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诱她,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 第100章 被你弄脏

第100章 被你弄脏

        顾眠强忍着泪意,将她的羞辱全部咽下。



        她心里早已翻江倒海,可开口的嗓音,却是格外平静。



        就像是厉霆深的话未曾激起半分波澜。



        “我说了,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是吗?”厉霆深勾唇,“我倒想检验一下,你对我是不是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顾眠还没明白他这话的意思,唇便被他吻住了。



        说是吻,还不如说是惩罚。



        他毫无半点温柔,长驱直入,强势地搅弄风云。



        顾眠吃痛,下意识想要推开他,双手却被他轻易控制。



        她被厉霆深牢牢按在墙上,双手手腕被他用一只手轻松握住。



        下一秒,厉霆深便解开她的牛仔裤扣子,手往下探去......



        顾眠瞪大了双眼,奋力挣扎了起来。



        厉霆深却不愿意轻易放过她,轻车熟路地撩拨着她。



        顾眠身体发软,止不住地颤栗。



        男人的吻慢慢温柔了下来,每一下都在勾着顾眠慢慢沉沦......



        天地万物仿佛都消失不见,顾眠的耳边只有不断放大的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一波又一波的浪潮朝着顾眠袭来,她的喉间不受控制地发出轻哼声,下一秒,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抖如糠筛。



        厉霆深却在此刻突然松开了她,往后退开两步。



        顾眠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顺着墙缓缓滑坐在地上。



        “这么快到了?果然是个男人都能让你这么快舒服到。”头顶传来男人讥诮的嗓音,“顾眠,你可真贱......”



        顾眠蜷缩着身子抱住自己的肩膀,眼泪滑落而下。



        下一秒,她的下巴便被男人抬起。



        厉霆深蹲在她面前,俊美的脸上似笑非笑,“你说说看,我和裴谨川,谁让你更舒服,嗯?”



        顾眠从他的眼睛里看见自己此刻的样子。



        过肩的长发凌乱,嘴巴被吻得微肿,一副被人凌虐过的模样。



        “不愿意回答?”厉霆深勾唇,抬起自己的右手,“顾眠,我被你弄脏了,你说该怎么办?”



        顾眠努力让自己平静,可开口的嗓音还是止不住轻颤,“我帮你擦干净......”



        她刚要去包里拿纸巾,厉霆深却突然掐住她的脸颊。



        下一秒,男人的右手食指直接伸进她的嘴里。



        男人戏谑道,“尝尝。”



        顾眠浑身颤抖。



        她的心像是被密密麻麻的针扎着,疼得透不过气来。



        不仅仅是屈辱,还有痛苦。



        她从来不知道,厉霆深会有这么恶劣的一面。



        “很委屈?”厉霆深看着她脸上的眼泪,“顾眠,你的眼泪跟你的人一样,都是廉价的,所以我劝你省省,留着你的眼泪去裴谨川那里哭吧。”



        厉霆深松开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条灰色手帕,擦拭着自己的手指。



        他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听好了,在我们没有正式离婚之前,你如果还敢跟裴谨川不清不楚,后果就没有今天这么舒服了。”



        话落,厉霆深直接把手帕扔在她的身上,转身开门离开。



        顾眠捡起手帕,紧紧抱着自己,默默流着泪。



        她好不容易才调整好情绪,起身回到餐厅。



        “怎么去了这么久?”裴谨川已经等着急了,“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刚想去找你。”



        “我喝多了,去醒了会儿酒。”



        “那就不喝了,吃点东西缓缓。”



        “嗯。”



        一顿饭,顾眠吃得心不在焉。



        晚餐过后,顾眠婉拒了裴谨川去看小宝的提议。



        裴谨川提出送她回中医堂,她想起厉霆深的警告,谎称自己还要去给病人看诊,直接去路边打车回了中医堂。



        被厉霆深折腾了一番,她感觉身上黏糊糊的,直接进浴室洗澡。



        杂物间的一幕在脑海中浮现,顾眠的双腿止不住打颤。



        她原本以为,跟厉霆深会形同陌路。



        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疯狂。



        看样子她以后要尽量避开他才行。



        ......



        翌日下午,云悦湾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厉霆深下楼的时候,看见厉宏宣已经坐在沙发上喝茶了。



        厉霆深走到他对面的沙发前坐下,“找我有事?”



        厉宏宣笑笑,“怎么,就因为停了你的工作,连爸都不愿意叫了。”



        “说正事。”



        “听落雪说,你不愿意娶她?”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娶她?”



        厉宏宣正色道,“厉家欠尹家两条命,你们原本就是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妻,你娶她有什么问题?”



        “爷爷欠尹家的,已经还了。”厉霆深淡声道,“要不是有厉家几十年来的扶持,尹家能有今天?至于我欠落雪的,我自己会解决,但绝不是娶她。”



        “你为什么不愿意娶她?”厉宏宣不明白,“你不喜欢她,可以不住在一起,她只挂一个厉太太的头衔而已,不会影响你的生活。反正你现在身体废了,也不需要女人了。”



        “说得很有道理,但我就是不想娶。”



        厉宏宣的脸黑了下来,“霆深,这事由不得你,你身为厉家继承人,接受家族安排的婚姻是你的职责。等过几天你和顾眠正式离婚,就跟落雪去领结婚证。你要是不想折腾,婚礼也可以免了,但这个婚,你一定要结。”



        厉霆深淡淡一笑,“厉董这么想联姻,又宝刀未老,完全可以自己上,何必强迫我呢?”



        “厉霆深,你说的是什么话!”厉宏宣怒道,“我今天来是正式通知你,而不是跟你商量。”



        “哦?”厉霆深挑眉,“我如果不答应呢?”



        厉宏宣满含警告地看着他,“霆深,你要知道,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厉家给你的,没有厉家,你什么都不是。”



        厉霆深低笑一声,“我听明白了,厉董是想说,我如果不答应,就会把我踢出厉家,让我成为丧家之犬。”



        厉宏宣不置可否,“你从小就是天才,放眼帝都,你的能力无人能及,但你要清楚一点,个人能力固然重要,但平台更重要。”



        “你生来就是厉家继承人,所以才会有今天的成就,但如果你不是我厉宏宣的儿子,出生在普通家庭,接受不到优越的教育,或许你连进厉氏集团工作的机会都未必有。”



        厉霆深从善如流,“厉董说得很有道理,我只是出生在金字塔顶端,才会有今天的地位。”



        “你知道就好。”厉宏宣的脸色缓和了几分,“等结婚后,我会让路朗先生住进云悦湾,好好给你医治那方面,等医治好了,你又不喜欢落雪,可以在外面随便找女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我绝对不会干涉你。”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