。

        “真的!”徐守光坚定点头。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见晁千代一步上前,紧紧的抱住了自己。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徐守光尴尬站着,双手一时竟不知该往哪里放。正当他尴尬之时,晁千代两只手抓住徐守光的胳膊,让这一对胳膊搭到自己肩膀处,而后又迅速紧紧抱住徐守光的腰,而徐守光也终于自然用一手搂住晁千代的肩膀,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晁千代的秀发。

        两人就这样紧紧相拥了许久,大概还是顾虑到其他人可能随时回来,二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哎,千代,有个事跟你商量下...”徐守光轻声说道。

        “什么事?”

        “事关我的身世,在这扬州城中有一将军名唤高骈,据说他与杞王相识,我想去找他问下,毕竟我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怎样的一个人...你放心,我问完就回来,不会太久的!”徐守光保证道。

        “危险吗?”晁千代问道。

        “就在城内将军府,安全得很...”

        晁千代知道这对徐守光很重要,她也不想徐守光心中一直揣着事儿,于是说道。“嗯,你去便是,你放心,我哪都不去,就在这儿等你...”

        “好,那你等着我,我很快便回!”徐守光见晁千代如此善解人意,便伸手把她再次搂在怀中,二人又是一阵相拥,过了好久后徐守光才依依不舍离去。

        徐守光离开大船,就见赵杰还站在码头上,他立马走了过去,双手抱拳问道:“赵将军,在下有些私事,想要向高骈高将军请教下,但我这初来扬州城,路还不太熟,还得麻烦赵将军帮忙引下路...”

        “找高将军?”赵杰一听徐守光要找高骈,不禁警惕看了他一眼。

        徐守光见赵杰这警惕的眼神,心中便猜想大概是他误会了,于是忙说:“哦,赵将军放心,徐某只是想找高将军问几个问题而已,绝不会让赵将军为难的...”

        “哦,徐大侠误会了,赵某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城中最近常有疫病,高将军也不幸染上了疫病,这个若是将此疫病传染给徐大侠就不好了...依赵某看,徐大侠还是早日启程为好...”

        高骈染了疫病...其实徐守光之前吃过蟾皇胆,身体早已百毒不侵,自然不怕疫病。这时徐守光想到自己还有本毒经,里面还真的记载了些许治疗疫病的法子,于是他对赵杰说:“徐某不才,恰好会几手治疗疫病之法,不如赵将军把我带上,我也去给高将军瞧瞧柄。”

        “...那好吧,你跟着我走吧”赵杰对徐守光说道。

        赵杰说完便转身向着扬州城中心方向走去,徐守光见了,连忙跟上脚步,与赵杰并肩而行。

        要说这扬州城,自古以来都是这江南最为富庶的地方。街道两旁,古色古香的建筑鳞次栉比,飞檐翘角,雕梁画栋,尽显千年古城的韵味。阳光透过云层,洒落在青石板路上,映出斑驳的光影,仿佛时光在这里缓缓流转。

        尽管扬州城素以其美丽闻名于世,但此刻,它却身处与贼兵交战的最前沿,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沉重的阴霾之下。天空被乌云遮蔽,仿佛连阳光都无法穿透这层黑暗。街道两旁的店铺紧闭着门窗,只有少数几家灯火通明,却也显得孤零零的,如同在黑暗中挣扎的微弱光芒。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气息,似乎连呼吸都变得沉重起来。街道上,行人们匆匆而过,他们的脸上写满了忧虑和恐惧。偶尔可以听到远处传来的马蹄声和战鼓声,让人不寒而栗。

        二人继续向前走去,随着他们的深入,周围的景象愈发壮观。宽阔的道路两旁,绿树成荫,繁花似锦,宛如一条通往繁华之地的绿色长廊。远处的扬州城中央,高耸的城楼和宏伟的宫殿若隐若现,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彰显着这座城市的辉煌与荣耀。

        走了一阵子,赵杰便带着徐守光来到一处装饰得富丽堂皇的宅院前。赵杰与门口负责看门的军士小声说了几句,于是挡在前面的军士向侧边一退,让出一条道来。

        而后,赵杰领着徐守光,穿越重重府邸,踏入了将军府那间庄重而华丽的会客室。室内装饰典雅,古木家具散发着淡淡的檀香,高背椅上的锦绣垫子柔软舒适,仿佛能吸走一身的疲惫。

        赵杰示意徐守光坐下,那张高背椅仿佛一位尊贵的王者,静静地等待着它的客人。徐守光依言坐下,顿时感受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宁静与安逸。赵杰则身手敏捷地走到一旁,从精致的茶具中取出一把精美的紫砂壶,轻轻为徐守光斟上一杯热茶。

        茶水在杯中泛起层层涟漪,散发出淡淡的茶香,令人心旷神怡。徐守光端起茶杯,轻抿一口,顿觉茶香四溢,沁人心脾。他环顾四周,只见室内摆放着各种珍贵的古董和艺术品,每一处都透露出将军府的尊贵与不凡。

        赵杰见徐守光品茶完毕,便微微一笑,说道:“徐大侠在此等候片刻,在下进去请下高将军。”说罢,他转身向室内深处走去,步伐坚定而有力,仿佛在告诉徐守光,将军府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徐守光点点头,而后便四面环顾一圈,好奇打量着房间中每个角落、

        徐守光独自坐在会客室中,感受着周围的一切。那宏大的建筑、精致的装饰、还有空气中弥漫的檀香和茶香,都让他感到震撼不已。

        会客室的墙壁上,挂着几幅气势磅礴的山水画,每一笔、每一划都显得那么生动有力,仿佛能让人置身于那广袤的山川之间,感受大自然的恢宏与壮丽。室内摆放着精美的瓷器和玉器,它们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彰显着将军府的高贵与典雅。

        空气中弥漫着檀香和茶香的混合气息,那种独特的香味让人感到既清新又宁静。檀香的香味深沉而持久,仿佛能渗透到人的心灵深处,带走一切烦恼与疲惫;而茶香的清新则让人感到心旷神怡,仿佛置身于一片绿意盎然的茶园之中。

        他睁开眼睛,环顾四周,那精致的装饰、宏大的建筑、弥漫的香气,还有远处传来的声音,都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震撼。他仿佛能感受到这座将军府所承载的历史与荣耀,那种庄重与威严仿佛能渗透到他的骨髓之中,让他不由自主地感到敬畏与钦佩。

        徐守光独自坐在会客厅中等候,好半天了也不见一个人过来,他等的烦了,也觉得有些口渴了,便端起方才赵杰备好的茶,

        徐守光深吸一口气,感受着这股混合的香气在胸腔中弥漫开来,仿佛能洗净他一路风尘的疲惫。他闭上眼睛,静静地聆听着周围的声音。远处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和交谈声,时隐时现,像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一般。

        他睁开眼睛,环顾四周,那精致的装饰、宏大的建筑、弥漫的香气,还有远处传来的声音,都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震撼。他仿佛能感受到这座将军府所承载的历史与荣耀,那种庄重与威严仿佛能渗透到他的骨髓之中,让徐守光正悠然地品着茶,突然,一股异样的气息冲破了原本宁静的氛围。那原本清新甘甜的茶香,此刻似乎被一股隐晦而沉重的味道所侵蚀,像是黑暗中的阴影,悄然蔓延。

        他放下茶杯,细细回味,那味道越来越清晰,仿佛带着一股淡淡的麻木感,直透心底。徐守光的眉头紧锁,心中涌起一股不安。他环顾四周,只见屋内陈设依旧,却仿佛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下,让人不寒而栗。

        窗外,原本明媚的阳光似乎也被这异样的气息所影响,变得黯淡无光。一阵微风拂过,却带不走屋内沉闷的气息,反而像是助长了那股阴暗的力量。徐守光深吸一口气,试图平复心中的慌乱,但那股味道却像是无形的枷锁,紧紧束缚着他的感官。

        他知道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尽快找出这异味的来源。他站起身来,脚步却有些沉重,仿佛被那股阴暗的气息所牵引。他穿过屋内的每一个角落,寻找着那隐藏在暗处的危险。他不由自主地感到敬畏与钦佩。

        徐守光正悠然自得地品着茶,茶香本应是清新淡雅,但此刻,他却敏锐地察觉到这茶香中似乎夹杂着异样的气息。他的眉头微微一皱,这味道,似乎带有些许沉闷的甜腻,如同被夜幕笼罩的湖面,深沉而危险。

        他赶忙将手中的茶碗轻轻抬起,仔细端详。在微弱的灯光下,茶水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混沌,仿佛藏有万千奥秘。他轻轻地晃动茶碗,只见茶水中果然悬浮着一些微小的颗粒,它们像是被夜色吞噬的星辰,闪烁着诡异的光芒。这些颗粒在茶水中缓缓漂浮,随着他的晃动而轻轻摇曳。

        “看来,还当真在这里下了药了...”徐守光小小声说道。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