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这时,薛包仪与徐守光的争斗造成的声响也将附近的禁卫军悉数引了过来,禁卫军们瞧见薛包仪倒在地上,忙弯弓搭箭。霎时,无数箭矢对准徐守光便飞了过去。徐守光连忙左躲右闪,边避开这些箭矢,边向着院墙跑去。待他跑至院墙边,徐守光双腿用力一蹬地,一个翻身跃过了高墙,而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薛包仪方才听徐守光讲得那些,加上白日里自己在结界上感知到的,心中疑虑更甚。他薛家世代受皇恩,他又是如今浑仪监太史令,于公于私他都不能坐视他人借助歪门邪道来控制当今圣人。薛包仪思索了良久,决定还是要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炷香后,紫宸殿外,当值的小太监来报:“禀报田大人,浑仪监太史令薛大人求见。”

        “哼!白日里,这薛包仪便来问过杂家,还差点给他撞破了,没想到这个老东西贼心不死,现在又来,就说杂家公务缠身,不见!”田令孜拉这个脸说道。

        小太监听罢,点了头,便要退去,却听一个声音响起:“且慢!”

        田令孜听闻声音后赶忙对着身边一个身穿黑色斗篷,兜帽遮脸的神秘人恭敬躬身道:“赵真人,这关键时刻...”

        “正是因为关键时刻,才需要更加小心仔细,且让那薛包仪先进来,听他说些什么,再做定夺。”黑袍神秘人缓缓说道。

        “那...这...”小太监请示田令孜。

        “这什么这,你没听到赵真人的话吗?快领那薛包仪进来!”田令孜对着小太监吼道。

        “诺...”小太监被吓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他赶忙应了声,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而那黑袍神秘人也一挥衣袖,随即隐去了身形。

        不一会儿,那小太监领着薛包仪回来了。

        “下官见过田大人!”薛包仪对田令孜行礼道。

        “哎,薛大人不必客气,你我同朝为官,不用那么拘谨...”田令孜脸上堆满笑,又接着说道:“眼下这贼兵围城围得紧,这大半夜的,不知薛大人找杂家有何贵干呀?”

        薛包仪见田令孜问了,便直接说道:“不瞒田大人,白日里下官察觉到有外人进入了皇城内,便循着踪迹来查看,但由于田大人害怕下官惊了圣驾,便让下官回去了。只是今夜这贼兵攻城,下官颇为不放心,便想再来这紫宸殿看看,瞧下是否有贼人趁机潜入了宫里...”

        “...薛大人的意思是,田某包庇外人谋害圣人咯?”田令孜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

        “下官不是这个意思,下官只是想确保圣人的安全...”薛包仪一点儿也不怯。

        “圣人安全由杂家负责,薛大人就不必费心了!”

        “薛家世代食君之禄,圣人安危关系天下安危,又岂能漠不关心!”

        “薛包仪!放肆!竟敢来教训起杂家来了!”

        “下官不敢,下官只是照实说...”

        田令孜缓了缓,又说:“薛大人,平日里也不见你如此,今夜这般反常,可是知道了什么?不妨与杂家说说,杂家给你拿个主意...”

        在这皇宫之中,薛包仪的法术和剑法都是一等一的,他也不怕田令孜翻脸,便直说道:“好,既然田大人问,那就请田大人把偷运进宫中的那名女子带出来吧...”

        “薛大人可不能乱说,什么女子?”

        薛包仪听田令孜抵赖,不屑笑笑,说道:“既然田大人说没有,又不妨让下官搜下看看...”

        薛包仪说着,突然感觉到身边似有人用法术隐去了身形,立马拔出宝剑握在手中,厉声喝到:“何人在此?”

        “哈哈,不愧是浑仪监太史令薛包仪薛大人啊!在下这蹩脚的隐身术竟被薛大人轻易察觉了...”说话间,黑袍神秘人渐渐显出了身形。

        “你是何人?”薛包仪立马用宝剑指向黑袍神秘人,厉声问道。

        “我是何人不重要,你还是关心下你想葬在何处吧...”黑袍神秘人笑着说道。

        “猖狂!”薛包仪怒喝一声,举剑便要向黑袍神秘人刺去。却不想这时他猛然觉得后背一阵刺痛,紧接着心口发凉,他低下头一看,只见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尖从自己胸口处透了出来,嫣红的鲜血从伤口处向外喷涌。

        “薛大人,对不住了...”薛包仪身后一个黑子一把抽出了匕首,将薛包仪向前推倒在地上。倒在地上的薛包仪抽搐了两下,便不再动弹。而那影子则慢慢变淡,渐渐显出了五官,竟然是田令孜!而原本站在另外一边的田令孜身形却逐渐缩短变黑,最后化做一团影子聚在了新出现的这个田令孜的脚下。

        田令孜掏出一个手帕,用它将匕首上的血迹擦拭干净,而后把手帕随手扔在了薛包仪尸体旁,而后吩咐小太监道:“把这厮的尸体拖到城门口,等明日便说薛大人在城门处遭到贼兵毒手...”

        小太监听罢点头,便喊来两人亲近的宫人,一起将薛包仪的尸体拖了下去。

        “田大人,贫道这次来,有个事需要你去做...”黑袍神秘人道。

        “赵真人,在您面前,杂家可当不起大人二字,您还是管我叫驭影使便是了...”田令孜后退一步恭敬说道。

        “好,驭影使,贫道需要你今夜带着小皇帝一并出逃至蜀地...”

        “...这...赵真人,这都打到跟前了,为何不直接将这小皇帝结果了,还放他逃去蜀地?”田令孜不解。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大唐气数未尽,死了一个李儇,外面还有多少李姓藩王。与其让他们自立,不如留着这个窝囊皇帝,也好牵制下这帮藩王...”

        “原来如此...真人高见,属下佩服啊!”田令孜马屁拍得很及时。

        “对了,还有个事...”

        “何事?真人但说无妨,属下一定竭尽全力去办妥!”

        “去蜀地之前,你把那玉玺藏起来,别带走了,我有用!”

        “好的,属下明白!”

        ...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再说徐守光那边,摆脱了禁卫军的追击后,他躲藏在宫墙外的阴影中,准备伺机再进到这皇宫中去救人。等了好一阵子,忽然,徐守光瞧见皇城大门开了,一队马车从大门中疾驰而出,沿着道路向西边去了。

        徐守光正觉得纳闷,忽然,一阵风刮过,将其中一辆马车侧边的帘布掀起。徐守光透过窗子,见到晁千代正呆呆地坐在马车之中。

        “千代?”徐守光自言自语道,他揉揉眼睛,再次看了过去,帘布却早就落了下去。

        眼见马车飞快地疾驰而去,徐守光顾不上暴露,从树丛中跳了出来,对着马车大喊:“千代!”

        晁千代被控制了神志,原本正乖乖坐在马车中,但忽然,她的意识却被徐守光的呼喊声唤醒了。她连忙掀开帘布,伸出脑袋看向后方,果然徐守光便站在马车后方的道路上。

        “徐守光!”晁千代对着徐守光喊道。

        徐守光见着晁千代,心中一喜,连忙追了上去,而晁千代也准备从马车上跳下来。这时,晁千代所乘的马车前方的布帘突然被掀开,晁千代朝着布帘方向看去,只见吕用之也在这马车上。

        “...竟然能突破我的心控术,不错呀!”吕用之说道。

        晁千代见着吕用之,连忙将手伸向背后去拿孤鹜落霞伞。但她手刚摸到背后,背后却是空空如也。

        “你在找你那把伞吗?”吕用之笑着从身后拿出晁千代的孤鹜落霞伞,说道。

        “还给我!”晁千代见着伞,连忙伸手去抢。但这时,她忽然感到脑子中被许多声音所填满,眼皮低垂,意识逐渐变得模糊起来,而后竟又如先前一般,呆呆地一动不动坐在后面。

        “呵呵!这小丫头的情绪就是容易把控...”吕用之哈哈笑着,把布帘重新拉上。

        当然,这一切徐守光并不知道,他用尽全力在马车后面追着,但徐守光再快,脚力也始终不及这御用的骏马。眼见这距离愈发被拉开,这时,徐守光左手拇指上的玉扳指流光一闪,从里面蹦出一只体型健硕的白鹿。

        “徐守光,快上来!我带去你!”白鹿喊道。这声音虽然浑厚了许多,但是徐守光听得出来,这便是小白。他也不犹豫,直接一步跨到了小白的背上。

        化身白鹿的小白见徐守光已然上来了,四肢发力,猛然向前方跃去。小白步子极大,这跃一步便是一丈有余。在小白的帮助下,徐守光与前方马车的距离迅速接近。

        徐守光骑在小白背上,见不久前还是不到自己胸口的小鹿,现如今已然成长为一头健壮的雄鹿,便忍不住问道:“小白,这一段时间不见,你咋又长大了呢,现在已然是头漂亮的雄鹿了...”

        “呸!什么雄鹿,我可是白泽大神,等我再修炼修炼,恢复了法相,到时吓死你!”小白口中说着,脚下步子不停,继续大步追着前方的马车。

        “好好好!期待我白泽大神到时大显神通!”徐守光答道。

        小白速度很快,与前方马车距离越来越近,眼见马车就在前方了,徐守光握紧了涓溪,做好准备,只等小白再靠近一点,便直接跃到马车上去。

        但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声炸响,一道雷光打在小白身前的地面上。小白赶忙止住脚步,但由于之前速度太快,一个前翻,连同背上的徐守光一起摔翻在地上。

        徐守光反应很快,顺势一个前滚翻而后迅速站了起来。他看向前方,只见在夜色中,一只通体雪白,没有一丝杂质,状似老虎的怪物挡在了前方道路上。

        而这时,一旁的小白甩了甩被摔晕的脑袋,也重新站了起来。

        “小白,好久不见了...”那怪物看着面前的小白说道。

        徐守光听罢,心中一惊:“原来他俩认识...”

        小白看着眼前怪物,脸上顿时柔和起来,眼眶中也滚出了晶莹的泪花。

        “是你,我们都以为你死了...”

        “是我,我还活着...”

        徐守光听着小白和那怪物的对话听得一头雾水,他看着逐渐远去的马车,赶忙喊了一声:“小白!”

        小白这才意识到马车已经离得很远了,他连忙对着面前的怪物说:“你在这里等我下,我先去追下前面的马车,一会儿便回来找你...”说罢,便要往前面追去。

        但这时,那怪物却向前走了两步,正好又挡在了小白身前。

        小白见这怪物这举动,满脸疑惑道:“你这是...”

        “没错,我是来阻止你的...”怪物诚实答道。

        “...”

        “那是我的计划,我为这个计划已经准备了好多年了,你还是不要管了...”怪物说道。

        “你的计划...”

        “不错,是我的计划!”

        “为什么?”

        “这你不需要知道,我劝你现在赶紧回头,我不想伤你!”

        怪物话说的很坚决,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这让小白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徐守光见着,连忙一步站在小白身旁,对着面前怪物喊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怪物并不搭理徐守光,只是看着小白,又说了一遍:“快走吧,我不想伤你...”

        而这次,小白却不再沉默,他向前迈了两步,把徐守光挡在身后,语气坚定地说道:“前面的马车有我的伙伴,我必须去救她...”

        怪物听罢,沉默良久,最终开口说道:“小白,我很高兴你不再是之前那个一切听凭他们安排的小家伙了...不过,你今天最好还是听我句劝,赶紧回头,你知道你是打不过我的...”

        “不试试怎么能知道呢...”小白说道。

        “...很好!我听说你曾跟张道陵跟了很长一段日子,想必也学到了不少本领,那今日就让我来领教下你的高招吧...”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