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玄幻奇幻 - 大唐除妖记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

        那怪物说罢,随即摆出一副攻击的架势,而小白站在对峙的另一端,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如巨浪般汹涌而来,几乎让他喘不过气。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内心的波澜,知道这一战已是无法避免。

        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静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小白调整身形,低下脑袋,那对尖锐的角如同两把锋利的剑刃,直指对面那怪物。他的后腿肌肉紧绷,仿佛积蓄着无穷的力量,只待一瞬间的爆发。

        就在此时,小白后腿用力一蹬地面,整个身体如同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此时的小白早已不是之前那孱弱的小鹿了,他箭步如飞,地面在他的脚下震动,发出沉闷的响声,仿佛连大地都在为他助威。周围的景物在他眼中迅速后退,风呼啸着刮过他的脸颊,带来一股凌厉的气息。

        那怪物见状,也不甘示弱,仰头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迎了上来。眼见小白的犄角就要刺中怪物时,那怪物身子一歪,四脚在地面一蹬,敏捷地将小白的那对犄角闪避过去。随后,那怪物伸出一只手爪,飞快拍向小白,小白躲闪不及,别这记手爪拍了个正着。身子瞬间向侧面飞了出去,撞到路边的一棵大树上才停了下来。

        徐守光见小白吃亏,连忙拔出唐刀前来助阵。他飞快靠近那怪物,手中握紧唐刀,一边向怪物跑去,一边将真气集中于手心,再由手心传至唐刀涓溪的刀身上。顿时,刀身上便泛起了一阵阵涟漪。随后,徐守光手握涓溪向前方挥出,一股夹杂着无数水气的气刃便向着那怪物飞了过去。

        徐守光这一路降妖伏魔,实力一直在提升,他现在的气刃斩已然不需要原地蓄力了,可以边跑动边蓄力发动,他现在这气刃斩的实力已然超过了羽栗雄太。气刃飞快地向那怪物靠近,气刃中的水气也已然形成了一道滔天巨浪,咆哮着、奔涌着要把那怪物给吞没。

        但就在这时,只见那怪物一个侧身,尾巴如巨蟒般甩出,那尾巴形似虎尾,却又比虎尾更加粗壮有力。更为惊人的是,尾巴的当头,竟有一只三角形的蛇头,双眼闪烁着幽冷的光芒,仿佛能够吞噬一切生灵。随着那怪物将尾巴甩出,一股狂风骤然而起,席卷着周围的尘土和树叶。他尾巴尖上的那只蛇头猛然张大了嘴,露出锋利的獠牙,一股强大的音波如同雷霆般发出,震得周围的空气都在颤抖。那音波犹如一道无形的利剑,直直对着气刃而去。

        很快,音波和气刃便撞在了一起。只是一霎那,强力的音波便将那气刃撞得粉碎,之前的滔天巨浪瞬间破碎成为无数小水珠,逸散到空中,消逝不见。

        音波撞碎气刃之后,威力不减,继续向前对着徐守光便冲了过来,徐守光的护盾在之前对阵薛包仪的时候就已经用过,短时间内无法再度使用。只得将涓溪架到身前进行格挡。

        音波飞快从徐守光身上掠了过去,徐守光手中的涓溪在音波的作用下刀身直颤,一直发出嗡嗡嗡地响声。再看徐守光,他虽然仍站着,但从他眼角、鼻孔、耳朵和嘴角处都溢出了殷红的血液。此时徐守光只觉得头脑一阵发昏,一种极度的不适感始终占据着徐守光的身体,他终于再也无法站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脑袋和双手无力的垂了下来。

        “徐守光!”小白才爬起身就见着徐守光被音波击中,顾不上身体疼痛,赶忙向着徐守光这边跑了过来。而这时,那怪物尾巴又是一甩,又一记音波放了出来,直取跪倒在地上近乎失去意识的徐守光。

        徐守光之前中了一次音波,已然落得一副七窍流血的惨状,若是他再中一次音波,只怕是五脏六腑都要被震碎。

        眼见徐守光就要再次被这强大的音波所吞噬,这时,小白一步跃起挡在徐守光身前,它低下头,全身的肌肉紧绷,迅速击中精神,一股神秘的力量从其体内迸发出来。它的双角间,能量开始汇聚,如同沸腾的熔岩般涌动,散发出炽热的光芒。这股能量越来越强烈,凝聚成了一面巨大无比的屏障。这面屏障宛如一座巍峨的山岳,屹立在天地间,散发着磅礴的气息。屏障上流转着璀璨的光芒,仿佛有无数的星辰在其中闪烁,令人目眩神迷。

        音波撞击在屏障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屏障上的光芒更加璀璨夺目,仿佛在与音波进行着一场激烈的较量。最终,音波被屏障完全挡下,化为无形。

        随后,小白身上气场猛然变化,屏障收缩,转而化为两把巨大的光刃,这光刃直冲云霄,散发着无尽的能量。

        小白随即摆动脑袋,那两把巨大光刃随之飞快向下方对准那怪物斩去。

        “不错!有长进!”怪物称赞道,而后,他仰头长啸,头颅顶端的独角向外绽放出璀璨耀眼的光芒,随后那光芒向着中间一收,竟然也收成了一束巨大光刃。

        随后,那怪物摆动脑袋,将额顶的光刃挥向小白的那两束光刃。光刃与光刃相交,顿时能量向四面炸开,照得附近的一切恍如白昼一般。爆炸发出一声震天巨响,一圈烟尘如涟漪般迅速向着四周散开。

        许久后,一部分烟尘散开,只见小白浑身是血,虚弱无力地倒在地上,身后不远处的徐守光此时早已失去了意识。

        “徐守光!徐守光!你没事吧...”小白看着徐守光,他此时已然脱力虚弱,爬不起身,便只能不住的呼喊着。

        “不用喊了,他还没死...”从尚未散开的烟尘之中,一个声音传了出来。紧接着,就见那怪物缓步从烟尘之中走了出来。他步履优雅,脚爪踩过之处繁花盛开。他来到倒在地上的小白身旁,语气十分柔和说道:“小白,你变强了许多...”

        小白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此时他的四肢一直不住的发抖,尝试了几次无果后,小白无奈躺了下来。

        等了一阵子,估计那几部马车都跑远了,那怪物才看着小白说道:“听我的,回去吧,这儿不是你该来的...”

        怪物等了阵子,见小白不语,于是也不再说什么,转身便要离去。但这时,小白终于开口了:“你为什么要帮长生教?”

        怪物听到小白声音,脚步停了下来,不过却没有回头,他思索了阵子,只留下一句:“等大事成了后,我会跟你说的...”随后,他不再停留,径直向前走去,又消失在了烟尘之中。

        两日后,徐守光在床上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看向四周,像是在一户农舍屋内。

        徐守光挣扎着起身,之前被那怪物攻击的内伤还未痊愈,这让徐守光不由觉得体内一阵疼痛。他咬着牙,忍住疼痛,扶着墙,慢慢走出了屋子。

        徐守光打开门,来到了屋外院中,只见院子正中间,土灶上正烧着一壶水,陆廉贞坐在土灶前,听见身后有动静,回头看了过来,正好看见徐守光扶着墙走了出来。

        “你伤还没好利索,怎么就随意下床走动...”陆廉贞赶紧站起身来,跑到徐守光身边伸手扶住他。

        “我这是在哪?”徐守光直接问道。

        “你现在在长安西郊一农户院中。前天夜里,我在长安城中看你倒在地上,七窍流血,意识全无,一时发了善心,便把你给救到这里来了...”

        “长安西郊...呵呵,你们攻城失败了?”

        陆廉贞白了徐守光一眼,说道:“让你失望了,我们现在已经拿下了长安,李儇那个小皇帝当夜便带着一群大臣向西逃走了,现在长安城里,杞王准备登基称帝。”

        “向西逃走了...”徐守光不由想到了那夜那些马车。他赶紧接着问:“那你们去追了吗?有找到千代吗?”

        陆廉贞摇了摇头:“大军攻入长安城之后,所有义军都忙着烧杀抢掠,哪还会有人去追那小皇帝哟...”

        徐守光听罢,颇有些失望。不过陆廉贞似乎看出了徐守光的心事,她赶忙说:“我之知道你若是找不到晁姑娘,势必还是要去找的。若是在长安城里,只怕你会被关起来,所以我才特意把你带出长安城,带到了这里...”

        徐守光看着陆廉贞看了好一阵子,像是从来没有认识过一般。这倒把陆廉贞给看得有些害羞了,她忙岔开话题说道:“我费了好大劲,才把你般倒这里,你可欠我一条命啊...”

        她本以为按徐守光的脾性,此刻定会找些理由来赖掉,却不想徐守光沉默许久,而后郑重其事地说了句:“谢谢!”

        这又把陆廉贞搞不会了,她想了老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于是便推着徐守光进了屋子,跟他说:“你赶紧好好休息吧,我之前找郎中给你看过,郎中说了你受了挺重的内伤,需要好好修养!”

        而后,她把徐守光安排在床上躺下,而后对着徐守光说:“你先休息吧,有什么事就喊我,我就在外面...”

        徐守光点点头,而后陆廉贞便快步走出了房间。

        徐守光趟在床上,他一直睁着眼睛,因为他一旦闭上眼睛,脑中便又浮现出晁千代被马车带走的情景。

        “该死,若不是那怪物,想必已经追上了...话说,这怪物竟然和小白认识,我不妨问下小白...“

        说问就问,徐守光小声喊着小白的名字:“小白,小白!”

        可徐守光叫了许多声,却始终不见小白回答。

        “小白!你怎么了,小白!”徐守光继续叫着小白的名字。许久之后,终于听到小白的声音:“别叫了,我在...”。

        “哦,那我放心了,对了,小白,前天夜里和你交手的那怪物强得太离谱了,而且好像跟你认识...要不你跟我说说那怪物呗...”

        小白听罢,犹豫了许久,而后问道:“你当真想听?”

        “自然,那老虎太强,我又从没见过...”

        “那不是老虎!”小白纠正道。

        “...不是老虎,那是什么?”

        “白泽...”小白想了很久才慢慢说道。

        “白泽!”徐守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连忙问道:“别开玩笑了,他长得跟你也不像啊...”

        “他就是白泽,而我,只是一只普通的白鹿而已...”

        小白见徐守光惊得合不拢嘴,这才缓缓道来。

        几千年前,泰山之巅,云雾缭绕,仿佛天地间最为神秘莫测的圣地。在那里,有一神兽白泽,它身披雪白毛发,熠熠生辉,犹如银河坠落凡间。它的双眸深邃如海,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仿佛能洞察世间万物。

        白泽天生神力,能够辨识百妖,通晓万物之理。它时常在泰山深处修炼,汲取天地精华,以增强自身修为。每当白泽修炼时,周围的山石草木都仿佛受到了它的神力感染,生机勃勃,充满了无尽的活力。

        曾经,无数帝王为了寻求治世之道,不远万里来到泰山,拜访白泽。他们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一步步攀登至山顶,心中充满了敬畏与期待。当他们终于站在白泽面前时,都会被白泽那威严而又智慧的气质所震撼。白泽会向他们传授治世之道,用它的智慧和力量,为帝王们指明前进的方向。至此以后,白泽便成为了瑞兽,人们无不崇拜他,纷纷抢着为白泽立庙。

        泰山之上,还生活着一只小白鹿,小白鹿也同样崇拜着白泽,他幻想着,有一天自己也会变得和白泽一样,受万人香火。于是,每次白泽在修炼的时候,那小白鹿都躲在一旁偷偷看着。这日子久了,自然就被白泽发现了。

        小白鹿见白泽站在自己身前,不由吓得直哆嗦。他以为白泽会去惩罚他,却不想白泽语气温柔说道:“吐纳不是你这样的,你要....”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