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小白,你可知道这内侍省在哪吗?”徐守光问道。

        “自然,内侍省就在那掖庭宫西南。你若是想找出晁千代姑娘,需得去到尚仪局中找人盘问。不过这皇宫非比寻常,里面多的是高手,你可千万要小心些...”小白答道。

        “好的,放心吧,我会小心行事的。”徐守光答了一声,而后悄无声息地顺着夜色中浓重的阴影,如同一条狡猾的游蛇,缓缓潜行至宫城城墙的角落。他微微抬头,目光穿透漆黑的夜幕,落在城墙上那些巍峨屹立的禁卫军身上。

        只见他们身披厚重的铠甲,手持锋利的兵器,在火光的映照下闪烁着寒光。每一个禁卫军都站得笔直如松,英气逼人,仿佛一尊尊铁铸的雕像,守护着宫城。

        徐守光故技重施,口中轻声念道:“海市蜃楼!”。一层灰雾悄然弥漫开来,附近禁卫军的视线瞬间都被这层灰雾所蒙蔽。徐守光趁机翻过宫墙,而后迅速把身形重新隐藏在阴影中,他继续潜行,脚步轻盈而迅速,仿佛与夜色融为一体。

        徐守光在小白的指引下,迅速向着掖庭靠近。突然,一阵急促的锣声响起,紧接着,一队禁卫军迅速从远处向着这边跑来。徐守光心里一惊:“莫不是我被人发现了...”

        徐守光正犹豫要不要先撤走,正在这时,他似乎听见有人在喊:“贼兵破城了!”紧接着,就看见那队禁卫军径直从他前方的道路上奔了过去。

        “哦,原来他们不是来抓我的呀...”徐守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他纳闷不是计划明晚动手吗?怎么计划提前了...不过他很快便想明白了,想必是木先生见阿史那没拦住自己,一来担心自己的安危,二来是担心计划走漏,便决定提前动手了。不过这样也好,局面越乱,越有利于自己去救人。

        眼见一队队的禁卫军向皇城边涌去,不一会儿,这曾经戒备森严、仿佛连空气都凝重的皇城内部,便变得如同被遗弃的古城一般,显得空旷而寂静。大路小道上,原本繁忙的脚步声和铠甲摩擦的声响已消失无踪,只剩下偶尔吹过的风,轻轻拂过空旷的街道,带来一丝丝孤寂的气息。

        徐守光抓住这个时机,弓着身子飞快溜进了掖庭宫。此时这掖庭中的众人都躲在屋子中。

        “那间是尚仪局?”徐守光分不清掖庭中的房屋布局,立马向小白问道。

        可是,还不等小白回答,突然,徐守光就感觉侧前方一阵热风袭来,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瞬间便涌上徐守光心头。他顺着热风来源看去,只见一颗巨大的火球犹如一颗流星,正向着他飞快袭来。徐守光连忙向侧方一个矮身翻滚,避开了这记火球。火球打在徐守光身后的宫墙上,瞬间四散开来,而原本的宫墙,也被砸得中间一片焦黑。

        “大胆刺客,竟敢擅闯皇宫!”一个浑厚的声音喝到。

        徐守光抬头看向来人,只见这人身着深青色宽袍大袖,左手持拂尘,右手拎着宝剑。剑锋指向徐守光。原来这人便是太史令薛包仪。

        要说这太史令,平日里掌管浑仪监,主要负责天文观测、历法制定等。除此之外,浑仪监还负责一项事务,便是防范宫外那些居心叵测的术士和异人。这薛包仪作为掌管浑仪监的太史令,实力自然不容小觑。别的不说,单是他在皇城中布下的侦测结界,自打徐守光翻入皇城的那一刻,他便察觉到了。

        “我乃浑仪监太史令薛包仪,见到我了还不速速俯首就擒,可留你一条小命!”薛包仪喝道。

        徐守光救人心切,刻不容缓,也懒得与他多费唇舌。他迅速从如意袋中摸出两枚飞针迅速甩向薛包仪。飞针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银色的轨迹,闪烁着凌厉的光芒,直逼薛包仪而去。

        薛包仪见飞针袭来,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笑道:“区区雕虫小技而已...”,只见他左手迅速挥动拂尘,拂尘卷起一阵劲风将飞针一一扫开。飞针在空中翻滚着,发出尖锐的啸声,最终落在远处的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紧接着,薛包仪将拂尘在右手宝剑剑锋上一扫。顿时,宝剑仿佛被点燃了一般,剑身燃起一团赤红的火焰,犹如一条火龙在剑身上盘旋。火焰熊熊燃烧,释放出炽热的气息和刺眼的光芒,让人不敢直视。

        薛包仪举起宝剑,对着徐守光所在方向一剑斜劈下来,只见一个火球被甩了出来,对着徐守光直直地飞了过来。这火球速度极快,一边翻滚着一边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燃烧声。

        不过,这对徐守光来说却算不得什么,徐守光看准火球来势,只是轻轻一个侧身小跳,便轻松闪避开这火球的攻击。而后,徐守光也从如意袋中调出唐刀涓溪,向前迈步打算近身。

        但眼见这火球打空了,那薛包仪却丝毫不在意,他口中默念口诀,随后,宝剑在空中挑了个圈。徐守光见薛包仪这动作奇怪,却又搞不明白他究竟在干什么,便也停下来冲势,小心看向前方,紧紧盯着薛包仪的动作。

        可这时,徐守光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东西对着他背后袭来,他来不及多想,急忙俯身躲避。就在他刚趴下的瞬间,方才那枚火球竟然又飞了回来,从他身体上方一掠而过。火球带来的高温,瞬间便将徐守光后背的衣服点着。

        徐守光察觉到自己后背起火,连忙原地滚了一圈,将背后的火苗悉数扑灭。但这时,薛包仪手中宝剑又是一阵舞动,那火球便跟着宝剑舞动的轨迹,调转过头,向着徐守光蛇形窜来。

        “这家伙...竟然能随意控火...”徐守光惊叹道。眼见那蛇形走位的火球极其难躲开,徐守光索性使出了妖丹绝技,他大喊一声:“幻鳞!”

        只见一个由无数绿色半透明虚幻鳞片组成的护盾瞬间形成,将徐守光罩在其中。而后,只听见“嘭”的一声,那火球打在幻鳞护盾上,火焰向四面迅速散开。散碎的火焰纷纷落在地面,没几下便彻底熄灭了。

        徐守光见追着自己的火球总算是解决掉了,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正当他准备撤去护盾之时,他猛然发现这护盾表面上竟然还扒着一只通体红色的小鸟。这红色小鸟周身裹着一层淡淡的火苗,火苗虽然微弱,却仍在慢慢变大成长。

        “这是火灵...”小白见徐守光好奇,不等他问,主动解释道。

        “原来,这家伙控制的不是火焰,而是这只火灵呀...”徐守光终于明白这火球为什么会拐弯了。而就在徐守光分神的这一小会儿,火灵身上的火焰又全部重新燃烧了起来。

        浑身冒着火焰的火灵在薛包仪的控制下,飞到空中,不住盘旋着,等待着护盾的消失。

        终于,幻鳞护盾所能支撑的时间已然到了极限,只听“哐啷”一声,绿色半透明护盾再次崩溃,虚幻的鳞片层层剥落,随即消失在了空中。

        而薛包仪看准这个时机,宝剑用力向下一挥,那火灵也随着宝剑轨迹,对准徐守光的就直冲了下来。火焰在空中翻滚,照亮了周围的黑暗,火舌舞动,仿佛要将一切都吞噬。空气中弥漫着炽热的气息,仿佛连空气都在燃烧。

        火球下落速度很快,刹那间便砸在徐守光身上,但当火球和徐守光接触的一瞬间,徐守光的身形却突然一闪,而后迅速虚化消失不见。而火球则直接砸到地面上,炸出一个被熏黑的浅坑来。

        “幻像!”薛包仪不愧是浑仪监太史令,见多识广,立马瞧出火球打中的只是一个幻象而已。他心中一凛,急忙回头看去,果然就见到徐守光提着涓溪对着自己就刺了过来。

        薛包仪连忙一边后跳一边挥动拂尘,在他身前,立马出现了一面坚冰构成的冰墙。冰墙散发着一股股寒气,横挡在二人中间,阻断了徐守光的攻势,也为薛包仪争取了宝贵时间,以等待火灵复原。

        薛包仪见冰墙暂时将徐守光挡住,便回过头来看向方才倒在地上的火灵,此时火灵已然又燃起了火苗,火苗逐渐变大,相信不出几息的功夫,这火灵便又可以被薛包仪驱使了。可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薛包仪面前的冰墙中间却是一片红彤彤的,紧接着,坚冰化开一个大洞,一条火龙瞬间从这大洞中冲了出来,直奔薛包仪而去。

        原来方才徐守光攻击被冰墙所阻,他干脆就放出了火鸟,利用火鸟高温来融化坚冰。薛包仪虽可以差遣火灵,但本身却还是惧怕火焰的。见炙热的火焰冲着自己呼啸而来,薛包仪连忙一甩拂尘,念了句:“移形换影!”,薛包仪的身形陡然消失,紧接着又出现在不远处。火鸟的火焰从薛包仪原本所在的位置掠了过去,却没有打中他。

        移形换影后的薛包仪将拂尘举过头顶,画了个圈,而后挥动拂尘对着徐守光方向将方才画好的圈给甩了过去,而后大喊一声:“牢!”。瞬间,徐守光的脚下便出现了一个金色八卦图样。徐守光没见过这哥,但心想这一定不是啥好事,于是便要跳出这个圈外。但这时,那八卦上的金光却迅速向上生长,变成一条条的栅栏,将自己牢牢锁在这八卦之中。

        不过,徐守光虽然出不去,但不代表他打不着薛包仪。只见徐守光收了唐刀,转而从如意袋中调出两枚飞针,夹在右手中,而左手则背在身后,掐动指诀,口中默念:“缠绕!”

        薛包仪见飞针再次袭来,冷哼一声,又要用拂尘将飞针打落。但他正欲抬起左手时,却发现左胳膊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他连忙低头向下看去,只见左边小臂正被一根虚幻傀儡丝缠绕着。这根傀儡丝极细,但却十分的坚韧,无论薛包仪怎么用力也无法将左手抬起来。

        薛包仪暗骂一声,眼见既然挡不了,就干脆闪开。但他才一挪动脚步,瞬间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原来,他的右脚正被另一根虚幻傀儡丝紧紧缠绕着。这两根傀儡丝一根拴手一根拴脚的,他现在是既不能挡,也不能逃开。

        两枚飞针不出意外地扎入薛包仪的两条胳膊中。薛包仪疼得闷哼一声,手中宝剑和拂尘瞬间就掉在了地上。拂尘一脱手,八卦光牢立马便失去了效用。徐守光脚下的八卦金光瞬间便变成了灰色。而那一根根的金色栅栏光柱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徐守光迈出光牢,几步来到了薛包仪的身前。

        “逆贼!落在你手里,你要杀便杀,休得多言!”薛包仪骂道。

        徐守光却不理会他,弯腰将那拂尘和宝剑拾起,收入了如意袋中。而后他收了傀儡丝,对着薛包仪双手一抱拳道:“前辈,在下只是来这救人的,本无意冒犯前辈,但在下救人心切,这才得罪了前辈...冒犯之处,还望前辈勿怪。”

        薛包仪原本倒在地上,骂骂咧咧地发泄着不满。然而,徐守光的一句话如同巨锤击打在他心上,令他瞬间沉默。他忽然想到今日之前,他也曾感到过一股陌生的气息进入了皇城。他顺着气味一路追查了过去,却在途中遇到了田令孜。他将自己的发现立马向田林令孜做了汇报,却不想田令孜非但没把他的话当真,反而责骂他疑神疑鬼的,动摇军心。

        起初,薛包仪还认为是自己掌握的证据不足,回去后便埋头去找寻起更多的线索,这一整天下来,却毫无收获。直到入夜后,他再次感到结界被触发,便循着波动找了过来,于是便遇见了徐守光。

        “看来,这一切跟似乎与田令孜有关...”徐守光思索道。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