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长嫂为妻在线阅读 - 第25章 是人么?

第25章 是人么?

        女孩小小的身子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飞起来又狠狠坠地,整个人发出一声被虐待的小猫似的呜咽后,好一会儿都没有发出声音。



        看到这一幕,一股怒火自谢知心底冲天而起。



        楚家的女人们以柔弱的身躯在前方拼死拼活,保护所有人,可这些本该站出来保护所有人的官差们呢,却在这里这么虐待楚家的孩子!



        一时间,谢知连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住手!”她忍不住对着李二怒喊一声,冲上前去。



        她刚到跟前,地上的楚木槿就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谢知根本顾不得骂李二,蹲下身就查看楚木槿的情况。



        小姑娘像是被吓着了,两眼直愣愣地看着前方,一声不吭,小嘴却不停舔着嘴边不断涌出来的血。



        看到白天还乖乖巧巧跟在自己身边的小姑娘这会儿成了这副模样,谢知的手都在发抖。



        “木槿,木槿……”



        “槿儿……”楚淮的手吃力地抬起,想要摸一下女孩儿。



        在亲人的呼唤声中,楚木槿似乎终于回了魂,看清面前的谢知和楚淮,喊出了声。



        “大伯娘,七叔…呜……”



        这次她哭声细微得像营养不良的奶猫似的,小得可怜。



        谢知连忙轻轻给孩子顺着背,从腰上取下水囊:“乖,先喝些水。”



        楚木槿虽然性格内敛了些,但极为乖巧听话,闻言一边挤着眼泪,一边就着谢知打开的水囊喝了几口水下去。



        很快,楚家其余众人也赶了过来,只不过他们没有看到先前那一幕,只看见楚木槿嘴边有血,急忙跑了来。



        “木槿,乖乖,你伤到哪了?”楚老夫人急坏了。



        沈柔更别说了,心疼得心都要碎了,一把想将女儿搂进怀里,却被谢知制止了:“木槿受了内伤,不能使劲。”



        一听这个,沈柔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掉:“怎么会受了内伤?”



        周围有不少人都看到了李二刚才的所作所为,可他们哪怕觉得李二过分,也不敢说出口,一个个闷不吭声。



        谢知将楚淮交给楚香绫,缓缓站了起来,看向李二。



        不知是不是她的眼神太过坚定,李二居然莫名有一丝心虚。



        但他很快又理直气壮地质问:“看什么看!你敢瞪本官?想死么?别以为你这两天做了点事就摆起特殊架子来了,告诉你,本官想弄死你跟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谢知平静得像是一滩死水,脸上的血还在往下流,她的眼眸却一眨不眨:“大人误会了,我只是想告诉你,豺群已经被我们楚家人和卓大人一起打退了。”



        “打退了?又开始吹了,就凭你们几个……”李四在旁边嗤笑,可笑到一半,看见楚家每个人脸上的黑灰,卓军浑身上下的伤口时,渐渐意识到,她说的好像是真的……



        所有逃过来的人忍不住回头,朝着火光的方向看去——



        天幕漆黑,那片燎原之火却璀璨迷人,像是一场盛大的铁花焰火。



        而这一场焰火,就是由这几个人点燃的。



        “不是,你们真给那么多豺打退了啊?”有官差忍不住惊诧问道,还是不敢相信。



        卓军冷静点头:“方才我喊着让人来支援,楚家人听见了,带着捡来的刀和火油赶来支援了,这才得以将豺群打退。”



        闻言,一些先前明明听到卓军声音却还是选择逃跑的官差们脸皮一热。



        一群病弱的女子都能在这生死关头挺身而出,而他们一群大老爷们却选择了逃跑……



        而且这些女人还把豺群给打退了,说明若是他们过去,早就把那些畜生赶走了。



        最关键的是,头还把人家家里的小女儿踹得都吐血了!



        这……就连他们都忍不住觉得,他们实在是有些不当人。



        因着不好意思,这会儿那两个被抢走刀和火油的官差也没有反驳卓军,说出被抢的实情。



        李四回过神来,却眼前一亮:“你们杀死了多少豺,咱们是不是有很多肉吃了?走走走,快去捡肉去!”



        除了少数几个官差和李四神情一样之外,剩下的十几个脸上的表情都有些难看。



        他们临阵逃脱,哪有脸去捡保护了他们的人的战利品。



        李二拍板了最终决定:“卓军,你带几个人,整合队伍,李四,你带几个人,跟我去收集豺肉。”



        李四知道他们不用再受这些豺的威胁,还有满满的战利品,想到吃不完的肉,他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去了,一挥手,就带着人往前赶去。



        看着李二解释都不解释踹楚木槿的事就直接离开,待其他官差也离开后,谢知忍不住低骂了一声。



        “畜生不如。”



        楚家人还以为是说李二临阵逃脱却又抢战利品的事,可谢知一番解释后,他们才知道,楚木槿的内伤是李二所为。



        “我们在前面苦苦杀豺,他们却在我们背后虐待槿儿,他们还是人么!”楚香绫硬生生气哭了。



        她打小就要强,觉得自己是武将的女儿,父亲是征战沙场的烈士,母亲也是忠烈英勇的女子,随父亲上阵杀敌,所以她从来都不喜欢流眼泪,觉得那样不配做父母的女儿。



        可这会儿,她怎么都克制不住自己的泪了。



        楚家的所有人陷入了寂静的沉默。



        毫无疑问,他们此时一个个都对李二有了杀心。



        楚木槿知道,大人们是为了自己心情不好,她用小手把嘴边的血擦了又擦,抱住楚香绫的大腿:“姑姑,木槿不疼。”



        楚香绫的泪却流得更多了。



        楚家人沉默间,卓军去而复返,他已经从其他官差口中得知了楚木槿受伤的真相,愧疚冲天。



        “楚老夫人,是我们对不住你们……这些药你拿着,是兄弟们给的,他们让我捎话,他们佩服你们,这次是他们对不住你们,今后定会好好保护大家伙。”



        这一行队伍里,药是极为珍贵的东西,罪奴们哪有资格用药,官差们都还不够用,所以张家之前用钱换都换不来,楚老夫人犹豫了一下,就想接下。



        谢知却拦了下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