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楚淮谢知在线阅读 - 第55章 代价惨痛

第55章 代价惨痛

        寨子里的其他人也明显松了口气。



        若是要给这么多人分粮,他们不就得饿死?



        至于这群人为啥被男人们抢了粮还要跟着他们,他们虽然有点好奇,但到底更关心粮食的问题。



        王猛也看得出这些人的心思,于是道:“今天收的粮不少,一会儿给这些人留两天的量,剩下的还是按照惯例,按人头分。”



        平安寨的人虽然不知道能分到多少粮,但一个个瞬间高兴不已。这年头,没有什么事比填饱肚子更重要。



        不过不一会儿,他们面色就古怪了起来。



        他们当然知道,平日里他们吃的粮,大多都是靠男人们出去抢回来的,那时候看见粮他们光觉得高兴,觉得能活下去了,也没多想。



        可这会儿,被抢的苦主就在他们面前,一个个看起来比他们还惨,他们哪还好意思笑……



        但这群人没想到,他们看向对面那群人时,那群人脸上的表情却比他们还高兴,还有人激动地跟旁边人说笑。



        牛嫂也看不明白,对自家男人嘀咕道:“这些人傻笑啥呢,被抢了粮食还这么高兴,难道脑子不好使?”



        有官差听到了这牛嫂的嘀咕,可依旧止不住笑容,原本以为这平安寨的人一天的粮都不给他们,要全靠着他们自己找了,现在他们愿意分两天,对他们而言已经是意外收获了,哪能不高兴。



        再说了,跟着楚大夫人走,还怕找不到吃的么?



        他们肯定能撑到下个补给点。



        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天色已晚,都回去吧,等今晚二当家的算清楚,明天一早再分粮!”王猛大手一挥,将所有人都遣散。



        而后他转过身来道:“寨子里空房间还有不少,晴娘,你去帮恩公家收拾几间出来,切莫怠慢了恩公。”



        晴娘连忙点头,旁边有两个妇人主动上前来帮忙。



        楚家人很快跟着晴娘一起往安排的住处去,剩下官差和罪奴们就只能自力更生了。



        看着楚家人走远,张之儿急了:“爹,这可怎么办啊,现在楚家人居然傍上土匪了,之后肯定会报复我们的!要不然,咱们也逃吧?”



        张福天怒斥道:“逃什么逃,他们楚家敢跟流匪为伍,那就是反贼!他们自甘堕落当反贼,迟早要被全部砍头,咱们张家和他们不一样,咱们日后还是要回京的,现在逃了,以后还怎么回去!”



        郭氏也怂了:“老爷,那你说楚家人要是让那些土匪报复咱们怎么办?”



        张福天忍不住又怒瞪一眼张之儿:“谁叫你纵着她平日里总去找楚家人麻烦!要是楚家人也叫那土匪头头砍咱们的脑袋,或者让他们克扣咱们张家的伙食,咱们全家都得饿死!”



        他这么一说,张家不少人都陷入了恐惧之中,他们现在还记得李二是被怎么砍头的!



        见家里所有人都满脸惶恐,张明光低声道:“爹,我觉得楚家人不会这样做,妹妹只不过是跟他们拌嘴而已,他们为人正直,不会睚眦必报,只要接下来娘和妹妹别再去找他们麻烦,他们也不会报复。”



        张福天一愣,顺着儿子的话想下去,好像还真有那么点道理。



        虽说他烦透了楚家人,可楚家人确实是正直古板,估计根本不屑做这种事。



        也还好他们张家做事没像李二李四那样。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这才是硬道理。



        于是他立刻朝着郭氏张之儿母女俩命令:“以后你们不准再去找楚家人麻烦,要是他们骂你们,你们两个就忍着!”



        母女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又有一丝不甘愿,可还是点点头。



        毕竟比起被砍头,被骂两句轻多了。



        村子渐渐安静下来,王猛在楚家休息的房子里又陪着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才带着晴娘几人离开。



        谢知这么多日子以来,第一次能睡床,虽然是农村的土炕,但她已经快感动得泪流满面了。



        天知道她最开始过来那几天,有多希望每天早上刚一睁开眼还是在自己的席梦思大床上醒来。



        她再也不幻想每天一睁眼在总裁文里的一百八十平米大床上醒来了。



        楚家女人们也早已疲倦不已,但这会儿还是坐在一起。



        “娘,那咱们以后就跟着清风寨么?”沈柔对前路感到一阵迷茫。



        曾经是大家闺秀的她无论如何也是想不到,自己会沦落到匪寨中的。



        而且,若是他们以后就在平安寨里,他们是不是也算是流匪了?



        顾晚棠则看开得多:“朝廷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我这是没本事,我手里要是有兵,看我不把狗皇帝和太子砍下台!”



        “……”苏念捂住了身旁楚木槿的耳朵,她没那么大志向,家里人去哪,她就跟着去哪。



        楚木兰则跟着吆喝:“砍下台!”



        沈柔也赶紧捂住了大女儿的耳朵。



        林氏却道:“捂什么,让她们听着,我们楚家落到今天这种田地,也怪这些年家里人一个个被养得太天真,对人不设防,以为只要好好做个纯臣之家,不涉及那些党派之争就能始终受皇上重用屹立不倒,如今想来,也怪娘和你们爹,不该将孩子教导得如此天真不谙世事。”



        楚家付出的代价太惨痛了。



        北苍敌军来犯时,朝廷派来了使臣监军楚家抗敌,那监军却趁着营地只剩下三郎四郎时,与北苍人里应外合,假装落入敌人圈套。



        三郎四郎为救使臣,只能在极不利的情况下下达追击敌军命令。



        两人好不容易将使臣救回,先回城一步的使臣却令人关闭城门,任由已经力竭的三郎四郎被北苍追兵在城池外围剿!



        两人被上百匹烈马踩踏而死,骨肉尽碎,死后头颅被割下,挂在了北苍大军占领的辰国城楼上。



        在楚家其余人回来之后,为了拿回楚三郎四郎的头颅,制定了周密计划,谁知却被使臣泄露军情,楚老将军和几个儿子落入圈套。



        大郎腰斩而死。



        二郎万箭穿心。



        楚老将绝望,军身中百刀,被活活砍死!



        七万楚家军被坑杀!



        被父兄保护着好不容易逃出来的五郎和七郎,却迎面再次碰上了埋伏已久的敌军!



        北苍人活捉了七郎,打断脊骨,挑断手筋脚筋,让他成为废人。



        五郎为了救弟弟,孤身入敌营,终于将七郎救了出来,可自己却为了引开追兵,摔下悬崖,粉身碎骨!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