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吕用之见之前木先生的举动,虽说心中已然猜了个七七八八,但木先生直接跟他提出要人这个要求,属实他也没想到。不过他看了看木先生,此时木先生的表情显得异常坚定,看似是提出个请求与他商量,但吕用之知道,木先生不会允许他不答应。吕用之想明白这点,于是,非常爽快说道:“既然是木先生要的人,贫道又岂有不给的道理,木先生尽管把人提走便是...”

        吕用之这么一说,娄赉心中却不乐意了,这徐守光已然知道他的身份,如果不趁现在弄死他,无异于养虎为患,那么自己接下来将永无安宁之日。于是,娄赉也顾不得其他的,直接上前一步说道:“吕道长,三思啊,这人三番五次破坏我们的好事,是万万不能放走的啊!”

        这吕用之又何尝不知道,放走徐守光,他也有暴露的风险,但对面是谁,木先生和北斗七中最强的阿史那,这哪里由得他不答应。于是,吕用之说道:“娄将军放心,这人木先生既然要了去,势必也会很好地将这人给看管住,断然不会让他随意滋事的!”说罢,吕用之还对着娄赉眨了眨眼。

        可娄赉一心想的是如何弄死徐守光,全然没看见吕用之给自己使眼色,他接着说:“吕道长!这人是万万不能放走呀!”而后他清了清喉咙,转脸对着木先生拱手说道:“木先生,在下说句不该说的话...这人是我们长生教抓的,他坏的事也是我长生教的事,于情于理,这人都应该由我长生教处置,您北斗七煞做好自己的事便好了。”

        一听娄赉竟然这么跟木先生说话,吕用之不禁抬起手来,捂住了自己的脸,他知道木先生的脾气,这娄赉此刻已然是个死人了。

        这吕用之知道,但娄赉并不知道,他仗着这里是长生教的地盘,又开口说道:“木先生,说句不该说的话...”

        娄赉话没说完,一根拐棍迅速插入他的嘴巴,从后脑穿了出来。娄赉被这拐棍贯穿,血流不止,浑身肌肉痉挛,抽搐不停,双眼圆睁,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木先生。

        “明知是不该说的话,那就不要说...”木先生一把将拐棍从娄赉口中抽了出来,接着往地上用力一跺,将拐棍上的污血全部甩掉,只留下娄赉的尸体还不断地抽搐着。而后木先生转身看向吕用之,说道:“吕道长,对不住了,老夫我平日里素来喜欢清净,最为受不了聒噪,方才老夫也是一下没忍住,还望吕道长恕罪啊!”

        “哎!木先生言重了,武夫就是粗鄙,贫道也受不了他,木先生杀了这厮,反倒是帮了贫道我,谢您还来不及呢,又何罪之有啊...”吕用之慌忙摆手道。

        “哦,即使如此,老夫便也心安了...”木先生顿了顿,随后又问道:“那吕道长,这人我便带走了...”

        “木先生客气了,请便!”吕用之摊开手掌,做了个请的手势。

        木先生点了点头,而后转过头来一把抓住徐守光的胳膊说道:“你,跟我走罢...”

        这木先生是阿史那的义父,是长生教的座上宾,徐守光自然不会听他的,更何况这晁千代还在吕用之的手里。他用力一甩胳膊,想把木先生的手甩开,可谁知这木先生看似并不强壮,但手上力气却大得惊人。大手如钳子般死死拽住徐守光的胳膊,没有一丝松脱的迹象。

        “快放开我!”徐守光挣扎着,他愤怒地冲木先生吼道,但木先生却充耳不闻,仍旧紧紧地抓住他的手腕。

        徐守光见自己始终无法挣脱,于是果断从如意袋中调出一枚飞针,对着眼前木先生就掷了过去。徐守光虽受了伤,但速度不慢,飞针飞快射向木先生的脖颈处。只是,这木先生似乎更快一些,他余光瞟见徐守光射出的飞针,左手抬起,两个指头在身前一夹,稳稳将飞针夹在指尖。

        徐守光见木先生竟有如此身手,不禁也吃了一惊。但他很快便反应过来,再次从如意袋中调出一枚飞针,便又要射过去。只是木先生又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不等他出手,立马化掌为刀,一个手刀劈在徐守光的脖颈上。这记手刀极快,徐守光顿时只觉得眼前一黑,身子一软,便昏死了过去。

        等徐守光再次醒来时,已经是许多日以后了。徐守光睁开眼睛,只见自己光着身子,似乎是睡在一个军帐之中,军帐用料很厚,一点都不透光,搞得徐守光也不知道现在是白日里还是夜间。

        这时,军帐门口的帘子被掀开,门口照进来一阵耀眼的白光。这白光虽没直接射入徐守光眼中,但徐守光昏迷了太久,一下子无法适应光亮,他连忙抬起手来挡住门口射进来的白光。

        “你醒了啊!”一个悦耳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徐守光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从大门处进来了一个美丽倩影。徐守光揉了揉眼睛,努力适应着当前的光亮,而后徐守光再朝那人看去,只见这是一位风姿绝代的优雅女子,这女子长得很美,打扮得也十分妖艳,还有几分眼熟。

        那女子见徐守光盯着自己瞧了半天,不由掩嘴娇笑道:“哟,小郎君,这多日不见,莫不是你已经把奴家给忘了...”

        “陆廉贞!”徐守光总算想起了这女子,正是之前北斗七煞的玉衡星陆廉贞。

        “小郎君,你可算是把我想起来了...”陆廉贞说着,眼睛不断在徐守光身上到处瞄。徐守光好奇,也顺着她的视线往自己身上看去,只见自己身上整齐缠着些许白布,却连一件衣服都没有穿。

        “这...”徐守光心中暗骂一声,赶紧一个翻身翻到床的另外一边,紧接着蹲在床后,用床来遮挡住自己的身体。

        徐守光这一举动,倒让陆廉贞咯咯笑出声来,好一阵子后,陆廉贞才忍住笑,戏谑地跟徐守光说道:“别藏了,你昏迷这些日子呀,每日都是老娘我亲自给你换的药!你的那点身子呀,老娘我早就看光了,你还害羞个啥呀...”

        徐守光听罢,立马羞得面红耳赤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啥。而就在他正尴尬这时,陆廉贞却将手中的衣服往那床上一丢,而后说道:“好了,不逗你了,衣服给你放床上了,一会你传上,与我去趟大帐,木先生想见你。”

        “木先生...”徐守光提到这名字,脖颈后面仍就是隐隐作痛。

        “正好,我也有些事正要找他问个清楚。”徐守光小声说道。于是,等陆廉贞出了帐子后,徐守光飞快抓起床上的衣服,胡乱往自己身上一罩,而后便出了军帐。

        陆廉贞见徐守光出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徐守光,只见他五官立体,模样俊俏,陆廉贞也不由地呆愣了一下。徐守光方才出来的急,衣领确实没有整理好。陆廉贞自然也发现了,于是她上前一步,将手伸向徐守光的衣领要去帮他做整理。可徐守光却让向了一边。

        陆廉贞见状,不禁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便回过神来,装作不经意般将手又放了下去,对着徐守光说:“跟我来吧!”

        陆廉贞说罢,便转身扭着跨儿向前走去。她没有生气,因为她自小历经风霜,那些刺耳的闲言碎语,切割着她的心灵,比徐守光下意识的一躲要恶毒千百倍。她深知,女人更需要的是美丽和优雅,而自尊往往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徐守光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穿过一个个军帐,很快便来到了巍峨的大帐前。这大帐雄伟壮观,陆廉贞伸手掀起厚重的帘子,便带着徐守光一起进到了这大帐之中。

        大帐之中,只见木先生端坐于桌案前,神态自若。桌案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线索,有字迹模糊的密函,有绘着奇异符号的地图,还有看似普通的物件,却暗藏玄机。

        阿史那,身披一席银甲站在木先生身后。他一手叉腰,另一只手紧握贪狼枪,枪尖直指苍穹,仿佛能刺破层层云雾,直抵天际。

        “你来了...”木先生没有抬头,但这话明显是说给徐守光听的。

        “嗯...”徐守光答道。

        “坐吧...”木先生指着正对着自己的一把椅子说道。

        徐守光却没听他的,仍站在原地,口中喊道:“别来这些,快告诉我晁千代呢?她在哪?”

        “你说的晁姑娘可是那日在扬州时咱们遇到的那位姑娘?”

        “是她,她在哪儿?快告诉我!”

        “她不在我这儿,当今圣上即为不久,长生教为了控制小皇帝,觉得那姑娘长得标志,便想着把他送到那小皇帝面前...”

        “可恶!”徐守光骂出声来,而后转身便要走。

        “慢着!”木先生大声道,“你来这里只是为了知道那姑娘的消息吗?”

        徐守光不理会他,继续向前走进,木先生声音又再次响起:“难道你就不想知道杞王他们的故事吗?”

        听到这里,徐守光站定脚步,转身看向木先生,说道:“你说什么?”

        “我说杞王,你难道就不想了解一下吗?”

        “你跟我说说吧...”徐守光站定说道。

        但许久之后都不见木先生开口,徐守光不由转过脑袋看向木先生,只见木先生正笑着看着他,指着前方桌案前对着的一把椅子示意让徐守光坐上去。

        徐守光无奈,只好乖乖来到这椅子前坐了下去。木先生见徐守光做好,这才开口说话。

        “你想知道些什么?”木先生问道。

        “我听人说杞王举兵造反,这可是真的?”徐守光直接问出了困扰自己许久的问题。

        “造反...”木先生默默地重复了一句,而后竟然笑出声来。

        “何故发笑?”徐守光问道。

        “我笑这朝廷腐败,竟然也沦落到贼喊捉贼...”木先生说道。见徐守光一脸疑惑,木先生深吸了一口气,便开始缓缓叙述起杞王的故事。

        十八年前,在圣人的授意下,神策军围攻杞王府。

        林统领跌跌撞撞地从院子中冲了进来,单膝跪地说道:“杞王殿下!神策军已然攻克了我杞王府的东门,属下会来殿后,殿下赶紧带着王妃和世子先撤离吧!”

        杞王听罢,却是缓缓摇了摇头,他现在已然知晓圣人为了保住龙椅,一定不会放过任何潜在的威胁,而自己,就恰恰好是那个潜在的威胁。

        “没用的,他们的目标是本王,只有我死了,圣人的皇位才能坐得踏实...”

        而后,杞王顿了顿,站起身子对林统领深深鞠躬道:“林统领,本王有个事要拜托你!”

        林统领见堂堂杞王竟然对自己行如此大礼,赶忙上前一步,将杞王扶起来,喊道:“殿下有事尽管吩咐便是,属下必定竭尽全力来完成!”

        杞王见林统领答应自己,露出欣慰微笑,说道:“他们目标是我,一会儿本王会将这些神策军悉数引到王府东南角上去。而那时,林统领,你便带上王妃和世子一并从西北角突围。从西北角突围之后,那儿有片树林,进了树林便安全了!”

        “...这...”林统领没想到杞王竟然是要他当逃兵,不禁还想说些什么。但他看见杞王坚毅的面容和眼神,便明白了。于是林统领双手一抱拳,单膝跪在地上,眼眶中净是泪花,说道:“属下明白了,那属下这便过去了,殿下请保重!”

        林统领说罢,一个转身快步消失在了院子中。而杞王则是从怀里摸出一把钥匙,向着院子角落的一处小屋慢慢走了过去。他来到小屋门前,门上挂着一把黄铜大锁,他将钥匙插进这黄铜大锁中,轻轻一拧,黄铜大锁应声落地,小屋的门也逐渐打开。露出里面堆砌在一起的一排排伏火雷。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