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长嫂为妻楚淮谢知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99章 七郎,你能站起来了

第99章 七郎,你能站起来了

        难道真是老天爷显灵了?这显灵得是不是有点晚了,都饿死多少人了!”吴老三嚷嚷道,“楚小将军,你说是吧?”



        半躺着的楚淮眼眸沉静,微微点头:“怪力乱神之事,多是有人暗中搞鬼,若说是当日其实有两拨人先后进了孙府,后面那一拨走得慢,只能用抢来的粮阻拦追兵撒在了城外,倒有可能。”



        “那些粮是孙府粮仓里的粮,孙常富见了自己的粮,自然安排手下人去抢,早已饿得失去理智的灾民们见到有人抢粮,自是恨不得手撕了他。”



        “……”谢知原本并不心虚。



        因为这里是古代,古人本就迷信,容易相信鬼神,加上又没有监控,所以她根本就不怕被人发现。



        哪能想到,楚淮明明去都没去,却把真相猜了个十有八九。



        许老二显然也偏向于这个揣测,思索着:“也不知会是什么人……”



        谢知越听越心虚,所以她岔开了话题:“对了,大当家的,我在成和镇上药堂买药时,那掌柜的曾说如今温夌那边正缺连翘和麻黄,这两味药都是治疫病药方里的药……”



        她的话题瞬间岔开了几人的注意力。



        所有人的面色都忽然凝重了起来。



        “不会温夌闹瘟疫了吧?”吴老三眼珠子都瞪大了。



        王猛也紧紧拧起了眉头。



        许老二皱了会儿眉,但很快又松开了:“要是真闹瘟疫,寨子里倒是不怕。”



        “二当家的此话怎讲?”谢知连忙问道。



        “我们如今并不缺粮和钱,到了久安,能占山为王,暂时不下山,但难民们就不好说了。”许青松眉宇间暗含忧虑。



        楚淮说出了他的忧虑:“如今离成和镇最近还有水的地方,只剩下久安,久安这几年旱灾没那么重,也还有些余粮。



        成和镇,他们已经回不去了,就算知道了温夌在闹瘟疫,他们十有八九也会过去。”



        许青松点头:“正是这个道理,哪怕知道了,他们应该也没别的路走。”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王猛苦中作乐,笑哈哈的,“说不定因为这瘟疫,西荣军还不敢打过来呢。”



        听他们这么说,谢知也只能先打消了顾虑。



        正说着,晴娘把蒸熟了的一笼大白馒头送了过来。



        “各位当家的,楚小将军、楚大夫人,快来吃馒头了。”



        “比不得三当家的带回来的包子,但也香呢!”



        吴老三看着白胖的馒头,却哈哈笑道:“谁说的,那包子虽然有馅,可面皮一般,比不上孙家这白面香!”



        这次他们抢回来的粮食不少,基本都是精米白面,放在从前,他们都是庄稼汉,一年到头也不一定能吃上一次精米白面,家里刚种出来的新米要拿出来卖,换更便宜的陈米或者糙米回来吃。



        这白面蒸出来的馒头,蓬松柔软,几乎是一个指头一个印,比他们之前吃的嚼都嚼不动的窝头、干粮饼子不知道好吃了多少倍。



        可他们现在一连两天,顿顿都能吃上白米饭、白馒头,这是放在从前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



        吴老三发泄似的狠狠咬上一口,满足地嘟囔:“要是能天天吃上白米饭、白馒头,我吴老三这辈子死也知足了!”



        “瞧你那点出息。”王猛站着吃,给了他屁股一脚,“吃个馒头就要死要活的,万一以后能吃香的喝辣的你准备咋办?”



        吴老三屁股挨了一脚,还嘿嘿直笑:“那我就给大哥磕三个响头!”



        “可别想折老子的寿!”



        王猛骂骂咧咧的,但周围所有人都在笑。



        寨民们就更别说了,前几天,连窝头都得紧巴巴地吃,大多时候吃的还是树皮,一眨眼,就顿顿都能吃白米饭白馒头,这日子简直跟在做梦一样。



        寨子里平日里总要有人吵两句,可这两天却出奇地和平。



        吃完了饭,还能听到小孩子们聚在一起蹦跳玩闹的声音。



        谢知见几个当家的没什么要商议的了,才准备背着楚淮回楚家。



        可少年虽按着她的胳膊,却没有借力趴上去,而是看着她:“大嫂,能不能扶我一下试试?”



        谢知怔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



        他是想站一下看看。



        可如今距离她给他正骨,还不到一个月,他的骨头应该还没长好吧?



        谢知犹豫着,又不忍心拒绝他,于是把他的胳膊搭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自己则抱着他的腰身。



        “要是有一点疼,你就得说出口,千万别忍着,忍着不吭声要是把骨头再伤到了,得不偿失,知道了么?”



        她发现了,她是越来越不忍心拒绝他了。



        相处得越久,她就越心疼、越喜欢这个少年,不再单纯出于他是历史上的大领主的缘故。



        他再也不是只存在于书上让她惊鸿一瞥的人物,不是那个在她印象里那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千古风云第一人,他是她谢知身边真真实实活着的一个人。



        她见证他的命运坎坷,见证他的坚韧不拔,知晓他的坚强、他的脆弱,惊讶于他的聪明才智、哪怕瘫痪在地依旧能反应过来反杀刺客的身手。



        书上对他评判的三言两语、整篇文章,都太过浅显,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脑海里的神经元浩瀚胜过宇宙,哪怕独自沉默,内里也转动着璀璨至极的内核。



        谢知为了更稳健,另一只手环着他的腰,接近可能让他起身的稳一点。



        她这副身子也永远出乎她的预料,明明从前应该是世家小姐,却格外有力气,似乎从来都不是被娇养的一个人。



        这也给了她足够的力气来帮他。



        王猛几人回过头来时,就看到,谢知抱扶着那个一直躺在地上的少年,慢慢地,一点一点地,站了起来。



        几人惊讶地睁大眼睛,却不敢轻易发出声音,生怕不甚惊扰了二人。



        直到两人都满头大汗,笔直地站了起来,脸上不约而同露出喜悦的笑容时,才发现,周围所有人都在看着他们。



        “七郎,你能站起来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