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诱她,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 第187章 不敢再爱

第187章 不敢再爱

        厉星泽吓得一颤,急忙解释道,“哥,你别误会......如风他......他开玩笑的!”



        顾眠抬眸,视线跟厉霆深的在空中碰撞。



        一时间,两个人眼底都有着复杂的情绪涌动。



        厉霆深迈开长腿,直接走到顾眠身旁,单手搂住了她不盈一握的腰肢。



        “贺少爷这个玩笑,未免开得有点大了。”



        贺如风一怔,很快站起身,一脸认真地开口道,“深哥,我没有在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厉星泽抬手捂脸,一脸‘你没救了’的表情。



        “哦?”厉霆深勾唇,笑意却止在了眼角,“觊觎我太太的人多了,敢当众求婚的,你倒是第一个。”



        贺如风拧眉,“深哥,你跟顾眠已经离婚了,她现在是自由之身,我有权利追求她。”



        厉霆深眸光骤寒,下一秒,直接揪住了贺如风身前的衣襟。



        “既然你不清醒,我就让你好好清醒清醒。”



        贺如风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往后坠去!



        他身后就是泳池。



        “扑通”一声,贺如风落入了泳池中。



        厉霆深没再多看他一眼,直接拉着顾眠离开。



        贺如风扑腾了几下,游到岸边,着急地大喊,“顾眠!”



        “眠你个头啊!”厉星泽翻了个白眼,“我哥是给足你面子了,换成别人,就不是推进泳池,而是推下悬崖了!”



        ......



        顾眠直接被厉霆深拉着坐上了门外的劳斯莱斯。



        厉霆深吩咐司机开车后,把后座上的隔板升了起来。



        顾眠刚要开口,身旁的男人突然吻住了她的唇。



        顾眠的呼吸很快被他掠夺,想要推开他,双手却被他轻而易举掌控,只能被迫承受他强势的吻。



        顾眠能感觉得到厉霆深的身体变化,逼仄的空间里,温度渐渐攀升,融化了春日里的一抹春寒。



        顾眠的大脑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顾眠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厉霆深才终于放开了她。



        厉霆深的脸埋在顾眠的脖颈间,重重喘着气。



        “顾眠。”男人低沉沙哑的嗓音在顾眠耳边响起,“我没找你,是给你时间消化。你倒好,直接撩起小男生了是吗?”



        顾眠呼吸微乱,“胡说什么?谁撩他了?”



        “没撩?他能当众求婚?嗯?”



        顾眠也很无奈,“我跟他只见过一面,今天是第二面......我查出贺老患有胰腺癌,他想报恩。”



        “可是你没有当众拒绝她。”厉霆深控诉道,“是不是我不来,你就会点头答应他的求婚了?”



        顾眠静默片刻,平静地开口道,“霆深,其实人没有爱情,是不会死的......这是我用了两年的时间才明白的道理。”



        厉霆深一怔。



        他缓缓抬起头看着她娇美的侧脸,“顾眠,你说出这种话,是不肯原谅我了,对吗?”



        顾眠坐直身体,整理身前因为刚刚的纠缠而凌乱的衣服,静静徐徐地开了口,“我承认,当我知道两年前你坚持要打掉孩子的原因后,对我的冲击很大很大。”



        “我在家躺了两天,才消化这个事实。”



        “我从师父那里了解到,这个孩子不是生不下来,是对我的身体损害太大了,所以你其实是在我和孩子之间,选择了我。”



        “霆深,我很感谢你,真的。我从来不是多伟大的人,或许当初换成我自己选,我也会选择让自己活。”



        她的嗓音哽咽,“可是霆深,太疼了,我们的婚姻,真的让我太疼了......”



        “我们接连没了两个孩子,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或许我这辈子所有的运气,都只够用来遇见你,而无法跟你过平静安稳的生活......”



        “所以霆深,我不想坚持了,我没办法做到逆天改命,我担心以后还会面临一样的痛苦。”



        “所以算了吧,我们到此为止,从此桥归桥路归路。”



        厉霆深安静听着她说完,眼底有着什么东西在龟裂。



        他倏地抬手握住她的双肩,“我不同意!”



        顾眠眼底含泪,“人没有爱情不会死,其实后面还有半句,有的爱情,会让人生不如死!”



        当她被禁锢在手术台上,被迫拿掉孩子的一瞬间,她真的宁愿自己死去,再也不要醒来。



        只要不醒过来,就不用面对那些无法承受的痛苦了。



        “顾眠,我是逼不得已的。”厉霆深嗓音暗哑,“难道你要我看着你身体受损吗?我问过路朗先生,坚持生下孩子,不仅仅是身体变差,还不能享常人之寿。”



        “你会死的,或许30岁,又或许40岁。”



        “我知道,原本你可以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却因为我失去了。”顾眠心如刀割,“按理我应该用一辈子去报答你,可是霆深,我真的不敢再爱你了。”



        怕了。



        她爱了厉霆深十年多,痛苦远超过幸福。



        而且那些痛,都是难以承受的。



        “顾眠,你不能这样对我......”



        厉霆深听见自己的声音。



        顾眠闭了闭眼,压下眼底奔涌的情绪,“霆深,我已经决定了。”



        ......



        顾眠让司机停车,在路边下了车。



        她没有打车离开,而是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马路上。



        直到走累了,她才伸手拦了辆出租车,打车回了御华府。



        顾眠明明很累,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躺在床上,脑海中浮现出那些年跟厉霆深的点点滴滴。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做出决定,明明已经把话说开,但心里却还是很难过。



        等回过神来时,天已经亮了。



        顾眠起床洗了把脸,早早去中医堂上班。



        上午顾眠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等忙完,路朗先生才敲门进来。



        “眠眠,裴先生等你很久了。”



        顾眠起身出去,看见裴谨川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翻着一本医学杂志。



        “裴先生,你找我?”



        裴谨川起身,笑着道,“路过中医堂,想问你有没有时间赏脸吃个午餐。”



        顾眠欣然应允,“人是铁饭是钢,不过这里是中医堂,午饭当然我请,走吧。”



        路朗先生有事要忙,没跟他们一起去。



        中医堂附近新开了家川菜馆,两个人都是能吃辣的,便选在了这里。



        顾眠要了包厢,点好菜后,给裴谨川添茶水。



        “小宝最近怎么样?”



        “还行,这次的月考成绩不错。”



        “我问的是他快不快乐,而不是成绩好不好。”



        裴谨川笑笑,“难怪小宝这么喜欢你,上了小学,一般人都会开始关注孩子的成绩。”



        “就算小宝资质平庸,你的钱也够他花一辈子了,所以他只要过得开心就好。”



        “小宝心情还不错,就是缺乏母爱。”裴谨川看着她,“顾眠,你愿意当他的妈妈吗?”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