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长嫂为妻在线阅读 - 第4章 没有水,就得死

第4章 没有水,就得死

        香菱…”坐在正中间满头白发的老妇人虚弱制止了她,见那边官差没注意这边,松了口气。



        “大伯娘。”楚香绫知老夫人是怕自己挨打,可还是气得很,从前在京城时候,张家人在他们楚家面前,一天天地恭维奉承,不知道捞了多少好处回去,如今一失势,翻脸就不认人了!



        沈柔及时打断了她,说出此刻至关重要的生存难题:“娘…不光是吃的少了,水也没有给,咱们一路上已经有三日没有遇到水源了,若是明天再碰不到,他们定然不会给我们水的……”



        “没给水?”楚香绫顿时急了,“他们这是要逼死我们!”



        话虽如此,她却清楚,这些官差原来虽然在吃的上抠抠搜搜,可并不吝啬给水,如今不给,也是因为手里的水已经比食物还要短缺了。



        可没有水,等待他们的只有死!



        楚家每个人都清楚这点,所以更加沉默。



        老天爷不给人活路,人要怎么才能活下去?



        楚木兰楚木槿小姐妹俩也红了眼圈,可不敢哭出声,怕给家里人添麻烦。



        她们虽然年纪还小,但经历了满门抄斩和一路的颠沛流离,也迅速地成熟起来,知道了生死的意义。



        “这般折磨人,早知道,我就随二郎上了沙场,多杀几个敌军,也好过被渴死在这!”二嫂顾晚棠憋屈极了。



        沈柔沉默许久,才忽然低声说了句:“没有水,我们撑不了一天……”



        她声音越来越低,眼神却逐渐坚定,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晚会,我再去要一次。”



        谢知瞬间明白了沈柔的意思,而不远处,食物已经发放完毕,罪奴中有女人跟着官差走向了没人的角落。



        此时李四也正凝视着这边,眼中闪烁着得意和讥讽,似乎是笃定了猎物会自己送上门来。



        楚家其他女人还没反应过来,谢知直接斩钉截铁道:“你不能去。”



        楚家众人纷纷看向她,似乎有些意外。



        谢知也不知原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如今她来了,她就是她,装不出来别人的样子。



        她视线在楚家女人们的一双双眼睛上掠过。



        “不要委身于那种人渣,我们还没到那一步,听我的,我能弄来水。”



        听到这,女人们终于反应过来,沈柔说的去要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一路上,她们也可以说是司空见惯了。



        只不过,先前她们手里各自有家里偷偷塞的银钱,还可以换吃换喝,可现在,她们谁都已经两手空空。而且如今极度缺水的情况下,真拿银钱过去,官差们也不一定给换。



        “二嫂,你不能去!”顾晚棠和楚香绫齐刷刷出声。



        楚香绫恨得咬牙:“那是一群败类!”



        光是一想女人们被迫委身给他们,她就觉得恶心得要命。



        地上躺着的少年不知何时又睁开了眼,眼中倒映着辽阔无垠的夜空。



        天上的夜幕还在,他眼中的夜幕却被撕裂成了一片一片,混乱冲撞着,没有人看到,他的五指都死死嵌入了尘土里,骨节都泛着白。



        林氏身形晃了晃,一双饱经沧桑的眼睛闪着泪光,语气铿锵:“老大媳妇这次做不错,老二媳妇,这话不要再说了,我们就是渴死,也不会拿你们去换水,老二泉下有知,焉能闭眼!”



        沈柔羞愧得头都低得更深了,想哭,可眼眶干涩得挤不出泪。



        “二嫂,我们还能忍一忍,也许明天能碰上水源,他们就不会把水把得这么紧了。”四嫂苏念虚弱笑了笑,宽慰道。



        “二嫂,你要是真去换了水,我就是给你倒在地上,我也不喝!”楚香绫气呼呼的,不过不是气沈柔,是在气那些官差。



        谢知说能弄来水的话,无人相信,都以为是为了安慰沈柔才说,所以也无人在意。



        但她没有立刻解释,灵泉水来源本就无法解释,直接让她们尝出来甘甜的味道,就更难解释了,此刻她只是听着楚老夫人的话,微微动容。



        不愧是楚家人,一门六子皆征战沙场,保家卫国,楚家的女人也的确是她想象中的模样,纵使身处绝境,也气节不改!



        “楚家的女人们听着,谁也不准去!”林氏一锤定音,说罢之后,整个人仿佛又瞬间苍老了几岁,“都吃饱点,明天定会遇到水源。”



        女人们一个个点头,上前拿了自己小小的一块窝头。



        谢知也早就饿了,但拿着窝头刚啃了一口,就被狠狠硌了一下牙。



        这世上居然还有如此难吃的东西,她都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硬得嚼都嚼不动,只能一边闻着窝头散发出来的那种独特臭味,一边慢慢用牙齿一点一点去磨,好不容易磨下来的点粉渣渣,和嚼蜡嚼土没有什么区别,还剌嗓子。



        放到现代,连狗都不吃,可却是能让这里人活下去的唯一食物。



        看着四周不少人吃得还一副香喷喷的表情,谢知慢吞吞地跟着啃了会,实在是吃不下去,就跑到了楚淮身边:“七郎,我先喂你吃。”



        她空间里还有些之前放的零食,等会儿夜深人静了再吃。她这会儿虽然饿,但在现代没缺过吃的,这一会儿还是能忍的。



        楚家女人们忽然又齐刷刷看向谢知,意外她的举动。



        谢知只装作没看见,将楚淮那份窝头用手指搓成细末,喂到他嘴边。



        可楚淮却压根没有进食的意思,头一偏,就避开了她的手。



        “我来吧大嫂。”沈柔抹了抹眼睛,走了过来。



        只不过她喂的,楚淮也没吃,但总算开了口:“二嫂,我现在没胃口,明早再吃。”



        说罢,他便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林氏劝了两句,见不起效,便挥挥手:“老二媳妇,你先自己吃吧。”



        自从七郎如此后,便变得沉默寡言,脾气古怪,林氏心疼儿子变成这副模样,又如何忍心责怪一句。



        谢知知道领主大人不喜原主,就更没有说话的余地了,不过她知道楚淮刚喝了一大杯灵泉水,性命肯定无忧,所以并不担心。



        夜深人静,所有人都睡去,值夜的官差也离得远远的时候,她才扯了个草席盖在身上,偷偷进了空间。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