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诱她,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 第204章 忘情吻我

第204章 忘情吻我

        顾眠猛然明白过来。



        “你还记得。”



        当初他留她在身边的时候说过,要让她教会他去爱。



        “当然记得。”厉霆深握住她的双肩,认真凝视着她,“我很庆幸当年的那场车祸,如果不是我车祸成为植物人,你就不可能嫁给我。”



        “娶你为妻,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一件事。”



        顾眠的心里泛起波澜。



        其实她从来没奢求过厉霆深能回应她同样的爱。



        她默默地爱了他十多年,想的是只要能得到回应就好。



        如果他们之间的距离有100步,那他只要跨出那一步就好。



        剩下的99步,她来走。



        不管多难,她都心甘情愿。



        她早就走完了99步,一直在等他跨出最后一步。



        她想,她现在终于等到了。



        她的所有爱恋,都在这一刻得到了回应。



        虽然这一路走来,很难很痛,但她终于可以给曾经那个奋不顾身的自己一个交代。



        厉霆深抬手,带着薄茧的指腹摩挲她绝美的脸蛋。



        “顾眠,我爱你。”



        简单的五个字,掷地有声地落进她的耳畔,也落进她的心里。



        顾眠眼底含泪,无语凝噎。



        厉霆深挑眉,“厉太太,这个时候,你难道不是应该踮起脚尖,忘情地吻住我吗?”



        顾眠破涕为笑,“厉总,你这话听上去好像一个情场老手啊......”



        “多亏厉太太调教得好。”厉霆深从善如流,把头压下去一些,“亲吧。”



        “谁说我要亲你了?”顾眠撇撇嘴,“别闹我了,我要做饭了,一会儿静爷要来家里吃饭的。”



        话音刚落,唇便被堵住了。



        厉霆深深深吻住了她。



        许是嫌这个姿势不够舒服,他直接将她抱起,放在操作台上。



        这样的高度更方便他索吻。



        顾眠挣脱不开,索性不反抗了,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回应着他的吻。



        夕阳的余晖从落地窗打进来,给两个纠缠的身影上镀上了一层橘色的光圈。



        良久良久,厉霆深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唇。



        男人眸光深邃,盯着她酡红的脸蛋。



        “厉太太,你不亲我,我可以亲你。”



        “没正形!”顾眠推了推他,“我真的要做饭了。”



        “好。”



        ......



        晚餐刚准备好,文静便来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跟厉霆深同桌吃饭,莫名紧张。



        厉霆深的气场太强了,强得她快要透不过气来。



        “静爷,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啊?”顾眠用公筷给她夹菜,“我特意做了你平时爱吃的菜,多吃点。”



        文静扒着饭,“可能是搬家搬累了。”



        顾眠失笑,“你活得比男人还简单,又从不化妆,能有多少东西?”



        “哎呀你们聊天就好了,我要安静吃饭。”



        顾眠能猜到原因,但也无可奈何。



        厉霆深身上与生俱来的帝王气场极具压迫感,别说是文静了,一般人都会怵得慌。



        晚饭过后,文静陪着顾眠收拾。



        “这里我来,你回隔壁收拾东西吧,晚上好睡觉。”



        “也好,那我走啦。”



        “嗯,有需要告诉我。”



        文静刚走到门口,身后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疏冷的嗓音,“等一下。”



        文静转身,看见厉霆深朝着她走来,顿时紧张地挺直了背,“厉总......找我有事啊?”



        厉霆深抬手递上一张没有填写金额的支票,“这两年,多谢你照顾顾眠。”



        文静惊呆,但理智地拒绝,“我是顾眠的好朋友,在她最难过的时候陪着她是应该的。而且这两年是我们相互在照顾,她也没有亏待过我,我不能要你的钱的。”



        “拿着吧,叫顾行知开个价,把隔壁买下来。”



        文静:“......啊?”



        “你不想跟顾眠成为邻居吗?”厉霆深反问道。



        “想的。”



        “那就拿着。”



        文静拗不过,只能接了过来,“谢谢厉总。”



        等文静离开,厉霆深关上门,回到厨房。



        “放着吧,我叫了人来收拾。”



        “这点小活不需要叫人。”



        厉霆深拉起她的手,“我老婆的这双手,是用来行医救人的,不需要做这些。”



        顾眠无奈,只能跟着他去了客厅。



        两个人窝在舒适的沙发里,找了部电影放着,可谁的心思都没在上面。



        “那本日记呢?”



        顾眠率先开口问道。



        “你重伤在icu的时候,我拿到日记本找他询问,被他拿走了。”



        “拿走了就好。”顾眠淡淡道,“本来就是属于他的东西,应该物归原主。”



        “顾眠,我有件事想问你。”



        “你说。”



        “如果日记里的内容是假的,那你的身体受寒是怎么回事?”



        顾眠沉默片刻,开口道,“日记里说的小孩滑冰落水是真的,我跳下去救,所以受了寒。”



        当年救他上岸时,他已经昏迷了,紧跟着他也因为体力不支昏迷,醒来时,已经被顾行知带走了。



        看样子,厉霆深并不知道是她救了自己。



        如果告诉他,是因为救他才导致不能要孩子,他一定会自责的吧?



        那她宁愿把这个秘密永远埋藏在心里,也不要让他背负内疚。



        厉霆深低头亲吻她的眉心,“以后我会保护好你,不让你经历这样的事情。”



        顾眠鼻子泛酸,“嗯。”



        “还有一件事,”厉霆深问道,“镇上的面馆老板,说顾行知是你的男朋友,是怎么回事?”



        顾眠微怔,“你听到过这话?”



        “第一次跟你回去,就无意中听到了。”



        “那你不来问我?”



        “......当时没有问你,再后来看到日记,就以为是真的。”



        顾眠抬手摸摸他的脸,解释道,“顾阿姨得的是艾滋病,是因为输血才意外被传染的,但是镇上的人听到这个病就恐慌,还认为她是私生活不检点才染上这个病。”



        “当时顾阿姨已经病重了,一旦被赶出镇上,很有可能死在路边,所以外婆决定保护他们。”



        “外公外婆一生行善,在十里八乡都是有名望在的,她当众对外宣布,等行知长大了,会是我的男朋友,以此留下他们母子在镇上。”



        “所以后来镇上的人传着传着,都拿他当我的未来男朋友了。”



        厉霆深心里格外不舒服。



        但那个时候,他还没有遇见顾眠,所以他连吃醋都没有资格。



        厉霆深脸色阴郁,突然低下头,狠狠吻住了顾眠的唇......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