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诱她,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 第166章 我想她了

第166章 我想她了

        不至于。”顾眠喝了一口红酒,“我们已经分居了,不需要躲。是我在帝都待腻了,想出来透透气。”



        “当年我一毕业就带着外婆去帝都治病,为了多赚点钱,去厉家应聘给厉夫人当护工。”



        “后来嫁给霆深,再后来去坐牢......算起来,上次外婆生祭,是我这些年第一次离开帝都。”



        可笑的是,难得回趟老家,还跟厉霆深闹得不欢而散。



        言慕听着心酸,“顾眠,嫁给霆深,你的确受了很多委屈。”



        “自己选择的路,没什么好怨天尤人的。”顾眠笑了笑,“只是既然这条路是错的,当然要及时回头。”



        “你不要怪我为霆深说话,其实他只是不会表达。”言慕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他的原生家庭是畸形的,他不懂得爱,也不会爱。”



        “我能理解。”



        “但你还是坚持要离婚,是吗?”



        顾眠淡淡一笑,“之前我们和好的时候,他曾经说过,让我教会他去爱。”



        “我承认,我是个失败的老师,我教不会他,也不想再教了。”



        “言律师,你一定没体会过失望到极致的感觉吧?如果体会过,我想你会理解我的。”



        厉霆深选择继续保护尹落雪的那一刻,她的感觉跟看见顾醒的朋友圈的一瞬间是一样的。



        失望到麻木。



        尤其是厉霆深,已经令她心痛到没有知觉了。



        她能果断放弃表妹,也能果断放弃一个不爱她的男人。



        门铃突然响起,顾眠跟言慕告别,挂断电话起身去开门。



        顾行知站在门外,“眠眠,我给你买了你喜欢吃的小龙虾。”



        “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顾行知坚持,“吃点吧,晚上吃的面容易消化。”



        “我真的不饿。”顾眠婉拒,“而且现在太晚了。”



        大晚上跟异性共处一室,容易被误会。



        “是怕厉霆深不高兴?”顾行知直接挑破,“眠眠,你们已经要离婚了。”



        顾眠这才意识到,会误会的只有厉霆深。



        而她下意识的反应,是不希望厉霆深误会。



        顾眠原本平静的心突然就乱了。



        顾行知笑笑,“眠眠,我们清者自清,而且我找你,是有事情想问你。”



        顾眠无奈,只能答应,“那你进来吧。”



        她去洗手间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顾行知已经在桌子前摆好了吃的。



        “坐。”顾行知打开红酒,“喝吗?”



        顾眠摇头,“我喝水就好。”



        顾行知给自己倒了一杯,“眠眠,我一直没问你,那几年,你和外婆过得好吗?”



        顾眠戴上一次性手套,剥着小龙虾,“我大四那年,外婆就病重了,在海城断断续续治疗了一年,始终不见好转。医生说只有帝都厉氏医院或许还有办法能保住外婆的命。”



        “我舅妈不愿意出钱,我又在上学没有收入,只能把房子卖了,带她去了帝都。不过还好,后来我嫁给了厉霆深,作为交换条件,厉氏医院是给外婆免费医治的。”



        这一点,顾眠是感激厉家的。



        如果不是因为嫁给厉霆深,她根本没办法承担外婆的医疗费用,外婆也早就撒手人寰了。



        “是我不好。”顾行知自责不已,“如果不是我突然失踪,你就不用独自面对这些困难,说不定也不用嫁给厉霆深。”



        “行知,你不用自责,外婆是我的责任,不是你的。”顾眠道,“外婆最大的心愿,就是你平安活着。现在她在天有灵看到,也能够安心了。”



        “眠眠,我会替外婆照顾好你。”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我知道。”顾行知看着他,“你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跟在我身后的小姑娘了。”



        “我们五年没见了,当然会有变化。”顾眠吃着小龙虾,“不过你没怎么变,归来仍是少年。”



        顾行知看着她,“万一这只是假象呢?”



        “我知道你在缅北一定吃了很多苦,但是行知,我希望你能够保持初心,因为顾阿姨是个好人,你是她一手带大的,你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



        顾行知深邃的眼里溢出痛色,“眠眠,我想她了......”



        顾眠拿着小龙虾的手一顿,“行知,你好好活着,就是对顾阿姨最大的安慰。”



        “而且终有一天,我们能跟逝去的亲人团聚的。”



        “是啊,会有那么一天的......”



        ......



        彼时,ms集团总裁办。



        厉霆深的视线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脑屏幕,眼底寒意渐重。



        画面里是顾行知和顾眠走在海城一中散步的场景。



        他们边走边聊天,犹如一对璧人。



        旋即,两个人在操场边坐下,顾行知给她剥板栗,就差没喂进她嘴里了!



        直至夕阳西下,两个人才一起离开。



        厉霆深切换了画面。



        画面里是酒店走廊的监控。



        半小时前,顾行知走进了顾眠的房间,一直没有出来。



        厉霆深眼底漫出森森寒意,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



        顾眠虽然不饿,但不知不觉竟然吃下了不少。



        她正准备收拾桌子,门外突然传来报警器的声音。



        两个人皆是一惊,急忙开门出去,发现声音是从走廊的火警器上传出来的。



        其他房间的人也纷纷出来,朝着楼梯出口涌去。



        顾行知握住顾眠的手腕,“眠眠,走!”



        两个人从楼梯下到防火层避险,过了半个多小时,工作人员才来告知并没有着火,是警报器误响。



        两个人这才重新上楼,各自回了房。



        折腾了这么一出,顾眠还真是累了,刷了个牙后在床上躺了下来。



        明明已经累了,但大脑却好像越来越清醒了。



        她忍不住在想,如果今天真的着火了,或者她死在这里,会有遗憾吗?



        或许会有的吧。



        关于厉霆深的。



        他们闹得这么僵,不曾好好告别。



        原来,她还是想要跟他好好告别。



        顾眠闭上眼睛,压下眼底的泪意,强迫自己入睡。



        ......



        翌日一早,顾眠准时去上班。



        海城的中医堂人手是够的,并不会很忙。



        但顾眠没有闲着,晚上没有急着下班,整理了阅读室的医书,把自己认为有用的找出来,供这里的中医师阅读。



        顾行知打来电话的时候,顾眠正在忙碌。



        她划开手机接听,顺手开了免提,“行知,你找我?”



        “还没下班吗?”



        “嗯,还在忙。”



        “吃饭了没有?”



        “吃过了。”



        “那你早点回去。”



        “好。”



        顾眠挂上电话,继续整理书架。



        过了半个小时,总算整理得差不多了。



        顾眠踩着凳子,把整理好的书放到架子上。



        突然,顾眠感觉一阵头晕,急忙从凳子上下来,双手撑着桌子,大口大口喘着气。



        耳边突然传来男人急切慌张的嗓音,“你怎么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