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诱她,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 第252章 念念是你的女儿

第252章 念念是你的女儿

        放心,我对你的男人不感兴趣。”顾眠淡淡一笑,“不过你要是再给我找不痛快,没准我会改变主意的。”

        柳云熙脸色一变,“你敢!”

        顾眠勾唇,“敢不敢,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她没再理会柳云熙,直接走向厉家老宅。

        按响门铃后,开门的是张妈。

        “大......”张妈喜出望外,差点脱口而出,“......顾小姐,您怎么来了?”

        “你好,是厉总叫我来的。”

        “快请进。”

        顾眠换上张妈拿的拖鞋,问道,“厉总在哪里?”

        “大少爷在自己的房间呢。”

        “我不知道在哪里,麻烦带我去吧。”

        “是。”

        张妈带着顾眠上了三楼,敲了敲最里面的那扇门,“大少爷,顾小姐来了。”

        “进来。”

        张妈开门,“顾小姐请。”

        顾眠直接走了进去。

        厉霆深穿着一身黑色家居服,站在落地窗前,正在抽烟。

        “厉总。”顾眠开口道,“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抽烟。”

        厉霆深转身,把手中的半根烟按灭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坐。”

        顾眠站着没动,“厉总在电话里说,只要我治好你手上的伤,前晚的事情一笔勾销,是真的吗?”

        “自然。”

        “希望厉总说话算话。”顾眠走上前,在他身旁坐了下来,“伸手,我帮你换药。”

        厉霆深照做。

        顾眠解开他手上的纱布。

        虽然已经用过药,但他的双手还是伤得触目惊心。

        顾眠不用想,就知道有多疼。

        更别说他还用这双手拿了一晚上的铁锹。

        顾眠面无表情地帮他清理伤口,“有点疼,忍着点。”

        厉霆深凝视着她,“好。”

        顾眠给她上了药,拿纱布重新包扎好,“这是我秘制的药,敷上后痊愈得快,而且不会留疤。”

        “伤口不能被外力碰到,也不能碰水,你注意点,两天后我再来给你换药。”

        “我有洁癖。”厉霆深开口道,“每天都要洗澡,不可能不碰水。”

        顾眠不假思索的道,“那你请个护工帮你洗澡,费用我出。”

        厉霆深差点没被气笑,“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我说的是男护工。”

        “男人也不能碰我。”

        顾眠:“......”

        “那我每天来给你换药,你在换药之前洗澡,这样总没问题了吧?”

        “一言为定。”

        顾眠收起药箱,“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顾小姐。”厉霆深叫住她,“我奶奶这几天身体不适,能否劳烦你去为她老人家诊诊脉?”

        “厉老夫人身边应该不缺好医生吧?”

        “是不缺,医生说没有大碍,但我想让你帮忙确认一下,我也好安心。”

        “也好,我去看看就是了,烦请厉总带路。”

        厉霆深怔了下,很快带着她去了二楼主卧。

        厉老夫人看见顾眠,顿时激动得热泪盈眶。

        “顾小姐,麻烦你了,我先出去。”

        厉霆深离开后,厉老夫人才开口道,“听说顾小姐刚来帝都没多久,还适应吗?”

        “多谢老夫人关心,适应的。”顾眠微笑道,“老夫人请坐,我帮您把脉。”

        “那就有劳了。”

        片刻后,顾眠收回手,“老夫人的身体的确没什么大碍,只是忧思郁结,需要放平心态,少些思虑才好。”

        厉老夫人长叹一口气,“人老了,念想就多了起来,想见到的人不在身边,看见小辈们婚姻不顺,更是难以安心。”

        顾眠看着茶几上的照片,微笑道,“小少爷很可爱,老夫人现在这个阶段,正是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时候,不需要操心这么多。”

        厉老夫人看了一眼厉宝的照片,长叹一口气,“这孩子没有出生在一个健全的家庭,也未必能得到父亲的爱,被他母亲一意孤行带来这个世界,未必是件好事,也是可怜。”

        顾眠赞同,“孩子的确应该在一个健全的家庭中长大,老夫人可以劝劝厉总,一切以孩子为重。”

        “听说顾小姐育有一女,长得很可爱。”

        “是,我先生喜欢女儿,很疼爱她。”

        厉老夫人点点头,“裴总的确是个难得的好男人。”

        “多谢老夫人赞赏。”顾眠言归正传,“您的情况,我可以适当开点药,但我觉得没这个必要。”

        “最好的药,是您自己减少忧思,保持心情平和愉悦,也就是所谓的心病还需心药医。”

        “我听顾小姐的,你说不喝药,那就不喝。”厉老夫人道,“我累了,劳烦顾小姐帮我拿一下降压药,我吃完就睡了。”

        顾眠问道,“老夫人的药放在哪里?”

        厉老夫人眼底露出一抹失望,“在五斗柜的第二个抽屉里。”

        “好。”

        ......

        从厉家老宅离开后,顾眠直接回了别墅。

        “妈咪,你去哪啦?”念念迈着小短腿走了过来,“念念想妈咪啦!”

        “妈咪出去工作了。”顾眠笑着抱起她,“念念午睡醒来,有没有好好吃东西?”

        “吃啦!念念吃了水果。”

        “好,跟哥哥去玩吧。”

        兄妹两个在游戏区玩耍,顾眠窝在一旁的沙发里看书。

        没一会儿,游戏区便传来念念发脾气的声音,“哥哥坏!把念念的玩具玩坏了!”

        小宝道歉,“哥哥不是故意的,妹妹,对不起。”

        念念怒意未减,一双黑曜石般的大眼睛沉沉地盯着小宝。

        顾眠有着片刻的恍惚。

        念念长得随她,小脸长得跟洋娃娃似的,人见人爱。

        可只有生气时,身上才会浮现出另一个人的影子。

        尤其是眼神,有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凌厉,气场十足。

        “妹妹,不生气了。”小宝抬手摸她的头,“哥哥给你买新的玩具,好不好?”

        念念不买账,抬手一把推开小宝的手,捡起旁边的海洋球,用力砸向了小宝。

        “念念!”顾眠急忙放下书走了过去,“哥哥已经跟你道歉了,为什么要打哥哥?”

        “哥哥坏!”念念控诉道,“玩具被哥哥玩坏了!”

        “哥哥不是故意的,并且已经提出给你买新的,就算你不接受,也不可以动手打人。”顾眠严肃道,“妈妈跟你说过的,君子动口不动手,更加不可以对爱你的人乱发脾气。”

        “你现在立刻跟哥哥道歉。”

        “念念没有错!”念念固执的道,“是哥哥的错!”

        “哥哥弄坏你的玩具是不对,但不代表你可以对他动手,道歉。”

        念念气鼓鼓的道,“念念不道歉!”

        “厉念安!”顾眠眉心微蹙,脸色更加严肃,“不要让妈咪说第三遍。”

        念念愣了下。

        因为妈咪只有在非常生气时,才会这样叫她。

        她不懂妈咪为什么会生气,心里有点怕,“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妈妈,妹妹小不懂事。”小宝急忙道,“我没有生她的气,不需要道歉。”

        顾眠摸摸他的头,“小宝,这不仅仅是一句道歉,而是原则问题,你不用护着妹妹。”

        念念哭得更加大声了。

        裴谨川闻声从楼上下来,“怎么了?念念怎么哭成这样?”

        念念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朝着裴谨川跑去,“爸爸抱抱......”

        裴谨川的心都要融化了,一把抱起了她,“念念乖,是不是哥哥欺负你了?”

        “哥哥欺负我,妈咪凶我呜呜呜......”

        裴谨川哭笑不得,立刻抱着她去哄了。

        顾眠上了楼,窝在沙发里,看着窗外失神。

        没一会儿,房门被人敲响,裴谨川走了进来,“刚炖好的燕窝,趁热吃了。”

        “谢谢。”顾眠接过碗,拿起小勺子小口小口喝着。

        “再怎么样也不能拿孩子撒气。”裴谨川坐在她身旁,笑着道,“你很少对念念这么凶,是因为今天见到不想见的人,心情不好了?”

        “不是。”顾眠轻声道,“孩子不能一味娇宠,该教的时候就得教,该立的规矩也得立。”

        “念念是个很固执的人,发起脾气来也跟他很像......”

        “谨川!”顾眠转头,严肃地看着他,“念念是你的女儿,怎么可能像别人?”

        裴谨川笑笑,改口道,“对,念念随我......所以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生她的气,好吗?”

        “除非她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她已经跟小宝道歉了,两个人又开开心心在一起玩了。”裴谨川感慨道,“还是小孩子的世界最简单,转头就能忘记一切不开心的事情,继续快快乐乐玩耍,我们大人如果能跟他们一样就好了。”

        顾眠淡然道,“大人也可以,只看能不能放下,放下自然能得到自在。”

        “那你放下了吗?”裴谨川凝视着她,“顾眠,我是不是不应该让你来帝都?”

        顾眠放下手里见底的碗,“如果没放下,在哪里都是牢笼。相反,放下了,无论是帝都还是海城,都是一样的。”

        顾眠冲他灿烂一笑,“谨川,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陪着两个孩子长大。”

        “顾眠,我都听你的。”

        ......

        翌日。

        顾眠上午在家处理顾氏制药的工作,下午一直在开视频会议。

        手机突然响起,上面是一个没存名字但十分惹眼的号码。

        顾眠暂停了会议,合上电脑,接起电话,“厉总。”

        “顾小姐,你怎么还没过来?”

        “我说过今天会过去,但没说几点。”

        电话那端传来男人低沉悦耳的笑声,“所以顾小姐是想晚上再来找我?就不怕裴总不高兴?”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