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吕用之想到这里,连忙微闭双眼,掐指一算,而就在这时,一股强烈的杀意在他脑袋上方显露,吕用之来不及多想,也不去看,只是连忙念动口诀。瞬间,他的身形迅速淡去,出现在了院子的另一个角落。而在他原本站的地方,徐守光一刀深深扎入了泥土之中。

        “徐守光!”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丹房门口传来。徐守光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一身铠甲的矮个子将军站在门口,一脸惊异地看着他,这人正是娄赉。

        “哦,原来你就是徐守光啊...”吕用之微眯双眼,看着眼前的徐守光。

        “正是,吕道长,我此来不为别的,只要你能放了高将军的魂魄,我便就此收手,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徐守光站起身子说道。

        “呵呵,我若是不呢?”吕用之笑道。

        “那只有拼个鱼死网破了!”徐守光冷冷说道。

        “鱼死网破...哈哈哈!”吕用之听后不禁笑仰头大笑起来。

        徐守光不解,忙问:“你笑什么?”

        吕用之从袖子中抽出一张绢布,用手一抖,打开念道:“徐守光,嘉州人士,师从五龙宫东瀛子,善使刀剑,暗器、身法、水战,掌握数种妖丹绝技,如用毒、用火...哦,现在看来,还得加上个善幻术...”吕用之说罢,右手抬起,从空中竟然凭空变出一支笔落在手中,他用笔在绢布上写上几笔,接着读到道:“曾数次坏我教计划,驭兽使尚君长、五毒使柳天行都死于其手;在邓州时两度破坏我教截杀杨复光,后在杭州又镇压无支祁...”

        吕用之读着读着,抬起眼睛瞟了徐守光一眼道:“呵呵,徐大侠还真是好本事啊!不过...”吕用之两手拍了拍,发出两声清脆掌声。只见丹房之中两彪形大汉将一女子架了出来。徐守光朝那女子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晁千代!

        “你用什么跟我鱼死网破呢?哈哈哈!”吕用之大笑。

        “千代!”徐守光对着晁千代大喊着,但晁千代似乎被迷晕了过去,丝毫没有反应。徐守光一下急了,咬着牙骂了句:“混蛋!”,而后抬脚便要冲上来。

        而这时,那娄赉一步上前,手中佩剑架在晁千代的脖子上,大喝一声:“别动!”

        徐守光见状连忙止住冲势,站定在原地。娄赉见着嘿嘿一笑,又说道:“把手中唐刀丢掉...”

        晁千代现在在对面手里,徐守光无奈,只好照办。只听“哐当”一声,唐刀涓溪被丢在了地上。

        娄赉见徐守光把兵器丢了,不禁笑得更加猖狂,他对其中一个军士使了个眼色,那军士立马会意,放开晁千代,慢慢向徐守光走去。他走到徐守光身前,而后围着徐守光转了半圈。徐守光因忌惮晁千代在对方手中,也不敢动,只是用眼睛看着对方。

        那军士转到徐守光背后,而后猛地一脚踹到徐守光腰上。徐守光立马一个趔趄,向前栽倒在地上。那军士紧跟上一脚又踹在徐守光的肚子上,徐守光闷哼一声,双手捂着腹部,牙关紧咬。

        “哈哈哈!没想到这堂堂徐大侠,竟然也会如此不堪!”娄赉笑得欢快。

        吕用之在一旁看着,嘴角也微微向上翘起,口中戏谑念道:“无量天尊...”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一个军士便小跑来到院中,他一进院子,见着满院狼藉,不禁呆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便回过神来,单膝跪地喊道:“报!木先生来访!”

        “请木先生去丹房!”吕用之吩咐道,而后他又看了一眼徐守光,而后转头对娄赉说:“你先好好招呼他,我去见见木先生,一会再来,这之前,别让他死了...”

        娄赉点点头道:“吕道长,您放心吧!”

        吕用之交代完后,这才转身回了丹房之中。

        片刻之后,两名身着黑袍之人来到了丹房中。吕用之见着二人,连忙满脸堆满笑容道:“木先生来了,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

        “吕道长客气了!”为首的黑袍人摘下兜帽,是一个面目白净,留着精致胡须,年过不惑的男子,这男子便是木先生。

        “方才路过院子时,见几名军士正在殴打一人,那人是...”木先生问道。

        吕用之一听,笑着说:“那人啊,便是徐守光,之前也就是他救走了杨复光!”

        “是他!”木先生身后那黑袍人猛地出声道。

        “...哦,对!正好,他落在了我手里,不如咱们一起去瞧瞧...”吕用之建议道。

        木先生听罢点点头,随后三人便一同来到了院中。此时娄赉把晁千代交给另一军士,自己也亲自上前对着浑身是伤的徐守光左右开弓、拳打脚踢。木先生身后的黑袍人见着徐守光,便几步上前,一把推开前面的娄赉,抓起徐守光的衣领,将他提起来,仔细看了看,说道:“果然是你!”

        徐守光浑身是伤,已然没有多余的力气,他眯着眼,看着前方黑袍人,虚弱地问道:“...你是?”

        “你不记得我了?”黑袍人一把扯下头上兜帽,露出满是烧伤疤痕的脸。

        “...你是...阿史那...”徐守光挤出几个字。

        “不错!自打被你烧伤后,每每阴雨天,我这满身伤疤便会隐隐作痛,这都拜你所赐!”阿史那咬着牙说道:“之前让你跑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见了你,我也得让你也尝尝我所受的苦!”

        阿史那说罢,举起拳头便要向徐守光身上砸去,哪晓得徐守光却是一阵嘿嘿嘿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阿史那问道。

        “呵呵...我笑你阿史那也不过如此,嘴里称自己是第一勇士,但手上却净是做些趁人之危的事...”

        “哼!我阿史那要碾死你,如同碾死一只蝼蚁!”阿史那说罢,一把将徐守光向前一推,而后将身上黑袍一扯,丢在一边。

        “我给你个机会,跟我公平地打一场,让你死得心服口服!”阿史那揭下上衣,露出一阵壮硕的肌肉。

        但徐守光却没有理会阿史那,他双手抱胸,脸偏向一旁。阿史那见着,喝道:“怎么?怕了?”

        “哼!我哪里会怕你,只是我若胜了,他们伤了晁姑娘怎么办!”徐守光指着一旁的晁千代说道。

        “放心!徐大侠,晁姑娘吕某留着还有用呢...”吕用之远远喊道,看来他是乐于看这样一场好戏的。

        “小子,你听到了,放马过来吧!”阿史那吼道。

        徐守光虽也信不过吕用之,但眼前这情况他也没其他可选,只得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血,双眼死死盯着前方的阿史那。

        “臭小子,你在不过来,我可就过去了!”阿史那说罢,双脚用力一蹬地面,整个身子如同流星一般,迅速向着徐守光冲了过去。

        很快,阿史那便冲到了徐守光身前,右手紧握成拳,对着徐守光便挥了过去。徐守光自上次跟阿史那交战后,一路又是击杀柳天行,力斗秦宗权,镇压无支祁,实力早已成长了不是一星半点。他看清阿史那的拳法路数,迅速一个矮身蹲在地上,躲过了阿史那的这一记直拳。

        随后,徐守光向上一记勾拳挥出,直取阿史那小腹。徐守光这拳又快又准,一拳直接打在阿史那小腹上方。这拳若是打在其他人身上,想必立马会将其他人打得晕厥过去,可对方是阿史那。只见阿史那脸上只是微微一抽,随即左手迅速抓向徐守光的手腕,而后向侧边一甩,就见徐守光整个人被抛飞出去,撞在丹房前的柱子上,而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徐守光“噗嗤”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但他强忍住疼痛又站了起来。这时阿史那再次冲了来,用肩膀对着徐守光撞了过来。阿史那人高马大,力量又大得惊人,徐守光可不敢正面接招,连忙侧身闪躲。只听“咚”的一声,阿史那撞在丹房前的柱子上,撞得那一人环抱的柱子瞬间向内一折,朱漆之下的木头也都从后方呲了出来。

        “吕道长,这里的一切损失,算在我这里...”木先生冷冷说道。

        “不妨事,不妨事!能亲眼见着北斗七煞中最强的贪狼星展露招式,这区区几根破柱子算得了什么...”吕用之摸着胡须笑着答道。

        再看徐守光这边,他见阿史那撞在柱子上,立马回身一蹬地,绕到阿史那身后,一步跃起,右手化手成刀,对着阿史那的脖颈便砍了下去。但这时,阿史那却突然一个回身,胳膊向后一摆,对着徐守光的腹部便打了过来。

        阿史那这一下来的突然,速度又快,想必能在徐守光击中自己之前先一步打中徐守光。徐守光也深知这点,于是果断放弃之前计划,身体蜷曲,双脚抬起,对准阿史那的胳膊便蹬了过去。而后,徐守光踩在阿史那胳膊上,借着力一个翻身,向后方跳开,翻出了阿史那的攻击范围。

        阿史那不等徐守光落地站稳,紧跟着也冲了上去。左手成爪,抓向徐守光的脖子。徐守光见阿史那来得快,连忙使出谪仙步,也不等站稳,身子顺势向后一倒,躲过阿史那的左手,紧接着右手向上一把抓住阿史那的手腕,将自己又拉了起来。

        可这时,阿史那左手猛然向下一勾,同样也抓住了徐守光的手腕,便要如同方才一般将徐守光甩出去。但他没想到的是,徐守光却突然一个矮身,钻到阿史那侧方,左手成拳,用力对着阿史那的腋下打去。

        只听得阿史那胳膊发出一声骨头错位的声音,阿史那一声惨叫,而后他忍住痛,一脚对着侧方徐守光小腹踹了过去。徐守光同样也没有能躲开,被阿史那一脚踹中,人瞬间就向后飞了出一丈远,身上的玉佩也随之掉了出来,落在了地上。

        徐守光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着,而阿史那也是用左手捂着右肩,额头上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最终阿史那还是站了起来,他摇摇晃晃走到徐守光身前,左手掐着徐守光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咬着牙说道:“小子,长进了不少,不过,你也就到这里了...”说罢,便要发力把徐守光脖子扭断。

        “住手!”阿史那身后一个声音喊道。

        阿史那回头看过去,只见是木先生,他快步向这边走来,径直走到二人身前,弯腰拾起了地上的玉佩,拿在手中仔细端详起来。随后,就见他握着玉佩的手开始发抖,眼眶中也逐渐湿润起来。

        “放开他!”木先生冲阿史那喝道。

        “...可...可是,义父...”阿史那不明白木先生为何这么说。

        “我说放开他,我有话问他!”木先生再次提高了声调。

        阿史那无奈,只得依木先生所言,松开了掐着徐守光脖子的手,后退两步,站到一边去了。

        徐守光有气无力地跪坐在地上,木先生则俯身蹲下,盯着徐守光的脸看了老半天,而后问道:“这玉佩,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徐守光此时已然脱力,强忍着不倒下,他努力睁开眼皮,看了看前方蹲着的木先生,口里含糊不清说道:“你是何人,这关你什么事...”

        “你别管我是谁,你只需告诉我这玉佩是怎么来的便是!”木先生话语中明显有些急了。

        徐守光思索良久,觉得现在已然是山穷水尽,也没必要隐瞒什么,便实话实说道:“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

        “你母亲...她人在何处?”木先生一听徐守光这般说,立马双手紧紧抓住徐守光的双肩追问道。

        “她早已不在了...”

        徐守光说完,明显感觉木先生抓住自己的双肩的手一紧,而后便垂了下去。良久后他站起身子,对着吕用之说道:“吕道长,这人我要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