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诱她,一夜成瘾在线阅读 - 第264章 念念是我的孩子!

第264章 念念是我的孩子!

        为什么?”厉霆深蹙眉,“时间紧迫,救孩子要紧,而且我的身体很健康,你不用担心我的血有什么问题。”

        顾眠拉着他的手缓缓用了力,哑声重复道,“你不能给念念输血......”

        “顾眠!”厉霆深正色道,“人命关天,现在不是你跟我闹别扭的时候!”

        医生也着急的道,“只要不是直系血亲的血都能用,不要再耽误时间了!我们是在跟死神赛跑!”

        厉霆深直接推开顾眠的手,跟护士道,“走。”

        顾眠猛地冲上前拉住他,崩溃地喊出声,“我说了你不能给念念输血你听不懂吗!”

        厉霆深拧眉,刚要开口,但下一秒,像是猛然联想到了什么,不敢置信地盯着顾眠的眼睛。

        顾眠怔怔地看着他,眼泪滑落而下,“程序跟念念是一样的血型,静爷在电话里说念念流了好多血,我担心会需要输血,所以刚刚在来的路上,我已经给程序发消息让他过来了,让他给念念输。”

        话音刚落,裴谨川和程序急匆匆地赶来了。

        裴谨川脸色苍白,“顾眠,念念怎么样!”

        厉老夫人着急地问道,“程序,你是b型血吗?”

        “我是啊!”

        “念念需要你输血!快救救念念!”

        “好!”

        程序很快跟着护士离开。

        顾眠缓缓松开厉霆深的手,可下一秒,手腕便被他反握住了。

        她能感觉到厉霆深有多用力,像是要捏断她的手腕似的。

        裴谨川看着他们,又看看文静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很快明白了什么。

        “家属,填下资料。”护士拿着登记表走上来道,“伤者叫什么名字?”

        裴谨川敛了敛神,开口道,“念安......厉念安。”

        “严厉的厉,思念的念,安心的安。”

        “有过敏史吗?”

        “芒果过敏。”

        “......”

        厉霆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两行眼泪顺着俊美的脸庞滑落。

        他从小就芒果过敏,厉星泽也一样。

        裴谨川跟护士填好资料,走上前推开厉霆深的手,扶着顾眠去一旁的长椅上坐下,“顾眠,不要怕,念念吉人天相,不会有事的。”

        程序献了血回来,汇报道,“顾小姐,我又叫了几个o型血的员工赶过来了,只要念念小姐需要,随时可以输,血管够。”

        顾眠哭着点头,“谢谢你程序,真的谢谢你......”

        “不用客气的。”

        程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见厉霆深脸上也有泪痕,不敢再多言,安静站到一边去了。

        这是他第一次见厉总落泪,事情一定很严重!

        ......

        两个小时后,抢救室的门终于被打开。

        顾眠想要站起来,但身上根本没有力气。

        “医生。”裴谨川急忙上前问道,“孩子怎么样?”

        “输血及时,手术很成功,已经脱离危险了,你们不用担心。”

        在场的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顾眠闭上眼睛,眼泪滑落下来。

        “没事了顾眠!”文静抱着顾眠喜极而泣,“念念没事了,你不要怕......”

        ......

        念念被送到病房的时候,人还在昏睡着。

        一张酷似顾眠的小脸苍白,脸上还挂着泪痕。

        顾眠心疼得快要透不过气来。

        裴谨川看了一眼站在床尾的厉霆深,对文静道,“静爷,时间不早了,你陪厉老夫人去吃点东西,顺便给顾眠打包点回来。”

        “也好。”文静扶着厉老夫人离开。

        裴谨川最后出去,关上了门。

        “为什么?”

        厉霆深低沉沙哑的嗓音在偌大的病房里响起。

        “念念是我的孩子,你也根本没有失忆,为什么要骗我?”

        “顾眠,这是你对我开枪杀死路月明的报复,对吗?”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报复你。”顾眠扯了扯唇,“我只是想逃离你身边。”

        厉霆深几步走到她身旁,强行转过她的肩膀,“就因为想逃离我,你就剥夺我做父亲的权利?”

        “顾眠,你的心真狠......”

        他从来没有想过,念念会是他的。

        现在想来,他和顾眠的最后一次,的确没有做措施。

        但那一次,他们并不愉快。

        她痛苦不堪,他也没有舒服到哪里去。

        他没有想到,正是那一次,会有了念念。

        但他此刻却无比庆幸,庆幸念念是他的。

        这是他这几十年的人生中,收到的最大的惊喜。

        厉霆深缓缓蹲下身,“顾眠,三年了,我每天都生不如死,就算你再恨我,对我的惩罚也够了。”

        顾眠的眼泪滑落下来,“霆深,有些事情,不是可以随着时间流逝就可以烟消云散的。”

        “我干妈的死历历在目,你和柳云熙的孩子也已经长大,我们之间,不可能回得去......”

        “我和柳云熙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厉霆深的嗓音不自觉地抬高了几分,“那个孩子,是她在我们房事过后偷精生的!顾眠,我没有出轨!”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呢?”

        “所以你还是因为路月明而恨我......”厉霆深苦笑,“既然你想逃,为什么没有吃下那颗药?”

        “因为我不能这么自私。”顾眠冷然道,“我还没有查清干妈的事情,我不能遗忘一切。”

        “你从来没有停止调查真相,对吗?”

        “当然。”顾眠道,“为人子女,这是最基本的孝道,我不会停下。”

        “路月明的死,我的确是罪魁祸首,但当时我别无选择......”

        厉霆深抱紧她的腰,脸埋进她的怀里,开口的嗓音撕裂而痛苦,“可你没有给我一点机会,就选择抛弃我,还带走我的孩子,让她管别的男人叫爸爸......”

        “顾眠,你知不知道这三年,我有多想你......”

        顾眠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她好不容易尘封了的心,在此刻不争气地瓦解崩塌。

        她承认自己从未停止过爱厉霆深,但有些爱,只能藏在心里克制。

        一旦放肆,换来的又会是痛彻心扉的伤。

        她无法承受。

        顾眠再次睁眼时,眼底已经恢复了平静。

        “霆深。”她低头看着靠在她怀里的男人,“你放心,我不会剥夺你当父亲的权利,以后你可以随时来探望念念。”

        “随时探望?”厉霆深抬起头,不解地看着她,“去哪探望?裴家?”

        “我已经决定和裴谨川一起生活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