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神策军在人数上远超杞王府,派去东门的援军很快也被如潮水般的神策军所淹没,杞王府的亲兵们终究还是没能阻挡住神策军。很快,神策军便打进了内院。

        军士们高喊着“活捉杞王!”的口号,将杞王李峻围在了角落。而后,成群的军士们向两边散开,从后面有一儒将骑马走了出来,这儒将来到杞王跟前,抬起手中马鞭指向李峻,冷冷地说:“罪臣李峻,意图谋反,本官奉圣人诏,特来捉拿你回去!还不快快跪下受降!”

        此刻,杞王身边已经再没有一兵一卒,李峻神情没落,他并没有理会那个骑马的儒将,而是自顾自低着头,微闭双眼,口中不停念叨着什么。

        儒将见李峻不答他,不禁大怒,喝到:“败军之将,还敢目中无人!来人,将李峻拿下!”

        随即,神策军中立马有几个彪形大汉出列,撸起胳膊上的袖子,向着李峻走去。

        这时,杞王李峻的双眼缓缓睁开,脸上露出一丝释然神色,自言自语道:“算时间,应该已经逃出去了吧...”

        “什么?你说什么?”那儒将总算听清了一句话,连忙追问道。

        只是李峻却不答他,只是从怀中摸出一个火折子,轻轻吹了一口气,将火折子引燃。

        “你要干什么...”那儒将见李峻这般,心中不禁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他赶忙环顾了一圈,只见在李峻身后的小屋子中,一大块黑布似乎蒙着什么东西。而恰好在这时,一阵清风吹过,正好掀开了黑布一角,露出了黑布下方罩着的大木桶。一股刺鼻的气味也随风传了过来,

        “石脂...难道是伏火雷!”那儒将嗅到这气味后大惊失色,他立马调转马头,双脚猛夹马腹,想要逃离这里。可他身后却被黑压压的神策军堵得死死的。他急着大吼道:“都给我滚开!”

        李峻看着眼前这惊慌失措的儒将和他身后那群用贪婪眼神打量自己的神策军,不禁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他不再多想,将手中火折子向着身后小屋中掷了过去。

        火折子引燃了伏火雷,随即,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响,杞王府瞬间被熊熊大火所引燃,里面哭喊声、哀嚎声、叫骂声此起彼伏,无数人影在火光中倒了下去。

        这场大火足足烧了一整天,才逐渐熄灭。这场大火中,神策军损失惨重,当时进到内院的,没有一个活下来的。事后,其他人在灰烬中翻找,希望能找出杞王李峻的尸首,但无奈内院中所有尸体早已被熊熊大火烧得面目全非了,根本没办法辨认出究竟哪具尸体才是李峻的,于是当时的神策军统领白志贞只好随便找了具体貌特征与李峻相似的尸首,草草交上去,这事才终于告一段落。

        徐守光听着木先生的陈述,他之前从玉佩的幻象中听见林统领所说,其内容和木先生所说大致相同,足以见得,这木先生所言非虚。

        徐守光又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进到内院的众人皆葬身火场,这木先生却对当时的情况了如指掌,他又是听谁说的呢?”

        见徐守光满脸疑惑,木先生似乎也猜出来徐守光在想什么了,他笑了笑,轻声说道:“你是在想我是如何知晓这事的吧...”

        徐守光见自己想法被木先生轻易猜中,不由心中一震,他努力收敛惊惧表情,问道:“难道,当时有人没死?”

        “是的!”木先生点点头。

        “那人是你?”徐守光问道。

        “不错!”木先生爽快承认。

        “那...你是...”徐守光心中有一个答案。

        “不错,我便是当时的杞王李峻!”木先生正色说道。

        “果然...”这与徐守光心中猜想一模一样。不过,徐守光还是问道:“那伏火雷威力巨大,那么多人都烧死了,你又是如何活下来的?”

        “是天意!”木先生郑重说道,他沉默良久,随后又接着说:“那日,正好那几个神策军来到我身旁,伏火雷引燃之时,我出于本能,向一个身材高大的神策军身后一躲,首轮爆炸造成的气浪将那名神策军连同我一并掀飞了出去。那名神策军当场便被炸死,但由于我在他身后,所以反而捡回了一条命。我当时摔落在院中的一棵大树边上,我摔得虽惨,但都是皮肉伤,意识还算清醒。不过,就在这时,第二轮更猛烈爆炸波及到了这里,那棵大树也顿时被炸成两截。大树倒下,正好砸在我的腿上,我当时就觉得一阵剧痛,左腿顿时没了知觉。经过两轮爆炸,仍有不少神策军活了下来,他们眼见着我被抛飞在这边,于是纷纷涌了上来,准备割了我的脑袋去领赏。当时,我陷入这样的境地,自己都绝望了。不过好在天不亡我,这时,又一轮新的爆炸,这次的爆炸比前两次的都更加猛烈,蒸腾的气浪裹挟着火焰迅速向外扩散,那些军士们瞬间被烧成了焦炭。而我,恰好因为压在腿上的那半截大树,它帮我挡住了火焰。而这之后,火焰瞬间在整个内院快速蔓延,眼见火焰快烧到我了,我试着用力抽了抽腿,但却发现我一点力也用不上...我知道我的腿断了!眼见大火就要烧过来了,我当机立断,拾起附近的一把刀,一咬牙用这把刀把我的左腿一刀砍断,而后忍住痛,慢慢向着身边不远处的一口枯井爬了过去。”

        木先生说到这儿,已然是大汗淋漓,看来这段回忆着实让他难以承受。木先生休息了一阵子,脸色慢慢恢复回来,而后接着刚才的话说道:“我在这口枯井中躲了好些日子,躲过了火灾,也躲过了神策军的搜查。过了好几天,我从枯井中爬了出去。当时,我看到整个内院被大火夷为平地,而我却仍能活着站在这。我知道,这是上天在给我一次机会,一次报仇的机会...于是,我从长安里逃了出来,四处奔走,一路上我一边练武功,一边思索着我该如何才能报仇,于是我创立了北斗七煞,悉心选拔、培养北斗七煞成员,结交各路反唐的英雄豪杰,再后来的事,你都知道了...”

        木先生说得真切,这让徐守光不得不信。

        “复儿。”木先生唤着徐守光。

        徐守光知道木先生是在叫他,但他一时也接受不来这么多东西,心中一直纠结着。

        木先生见徐守光没有回答,接着又说道:“你真正的名字叫李复,是我跟你娘一起给你取的,意思是希望你能重新拿回帝位...我之前一直有派人去搜寻你们母子二人的下落,但却一无所获,这让我一度认为你们都已经死了。现在好了,你回到了我身边,我们一起攻破长安,夺回大明宫!”

        木先生越说越激动,他的手逐渐颤抖起来:”只可惜李忱那个老家伙已经死了...不过没关系,我们还可以找他的孙子李儇,把那个小皇帝揪出来,让他也尝尝我们所受过的苦!复儿,你说好不好...”

        徐守光能体会到木先生心中的痛苦,但他之前曾见过北斗七煞的嗜杀成性,他从心中并不认同。于是他思考了许久,最终开口说道:“木先生,我会跟你们一起去攻打长安,但是我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救回千代...”

        木先生听徐守光也不改口喊他一声父王,心中一阵失落,口中自嘲般地重复了一句:“木先生...”。但随后,他叹了口气,收敛好情绪说道:“我知道,这些确实很难接受,没关系,我给你足够的时间考虑清楚。廉贞,我有些累了,你带世子先下去吧...”

        “是,主人!”陆廉贞应了声,随后来到对徐守光轻声说道:“世子大人,这边请!”

        徐守光看了一眼木先生,此刻木先生已然转过身子,不再看他。他轻声叹了口气,而后便跟这陆廉贞一并出了大帐。

        出了大帐后,二人一前一后地走着。突然,陆廉贞猛地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徐守光原本跟得有些紧了,差点没撞到她身上。

        “你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不走了...”徐守光问道。

        陆廉贞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你与我们去攻打长安只是为了救那个小丫头?”

        “原来你想问这个啊,当然是啦...”徐守光道。

        陆廉贞看着徐守光的脸看了老半天,忽然掩着嘴咯咯笑了起来:“哈哈,你以为我会信,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又有哪个会放着龙椅不坐...”

        “你爱信不信...”徐守光也不争辩,他知道来时的路,也用不着陆廉贞给自己引路,独自一人向前走去。

        陆廉贞看着徐守光渐渐远去的背影,眼眶中渐渐湿润,低声说道:“如果他能向你这般就好了...”

        半月后,长安城外,黄巢义军大营中。

        “木先生!久仰久仰!”黄巢见着木先生,热情地迎了上去。

        相比黄巢,木先生显得冷静许多,他轻轻向后一退,拱手道了声:“见过黄王...”

        黄巢见木先生如此冷淡,愣了一下,不过转眼间便又堆起笑容,不过这次他倒是克制多了,改拥抱为双手抱拳,笑着说:“这李儇小儿做梦也想不到,本王会反手来个直捣黄龙。这唐军多半被调去了淮南道一带,内部空虚的很。本王率六十万大军这一路过来,就犹入无人之境,连个像样的阻拦都没有。”

        黄巢说到这,突然话锋一转,说道:“只是,这临到了长安城外,却发现这王铎老匹夫领着一帮残兵败将,仗着长安城墙坚固,避战不出。本王曾令部将攻城数次,但都未果。这六十万大军,每日耗费军粮无数,眼看这军粮就要见底了...”

        黄巢顿了顿,看向木先生,接着说:“不过,多亏木先生您这边及时赶到。我常听赵军师提起您,知道您手下养了一批身手了得的勇士,实力了得。如今这种情况,不知木先生是否可以让您手下北斗七煞潜入长安城中,趁夜将城门打开,介时我义军攻入城去,一举灭了李儇这个小皇帝!”

        “自然,李忱欠我太多,李儇是他那一脉的,我不会让他好过!今日我回去便安排人手进城,今夜子时攻占城门,届时举火为号!”

        “好!木先生爽快!来人,上酒!”黄巢对这帐外大喊道。随即,两个侍女便端着一个酒壶和两个酒杯来到了黄巢跟前。

        黄巢一把拿过酒壶,给两个杯子都倒满,而后拿起其中一个杯子,双手递给木先生。可谁知木先生却抬手一推,说道:“黄王勿怪,鄙人自从十八年前,便不再饮酒。”

        “...这...小酌一杯也不行?”黄巢被驳了面子,似乎有些不高兴了。

        “义父不饮酒,我代他饮便是!”木先生身后传来一声,黄巢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银甲将军站了出来,一把从黄巢手中把酒杯接了过去,正是阿史那。

        黄巢上下打量着阿史那,见他身材魁梧,气度非凡,便向木先生问道:“这位是...”

        “这是在下义子,贪狼星阿史那。”木先生向黄巢介绍着。

        “哦?难道是传说中力大无穷、战无不胜的贪狼星阿史那!”黄巢惊讶道。

        “正是!”木先生点了点头。

        “好!好个英雄,请!”黄巢称赞了阿史那一句,便双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而阿史那也端起自己的酒杯,仰头将里面的酒一饮而尽。

        “...这酒是什么酒?”阿史那喝出这酒有些不对味儿,便问道。

        “哈哈哈,阿史那英雄果然厉害!说句实话,本王喝酒总嫌味道寡淡,便常往酒里加入人血。今日是为了照顾木先生,所以特意少放了些...”

        “原来如此...我说这酒怎么喝起来比寻常酒都香啊!只是这人血能再多些就好了!”阿史那道。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