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诱她,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 第262章 你爱人叫......厉霆深

第262章 你爱人叫......厉霆深

        裴谨川笑笑,“我和顾眠连孩子都有了,牵手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而且我们明天就要去领结婚证了,不过婚礼应该是回海城举行,到时候厉总有空的话,可以来喝杯喜酒。”

        厉霆深倏地一怔,抬眸望向顾眠,“你们明天领证?”

        “是。”顾眠笑得疏离,“我找人算过,明天是个很好的日子。”

        厉霆深哂笑一声,“你确定?”

        “这有什么好不确定的吗?”顾眠反问。

        厉霆深俊美的脸上讥讽的笑意更浓,“那我祝二位......百年好合。”

        “多谢。”顾眠收回视线,“谨川,小宝出来了,我们回家。”

        “好。”

        ......

        厉霆深看着黑色豪车驶离,眼底的戾气难以压制。

        保镖把车开过来,“厉总,回家吗?”

        厉霆深坐上车,脸黑了一路。

        别墅外,柳云熙和厉宝还坐在门口。

        上午那会儿,顾眠出来后,并没有关上大门。

        但柳云熙并不敢擅自进去,她压下胸口的恨意,重新跪了下来,在门口一待就是一天。

        她听见身后有车驶进院子里的声音,急忙拉起厉宝跪好。

        矜贵笔挺的身影很快出现在眼前,厉霆深身上笼罩着一层令人不寒而栗的冷意。

        男人薄唇轻启,一字一句敲击人心,“听不懂人话,还是不知道怎么滚,嗯?”

        柳云熙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抬起头可怜无助地看着他,“霆深,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厉宝是无辜的。”

        “我求你别不要他,只要你能接受他,我可以永远不再出现在你面前。”

        “好。”厉霆深不假思索的道,“你可以滚了。”

        柳云熙:“......”

        她完全没想到,厉霆深会这么爽快答应,顿时有点懵。

        她只是这么一说而已!

        她还想母凭子贵当上厉太太呢,怎么可能和厉宝分开!

        但话已经说出来了,又不好收回。

        柳云熙试探着问道,“霆深,你不会......对厉宝怎么样吧?”

        “虎毒不食子,不至于。”厉霆深冷然道,“怎么,不想滚?那就你们两个一起滚。”

        “别......”柳云熙硬着头皮道,“我走。”

        她抱着厉宝亲了又亲,“厉宝,你要好好听爸爸的话,不要惹爸爸生气。”

        厉宝自顾自玩玩具,没理会她。

        柳云熙松开厉宝,起身就走。

        厉霆深低头看着地上的孩子,“来人。”

        “厉总。”一个保镖很快走了过来。

        “把他送去厉家老宅。”

        “厉总,这不好吧?”保镖为难地开口道,“要是太太知道......”

        厉霆深的脸色倏地一沉,“她能跟别的男人生孩子,现在还要领证!我为什么不能把这个孩子接回厉家!”

        保镖只能颔首,“是。”

        ......

        翌日一早,顾眠和裴谨川直接去了民政局。

        一路上,她都在心里默默祈祷厉霆深别来捣乱。

        好在她害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只是没想到领结婚证还需要做婚前检查。

        顾眠上次跟厉霆深结婚,是把户口本和身份证交给厉老夫人,她一手包办的,连两个人的结婚登记照都是p的。

        她根本不知道领证前还要婚检。

        两个人去婚检地址,做完检查返回民政局时,已经到了午休时间,只能下午再来。

        顾眠刚想就近找家餐厅吃饭,一辆黑色宾利停在了他们面前。

        “裴总,”车窗放下,露出顾行知英俊温润的脸,“我想跟眠眠吃个午饭,方便吗?”

        “方便。”裴谨川欣然应允,“顾眠,我回家陪孩子,你安心去吃饭。”

        顾眠点头,“晚点我给你打电话。”

        “好。”

        ......

        顾行知开车,带着顾眠来到一家私房餐厅。

        玻璃房包厢外是一片竹林,环境清幽,极具韵味。

        顾行知点了菜,等服务生离开后,顾眠才开口道,“有什么话,说吧。”

        顾行知看着她,“眠眠,你不能跟裴谨川结婚。”

        顾眠拿着水杯喝水,“为什么?”

        “你根本不爱他,何必搭上自己的婚姻,嫁给一个快死的人。”

        顾眠拧眉,“你说什么?”

        顾行知淡然道,“裴谨川有自己的手段隐瞒病情,我就有手段查出来。”

        “他得的是不治之症,渐冻症,对吧?”

        顾眠放下水杯,“你调查他干嘛?”

        “因为我好奇,你为什么会跟他走到一起。”顾行知正色道,“眠眠,我知道你很善良,你同情他,但不代表你必须要嫁给他。”

        “眠眠,你应该得到幸福。”

        空气中一片沉寂。

        直到服务生送菜进来,“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顾眠拿起筷子夹菜品尝,“谁跟你说,我是因为同情才嫁给他的。”

        “谨川是一个很好的男人,就算他的生命所剩无多,我也愿意陪着他走过最后的时光。”

        裴谨川的病之所以保密,是怕消息走漏,裴氏集团动荡。

        不过前些日子他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只是最近厉霆深的为难,所以才忙了点。

        既然顾行知查到了,她没必要隐瞒。

        “所以他的病是真的。”顾行知追问道,“我的猜测没错,念念不是他的,对吗?”

        “他就是念念的父亲,唯一的父亲。”顾眠淡然道。

        “眠眠,你清醒一点。”顾行知的嗓音不由抬高了几分,“厉霆深不是好人,裴谨川也不是好的托付对象。”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顾眠淡笑,“就算他真的英年早逝了,我也能带着两个孩子过得很好。”

        顾行知无言以对,“......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我只是不忍心看着你受到伤害。”

        “眠眠,你如果不爱他,不应该莫名其妙让自己成为寡妇。”

        “你如果真爱他......他死了,你会痛苦不堪,这两个结果,都不是我想看到的。”

        “世间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顾眠给他盛了一碗汤,“我心意已决,不会改变。好好吃饭吧。”

        ......

        吃过午饭,顾眠给裴谨川打了电话,两个人约在民政局碰面。

        工作人员看见他们,笑着道,“两位的感情可真好,上午来不及,下午这么早就来了。”

        “谢谢。”顾眠礼貌致谢。

        工作人员拿着两个人的证件去电脑上操作,很快眉心一蹙。

        她像是怕自己看错了,特意戴上一旁的眼镜反复确认,开口道,“这位小姐,你确定自己是单身状态吗?”

        顾眠拧眉,“什么意思?”

        “我这边显示,你现在是已婚状态,你爱人叫......厉霆深。”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