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诱她,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 第233章 低头接吻

第233章 低头接吻

        顾眠抬手搂着他的脖子,在他极具技巧的吻里逐渐沉沦。

        男人的掌心仿佛带着火苗,所到之处皆被点燃,顾眠只觉得整个人都要烧起来。

        彻底结合的一瞬间,顾眠的双手攥紧了身下的床单,喉间不受控制地发出轻哼声。

        厉霆深停顿片刻,等她缓了一口气,便开始了猛烈进攻。

        不知道是不是顾眠的错觉,只觉得他今天要得格外的狠。

        她知道他在生闷气。

        顾眠抓着他的手臂往外推,轻喘着求饶,“霆深......我受不了了......你轻......轻点......”

        厉霆深放缓动作,凝视着身下的小女人。

        房间里只亮着一盏暖色床头灯。

        她的黑色长卷发铺在白色枕头上,因为动情而泛红的脸看上去娇艳动人。

        他喜欢看她在他身下绽放的样子,每每这种时候,他都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厉霆深眸色渐暗,低头跟她接吻。

        没一会儿,又是一轮不死不休的强势占有......

        ......

        结束的时候,顾眠趴在被子上喘息着。

        厉霆深帮她清理了身子,给她盖好被子。

        两个人都没有入睡,却一同沉默。

        良久,顾眠才轻声开口,打破了空气中的沉寂。

        “霆深,我明天要出去一趟。”

        “去哪里?”

        “那天我去找尹落雪时,在文静身上安装了隐形摄像头,再想办法让尹落雪说出了当年陷害我坐牢的真相。”

        “我明天去找言慕,请他帮我翻案,翻案成功后,我身上的案底就能消除了。”

        “对不起......”

        厉霆深听见自己的声音。

        “顾眠,你告诉我,坐牢那一年,你究竟受了多少罪。”

        顾眠弯了下唇角,“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回忆。”

        “连我师父都被尹落雪骗了,更何况是你。”

        厉霆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对不起......”

        其实就算顾眠不说,他也可以去查。

        但是他不敢。

        他怕。

        怕查出尹落雪临死前说的那些事,他会无法面对顾眠。

        尹落雪该死,他何尝不该死?

        尹落雪说得没错,顾眠所承受的苦难,有他的责任。

        他越是无法原谅自己,就越害怕失去顾眠。

        她已经成为了他唯一的软肋。

        顾眠抬手抚摸着他俊美无瑕的脸,“霆深,一切都过去了,尹落雪也罪有应得,从此尘归尘土归土,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

        “好。”厉霆深沙哑的嗓音坚定地应了声,“以后......命给你!”

        ......

        翌日,路月明便开始给柳清俞治疗。

        她先是给柳清俞做了最全面的身体检查,然后开始针灸治疗。

        银针深入骨缝,柳清俞疼得直冒冷汗。

        “坚持不下去可以终止。”路月明开口道,“我早就说过,治疗过程会无比痛苦,而且你伤得太重太久,我无法保证能治愈。”

        “这种痛苦,远远比不上我这二十多年的生不如死。”柳清俞咬牙道,“路神医,继续!”

        路月明点点头,继续施针。

        房间里很快传出柳清俞痛苦难忍的叫声......

        楼上,顾眠没有出门,厉霆深直接把言慕叫来,交代了她的事。

        言慕见厉霆深脸色不是很好,没有多问,只是道,“放心吧,我一定办好。只是尹落雪死了,也没办法追责。”

        “的确太便宜她了。”厉霆深眼底漫出阵阵寒意,“尹家没人了,但何家还有逃亡在外的,原本我没打算浪费力气追出国,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所有伤害顾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言慕看着他,“霆深,我知道你最恨的人其实是自己,但当时的情况,你也有你的无奈,尹落雪是你的救命恩人。”

        “她不是。”厉霆深的脸色更冷,“她是冒充的。”

        “什么?”言慕震惊,“那救你的人是谁?”

        厉霆深靠在大班椅里,闭上眼睛,遮住眼底的情绪,“我只知道是个女孩子,但没有看清她的脸就已经昏迷了。”

        “厉总。”程序敲门进来,“言律师也在。”

        “厉总,我已经调查过了,但查不到当年救您的女孩是谁,我会继续追查。”

        “不用了。”厉霆深沉声道,“没必要追查。”

        言慕挑眉,“霆深,你该不会是担心查到后,人家女孩子对你芳心暗许,你没法跟顾眠交代吧?”

        “我已经结婚了,不管是谁对我动心思都没用。”厉霆深缓缓睁开眼睛,“既然这么多年,她都没有主动出现,何苦追查。”

        “我现在只想跟顾眠好好过日子,用余生去弥补她。”

        ......

        虽然叶家的人手已经撤离,但厉霆深还是不许顾眠出门。

        顾眠从善如流,加上需要静心治疗,就当给自己放假了。

        一转眼,治疗满三个月。

        路月明给顾眠把脉,“你算是个听话的病人,已经调理得差不多了。”

        “多谢师伯,这阵子您辛苦了。”

        “我答应师弟的事情,自然要做到。”

        一旁的路朗先生很高兴,“师兄,你还要继续给厉夫人治疗,要不让眠眠留下给你打下手吧,也能顺便多学习。”

        “我说过,她的天分还没达到来我这里学习的地步。”路月明起身道,“我要去给陆夫人治疗了,告辞。”

        路朗先生叹了一口气,“眠眠,我师兄就是这个宁折不弯的性子,你别难过。”

        “师父,我的医术已经够用了,不需要去师伯那里学习。”

        “做师父的,当然希望你的医术能更上一层楼。”

        顾眠犹豫了一下,问道,“师父,您再好好想想,还有没有人知道我在温泉别墅的事情。”

        路朗先生蹙眉,“你还是对杨妈的死念念不忘,对吗?”

        “当然。”顾眠道,“杨妈的死,尹落雪自然是罪魁祸首,但根据霆深说的,如果是有人泄露了我的位置,那这个人也是元凶之一。”

        “我的确没跟任何人说过你的位置。”路朗先生回忆着道,“当时静爷和行知找不到你,都来问过我,但我谁都没告诉,不信你可以问他们。”

        “我当然相信师父的话,只是想问得清楚一点。”

        路朗先生点点头,“眠眠,逝者已矣,杨妈在天有灵,是不希望看到你因为她的死折磨自己的。”

        “你只有好好活着,才对得起她。”

        “我知道,我不会辜负她的。”

        ......

        转眼到了夏末。

        在路月明的治疗下,一天清晨,柳清俞醒来时,居然发现自己的手指能动了。

        她激动不已,急忙叫来柳妈,“柳妈!柳妈!我的手!你看我的手!”

        柳妈激动落泪,“夫人......我马上去请路神医!”

        路月明前来检查,“这些日子的苦没有白吃,继续坚持。”

        “是,我一定全力配合!”

        两天后的晚上,一个不速之客突然敲开了柳清俞的房门。

        柳清俞看见来人,不免诧异,“你怎么来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