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豪门小可怜?不,是你祖宗在线阅读 - 第84章 姐姐,带我回家

第84章 姐姐,带我回家

        宋博文回到江城的时候,



        站在热闹的街道上,感觉到了物是人非。



        明明才过去没多久,甚至他还记得自己刚被叫回来,父亲说要召开董事会,让他仔细学一学的时候。



        他抿了抿嘴,小偷一样悄悄凑进自己的家。



        他以前就不太喜欢回家,更喜欢在学校,现在更怕回家。



        手机上已经有十几条未接电话,和几十条未读消息了。



        他不想点开,好想自己当做不知道,就可以不存在一样。



        自己参加比赛的那一套,是一身黑袍,和骷髅头的上半脸面具。



        他承认,自己是有点中二在的,类似死神的装扮感觉能在赛场上给自己提高20%的杀伤力。



        他第一次参加比赛的时候,才18岁,刚刚成年,穿着这套中二装扮一举成名。



        后来,这套装束就成了他的标志,甚至一度带火了这种面具。



        后面很多人也带着这种面具参赛,有的是他的粉丝,有的想要挑战他,但是没有人会认错——



        因为mist就是最强的。



        在自己的家附近游荡了一圈,发现家里似乎没有人。



        他悄悄跑到了自己的房间下面,手臂一伸,一个漂亮的引体,肌肉绷紧的线条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下子就爬到了二楼的窗沿上。



        他好像回到了还在高中的时候,自己偷偷翻墙去网吧的日子。



        成功翻进自己的房间,他在床上找到了自己的全套装备。



        嘴角勾了勾,刚准备离开,忽然,房门打开的声音响起!



        他一惊,下意识就抱着东西钻到了床下,屏住了呼吸。



        有人进来了,居然是宋启华和刘玲。



        中年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



        “臭小子翅膀硬了,胳膊肘往外拐了,养不熟的白眼狼……”



        刘玲少了平时温柔安慰的声音,



        “我真的很失望,他以前很乖的。”



        随后,翻找东西的声音响起。



        宋博文的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早在他十四岁的时候,父母就将他房间的钥匙交给了他,笑着对他说,



        “博文啊,你长大了,该有自己的隐私了,这是唯一一把钥匙,你拿好,以后没有你的同意,我们没办法进你房间了。”



        所以即便后来他们让他做了那么多不喜欢的事情,他很少反抗,就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父母真的很好很好,只是观念有点不同而已。



        翻找的声音越来越粗暴,刘玲声音不耐烦地响起,



        “你动作小点行不行,到时候收拾起来多麻烦。”



        宋启华:“翻了这么多次他都没发现,怕什么,再说了,我是他老子!老子看儿子的房间怎么了?”



        刘玲没有反驳,她也是这么想的。



        宋启华一边翻找,一边骂骂咧咧,



        “我倒不信了找不出一点他记下来的东西,林桑玖这么看重他,他就没留下点蛛丝马迹?电话也不接,真把自己当林桑玖的狗了?”



        随后,撕碎文件的声音响起,宋博文知道,那是自己放在桌上的爬虫文件。



        刘玲语气里带着失望,“应该是找不到了,我们去京城找他,我就不信他真的能眼睁睁看着启华集团倒下。真搞不懂那个贱人用了什么迷魂汤,真想找人把她轮了。”



        刘玲早在两人因为集团的事情崩溃大吵过一次之后,就不再掩盖自己的本性了。



        因为她现在没必要讨好攀附宋启华,两个人是一条绳子上面的蚂蚱,她可以确定现在宋启华也离不了她。



        可是这番话,却让宋博文,死死捂住了嘴。



        他不敢想象这是自己的母亲说出来的话。



        在他的记忆里,母亲是最温柔善良的女人,她对一切都很大度,林桑玖刚被接回来的时候,母亲关心她爱护她,反而是林桑玖总是无理取闹。



        可是为什么……



        刘玲越说越气,“当初她刚回来的时候,我就应该趁早把她毁了。宋启华你也是!你为什么不早点弄死她!”



        宋启华:“我哪知道当时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妈的……你说,要不要找个机会,把林桑玖弄了?”



        刘玲:“怎么找机会?她现在可是林家的小公主。”



        宋启华:“但是蔓蔓现在不也是娱乐圈红人了?我们找蔓蔓和博文配合,一定可以的。”



        刘玲:“有道理……要说服博文,你得好好演戏,那孩子吃软不吃硬,尤其是他还有点心理创伤,拿捏起来一点都不难。”



        宋启华:“心理创伤?”



        刘玲:“你忘了我和你说过吗,他十岁那年,不是被绑架过?啧啧,那晚电闪雷鸣的,又亲眼看到杀人,还被那群绑匪打得不轻呢,吓得都快疯了,可给我心疼的,他现在还怕打雷呢。”



        宋启华冷笑,“你要是心疼,你就不会让他被绑架了。”



        刘玲不耐烦道,“啧,他过得一帆风顺,不吃点苦怎么知道我们的好?有点创伤更容易被拿捏,更容易依赖,我特地比预计救他的时间晚去了一天,就是发现他还挺倔强,崩溃的时间,比我想象的长一点。”



        宋启华:“刘玲,那可是你儿子。”



        刘玲:“宋启华,那不是你儿子吗?你不也为了控制他,找关系把他出国申请替换了?他难过了好久还因此自我怀疑,彼此彼此。”



        宋博文的脑袋嗡嗡地响。



        一瞬间,他多么期待自己是个聋子。



        十岁那年的噩梦,现在还时不时地折磨他,让他在半夜惊醒,蜷缩着颤抖。



        结果解救他抱着他哭的母亲,是始作俑者?



        出国留学的申请他用了很多的精力,那是他梦想中的学校,父亲说帮他找关系,支持他的一切,他在最满怀希望的时候,却被打落在地。



        他只是觉得自己不够优秀,配不上爸妈的期待和帮助。



        宋启华和刘玲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草草将他的房间恢复,骂骂咧咧离开了。



        宋博文一动不动,在床下躺了很久。



        直到手脚冰凉,他才动了一下。



        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湿漉漉一片。



        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哭的?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他抱着自己的衣服,在一处偏僻的公交站台,蹲了很久很久。



        直到夕阳拉长,落在他的身上,像是给他笼罩了一层轻柔的铠甲。



        他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林桑玖。



        林桑玖难得接到宋博文的电话,有些惊讶,接起来,



        对面的声音哑得厉害,还带着轻微的颤抖,



        “姐姐,我假期结束了,带我回家。”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