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诱她,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 第239章 探查真相

第239章 探查真相

        顾眠转身,看见厉星泽风风火火地走了过来,“什么叫毁尸灭迹?那是我妈!你......啪!”

        一个清脆的巴掌声,打断了厉星泽的话。

        他怔愣了好一会儿。

        如果不是脸上的痛感提醒着他,他差点以为自己在做梦。

        “顾眠,你打我?”厉星泽摸摸自己的脸蛋,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他妈居然敢打我!”

        “打的就是你!”顾眠一字一句地开口道,“如果不是因为你,她就不会死!”

        “最起码她能活着从火场里出来,能亲自解释!”

        “她不应该死的你知不知道!”

        “那我妈该死吗?”厉星泽恼怒地开口,“我妈好歹是你的婆婆,她死了你不为她伤心已经是不孝,现在居然因为一个外人来打我,你是不是疯了!”

        “疯了赶紧去疯人院治疗,别在我面前疯!”

        “我是快要疯了,被你们逼疯的。”顾眠苦笑,“我不懂,为什么会这样?你们凭什么认定是她杀了人!”

        顾眠望向厉霆深,“你说昨晚路神医要开枪杀厉星泽,所以你才对她开枪保护你弟弟的,可是她身上怎么可能会有枪呢?”

        “她身上不可能配枪,因为她根本不会用枪!”

        厉星泽接了话,“枪是我带来的。”

        “什么?”顾眠蹙眉,“你带来的?”

        “是,路月明害死了我妈,我当然要报仇。”厉星泽理直气壮地开口道,“我知道我哥的书房里会一直放着一把枪,所以我去偷偷拿来,找路月明算账。”

        “我在别墅二楼找到了她,跟她扭打的过程中,别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着火了,我一个分心,枪掉在了地上,被她捡走了。”

        “我当然害怕她对我开枪,而且火势越来越大,我立刻就逃离别墅了。”

        “她一路追着我来了一楼,我刚逃出别墅,就看见我哥,然后就听见枪声了。”

        顾眠难以接受,“她追着你,不一定是要杀你,也有可能是跟你一样逃生!”

        顾眠转头,重新看着厉霆深,“她手里的枪,是你弟弟带来的,或许她没扔掉枪,只是为了自保,而没想开枪杀人呢!”

        厉霆深走到她面前,“顾眠,你冷静点。”

        “你叫我怎么冷静?”顾眠看着他,“厉霆深,你如果不开枪的话,她是可以逃出来的......”

        厉霆深握住她的双肩,“我跟你说过,我妈的确是中毒身亡,而路月明在电话里也没有否认自己下毒。”

        “她人已经死了,我没办法证实你说的话。”顾眠痛苦地闭了闭眼,“你妈的遗体也已经火化,我甚至不能去复查她的遗体。”

        “哥,她疯了,为了个外人打我。”厉星泽恼怒的道,“要不是我不打女人,现在她还能好好站在这里说话?”

        “咱们走吧,下午是妈的葬礼,还有一堆事要忙呢。”

        “你先回去。”厉霆深盯着顾眠,话是对厉星泽说的。

        厉星泽嘴角抽搐,想要再说几句,但看见厉霆深脸色不好,硬生生忍住了。

        “哥,那我先过去,你抓紧时间过来。”

        等厉星泽离开,厉霆深才开口道,“顾眠,你今天身体不舒服,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不用了。”顾眠艰难地开口道,“今天是你妈的葬礼,我应该出席。”

        “你状态不好,不用去了,没人敢说什么。”

        “我要去。”顾眠眼里满是坚定,“这是我应该做的。”

        厉霆深沉默片刻,开口道,“你去葬礼,一是出于礼数,二是想查探真相吧?”

        “可是顾眠,尸体已经火化,无从查起。”

        “那我也要去。”顾眠坚持。

        “好,但你要控制好情绪,别让别人看出你的反应过激。”厉霆深严肃地提醒道,“记住,你跟路月明的关系,不许告诉任何人,哪怕是奶奶和你师父、文静,都不要说,这也是你答应过你干妈的。”

        “当然。”顾眠扯了扯唇,“我答应过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保护好自己。”

        ......

        顾眠回云悦湾换了身黑衣服。

        戴上黑色墨镜挡住哭肿的眼睛,跟着厉霆深去了葬礼现场。

        厉家虽是顶级豪门,但柳清俞的葬礼并没有对外开放,来的只有内亲。

        除了厉家的人,就是柳清俞的娘家人。

        站在柳云熙身边的中年女人眼神不善地打量着顾眠,“这就是霆深那个便宜老婆?”

        “是。”柳云熙化了看上去脸色苍白的妆容,两行清泪挂在脸上,惹人怜爱。

        “是漂亮,难怪霆深这么迷恋她。”中年女人压低嗓音道,“云熙,你要走到霆深身边,任重道远。”

        “妈妈,我心里有数。”柳云熙眼底闪过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意,“给我一点时间,我会给你和爸爸一个惊喜的。”

        “你向来懂事孝顺,我和你爸爸福气好。”中年女人感慨道,“不像尹家,就算是收养了叶家千金又怎么样?还不是落得个不得好死的凄惨下场?”

        柳云熙握住她的手,“妈妈,我一定会争气的,咱们柳家比尹家有福气,绝对不会跟尹家一样。”

        “这是当然。”

        ......

        顾眠悄悄观察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大脑飞速运转着。

        柳清俞卧床二十多年,要说结仇也不太可能,究竟是谁要下毒害死她呢?

        如果不是他杀,那就是意外?

        这也不可能。

        氰化钾这种东西,是不可能轻易入嘴的。

        而且柳清俞的饮食,一向是柳妈亲自负责的。

        听厉霆深说过,柳妈不是普通佣人,她是柳家的远亲,因为举目无亲所以早年投奔柳家。

        柳清俞嫁进厉家,她跟过来照顾,是柳清俞最信任的人。

        她也是最不可能害柳清俞的人才对。

        如果不是针对柳清俞,难道是冲着路月明来的?

        毒杀柳清俞,嫁祸给路月明?

        路月明心地善良,半生救人无数,从无害人之心,究竟是谁要这么费尽周折来针对她?

        顾眠的脑子里乱得像一团乱麻,怎么也解不开头绪。

        突然,厉星泽的声音打破了顾眠的思绪。

        “谁让你来的?给我滚出去!”

        顾眠转头,看见一身浅灰色休闲西装的顾行知走了进来。

        厉星泽一肚子火气和悲伤正不知道往哪里发泄,顾行知这是撞上门来了。

        厉星泽冲上前,一把揪住顾行知的衣襟,“我叫你滚,你是聋了吗!”

        “星泽,不得无礼。”厉老夫人开口道,“是我叫行知来送你妈妈最后一程的,放手。”

        “奶奶,这种人只会给我妈添堵!”

        “我叫你放手!”厉老夫人严肃道,“行知是被我承认的厉家人,厉家的大事,他当然应该在场!”

        厉星泽这才不甘心地松开了顾行知。

        跪在地上烧纸钱的柳妈突然站起身,扑向了顾行知,“是你!一定是你!”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