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长嫂为妻楚淮谢知在线阅读 - 第15章 魂都要被勾走了

第15章 魂都要被勾走了

        谢知背着楚淮一到水坑那,楚家女人们就围了过来。



        “大嫂,七郎,我这还给你们藏了几根草,你们快尝尝。”沈柔迎了上来。



        谢知放下楚淮,看了一眼沈柔手中开着米粒大小蓝紫色小花的婆婆纳草,确认可以吃,就递给了楚淮:“你吃吧,我不喜欢吃这个。”



        这玩意本就说不上好吃,她昨晚还偷偷在空间吃了零食,还不至于跟家里人抢这一口。



        但楚家人却误会了,以为她是不舍得吃让给七郎的,一个个眼中动容。



        楚淮眼神也闪了闪,还没说什么,谢知已经将草喂给了他,而后拍了拍手:“娘,弟妹们,我刚才答应了官差们收集些水苔和蝗虫做吃的,你们帮我收集一些,越多越好,多了咱们也能吃点。”



        “水苔?”



        “蝗虫?”



        顾晚棠和楚香绫一前一后发出疑问,她们都不敢相信,谢知说的这两样东西能吃,其他女人们也不信,只不过没有这两人反应那么强烈。



        林氏思索一会儿,沉吟道:“让木兰木槿陪着七郎在这看水坑,老三媳妇老四媳妇捞些水苔,注意小心着些,香菱,你跟着我还有你二嫂去捉蝗虫。”



        经过这两日,林氏已经对这个大儿媳妇大大改观,也信了那套她说看多了山野杂书的说辞,觉得既然是她说的,那便可信,再说既然跟那些官差们说好了,若是不做,只怕是要受罚。



        几个女人显然还有疑虑,可看着林氏已经发了话,没有一个人反驳,按照她的分配去干活去了。



        谢知先是来帮顾晚棠和苏念来捞水苔。



        说是水苔,其实应该叫水绵,是不分枝的丝状体,除了颜色之外,看着真像丝绵一般,上面还浮着不少黏糊糊发绿发白的水泡,看起来就像是臭水沟里的东西。



        顾晚棠刚抓了一把,就感觉满手又黏又滑,一瞬间,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想把水苔甩出去,可那水苔又立刻粘在了她的手上,霎时间她就更恶心了。



        谢知直接抓住了她的手。



        这水边的水虽然不深,但顾晚棠大着肚子,反应这么过激并不安全:“弟妹,我来吧。”



        说着,她一手一大把地抓。



        水绵属于藻类,含有充足的蛋白质,且蛋白质含量高于牛肉、豆腐和奶类,其中还含有一些其他类似维生素和氨基酸之类的人体必备的营养分子,其营养价值绝对比吃婆婆纳草高得多。



        这玩意不光能煮熟了吃,还能晒干了带着吃。



        所以这会儿谢知看着这些水绵,就好比看到了宝贝,只怕收集少了,哪会觉得恶心呢。



        顾晚棠看着谢知干得起劲,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好像真的很看重眼前这些水苔。



        若是真的能吃,恶心一点又算得了什么,这一路上,她还见过有罪奴偷偷吃自己粪便,喝自己的尿水,她还听说温夌那边早已易子而食。



        自己好歹也是将门出门,还怕这个?



        顾晚棠也学着谢知的模样,一抓一大把,很快上了手,也不觉得恶心了。



        等水苔收集差不多了,谢知才去看那边抓蝗虫的进度,见女人们白着一张脸,蝗虫都在眼前了还要用一层布去扑,把蝗虫直接吓飞,谢知直接上前,一手扑一个,一会儿工夫就用细绳穿了一串挂在腰上,把沈柔和楚香绫看得一愣一愣的,林氏看着大儿媳的丰功伟绩,眼中都多了一丝敬佩。



        等回去时,她们才发现木兰木槿两个小丫头也没闲着,捉了几个蝗虫在边上,等着大人们表扬。



        “乖乖,一会儿烤好了,给你们也一人吃一个。”



        谢知下意识摸了摸楚木兰的头,摸了小丫头一头脏,她才赶紧收回手。



        两个小丫头抓得兴奋,但听到要她们吃,立刻垮了小脸,女人们却没注意,叽叽喳喳讨论着一会儿怎么做这水苔才好。



        躺在地上的楚淮看着这一幕,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他的唇角极浅地弯着,再也不是那副阴郁的模样了。



        楚家人带着战果到了水坑外时,不论是官差们还是罪奴们都看了过来。



        “她们还真打算吃水草和蝗虫啊!太恶心了吧!老子以后要离这群恶心的人远点!”李四一边喝着豺骨汤,一边不满地嚷嚷,同时心里还有着一种隐隐的优越感。



        同样是人,那些人只能当罪奴,跪拜在自己脚下吃那些恶心的东西,而自己却能高高在上坐在这分喝骨头汤。



        听到李四的话的张之儿也对着楚家人撇了撇嘴:“是啊,真恶心,什么东西都吃,饿死鬼投胎啊!”



        这些声音楚家人不是没有听到,可忙得根本没时间想。



        卓军已经把火烧起来,锅也已经架上了。



        女人们将已经揉搓过一遍的水苔放进锅里后,就看着谢知将蝗虫穿成串,放在火上烤。



        看着那一条条细虫腿乱摆,她们不由头皮发麻。



        这真能吃么?



        “二嫂,你帮我烤一会儿。”谢知把烤的半熟的蝗虫先塞给沈柔,自己就拿了木勺在汤锅里搅拌,趁着别人不注意,偷偷洒了一点自己空间的方便面调料进去。



        她空间也有八角和花椒树,不过她怕加进去一会儿被人发现,所以只能先作罢。



        正举着蝗虫还有些恶寒的沈柔忽然感觉鼻子里钻进来了一股奇香。



        这香味是浓浓的烤肉香,甚至比她从前吃过的烤肉还要多一抹奇异的焦香味,对于这些多日以来只吃一点粗粮窝头,早已饿得两眼发昏的人来说,这味道简直像一只手,突然狠狠抓住了他们空荡荡的胃袋子,又拽着他们的喉管,让他们忍不住直往下咽口水,连舌头都想一并咽下去!



        他们简直要疯了!



        “什么味道!”周围也突然有声音响起。



        “好香!好饿……”



        正在咕嘟咕嘟喝着豺骨汤的李四鼻子忽然抽动了两下,猛然站了起来,手里的汤都一个不甚洒在了地上不少。



        “他娘的,什么东西,这么香!老子的魂都要被勾走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