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诱她,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 第56章 只是解药

第56章 只是解药

        一声舒服的低吟从男人喉间发出。



        顾眠仰着头,身体止不住地颤栗。



        许是中了药,又或是在书桌上,厉霆深似乎格外有感觉。



        “哗啦”一声。



        书桌上的东西被男人全部推落在地,腾出了更多空间,方便他更加肆无忌惮攻城略地。



        顾眠被硌得后背发疼,双手紧紧揪着裙摆,眼泪从眼角滑落而下。



        这是个多残忍的男人,才会前脚刚跟白月光说永远不可能爱上她,后脚又拉着她做这种事。



        她对他而言,只是工具,只是解药,她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配得到。



        顾眠痛苦地承受着他凶狠的占有,只祈求他的药效快点过去,早点结束这一切。



        厉霆深注意到她在哭,急忙把女孩捞起来,“怎么了?弄疼你了?”



        顾眠的眼泪流得更凶。



        厉霆深猜想在书桌上她实在是舒服不到哪里去。



        但他没有办法停下。



        也不想停下。



        厉霆深在书房里扫了一圈,视线落在不远处的真皮沙发上。



        他抱起顾眠走向沙发,动作放温柔了许多。



        直到感觉她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有了反应,才拉着她一起沉沦在这场猝不及防的情事中......



        ......



        窗外,夕阳的余晖消失殆尽,夜幕笼罩住了大地。



        书房内没有开灯,借着窗外照进来的光,能看见沙发上起起伏伏的身影。



        门口,尹落雪正要敲门,突然听见里面传来动静。



        她把耳朵贴在门上,很快听见男人的低喘声和女人的嘤咛声。



        尹落雪瞪大了眼睛。



        厉霆深把她赶出来,却跟别的女人在做?



        不会是顾眠吧!



        尹落雪强忍着怒意,继续趴在门上听,但分不清究竟是不是顾眠。



        尹落雪想了想,立刻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电话接通,但书房里并没有传来手机铃声。



        而且电话很快被人接起,“喂?请问找我妈妈什么事?”



        尹落雪立刻听出是小宝的声音。



        她操控轮椅来到角落里,开口道,“你妈妈在哪里?”



        “我妈妈在敬酒,需要把电话给她吗?”



        “不用了。”



        尹落雪挂上电话,眼底闪过一抹冷笑。



        顾眠在楼下,说明在书房里的女人不是她。



        说不定是来给厉霆深送茶水的佣人。



        对,一定是佣人!



        思及此,尹落雪胸口的怒意顿时消散了几分。



        虽然厉霆深跟低贱的佣人在里面苟且,她很生气,但一想到顾眠知道这件事情的反应,她就没那么生气了。



        最好是顾眠来亲眼看看,那才叫刺激。



        尹落雪眼珠子一转,顿时有了主意。



        她拿出手机,给何丽茹打了电话,“小姨,帮我个忙......”



        ......



        楼下,不少女宾客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出什么事了?”厉老夫人问道。



        “老夫人,我去打听一下。”



        张妈正要离开,便看见厉星泽气鼓鼓地走了过来,“奶奶,我听说有人不要脸,躲在咱们家那个。”



        “哪个?”



        “就是那个......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事!”



        厉老夫人蹙眉,“不可能吧?今天来的宾客都是有头有脸的,谁会这么耐不住,在别人家做这种事?”



        “奶奶,孤陋寡闻了吧?”厉星泽嘴角抽搐道,“要论这个,你的宝贝顾眠可是最擅长了,听说上次在季家的晚宴上,她就急不可耐在季家勾引我哥呢。”



        厉老夫人的脸黑了下来,“不许这样说你嫂子!”



        “我现在懒得说她。”厉星泽摆摆手,“正事要紧,我刚刚听说有人在三楼听见动静,我得赶紧上去看看,别是哪个不要脸的在我房间做那事......如果真是这样,房间我不要了,我要连夜换房子!”



        厉星泽说完,便转身进了屋。



        厉老夫人怕他惹事,立刻跟了上去。



        不少宾客也抱着看戏的心思跟上。



        厉星泽来到三楼,先去了自己房间,确定里面没人,才松了一口气。



        他一间接着一间找过去,在走到厉霆深的书房外时,果然听见里面传来动静。



        厉星泽趴在门上听了会儿,俊脸一红。



        还挺激烈!



        “奶奶,果然有人在里面!还挺会挑啊,居然挑中了我哥的书房!”



        厉老夫人清了清嗓子,“来者是客,不管是谁在里面,今天都是我厉家的客人,我们走吧。”



        “那可不行,我哥有严重的洁癖,要是被他知道了,非膈应死不可,我倒想看看谁这么不要脸!”



        厉星泽说着,直接开门进去。



        书房内一片漆黑,厉星泽刚要开灯,一个抱枕就砸到了他的脸上。



        伴随而来的是男人的叱喝声,“滚!”



        “......哥?”厉星泽吓了一跳,急忙把门关上。



        他就说呢,谁敢进他哥的书房这么乱来,原来是他哥自己!



        “奶奶,没事了,咱们走吧。”



        厉星泽拉着厉老夫人刚要走,耳边突然传来了尹落雪的声音,“星泽,霆深哥和谁在里面啊?”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顾眠了。”厉星泽不假思索的道。



        “不可能吧?我刚刚还在楼下看见顾眠。”



        厉星泽一怔。



        他当然没看清书房里的女人是谁,只是下意识地认为一定是顾眠。



        不是顾眠还能是别人?



        尹落雪像是猛然反应过来,“不会吧?霆深哥跟别的女人在书房里......不可能的,霆深哥不是这样的人!”



        厉老夫人扫了一脸做作的尹落雪一眼,“霆深当然不是这样的人,他只是在里面休息......行了,都散了吧。”



        尹落雪岂会罢休,“奶奶,我来找霆深哥有事,我进去看看,也好打破谣言。”



        “落雪。”厉老夫人拦在她身前,“我说叫你下楼去。”



        尹落雪一脸委屈,“奶奶,我跟霆深哥从小一起长大,还是他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我进去找他是名正言顺的事情。”



        “名正言顺?”厉老夫人冷笑道,“你说这话不怕遭雷劈吗?霆深已经有妻子了,你哪来的脸说自己名正言顺?”



        尹落雪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暗暗咬咬牙,开口道,“奶奶,我也听到风言风语了,说有人在这里面......霆深哥向来洁身自好,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所以我才要当众进去看看,还霆深哥的清白。”



        “霆深的清白轮不到你来还,现在立刻给我离开。”



        尹落雪泫然欲泣,“奶奶,我知道您不喜欢我,但我深爱霆深哥,就算是为了我自己,我也要进去一看究竟!”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