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诱她,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 第257章 需要我陪你睡一觉?

第257章 需要我陪你睡一觉?

        厉霆深的脸色阴沉得像是能滴出水来。

        他没有上前,直接转身上了楼。

        ......

        第二天,顾眠没有再去厉家。

        她忙着帮小宝物色海城的学校,为回海城做准备。

        只是没过两天,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顾小姐,您好,我叫程序,是ms集团厉总的特助。”

        “你好,程特助。”顾眠问道,“找我有事吗?”

        “我想求顾小姐帮帮我们家厉总。”

        顾眠翻着学校资料,“他怎么了?”

        “厉总手上的伤一直没有上药,已经在恶化,再这么下去,双手都要烂了。”

        顾眠蹙眉,“我不是留下了药给他,只需要叫家庭医生每天消毒上药,很快就会好的。”

        “厉总不肯让家庭医生碰他,去一个被赶出来一个,连我想为他上药都被拒绝。”程序为难地开口道,“顾小姐,前几天是您帮忙上药的,所以我想求您,帮帮厉总。”

        “不管怎么说,厉总也是为了您才伤成这样的......”

        “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顾眠抬手按着太阳穴。

        十分钟后,顾眠拎着药箱下楼,“我出去一趟。”

        正在陪念念玩的裴谨川看见她手中的药箱,并没有多问,“早去早回。”

        “嗯。”

        顾眠直接开车来到云悦湾,程序已经在门口等着,“顾小姐,谢谢您。”

        “你说得没错,他受伤也是因为我,但是程特助,我给他上药的时候,你必须全程陪同,不能离开。”

        程序颔首,“是。”

        “带路吧。”

        程序带着顾眠进了别墅,“顾小姐,厉总在二楼。”

        “就在这里上药,你去叫他下来吧。”

        “是,那您稍候。”

        没一会儿,程序便带着厉霆深下楼了。

        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厉霆深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顾眠走上前,在他身旁坐下,把药箱放在茶几上打开,再去拉起他的手。

        纱布上满是血迹,看得触目惊心。

        顾眠解开纱布,受伤的掌心不仅没有好起来,反而在恶化。

        顾眠蹙眉,看样子,他是不准备要这双手了。

        顾眠给他清洗伤口时,男人忍不住拧眉,额头上沁出了一层薄汗。

        顾眠知道他痛,不仅是现在,这两天他的手没得到处理,也是会痛的。

        这个男人真的是疯了。

        顾眠给厉霆深上好药,重新缠上纱布。

        她自顾自收拾药箱,起身的时候,望向一旁站着的程序,“明天这个时候,你去我家接我过来。”

        程序一喜,“是,多谢顾小姐。”

        ......

        翌日午后,程序准时去接顾眠来云悦湾。

        顾眠解开纱布,发现伤口并没有好转。

        她没说话,重新上药包扎,然后离开。

        一连几天,顾眠都去了云悦湾。

        只是厉霆深的伤口丝毫没有任何好转。

        顾眠忍无可忍,把手里刚拆下来的纱布往垃圾桶里一扔,恼怒道,“厉霆深,你有完没完!”

        这么多天,这是她第一次开口跟他说话。

        “怎么了?”厉霆深转过头来看着她。

        “你说怎么了?”顾眠气不打一处来,“是不是每天我一走,你就把纱布拆了,不然伤口怎么可能迟迟不好!”

        “是。”厉霆深坦然承认。

        顾眠:“......”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因为我高兴。”

        顾眠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厉霆深,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小孩子气?”

        厉霆深冷着脸,“与你无关。”

        “你以为我想管你?等你的伤好了,我们的确再无关系了。”

        “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厉霆深冷笑道,“我会让它,永远都好不了。”

        顾眠:“......”

        “厉霆深,你究竟想怎么样?”顾眠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你喜欢我对吧?需要我陪你睡一觉?”

        一旁的程序听得脸红心跳。

        太太这也太直接了吧!

        厉霆深的脸色更冷,“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不然呢?”顾眠反问道,“除了这个,我想不出来你要什么。你给个痛快吧,你究竟想要什么?”

        厉霆深一字一句地回答,“我要你。”

        “所以我还是说中了。”顾眠讥笑一声,“厉总该不会以为,你为了我挖了一夜的泥土,我就要感恩戴德陪你滚床单吧?”

        “抱歉,我有家室,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我有说要你陪我滚床单?”厉霆深目光沉沉地看着她,“我要你的人,更要你的心!”

        顾眠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般,“看样子,厉总的这个无冕之王是当太久了,以为自己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

        “你想要女人,不知道多少女人上赶着扑上来,只是......除了我。”

        “是吗?”厉霆深双眸渐深,如黑暗中猛兽的双眸,凌厉而危险,“如果我说,我非要不可呢?”

        顾眠歪了下脑袋,轻笑道,“厉总,或许我长得很符合你的审美,如果我们都是单身,我倒不介意和你这么又帅身材又好的男人玩一玩,毕竟跟你睡,我应该也不亏。”

        “只是可惜,我们各有家庭,最重要的是,我和谨川有了女儿,我是不会做出任何伤害我女儿的事情的,她是我的底线。”

        顾眠见他神色微怔,继续道,“我希望厉总也跟我一样有底线,既然生下了孩子,就应该对你的孩子负责。”

        厉霆深眼底闪过一抹痛色,“顾眠,你对所有人都能抱有善意,为什么唯独对我这么狠心?”

        “如果拒绝无理要求就是狠心的话,那我的确挺狠心的。”顾眠淡然一笑,“我绝不可能背叛我的丈夫,舍弃我的孩子。”

        顾眠垂眸看着他的双手,“厉总这双手如果不想要,我不勉强,治不治,随你。”

        “只是你的偏执,对我来说不仅无效,反而无比幼稚,比我女儿还幼稚。”

        厉霆深眼底的神色晦暗不明,终究还是妥协了,“上药吧。”

        顾眠这才开始给他上药。

        厉霆深看着她白皙绝美的脸蛋,“听说你要回海城了,是吗?”

        “是。”

        “为什么?”

        “我本来就是海城人,谨川也是。落叶归根,人之常情。”

        厉霆深满心失落,“如果我不让你走呢?”

        “厉总又在说笑了。”顾眠勾唇,“我想走,没有人能拦得住我。”

        顾眠利落地上药包扎,“药我留下,厉总保重。我就不说再见了,因为我们应该不会再见,告辞了。”

        “顾眠!”厉霆深叫住她,“我不会让你走的......凭什么?凭什么我永远是被丢下的那个?”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