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楚淮谢知长嫂为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62章 为什么不能说

第62章 为什么不能说

        张家母女看着牛嫂变脸比变天都快,一脸雾水。



        谢知的声音虽然不如刚才高,但周围也有些人听见了,心中不由暗暗后怕。



        连他们这些从前觉得最老实本分的人都会被逼得当了土匪,那一百来号罪奴呢?



        哪怕再不顶用,那里也还有几个会武功的官差。



        真要是被逼急了,他们一起冲上来杀人咋办?



        要是寨子里死了人伤了人,那对寨子而言,无疑是巨大的损失,哪怕没有损失,真叫他们杀光这一百来号人,他们也不敢啊!



        平安寨虽然是匪寨,可一直以来,除了最开始王猛他们杀过一群逼得他们无路可走的土匪之外,再没有杀过人。



        说到底,这里大多数人不过是一群走投无路聚在一起的百姓罢了,哪有杀人的胆子。



        所以这些话也敲响了平安寨众人心里的警钟。



        也不能把人逼得太狠了。



        还是得给人留一条活路。



        牛嫂回过头来,亲热地看向谢知:“大妹子,你夸得我真是脸红,我哪比得过你聪明,光看着眼前那一点了,不如你有远见,多亏了你提醒嫂子,回头来嫂子家,嫂子给你烙饼吃。”



        “嫂子客气了,罪奴们的水我让官差自己派人来挖就行,不必劳烦大家伙。”谢知微微一笑。



        其实不论是昨夜还是今天牛嫂的开口,都是对新来的罪奴们分配问题的试探,哪怕她不起这个头,也会有别人起。



        牛嫂这种人只是注重自己的利益罢了,在这种年代,没有什么错,自己都不够吃,哪里还想给别人分。



        牛嫂现在怎么看谢知怎么顺眼,一摆手就道:“没事,顺手的事,看他们一群人饿得跟小鸡仔似的,哪有力气挑水哦!”



        看着刚才还咄咄逼人,现在却亲切得像个大婶子的牛嫂,狗娃看向谢知的眼神充满了崇拜。



        至于张家母女说的,谢知能找到水的事,他们也都抛之脑后,没有当回事。



        水那东西多难找,二当家的都找不到,楚大夫人怎么可能找得到。



        看着谢知没有找水,但三言两语就让这些平安寨的人答应让他们取水,张家母女俩都反应不过来了。



        郭采芸嘀咕道:“也没瞧出来她从前嘴上功夫这么厉害。”



        张之儿恍然大悟:“她时不时从前表面装得沉默寡言,私底下说话却说得天花乱坠的,这才骗了大郎哥哥非她不娶!”



        “要真是这样,那她也太有心机了,在楚家倒是装得乖巧。”郭采芸说着,又忽然意识到什么,瞪了自己女儿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那个死人作甚?以后不准再提了!”



        张之儿赶紧点头。



        心里却忍不住想起那个清风明月般温柔俊朗的男子。



        那么好的大郎哥哥。



        怎么就死了呢……



        换作是谢知微,也一辈子都忘不了吧,让自己怎么能忘?



        罪奴们得了消息,纷纷过来打水。



        看着下面平安寨里的汉子们呼哧呼哧吐着热气,光着的膀子上全是滚落的汗珠,他们也不好意思,连忙要下去帮忙。



        寨子里的人却连忙拦住他们。



        “看你们瘦的,这哪是你们能干的活,我们来就行!”



        官差们由卓军带头,下去跟着帮忙去了。



        没多久,两边都喝上了水,而且还都带足了路上要带的。



        这让昨晚还紧张不已的两边关系瞬间缓和了不少。



        等王猛等人过来时,已经从别人口中得知了刚才发生之事,可已经根本不需要他们出手解决,眼下和谐的画面就说明了一切。



        二当家许青松笑吟吟地捋了一把文人须:“看来楚大夫人是个有本事的,能把寨子里最难缠的牛嫂都说服了。”



        王猛点点头,他是个粗人,但对有本事的人最是敬佩,知道楚小将军那么可怕的伤都是楚大夫人治的,对谢知的敬佩也达到了顶峰。



        只是这会儿谢知已经离开了,要不然,他定要上前再说几句。



        所有人都整顿好之后,整个平安寨的人拖家带口,捎锅带盆地齐聚在了村口。



        罪奴们更不必说,这一路上早有经验,官差们一声令下,他们就全部收整好了。



        王猛叫人找来了板车,楚淮躺在上面,谢知终于能歇一歇,楚老夫人、苏念和两个小丫头也能坐在上面。



        村子里也就这一头牛能拉板车,其他的都是人拉的,谢知她们当然不好意思让别人拉自己,于是执意走路,让拉车的人拉着自己的家当和孩子们。



        “七郎,你今天好好缓缓,晚上大嫂给你去这个锁。”



        出发之前,谢知又凑到板车旁边,检查了楚淮的躺姿,确定没问题才柔声交代。



        “要是有哪里疼就直接告诉大嫂,不要隐忍不说,不然,会影响恢复的。”



        “还有,要是想如厕也别不好意思,憋着才对恢复不好。”



        楚淮一双眼睛看着她,点了点头。



        谢知把能想到的全交代了,忽然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太唠叨了,于是不好意思一笑。



        “没什么事了,有事你就叫我。”



        等她走一边去收拾东西了,楚淮的视线还在她身上。



        楚木兰爬到了他身边:“七叔,兰儿好喜欢现在的大伯娘哦,七叔喜不喜欢?”



        “……”



        少年正经的脸色忽然一僵。



        坐在一旁的林氏知道小孙女说的不是那个意思,可这话也不能这么说,于是连忙拉住小丫头。



        “兰儿,这话可不能说。”



        楚木兰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两只小手连忙捂住嘴,过了一会儿,才偷偷松开一只:“祖母,为什么呀?”



        林氏也不好解释,还在思索,楚木槿在一旁道:“我知道,男女有别,不能随便说。”



        林氏欣慰地看着自己小孙女,这下总好过自己给两人解释。



        谁知下一秒,楚木槿就继续道:“不过爹之前亲娘的时候,说过是一家人就能说,所以七叔肯定也喜欢大伯娘。”



        林氏沉默了两秒。



        看着儿子渐渐红了的耳廓,她搂住两个小孙女:“兰儿,槿儿,虽然咱们是一家人,但你们大伯娘还年轻,日后迟早是要再嫁,去别人家的,男女有别,以后这种话你们不能再说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