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诱她,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 第193章 误会解开

第193章 误会解开

        算了吧?”厉霆深苦笑一声,“顾眠,你是怎么做到轻描淡写说出这三个字的?”



        “那昨晚算什么,嗯?”



        “你的身体明明是喜欢我的,你骗得了自己吗!”



        “是。”顾眠坦然承认,“在夫妻生活上,你的确让我很舒服,但这不是婚姻的全部。你就当昨晚,是我跟你最后的告别吧。”



        厉霆深狠狠一颤!



        “难怪你昨晚那么主动,原来是在跟我告别?”厉霆深的眉眼须臾间冷了下来,“顾眠,你可真行......”



        顾眠弯了下唇角,平静地开口道,“我很感谢你在老家为我做的一切,但是......抱歉。”



        厉霆深缓缓松开她的手,站起了身。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俊美的脸上布满寒意。



        他想他应该说点什么,但这个时候,多说一个字,都是在犯贱。



        厉霆深冷笑一声,直接转身离开。



        顾眠闭上眼睛,眼泪顺着脸庞滑落而下。



        她抬手擦去脸上的泪水,扯了扯唇角。



        就这样吧。



        不爱,就再也不会痛了。



        ......



        彼时,言慕乘坐的航班刚落地帝都机场。



        他刚开机,便接到了厉霆深打来的电话。



        “来盛世皇朝。”



        言慕连家都没顾得上回,直接叫司机去了盛世皇朝。



        顶楼包厢里,厉霆深一个人喝着闷酒。



        “我说,有你这么压榨人的吗?”言慕上前,疲惫地靠坐进沙发里,“我给你当牛做马,刚下飞机又要来陪你喝酒,你当我是陪酒小姐啊?”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厉霆深咬着烟,心里又躁又怒。



        言慕叫来服务生给自己送点吃的,等服务生离开后,喝了杯红酒润润嗓子,这才开口道,“不是说你前两天还在顾眠老家陪着她吗?怎么,这是没和好?”



        厉霆深烦躁地给自己灌着酒,“她明明已经知道真相,也明明没有拒绝跟我亲密接触,却还是不要我......你不是说她跟顾行知之间没什么吗!”



        “据我所知,这两年来虽然顾行知每隔一两个月就会去找顾眠,但从未跟她有过亲密举止,也没有确定男女关系。”言慕分析道,“不过顾眠向来是个很传统的女人,或者是因为你们还没有正式离婚,所以他们没有确定关系,也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



        厉霆深苦笑一声,“她就这么爱顾行知,所以才能做到发乎情止乎礼?而我这个替身,早已被她踢出局了,对吗?”



        言慕喝了口酒,“既然出局了,你又何必强求。”



        这两年,厉霆深并没有主动问起过顾眠的情况。



        他的性子越来越冷,发了疯似地工作。



        ms集团的发展甚至比他们计划中还要迅速,厉氏集团也被他打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但言慕其实很清楚,他越是对顾眠不闻不问,心里就越是放不下。



        所以顾眠一回来,他就失控了。



        这两年的逃避,就像是一场笑话。



        言慕看着他,“霆深,我知道这两年你没有一天是快乐的,因为顾眠不在。”



        “但顾眠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她清楚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既然她已经决定了,你就不要勉强她了。放过她,也放过自己吧......”



        厉霆深没说话,只是一杯接着一杯给自己灌着酒。



        ......



        言慕没想到,这么快会见到顾眠。



        翌日午后,顾眠给他打电话,约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言慕手头有工作,约在了下班后。



        到咖啡厅的时候,顾眠正坐在窗边的位置上喝咖啡。



        女孩留长了头发,发梢微卷,比起两年前,更添了几分妩媚。



        两年时间过去,她不但没有因为失去婚姻和孩子成为怨妇,反而更加明艳动人。



        她坐在那里,安静又美丽,像一幅绝世油画。



        言慕突然能理解厉霆深对她念念不忘的原因了。



        顾眠这张脸,的确令人难以忘怀。



        “顾眠。”言慕在她对面坐了下来,“抱歉,我来晚了。”



        “没有,是我早到了会儿。”顾眠微笑,“喝点什么?”



        “跟你一样。”



        顾眠叫来服务生点了杯咖啡,开口道,“之前给你的工作室打过电话,说你出差去了,昨天才会回来。”



        “是啊,昨晚刚回来。”言慕问道,“急着找我,有事啊?”



        “是的。”顾眠开门见山,“我和霆深分居两年了,想请你帮我走个流程,把离婚证拿到手。”



        言慕眉心一蹙,“你找我,是为了跟霆深离婚?”



        顾眠修长好看的手拿着小勺子搅着咖啡,“嗯,不想再拖了。”



        服务生前来送餐。



        言慕道了谢,拿起精致的杯子喝了一口温热的咖啡,开口道,“顾眠,我怎么觉得,你越是急着跟他离婚,就越是害怕再次陷进去呢?”



        顾眠一怔,旋即坚定地开口道,“我不会。”



        “这两年,我做得最成功的一件事,就是学会放下,还有,规避伤害。”



        言慕叹息道,“我能理解你被霆深送上手术台打掉孩子的痛,但是顾眠,霆深有他的无奈。”



        “我知道。”顾眠淡淡一笑,“失子之痛会随着时间逐渐淡去,无法淡去的是那天的心寒。”



        “我不懂,就算是为了护我周全,他为什么不能跟我好好商量?为什么要用那么激烈又残忍的方式毁掉我对婚姻和爱情的所有幻想和憧憬?”



        “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言慕蹙眉,“其实霆深真的很爱你,但凡他对你的爱没有那么深,都不会为了你放弃孩子。”



        “她爱我?”顾眠仿佛听到笑话般,轻笑出声,“他对我有占有欲......甚至可以说是有一点喜欢,但他不可能爱我。”



        言慕看着她,“霆深的确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他介意你和顾行知的过去,但还是一次又一次说服自己放下。”



        “他的自尊心那么强,而你却把他当成顾行知的替身,你知道他有多痛苦多煎熬吗?”



        “可是他爱惨了你,他甚至不敢跟你对质,怕一旦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你就会抛弃他回到顾行知身边。”



        “后来你怀孕,你都想象不出他有多高兴,他是那么期待你和他的孩子降生,他甚至都愿意容忍你和顾行知见面。”



        “可是顾眠,因为你和顾行知的过往,导致影响到你和霆深的孩子,你让霆深怎么原谅怎么释怀?”



        言慕脸色微沉,“我认识的霆深,他会不顾你的死活让你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把你和顾行知折磨得生不如死。”



        “他是动过这个念头的,我听说他当时已经安排好了医疗团队,准备带你去国外的私人岛屿上待产。”



        “可是一夜过后,他后悔了,他恨你,但是他更爱你,他舍不得看着你的身体受损,所以才亲手把你推上手术台。”



        “顾眠,连我都没有想到,霆深会爱你至此......”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