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画面逐渐不堪入目

        什么?姐姐她怎么可以这样……爸爸妈妈辛苦赚钱养了她这么多年,她怎么能偷家里的钱……”



        沈舒柔故作惊讶的附和。



        可眼底却是压抑不住的得意。



        沈思啊沈思,想不到你竟然还敢做这种事,这下我倒要看看,你以后还怎么回沈家。



        怎么抢走她的一切!



        “小见蹄子!别让我看见她,否则我绝饶不了她!”



        楚艳丽恨恨咬牙。



        哪怕没有任何证据,可她已坚信了沈思‘偷钱’的事。



        沈舒柔对此喜闻乐见。



        她不再为沈思‘辩解’,转而看向楚艳丽手里的遗嘱,



        “妈妈,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沈爷爷进了重症监护室,也就意味着她们的遗嘱没办法完成。



        那么多的钱,决不能落到沈思的手里。



        楚艳丽自然也想到了这点。



        她咬了咬牙:



        “就在这等着,早晚他都得出来!”



        沈名山这几天为了公司的事忙的焦头烂额,不管是为了沈氏还是沈家,她都必须拿下沈老爷子手里的股份。



        为了遗嘱的事,楚艳丽这几天早出晚归,连觉都没有睡好。



        无论如何,她都要成功!



        另一边,沈思早就进入重症监护室。



        她先为沈爷爷简单清洁,而后直接取出从江书航那借来的针,沉稳而专注的刺了下去。



        江书航来的时候,沈思已经快要行完针了。



        看着沈爷爷头上和手上已经落下的针,江书航心如刀割。



        都怪楚艳丽,害得他错过了沈思施针的过程!



        但现在不是痛心的时候,观摩学习才是最重要的。



        江书航仔细看着沈思干净利落的刺下所有银针,在不同的部位,又分别使用不同的手法。



        刺,透,挑。



        沈思神情专注,手法复杂但有条不紊。



        待所有的针法完成,沈思又开始一一起针。



        和落针时一样,起针也是按顺序进行。



        她动作流畅,哪怕只是最简单的行动,也有一股说不出的和谐美感。



        沈思动作干净且迅速,一直到最后一针,沈思没急着拔出来,反倒是动作一顿,握着针的手迟迟没有行动。



        江书航正疑惑,就看见一道血红从银针之中渗了出来。



        江书航惊呼:



        “沈思,你这针落歪了!”



        他虽然医术没有沈思高明,可也知道针灸刺入的是穴位,而不是血管。



        现在有血丝出现,说明针并没有在穴位上。



        现在沈思竟然落错了针,那么,不但代表她之前所有的针法无效,甚至还有可能会有反作用。



        江书航神色担忧。



        但沈思却是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仍然握着针,一动不动。



        就在江书航以为沈思是不知道如何处理的时候,沈思忽然将针拔出。



        一条细微的血线顺着银针而出。



        与此同时,几乎全身都不能行动的沈爷爷忽然抬起了手,无意识的抓了一下脖子。



        江书航简直目瞪口呆。



        他可是知道沈爷爷的,除了能偶尔发出一些简单的音节外,身体根本无法行动,简直就和植物人一样。



        在医院这么久,多么厉害的专家也来过,国内的顶尖医疗团队也看过,全都束手无策。



        能够维持住现状就已算是厉害。



        谁都不敢说沈爷爷能好起来。



        而如今,在沈思的不断努力下,沈爷爷不但能够开口说更多的音节,现在竟然连手都能抬起来了。



        江书航神色激动。



        “沈思,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刚刚你不是针落歪了吗?怎么还会有这么大的效果。”



        如果沈思找准了穴位,那沈爷爷的身体岂不是能恢复更多?



        “我没落错针,就是要那么施针的,我带出的血丝,就是导致发病的瘀血。”



        沈思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从医书上看到是一回事,自己亲自实践又是另外一回事。



        “瘀血?不是早就通过手术排干净了吗?”



        江书航面色困惑。



        沈思叹了口气,说道:



        “如果当初的手术有用的话,爷爷早就应该恢复了。”



        可完成手术后,沈爷爷非但没有康复,身体反而是一天比一天的差。



        到最后,发展成为现在这种不可挽回的状态……



        “我还是不懂,你到底是怎么从穴位上刺出血来的。”



        “这是一种引针的手法,利用手法和针的配合,将身体里拥堵的血块化为细血丝,再从下针处引出体外。”



        沈思一边解释,一边将针收好。



        江书航只觉得神奇。



        “这么说,要不了多久就能让你爷爷的身体好起来了?”



        沈思摇头:



        “我刚刚也只是带出来了一点点,如果想要完全排清,我看少说也要半年的时间。”



        而沈爷爷的病已经持续多年,现在就算能将身体里的病根拔除,可沈爷爷身上的肌肉只怕也都萎缩了。



        想要彻底恢复行动,更是遥遥无期。



        但不管怎么说,比起之前,现在已经看见希望了。



        针法有效果,沈思也不用只依赖百年玉参来治病,多来给沈爷爷施针,也能让他逐渐好起来。



        “不过就算能治好也没用,不把你爷爷带走,沈家的人就还能找来,他们每次来都会刺激你爷爷,加重他的病情。”



        江书航忧心忡忡。



        沈思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



        她之前断了和沈名山的合作,本以为能让沈家安静点。



        想不到沈名山安静了,楚艳丽又不消停。



        既然如此,她只能让楚艳丽也忙起来,让这两人都顾不上沈爷爷才行。



        沈思拿起手机,快速地捣鼓着。



        没一会,在外面等待着的楚艳丽手机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她打开手机,只看了一眼,顿时火冒三丈。



        沈舒柔好奇的探过头。



        一眼便看见了被楚艳丽点开放大了的照片。



        照片上的沈名山正在接吻。



        而被亲吻的人却不是楚艳丽。



        沈舒柔登时呆了。



        楚艳丽则如同着了魔一般,又滑开了下一张照片。



        还是那个女人,但这次,沈名山已经和她滚到了床上去。



        再下一张,沈名山脱光了衣服……



        画面逐渐不堪入目。



        终于,楚艳丽再也看不下去,她‘砰’的一下砸碎手机,愤怒的声音从牙缝中挤了出来:



        “沈,名,山!”



        再顾不上沈爷爷,楚艳丽丢掉遗嘱,她跑出医院,直奔沈氏,要去找沈名山算账。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