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长嫂为妻在线阅读 - 第97章 惊险

第97章 惊险

        听到孙常富死了,一些灾民激动的情绪却依旧未消,拿着石头块就砸向紧闭的城门。



        可另一些灾民们却渐渐冷静了下来,看着孙常富已经没有人形的尸体,面露恐惧。



        这其中就有李家一家。



        年近半百的李丁头也没想到,自己不过睡了一觉,再醒来,天上突然就下粮食了,更没想到,抢粮食的时候周围其他人把这成和镇上最大的恶霸孙常富给打死了!



        要是等城里的士兵和孙家人反应过来,岂不是会把他们全砍头!



        李丁头一想,就吓了一跳,连忙把还在前面义愤填膺的儿子拽了回来。



        “大山,别闹了,我们闯了大祸了!孙常富死了,那宋志达能不跟我们秋后算账?快,背上粮,咱们连夜就走!”



        周母也反应过来,心里一阵阵后怕,认同了自家男人的主意,忙叫家里所有人都背上粮,能背多少就背多少。



        “娘,那咱们去哪?”李虎子还小,身上也背着一小袋粮,手里抓着一把米在嘴里嚼着,懵懵懂懂地问道。



        周母定下心神,看着远方道。



        “去久安!”



        ……



        谢知丢完粮之后,便把马从空间里取出来,骑上一路绕道狂奔。



        王猛他们拉着粮和沉重的金银,再怎么跑,也跑不过她一匹马。



        快跑到营地时,谢知才把后面原本的马和拉着货的板车都取了出来,减缓速度往前走。



        谁知不一会儿,王猛几个就在后面追上来了。



        “咦,大哥,楚大夫人在前面!”吴老三的大粗嗓门在旷野里格外明显。



        谢知心里一惊,没想到他们跑得这么快,不过还好没露馅。



        “大当家的,你们也回来了。”谢知面上的惊喜装得情真意切。



        王猛却顾不得跟她多说:“城里那群孙子发现太早了,走走走,快走,我们连夜就走!”



        闻言,谢知也不多说,老老实实跟着一群人回到了营地。



        营地里,众人都知道今夜要连夜赶路,这会儿都在小憩,听到动静,他们醒过来时,就看到晴娘已经上前检查米袋里的米。



        “全是上好的白米啊!”有了先前的经验,晴娘这次检查得仔细,这会儿抓着一把米香浓浓的白米,眼里的喜悦之情呼之欲出。



        “是啊,老子都没吃过这么好的白米,全叫那些孙子们吃了!”王猛虽然在骂,还打了一巴掌米袋,但眼里的高兴藏不住。



        但不一会儿,他就冷静下来:“行了,先走,免得成和镇的人追上来,我们得立刻赶路了。”



        寨民们纷纷点头,他们本就整装待发,这会儿更是无须收拾什么就能上路。



        谢知回到了自己家,帮着家里人把楚淮放到了板车上。



        “七郎,你肯定都想象不出来,这孙家到底有多肥!”



        没有楚淮开口,自己就根本去不了这一趟,哪能掏空那周扒皮的粮仓,所以谢知这会儿美滋滋地跟他分享。



        楚淮微微笑了笑,低声问道:“大嫂进去孙家了?”



        谢知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尬笑:“没有啊,没有没有,我也是听几个当家的说的。”



        见楚淮笑着乖乖点点头,似乎相信了,谢知才松一口气。



        可也就是这一会儿的当口,她忽然听到身后的楚家女眷们疑惑问道:“你是……”



        紧接着,他们便是一声惊呼。



        与此同时,她面前,楚淮的眼神蓦地一冷,瞳孔里倒映出森寒的白光。



        谢知来不及回头,被少年直接拉着俯低身子,几乎趴到他怀里,旋即她就感到身后有一阵劲风扑了个空。



        等她意识到什么时,楚淮另一只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短匕,动作毫无凝滞,抬手就是一划。



        她身后传来男人的惨叫声。



        有液体洒了她一背。



        “哪来的贼人,敢刺杀七郎!”楚家几个女眷一拥而上,把已经被划瞎了一双眼睛的男人按在了地上。



        就连楚木兰都在这人腿上踢着:“坏蛋!”



        王猛几人也惊于变故,赶了过来,见楚淮没事,悬着的心才放下来:“杀千刀的,这些罪奴里还有朝廷的走狗!”



        想想也知道,这些人无冤无仇怎么会想杀一个瘫子,必然是朝廷那些人安排的人!



        谢知听到没事了,也猛地舒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还悬趴在楚淮身上,他的手紧紧地抓着她肩膀处的衣裳,似乎很紧张。



        “七郎,没事了。”她安抚了句。



        楚淮似乎才从那种紧绷的情绪中回过神来。



        见两人离得这么近,他的表情不由自主凝滞了一下,眼神躲到了一旁,手赶紧松开了她。



        谢知一无所觉,急于知道这刺客到底是怎么回事,起身就回过头来,终于看到了刺客的全貌。



        只见是个身材矮小的中年男人,此刻被刀划破了一双眼睛,脸上血淋淋的,但依稀能看出面容平庸,是叫人看一眼也很难记住的脸。



        “说,谁派你来的,还有没有同伙!”吴老三已经一脚踩到他脸上。



        许老二则俯身就去卸此人下巴,可已经晚了,只见他口中忽然吐出一口黑血,旋即就断了气。



        “服毒了。”他皱眉道。



        “无碍,无非是朝廷里那些人。”



        楚淮语气平静,好像刚才遇刺的人不是自己一般。



        “我身边一直有人在,他找不到机会下手,见如今我们和官差们即将分道而行,方才身边又只有大嫂,这才动手。”



        众人明白过来,看着地上的死尸,目露厌恶。



        谢知也不是第一次见人死在自己面前了,这次看着人死在自己面前,心中再也没有了丝毫胆怯,反而恨这人差点得手伤到楚淮。



        卓军也急匆匆赶了来,愧疚得头都抬不起来:“楚将军,是我查人不严,险些害了你性命。”



        楚淮摇头:“朝廷那些人安插的人手,怎会能让你轻易看出来,卓大人无须自责。”



        “算了,反正现在开始咱们就分开走,就算你那队伍里还有人动什么歪心思也动不了了。”吴老三在旁边嚷嚷,催促着,“大哥,事不宜迟,成和镇的人随时都有可能追上来,我们赶紧走吧。”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