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豪门小可怜?不,是你祖宗在线阅读 - 第80章 爷爷不是心脏病,是中毒

第80章 爷爷不是心脏病,是中毒

        林桑玖回复得很快,



        【当然!】



        这个师父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她了。



        她将之前对方交给她的破解作业全部发了过去,【怎么样?】



        对方回复得很快,【你简直是个天才,这次你一定能成为最大的黑马。】



        林桑玖勾了勾嘴角,并不意外这样的夸奖。



        她确实是个天才,愿不愿意去学,只看自己喜不喜欢。



        今年的ctf全球黑客夺旗赛全程线上进行,全程直播,早在一周前就开始了选拔赛。



        由于林桑玖这个名额,是由上一届冠军mist推荐,所以有保送十二强的机会。



        到时候,她要去自己在辽城的房子,她在那边组建了性能最优越的计算机,当然要好好享用一下。



        【是师父教得好~放心,不会让你失望的。】



        宋博文勾了勾嘴角。



        他只有这个时候,是放松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和自己的这个素未谋面的土徒弟,有了依赖感。



        大概是这段时间的经历确实压抑,又无人诉说,



        他指尖动了动,打出一串话,删掉,又反复斟酌,最终鼓起勇气,发了出去,



        【等比赛结束,不管结果怎么样,我们可以见面吗?】



        林桑玖犹豫了一下,【可以。】



        这么长时间的聊天,她识人很准,差不多也勾勒出了对方的人物画像。



        年轻人,年纪估计和自己差不多,能这样毫无保留教她,应该没什么社会经验,家里条件也肯定不缺钱。



        绝对是个可以当朋友的人。



        林桑玖很乐意给自己的未来铺路。



        想要过得好,认识各界的大佬少不了。



        宋博文看到那两个字,心跳都快了起来。



        紧张,期待!



        他已经开始幻想,自己亲手教出来的徒弟,在赛场上,是如何杀进杀出了。



        就在这时,他手机忽然被推送了一条消息,



        #京大高知美女黑客横空出世!惊艳全场!



        原来是预选赛的时候,京大校花参赛了,一路过关斩将,直接拿到了速通。



        线上比赛需要全程开摄像头,但是大部分人都戴着口罩或者面具,这位美女黑客则是浓妆艳抹全程露脸,果然吸引了一大波宅男粉丝。



        宋博文漫不经心地翻了翻图片,心想,就这?校花?连林桑玖一个指甲盖也比不上。



        脑子里刚冒出这个念头,他被自己吓了一跳。



        为什么要和林桑玖比?



        他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脸滚烫。



        -



        林桑玖回家,和爷爷说自己三天后要去辽城这件事。



        林永权当即开始指挥,



        “林严,你不是在辽城有几处房产吗,收拾好给我孙女儿。林以骁,你把车队和保镖安排好,玖玖,你去那边要找什么人或者玩什么吗?我来帮你找我朋友打打招呼,他现在是辽城的市委书记……”



        “爷爷~”林桑玖黏糊糊地打断他,



        “爷爷,你是把我当做没出过门的小公主了嘛?”



        她将自己在辽城有房产的事情如实告知,表示自己只是去度个假,休养生息一下,不需要那么兴师动众,只需要凌芸当她司机就可以了。



        林永权这才勉强答应,但是还是给林桑玖安排了两个保镖,不允许她拒绝。



        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唯有林以骁有点心不在焉。



        他今天从集团回来,经过一个幼儿园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小男孩,那个孩子令他涌起了从未有过的,非常奇怪的感觉。



        饭后,茶水端上来,林桑玖喝了一口,忍不住问道,“爷爷,有武夷大红袍吗?”



        林永权一愣,“武夷大红袍有价无市啊,顶级的国宴现在都无法供应了,茶树非常稀少,尤其是最顶级的大红袍,要的是千年茶树。



        “可惜建国的时候,毁得差不多了,现在所谓的千年茶树,都不知真假。要说谁家有,估计也就沈家有了,沈权那个老东西喜欢收集茶叶,可能有存货。”



        林桑玖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在沈之年那里不要钱一样泡的茶,居然这么难得。



        当时他怎么就一句没提,并且还从不断供……



        还好自己的墓里有几棵距今两千年的茶树,不然恐怕还真的再也喝不到什么好茶了。



        林永权当即就准备打电话给沈权,



        没想到手一抖,手机忽然掉在了地上。



        他的脸色在这一瞬间变得惨白,急促呼吸着,眼神在几秒钟内就变得涣散。



        林严猛的站起来,冲过去托住了林永权的头。



        一旁的两个康复师也快速赶来,十分娴熟地将林永权平躺下来。



        其中一人掏出针筒,将一针阿司匹林注射了进去。



        林永权双手抽搐着,过了许久,呼吸才平缓下来。



        身边的康复师在给他轻抚胸口。



        林严松了一口气,站起来走向林桑玖,摸了摸她的头,“玖玖吓到了?别怕。”



        林桑玖摇摇头,走了过去,蹲下身,抬手,扣住了林永权的手腕。



        众人没想到林桑玖会有这个动作。



        纤细的指尖轻轻按压,她精致的小脸难得皱起眉头,神色极为认真。



        虽然不觉得林桑玖能看出什么,但是周围人还是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林桑玖暗暗心惊。



        她指尖按了又按,直到林永权缓过来许多,安抚地拍了拍林桑玖的手臂,“没事,孙女儿,爷爷这是老毛病了。”



        林桑玖却摇摇头,“近十年才出现的问题吧,不是什么老毛病,无征兆的发病,即便是保养得很好发病频率也没有降低,是这样吗?”



        林永权一愣,和林严对视一眼,目光深深落到了林桑玖的身上,“你怎么知道?”



        林桑玖:“这不是西药能治好的,只能缓解症状,但问题不在这里。”



        林永权,“可是中医我也看过不少,都说只是劳累过度。”



        林桑玖没有说话。



        她记忆翻涌,想到了自己上一世,在苗疆学到的那些东西。



        如今经过战争和环境的破坏,导致巫蛊之术和珍稀秘药早已失传,



        可是爷爷身上的脉象,竟然像当初她制作过的,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一种无色无味的毒。



        后来她成为苗疆圣女,手握蛊王,被万人顶礼膜拜,这些药物算是她的黑历史了。



        难道说,苗疆一族,还有传人?



        有人想要害爷爷?



        或许,就是身边人。



        可不能打草惊蛇。



        她站起身,挠了挠头,“我学过一点中医,其实也不太懂,就是觉得有点奇怪。”



        林严笑了起来,“没事的玖玖,爷爷平时也一直在喝药,不发病的时候,和普通人没有区别,不用担心,知道吗?”



        林桑玖点点头,转移了话题。



        这种毒目前看来,对林永权还没有生命危险,但每一次发病,都是对身体的损耗。



        下毒之人看来不仅歹毒,还非常谨慎有耐心。



        她想了想,“大舅舅,可以帮我找最好的工匠定制一套针灸的针吗?要全套的九针,必须纯银,长度和直径都要按我说的来。”



        林严当然满足,立刻找人问了一下,华国中医世家果然有制作九针的传人,但是最快也要一周。



        林桑玖点点头,“那就麻烦大舅舅啦~”



        这种毒,最好的方法就是针灸排毒,她出手的话,最多七次,爷爷就能彻底治愈。



        算了算,一周后,刚好是自己比完赛的时候。



        到时候治好爷爷的同时,她也一定会揪出幕后之人。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