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楚淮谢知在线阅读 - 第116章 你怎么比我爹都凶

第116章 你怎么比我爹都凶

        夫人放心,我们全听您安排!”终于有矿工有机会跟谢知搭上话,急忙应声道。



        谢知回过头,看着一双双热切的眼睛,凝重点了点头。



        孔慈舟这时才想起刘石头对谢知的称呼,忙改口,说明情况:“楚大夫人,我们刚才为了过来,惊动了几个值夜的官兵,我们已经收拾了他们,所以得快点和楚将军接头了。”



        难怪方才外面不见值夜的官兵。



        谢知心底暗道,而后点点头,问清楚矿工们情况后,就让矿洞内的矿工移步到洞口附近,随时准备接应楚淮。



        结果她刚从矿洞出来,就和楚淮、刘石头、还有背着张之儿的张明光碰上了面。



        “大嫂?”楚淮看见她在这,微微一怔,便回过神来,没有多问,拉着她先躲在了暗处。



        “七郎,孔大夫带着的有一百三十人,都是之前就在这的矿工,全在矿洞里等着了,他们手里只有四把刀,但镐头也能勉强当武器。”谢知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全部说出。



        楚淮对着她点头,而后看向身后二人:“擒贼先擒王,刘大人,你随我去拿守将,大嫂,你跟着张兄去召集今天到矿场的矿工,以备万一。”



        “好,七郎。”谢知立刻答应下来。



        几人正说着,前方却忽然有几个官兵抬着木桶过来了。



        “开饭……咦,人呢?”



        官兵刚刚发出诧异的声音,就看见面前忽然出现一个矿工。



        几人虽然意识到不太对劲,但日复一日重复的差事早已让他们脑子变得麻木,最多能想到的也就是矿工可能偷偷逃走,绝对想不到矿工还敢反抗,所以一时间脑子都没转过来。



        眨眼间,少年已经到了他们跟前。



        这时候,他们才终于看清楚了。



        蒙着面容的少年。



        脸上、身上,全是血!



        白芒一闪,切断了一人的视线,痛感还没传达到大脑,他就被封了喉,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旁边几人被喷了一脸的血,瞳孔震动,可他们也来不及求救,就已经变得悄无声息。



        刘石头知道拿下首领已经是刻不容缓之事,否则官兵们很快就会发现,楚淮还未说话,他就飞快跟了过去。



        看着两人的身影没入远方黑暗之中,谢知和张明光才出来。



        “楚大夫人,您能不能帮帮忙,把我妹妹先带到安全处,我去叫从前咱们的人,还有今天被骗的难民们。”



        张明光一边说,一边就把张之儿放了下来。



        谢知没跟张明光这人来往过,但见对方毫不犹豫把张之儿交给自己,抽了抽嘴角,这哥们,心眼也太大了,忘了张之儿跟自己关系不太妙了?



        “不是,你……”



        她话还没说完,张之儿就被放了过来,张明光拔腿就像猛牛似的朝着矿工住处冲。



        “……”



        谢知沉默了一小会儿。



        他也能把张之儿先带到张家人那啊。



        这哥们,总感觉他脑回路感觉和正常人不太一样。



        事已至此,谢知也不多墨迹,赶紧背着张之儿就往矿洞走,这紧要关头,也不是计较过往那些小事的时候。



        她先把人带到孔慈舟那最好,等矿工们能出来时,估摸着罪奴和难民们也都出来了,到时候再把人交给张家。



        她刚背着人走到矿洞,背上的张之儿却醒了:“谢知?怎么是你?”



        “你这个问题,我也挺想问的。”谢知回道。



        谁知张之儿沉默了一下,居然挣扎起来:“你…我不要你,你是不是想把我卖了,呜呜呜…哥……”



        谢知背着她虽说不费劲,但那是她不挣扎的情况下,这会儿张之儿一挣扎,她就有点吃力,于是忍不住怒喝。



        “都什么时候了,还耍大小姐脾气,给我闭嘴。”



        她这么一怒喝,背上果然安静了。



        谢知刚走了一会儿,就听到背上小姑娘在那偷偷吸鼻子。



        “不准把鼻涕弄到我身上!”她脚步停了停。



        “你……”



        张之儿之前被吓到了,本就委屈至极,见到哥哥才算安心了点,谁知道一醒哥哥没了,变成谢知了不算,谢知还这么凶她,她的头又晕,身体又处于高热之中,难受极了。



        她越想越委屈,忍不住抱怨。



        “谢知,你是不是女的,怎么比我爹都凶。”



        “……”谢知没搭理她。



        她平常也没这么凶,主要是这时候太紧张了,没心情也没时间在这哄小姑娘。



        孔慈舟见她背了个女孩来,赶紧来接应:“夫人,这也是疟疾病患?”



        谢知摇头:“她今天刚到,应该不是疟疾,还是劳烦孔大夫帮忙看看了。”



        古代可是随随便便一个感冒都容易要人命的地方,张之儿好像也就是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这一路风餐露宿的,身子底子也早就熬差了。



        孔慈舟忙给张之儿诊脉。



        张之儿这才意识到,谢知是带自己来看病的,紧张的情绪缓解了些,安静下来看着四周。



        而谢知也已经和其他矿工说起话来。



        张之儿偷偷听着,才发现这里所有人都对谢知好像极为恭敬,好像谢知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似的。



        她也来这干了两个时辰的活了,知道这里的矿工除了干活就还是干活,累得连话都不会多说一句,更别说会这么聚在一起,恭恭敬敬地看着谁,听谁指挥了。



        谢知看起来也是刚到这里的吧……



        她是怎么做到的?



        谢知不知道张之儿在想什么,她只想这个累赘在自己手里期间不要出事,等一会儿就赶紧把人送回去。



        见孔慈舟给她看诊的结果只是普通风寒,便不再关心,而是探到洞口听外面的动静。



        洞外似乎是有人发现了地上的死尸和血迹,闹了起来。



        “矿工造反了!快来人!”



        听到这一声清晰的喊声,谢知心里一紧,赶紧往后退。



        他们在矿洞里没被发现时虽然安全,可要是被发现了,反倒不利于作战。



        何况这里的矿工都是长时间辛苦劳作的,哪怕有心也无力,战斗力低下。



        现在楚淮还不知道有没有得手。



        若是没有得手,她就得做好准备,带着身后这些人打一场硬仗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