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诱她,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 第175章 我欠你的

第175章 我欠你的

        顾眠缓缓闭上眼睛,回应着他的吻。



        厉霆深像是受到什么刺激般,突然加深了这个吻。



        两个人相拥着倒在沙发里,空气中只有不断加重的呼吸声。



        良久良久,厉霆深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唇。



        “厉太太,不许勾引我。”



        “我才没有......”



        厉霆深深深凝视她绝美的脸蛋,“厉太太,我一定努力实现你的愿望。”



        顾眠有点懵,“什么?”



        “不是你说,要先生儿子再生女儿的?”



        顾眠忍俊不禁,“厉先生,我看好你。”



        “一言为定。”



        ......



        日子归于最初的平静。



        厉霆深戒了烟,着手准备婴儿房,连月嫂和育儿嫂都早早开始物色了,做好迎接孩子降生的准备。



        只是顾眠的孕反越来越严重,晚上睡不安稳,要醒来好几次,一醒来就很难入睡。



        别说上班了,她大部分时间都只能躺在床上休息。



        路朗先生来云悦湾看她。



        “师父,坐。”



        “怎么几天没见,脸色就变得这么差?”路朗先生蹙眉,“厉总没照顾好你?”



        “师父,他已经很用心了。”



        顾眠夜里睡不好,夜里不是头晕就是反胃,厉霆深几乎一直在旁边照顾,陪着她熬。



        “我的确没想到这个孩子会这么折腾。”



        “我看看。”路朗先生拉起她的手把脉,久久没有说话。



        “师父,怎么了?”顾眠忍不住问道,“是有什么问题吗?医院那边说是严重孕反,孩子没问题的。”



        路朗先生笑笑,“孩子的确没事,就是你自己的体质弱,所以才会有这么严重的孕反。”



        顾眠点点头,“我的体质的确偏寒。”



        “好好养着,中医堂忙得过来,你不用挂心。”



        “好。”



        路朗先生从云悦湾出来,直接给顾行知打电话,“行知,我想见你一面。”



        “我在厉氏集团。”



        “我现在过去找你。”



        路朗先生来到厉氏集团总裁办的时候,顾行知正在开会。



        秘书把他领进办公室,“路朗先生请坐,顾总一会儿就来。”



        “多谢。”



        路朗先生打量着眼前这间低调奢华的办公室。



        他以前也来过这里。



        一切都没什么变化,只是换了主人。



        没多久,顾行知便开门进来了。



        “路朗先生,抱歉,让您久等了。”



        “是我突然拜访,唐突了。”



        顾行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有件事情我不好直接问眠眠,所以只好来问问你。”



        “您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早就发现眠眠体质极寒,怀孕后更是严重,但又不像是娘胎里带出来的症状,所以想问问你知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顾行知眉心微蹙,“所以她这个孩子,能生下来吗?”



        “怎么?你真的知道?”



        顾行知面色凝重,“眠眠曾经在寒冬腊月的时候在冷水里泡过,而且那个时候刚好是生理期,所以才会伤到了身体。”



        “我曾经听外婆偷偷跟舅舅说起过,眠眠很难怀孕,就算怀上了,也很难生下来,她怕眠眠接受不了这件事,一直没有告诉她,甚至不敢把这方面的医术传给她,就是怕她会接受不了。”



        路朗先生恍然大悟,“难怪,她学得杂,唯独妇科方面一窍不通。”



        顾行知着急地问道,“我以为这几年眠眠有调理好身体,难道真的如外婆所说的,保不住孩子吗?”



        路朗先生叹了一口气,“她的寒症太严重了,在没有彻底去除寒症的情况下怀孕,对身体的损伤是很大的。”



        “所以这个孩子保不住?”顾行知蹙眉,“她这么爱孩子,绝对接受不了的。”



        “以我的医术,孩子能保住,但对母亲的损伤会很大。”



        顾行知联想到了什么,“所以眠眠会像尹落雪一样,大人和孩子,只能保一个?”



        路朗先生摇头,“没有尹落雪这么严重,但是整个孕期对眠眠的身体损伤非常大,现在拿掉孩子,我多花点时间和精力,说不定能把她的身体调理好,以后也能正常怀孕。”



        “但是如果坚持生下这个孩子,大概率会有不可逆的损伤,眠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漫长,我实在不忍心看着她一辈子承受病痛的折磨。”



        “我当然也不希望眠眠的身体有损。”顾行知拧眉,“可是这件事情,我们做不了主。”



        “我去找厉霆深谈谈吧,他是孩子的父亲,眠眠的丈夫,这件事只有他能做主。”



        ......



        厉霆深这几天都在家陪着顾眠。



        路朗先生给厉霆深打电话,约在中医堂见面。



        厉霆深隐隐能猜到跟顾眠有关,不敢耽搁,立刻赶了过去。



        中医堂已经下班了,只有路朗先生一个人在。



        “这么晚叫我过来,是顾眠有什么事?”



        “是。”路朗先生长叹一口气,把顾眠的情况一五一十说清楚。



        “......事情就是这样,厉总,我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同时护眠眠和孩子周全。”



        厉霆深的脸一寸一寸白了下来,“你的意思是,因为顾眠少女时期受过寒气,导致体质虚寒,所以孩子不能要?”



        “是。”



        “不可能!”厉霆深冷冷地看着他,“你对我不满,觉得我对顾眠不够好,所以故意说出这种话?”



        “厉总,我对你再不满,也不可能拿孩子的事情开玩笑。”路朗先生叹息道,“这件事情,必须由你做决断,并且不能告诉眠眠真相。”



        “她的外婆瞒了这么多年,就是怕她承受不住。”



        厉霆深低笑一声,旋即笑声逐渐放大,如鬼魅般幽冷瘆人。



        “你的意思是,要我亲手逼顾眠打掉这个孩子,并且不能告诉她原因?”厉霆深的脸色阴沉如水,“你有没有想过,一旦我这么做了,我和她之间还怎么继续过日子!她会恨我入骨的!”



        “我知道。”路朗先生道,“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出面,哪怕她不认我这个师父,我也要保她健康无虞。”



        厉霆深没说话,起身迈开长腿往外走去。



        大门外,顾行知正站在台阶上抽烟。



        见厉霆深出来,顾行知走上前,“路朗先生的话,你不能不听,在眠眠和孩子之间,没有什么好犹豫的。”



        厉霆深俊美的脸上寒意遍布,“滚!”



        “厉霆深!”顾行知拦住他,“你不能这么自私!孩子的事情就当我欠你的,但你必须要保住眠眠!”



        “你欠我的?”厉霆深蹙眉,“什么意思?”



        “看样子,你并没有看清我的日记。”顾行知正色道,“总之,你必须听路朗先生的话!”



        厉霆深猛然联想到了什么,一把推开顾行知的手,大步上了车,扬长而去。



        ......



        ms集团总裁办。



        厉霆深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那本日记本。



        他想过烧掉,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鬼使神差地留了下来,所以那天准备了本一模一样的带去见顾行知。



        厉霆深犹豫片刻,颤抖的指尖还是打开了日记......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