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徐守光看到赵杰,脸上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抬起颤抖的手指着赵杰,努力发出声音道:“是你...你下的毒...”

        赵杰见徐守光这副惨样,笑得更是猖狂:“哈哈哈,想不到吧!你这样一个降妖除魔,本领通天的人,如此憋屈的死掉,着实让人感到有些可惜了呢...哈哈哈!”

        “为...为什么要害我...”徐守光艰难说道。

        赵杰听后,脸色猛地一沉道:“哼!为什么害你...本来你若是乖乖坐船出海的话,我们也没想要动你,可你却偏偏不知死活,一定要来见高骈,这正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闯!你不死谁死!”

        “...高骈,高骈怎么了...”

        赵杰缓和了下脸色,笑着说道:“徐大侠,见你如今这般模样,告诉你也无妨,免得你去了阴曹地府还不知道为什么...高骈那老东西,此刻正被我们囚禁起来,这扬州城里,现在实际掌权的是我家吕道长!”

        “哦,这样啊...”徐守光从地上站了起来。

        赵杰正得意着,突然看见徐守光跟没事人似的站在自己面前,不由吓得大惊,他指着徐守光,声音有些颤抖:“你...你竟然没事...”

        这下轮到徐守光得意了,他笑着对赵杰说道:“马钱子的口味太淡了,泡在茶里不够味儿,下回记得换成鹤顶红或许会好些...哦,我忘记,你可能没有下次了...”

        “...你...你找死!小的们,快把这家伙给我乱刀砍了!”赵杰大喊道。随后,从外面跑进来十来个人,这些人穿着一身统一的黑色甲胄,脸上带着个狰狞的鬼面,每个人手中都拎着一把明晃晃的弯刀,看打扮不像是中原人。

        “这些是从大食来的刺客,刀法诡异,残忍嗜杀。”小白声音在徐守光耳边响起。

        这话音一落,就见徐守光身前一个大食刺客手举弯刀,向着徐守光这边冲了过来。

        眼见这明晃晃的弯刀就砍了下来,徐守光却并不慌张,他只是略微闪身,便轻巧避开了这一击。随后徐守光一拳挥出,正打在那大食刺客的鬼面上,只听“咔咔”一阵声响,鬼面上立马出现了无数裂纹,鬼面上碎片随即纷纷掉落在地上。

        鬼面被击碎了,鬼面下的脸也随即露了出来,徐守光瞧见,不由也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这鬼面后面并不是一张人脸,而是一个泛黄的骷髅头。

        “鬼兵...”徐守光惊道。

        “哈哈哈,正是,这些鬼兵生前可都是英勇无畏的大食勇士,个个都有以一当十的能耐!但凡与这些家伙交过手的,没有一个能活下来的!”赵杰得意笑道。

        “是吗...”徐守光话音一落,一刀劈向前方的骷髅鬼兵的腰上,只见那骷髅鬼兵立马应声断作两截。

        “哼!我看也不过如此嘛...”徐守光话没说完,突然耳边便听见小白的声音喊道:“小心脚下!”

        徐守光连忙低头看去,只见方才被劈成两截的骷髅鬼兵的上半截身子竟不声不响地爬到了自己脚边,手中弯刀一挥,正对着自己的脚踝砍去。

        “姥姥的...”徐守光骂了一声,连忙跳了起来,躲过弯刀。

        “你小心了,这些骷髅鬼兵看似是一具骷髅,但实际上身上的每块骨头都来自不同的人,每块骨头上都附着着一个魂魄,也就是说,你无论是把他们砍成多少段,他们都不会有事...”

        “原来是这样...”徐守光点了点头。这时,徐守光忽然感到身后一阵劲风袭来,微微侧头,看向身后,原来是另一名骷髅鬼兵举着弯刀砍了过来。

        徐守光连忙从如意袋中调出唐刀,横架在身前将这一击挡住,但这时,他突然感觉脚腕处好似被什么东西抱住了,连忙低头一看,原来是方才被他砍成两截的骷髅鬼兵的下半身,两条腿正将徐守光的脚腕死死夹住。

        徐守光抽腿试了试,但那双腿夹得很死,徐守光无论用多大力,都无法摆脱。而这时,其他的骷髅鬼兵也纷纷涌了上来,一把把明晃晃的弯刀对着徐守光劈头盖脸地就招呼了过来。

        “砍死他!”赵杰见徐守光被限制住,兴奋喊道。

        众骷髅鬼兵们手中弯刀齐下,纷纷砍在了徐守光的身上,而这时,只见徐守光的身影一阵晃动,随即便突兀消失不见,而会客厅的一个墙角处却传来一声:“火鸟!”

        赵杰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见在那边也有一个徐守光。在那个徐守光的身后猛然出现一只浑身冒着火焰的大鸟,大鸟张开双翅,那双翅极宽,几乎要抵到会客厅两侧墙壁上,随后大鸟一声鸣叫,只见无数火焰从大鸟身形中窜了出来,对着面前的众多骷髅鬼兵和自己这边便烧了过来。

        “妈的!”赵杰骂了一声,赶紧一个翻身躲在了一根柱子后面,随后,炙热的火焰从那柱子两边冲了出来。赵杰躲在柱子后面,感到周围温度急剧上升,两侧胳膊被火焰烤得生疼。但这会客厅中,现在除了这根柱子后面,哪还有其他地方可以躲呀,赵杰无奈只好强忍住疼痛,继续躲在这根柱子后方。

        片刻后,汹涌的火焰渐小,火鸟终于到了极限,消散不见。赵杰浑身是汗,他有些坚持不住,身子微微向后靠了一下,靠在了柱子上,但随即赵杰便感到自己的背上传来一阵钻心疼痛,原来那柱子早被烧的滚烫无比,赵杰疼得喊出了声音,他赶忙向前两步,远离的那根柱子。

        但这时,赵杰却突然感到身后一阵劲风,莫名的恐惧感油然而生。他缓缓回过头去,只见一把唐刀正架在他的脖子上,而唐刀的另一端则被徐守光牢牢地握在了手里。

        赵杰吓得赶紧“噗通”一声跪在地上,他微微侧头,想看看还有哪些骷髅鬼兵可以来分散下徐守光的注意力,他好趁机逃走。可这一看,他瞬间就死心了,只见徐守光身后的地上,除了一把把烧得通红的弯刀,就是一地的灰了。

        原来,徐守光知晓这些骷髅鬼兵的来历后,心中便想着,既然刀剑无用,干脆就一把火把它们全烧了,这样管你是谁的骨头,附着什么样的魂魄,都一下全化为了灰烬。所以,徐守光方才才会故意卖了个破绽,让那半截腿缠住自己,引得其所有骷髅鬼兵聚在了一起,而后再用分身能力移形换影到另一处,放出火鸟,将眼前这一堆骨头架子统统烧成了灰烬。

        “徐大侠,饶命啊!”赵杰跪在地上向不断向徐守光求饶。

        “饶你可以,不过你得带我去找下高骈高将军...”

        “好的!好的!徐大侠,小的这便带您去,只是这...”赵杰轻轻指了指肩膀上架着的唐刀。

        徐守光将涓溪从赵杰身上移开,而后对赵杰说:“好了,你现在带我去找高将军吧。你知道我的本事,可千万别想着耍什么心眼...”

        “不会的,不会的,小的哪有这个胆子...”赵杰边说边从地上爬了起来,而后他缓缓转过身子,指着一边的门说道,对徐守光说道:“徐大侠,请这边走...”

        徐守光跟着赵杰出了会客厅,这时,已经有人发现了会客厅失火,于是就听见一阵紧促的锣声响起,有人大喊:“走水了!走水了!”而后,就见无数军士手里拎着装满水的桶子,纷纷向着会客厅方向跑去。

        一个正赶去救火的军士瞧见一身狼狈的赵杰,赶忙跑过来关心问道:“赵将军,您没事儿吧...”

        见有人跑来,赵杰像是遇见救星一般,眼睛一亮,心中便想着法儿想让这军士知道自己目前的处境。但这时,他感到腰后传来一阵刺痛,原来是徐守光看穿了赵杰的歪心思,直接调出一枚飞针,用两只指头夹着,抵到了赵杰的腰间。

        赵杰知道徐守光的厉害,自然不敢再说些啥,只是那军士见了,仍就上前关切问道:“您没事吧...”

        “哦,赵将军没事,只是方才去救火的时候被烟熏着了,你放心吧...”不等赵杰回话,徐守光上前一步说道。

        “...这,你是...”那军士见徐守光一身侠客打扮,心中起疑问道。

        徐守光微笑着不答,手中针尖却在赵杰腰上戳了一下。顿时,赵杰便感到一阵剧痛,他龇牙轻哼了一声,而后忍着痛,对着眼前那军士吼道:“腌臜玩意儿,问这问那的,难不成是我赵杰带来的人你还信不过!”

        那军士被赵杰这么一吼,连声说道:“小的不敢,小的不敢...”

        “那还傻愣着作甚,还不快去救火!”赵杰吼道。

        “...是,小的这就去...”那军士说罢,赶忙拎着水桶向着会客厅跑去。

        见那军士跑远,赵杰心中方才升起的希望也瞬间破灭了,他瞄了一眼徐守光,只见徐守光此时正环顾四周,但他似乎感觉到赵杰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压低声音道:“少打歪主意,快些带路!”

        “...是,是!”赵杰点着头,带着徐守光逆着人群,拐了几个弯,便来到一个大房子的侧边。赵杰贴着墙,指着房门,小心翼翼地说道:“徐...徐大侠,这高骈就在里面...”

        徐守光从墙角伸出脑袋,望了过去,只见这大房子门口站着好些个军士,这些军士个个身着铠甲,手持长刀,似乎正严密守着大房子里面的人或物。

        “去,把这些人支走!”徐守光用手中唐刀顶了顶赵杰的后背。赵杰不敢不从,只得无奈站了出去,对房门前的那些军士喊道:“会客厅那边走水了!你们听不着吗?”

        军士们瞧见赵杰,知道赵杰是吕道长身前的红人,也不敢惹他,便有一名军士上前,陪着笑脸说道:“回赵将军,我等奉命看守这里,不敢擅自离岗...”

        “这我知道,只是今日火势大,去救火人手不够,你们几个也赶紧过去帮忙...”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你们赶紧过去,这里我先帮你看着...”

        “这...”

        “怎么,我赵杰你也不信?”

        “不...不是,小的不敢...”那军士赶紧说,而后回头,招呼其他军士道:“你们几个听不见赵将军的话吗?还不赶紧去救火!”

        说罢,便领着一行人向着会客厅方向跑去。

        待人走完了,徐守光便用涓溪抵着赵杰从巷子里拐了出来,他指着房门对赵杰道:“去,把门打开!”

        赵杰无奈点头,而后上前,将那大门缓缓推开。

        房门轰然开启,徐守光目光如炬,视线越过赵杰肩膀,径直投射到前方屋子中央那把陈旧的椅子上。只见在那把椅子上坐着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这老人低垂着头,蓬头垢面,双眼无神,正呆呆地看着地板。

        徐守光见状,一推赵杰,将他推进屋中,而后进屋将大门关上,借着赶紧快步上前,来到那老人身边,低声唤道:“高将军,高将军!”

        但那老人却跟失了神志一般,对徐守光的呼唤充耳不闻,任凭徐守光如何喊他,都只是垂着头盯着地板上看。

        “他怎么了...”徐守光低声问小白。

        “他的魂魄被人从体内抽离了出去,现在就只是一具躯壳在这里。”小白回答着。

        “这是何人干的!”徐守光指着椅子上呆呆坐着的高骈,举刀质问赵杰。

        赵杰被徐守光拿刀指着,立马吓得双腿发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带着哭腔说道:“是吕道长...”

        “吕道长...”

        “对,对,吕道长他善用法术勾魂夺魄,控制他人心智...”

        “吕道长做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

        “别磨磨蹭蹭的,快说!”

        “是,是!吕道长他身后也似乎有位厉害人物,吕道长所做的这些事,都是听命于他的...”

        “那人是谁?”

        “...这小的就不晓得了...”

        “好,不晓得...我现在便给你两刀,看你是不是还不晓得!”徐守光说着,便将唐刀举起,假装要砍下去。

        “别,别,别...徐大侠,小的说便是了...其实这也是有次小的无意间发现的。有一次,小的在吕道长屋子门外,听见屋内吕道长似乎在跟谁说话。小的好奇,便将耳朵贴在墙上,想听得更仔细些。只听见屋子中吕道长管那人唤作教主,而那人管吕道长叫做驭心使...”

        “心使...”徐守光觉得好像在哪听过类似的,他皱起眉头,仔细思索着。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三个字脱口而出:“长生教!”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