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诱她,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 第231章 兄妹初见

第231章 兄妹初见

        1“顾小姐好魄力,居然敢主动给我打电话?”年轻男人轻笑一声,“我还以为,你只会一直躲在厉霆深的背后不敢现身。”

        “叶先生千方百计要找我报仇,我自知躲不过,躲也没有用。”顾眠笑笑,“不过叶先生放话,要我去交换柳清俞,现在我先生看管我比看管犯人还严,我是不可能踏出ms集团半步的。”

        “那你打这通电话,该不会是天真地想求我放过柳清俞吧?”

        “我的确没这么天真。”顾眠开门见山,“而是想见叶先生一面。”

        “我也想见你,为了见你,我可是大费周章,好不容易才把柳清俞带来的。”

        “我出不了ms集团,倒是叶先生可以来找我。”

        “你是准备给我设陷阱?”

        “我只是觉得,有些话,当面说清楚会比较好。”顾眠道,“我们在ms集团楼下见面,你带你的人,我带我的人,要是哪边敢动手,自己也别想活着离开,这样双方的安全都有保障。”

        男人笑笑,“顾眠,听说你就是用无色无味的毒药害死我妹妹的。”

        “我不会下毒。”顾眠淡然道,“当然,我知道你不会信我的话。我如果下毒,你尽管当场一枪毙了我好了。”

        “我只是觉得,这件事因我而起,当面解决,总好过继续两败俱伤。”

        对方沉寂片刻,开口道,“好,我倒想看看,你想干什么。”

        ......

        一个小时后,顾眠说要下楼散步,出了摩天大厦。

        几名保镖寸步不离跟着她。

        雨已经停了,空气变得格外潮湿。

        顾眠并没有离开ms集团的范围,而是在楼下的户外沙发上坐了下来。

        “帮我拿杯咖啡吧。”

        “是,太太。”

        顾眠又道,“过去说一声,一会儿有位叶先生来,是我的客人,不要拦着。”

        “是。”

        没过多久,一个穿着高定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便在几名保镖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顾眠定睛一看,有被惊艳到。

        眼前的年轻男人跟厉霆深一样,明显是被上帝偏爱的。

        宽肩窄臀大长腿,像行走的衣架。

        加上一张帅到惊为天人的脸,在人群中鹤立鸡群,很难被忽视。

        顾眠站起身,“叶先生,你好,我是顾眠。”

        他身旁的保镖立刻拿出枪,对准了顾眠。

        可见叶家对这个名字有多恨之入骨。

        只是几乎在同一时间,顾眠的保镖也拔枪相对,气氛顿时剑拔弩张。

        “请坐。”

        顾眠淡定地招呼一声后,自顾自坐了下来。

        只是等了好一会儿,面前的男人依然没有动静。

        顾眠忍不住抬头,重新望向了他。

        却见对方正盯着自己,像是看入神了。

        “叶先生?”顾眠出声提醒。

        年轻男人这才回过神来,“你好,叶君临。”

        “我知道。”顾眠弯了下唇角,“请坐,喝点什么......不过我准备的东西你应该不会喝吧。”

        叶君临坐了下来,深邃如海的双眸里透着冷意,“顾小姐很镇定,就不怕子弹不长眼,射穿你的心脏吗?”

        顾眠拿起咖啡杯,轻抿了一口苦涩的咖啡,“叶先生如果是个冲动的人,想必也没有办法从几个兄弟中脱颖而出,成为叶家继承人吧。”

        “你调查过我。”

        顾眠没有否认,“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哦?”叶君临饶有兴致,“说说,你都调查到了些什么。”

        顾眠靠在椅背上,缓缓道来,“叶家向来神秘,我也只是了解到一些皮毛,比如叶家祖上世代都热衷慈善。”

        “你的爷爷叶老先生不仅每年要拿一笔巨款用在慈善事业上,更是亲力亲为,定期回华国,去贫困山区支教......所以我在赌。”

        “赌什么?”

        “在我看来,热衷慈善事业不外乎两个原因,一是真正的善良,二是坏事做多了,需要用行善的方式来自欺欺人。”

        “我在赌第一种可能,赌叶家人是真的善良,能分得清是非黑白善恶对错。”

        叶君临淡淡一笑,“这高帽戴得不错,继续说。”

        “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顾眠拿出手边的ipad点开,放在桌子上,屏幕面向叶君临。

        视频很快开始播放,里面是尹落雪死的那天,在木屋里发生的一切。

        叶君临专注地看着视频,脸色一寸一寸变黑。

        一杯咖啡的功夫,视频也播放结束。

        顾眠放下咖啡杯,“叶先生如果质疑视频的真假,大可以拿去给专业人士做鉴定。”

        “尹落雪因为妒恨我嫁给她心爱的男人,用尽手段,几次三番想置我于死地。”

        “我原本是想把她交由法律,但她一再逼我,害死了无辜的杨妈,这个仇,我必须现报,以慰亡者在天之灵。”

        “哪怕她是叶家千金,哪怕明知道叶家会报复我,我也不能放过她。”

        “杀她的人是我,其他人皆是为我顶罪,叶家要报仇的话,也请找我一个人。”

        “她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叶君临拧眉,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她不仅害我,还绑架了无辜的老人,甚至还偷盗了裴太太和裴小姐的骨灰,以此威胁裴谨川。”

        “你们应该知道她跟一个有夫之妇厉宏宣好过一阵子,还为他流过一个孩子吧?”

        叶君临点头,“这不是秘密,叶家自然能查得到。”

        只是这些事情已经发生,叶家人也不好指责她。

        “那你知不知道,这件事的起因,是她给我下药,想把我送上我公公厉宏宣的床,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搭进去了。”

        “那一夜过后,她当起了厉宏宣的情人,沦为第三者。”

        “尹落雪,她是一个毫无底线,卑劣奸恶之人。”

        “她是叶家的人,身上流着叶家的血......”叶君临难以接受,“尹家究竟是怎么教育她的?难道骨血里的良善,敌不过后天的教育吗?”

        “人是会随着环境改变的,更别说她从小就不在叶家长大。”顾眠道,“叶先生,视频你也看了,我刚刚说的这些,你可以去查证,我相信以叶家的能力,很快能查实。”

        “当然,尹落雪再坏再卑劣,也是你们叶家的人,我并不觉得你们因为得知她的真实面目就能放下她的死。”

        “但是冤有头债有主,要报仇你们来找我,不要为难旁人。”

        叶君临敛了敛神,深邃的双眸里有着洞悉人心的冷厉,“你真的不怕死?”

        “谁会不怕死呢?”顾眠淡淡一笑,“但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些人、那么些事,能够让你不顾一切不计后果。”

        “......就因为那个佣人?”

        “佣人的命不是命吗?”顾眠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愠怒,“她没有活着的权利吗?”

        “她为救我而死,我就不可能因为害怕你们而置身事外。”

        “如果我真的当了缩头乌龟,我就不配让她用命来保护。”

        叶君临看着她,“你们两口子还真是有意思,一个个抢着承担。”

        顾眠蹙眉,“你说什么?”

        “在你打来电话前的十分钟,你先生刚给我打过电话。”

        “他要用自己去换柳清俞回来,并且让我不许再找你的麻烦。”

        顾眠怔住,“他怎么能这么做!”

        “你放心,我不可能答应他。”叶君临笑笑,“厉霆深就算是单枪匹马来,也能掀起半边天。”

        夜色中突然响起一阵手机铃声。

        是叶君临的。

        他拿出手机接听,“爷爷......您说什么?”

        叶君临边听电话那端的人说着,边望向了顾眠。

        女孩依然淡定地坐在椅子上,脊背挺直,面色平静。

        她明艳而高贵,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她无关,遗世而独立。

        叶君临不得不在心里感叹。

        爱人如养花,厉霆深把这朵娇艳的玫瑰养得很好。

        “......爷爷,我知道了,我会处理好,您放心。”

        叶君临挂上电话,盯着顾眠的脸,“没想到,你还有这么强的人脉。”

        顾眠喝了一口咖啡,“前两年在国外漂泊,靠着一点学艺不精的医术,的确帮过不少人。”

        “顾小姐过谦了。”叶君临道,“我爷爷是最疼我妹妹的,但他亲口告诉我,不能为难你,可见你背后的人脉有多强大。”

        “原本我以为,你是厉霆深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在他的娇宠下才这般无法无天才敢动叶家的人。”

        “现在看来,我小看你了,你在决定对我妹妹下手的那一刻,就已经给自己想好退路了吧?”

        “是。”顾眠如实道,“我绝不可能为了尹落雪这么一个烂人,把自己搭进去。”

        “她本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是我们叶家欠她的。”叶君临抬手按着胀痛的太阳穴,“如果当年她没丢,在叶家好好长大,绝对不会是这样一个三观不正的人。”

        “在我妹妹丢了之后,我爷爷不仅每年花更多的钱做慈善,去贫困山区支教,也是为了打探我妹妹的下落。”

        “因为他觉得,我妹妹很有可能落在人贩子手里,被卖到山沟里去了。”

        “可是他打探了这么多年,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好不容易找到了,刚团聚没几天,人就死了,他当然恨你,不然你以为,叶家会针对你一个女孩子?”

        顾眠没有说话。

        “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叶君临自嘲般地笑了笑,“我会派人把柳清俞送回来。”

        “多谢。”

        顾眠目送叶君临离开,才起身回大厦。

        “太太,您觉得叶君临说话会算数吗?他真的会放夫人回来?”

        “如果是假的,说明我的人脉不够厉害,需要继续努力。”

        “......太太还有心思说笑,那就是会了。”

        下一秒,顾眠脚步一顿。

        摩天大厦门口,厉霆深站在那里,正一脸不悦地看着她。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