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穿上他的衣服

        一直到豆大的雨点混合着冰雹砸下来,沉迷美景的两人这才终于回神。



        “快跑。”



        花园里没有遮挡的地方。



        傅司年拉着沈思,迅速像屋子里跑去。



        一边跑,他一边脱下外套顶在两人的头顶,避免沈思被冰雹砸伤。



        冰冷的雨点打在身上,气温急剧下降。



        等两人跑进屋子,身上几乎都被雨水打湿。



        而两人刚刚进屋,外面的冰雹就肉眼可见地变大了。



        噼里啪啦,简直像是小石头一样地砸了下来。



        沈思听着窗外的声音,皱眉。



        傅司年则关心开口:



        “你身上的衣服湿了,还是先洗个澡,免得感冒。”



        “也好。”



        这冰雹来的突然,刚刚的雨更是冷的入骨,反正一时半会也没办法离开。



        沈思当即跟随保姆去了浴室。



        只是刚走到一半,沈思便又折返了回来。



        “那个……”



        沈思轻咳一声,贴近傅司年小声问道:“咳!那我一会换什么衣服?”



        她只是来吃饭的,自然没多带备用的衣服。



        冯玉琴现在正在休息,自然也不好去她房间翻找衣服。



        傅司年开口:



        “你先洗,我一会叫保姆给你送去……”



        目送沈思去了浴室。



        傅司年立刻叫来保姆,得知冯玉琴已经睡下,傅司年不由得有些困扰。



        自从傅先生离开,冯玉琴已经多年没怎么买衣服了。



        她所有的衣服都在房间里,一时拿不出来。



        至于家里的保姆们……



        且不说她们不会有多余的衣服,就是有,那些衣裳的质量也不好,绝不能拿给沈思穿。



        如果现在出去购买。



        傅司年听着外面噼里啪啦的冰雹声,这个想法也只能放弃。



        衡量再三,最终,傅司年去自己的房间,找出了一套全新的衣服和一套睡衣,叫保姆给沈思送了过去。



        于是。



        沈思洗好了澡,就看见保姆送来了两套男士衣服。



        不用说,也知道是傅司年的。



        沈思:……



        沉默两秒,最终,沈思还是拿起了那套正常的衣服穿上。



        沈思的身高一米六八,可穿上了傅司年的衣服,却好像个小孩一样。



        裤腿和袖口全都长出了一截,影响行动。



        沈思只能将裤腿和袖口卷起,简单擦了擦头发,随后便直接走了出来。



        看着沈思穿着自己的衣服,顶着一头的水汽从浴室出来,傅司年只感觉自己的心脏被狠狠地撞了一下。



        这样的沈思,简直叫人想犯罪。



        他下意识吞咽口水,呼吸也急促了几分。



        沈思对此毫无察觉。



        她一边走,一边看向窗外问道:



        “外面的雨停了吗?”



        很快,便得到了一个沙哑的回答:



        “没有……”



        沈思眉头微皱。



        她正想着要不要顶着冰雹回家,傅司年紧跟着又说道:



        “新闻上报道,因为这场冰雹,路上出了好几起车祸,现在全市的交通都堵塞了。”



        大雨和冰雹都影响行车视线。



        刚刚下的又那么突然,许多司机反应不过来。



        而b市的交通向来最让人头疼。



        一个地方拥堵,很快就会影响到半个区……



        多处车祸,直接就导致整个市区的交通都瘫痪了。



        这会儿,只怕是连救援车都开不过来。



        “沈思,你好像暂时回不去了。”



        傅司年幽幽开口,语气叫人听不出是沉重还是窃喜。



        即便傅司年不说,沈思也能想到这些。



        “那就先等等看吧。”



        说着,沈思拿出手机,给苏昆打去电话。



        西郊那边偏僻少有人烟,现在下的比市区里面还要严重。



        苏昆让沈思不要急着回来,更是直接让她今夜就现在傅家住下,哪怕一会雨停,也不要冒险回家,免得被困在路上。



        毕竟这样恶劣的天气,就是想开直升机来接沈思,都飞不起来。



        沈思打电话时,傅司年一直静悄悄的。



        听见苏昆的话后,立刻就对着客厅中的一个保姆招手:



        “王姨,去准备个房间,今天沈小姐在家里休息。”



        说完,他又主动走到沈思身边。



        “头发湿着对身体不好,我来帮你吹干。”



        沈思很想说她自己可以。



        可撞见傅司年那双期待的眼睛,最终只好点头:



        “……好。”



        傅司年欣喜若狂,高兴地拉着沈思回到浴室。



        插上吹风机,又扶着沈思坐下。



        傅司年打开吹风机,先是对着自己的手臂试了试温度,感觉温度合适,这才吹向沈思。



        他动作轻柔的掀起沈思的头发,柔软的发丝堪比少女滑嫩的肌肤,叫人舍不得放开。



        傅司年感觉心神一动,身体有些不正常的燥热。



        意识到什么,傅司年脸一红,急慌忙压下心底乱七八糟的想法。



        眼睛紧紧地盯着沈思的头发,让自己神情专注地开始吹风。



        沈思感觉到手指在自己的头顶点动,偶尔指尖碰到她的头皮,都会带起一阵酥麻。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替她吹头发。



        没有想象中的拘谨和不自在,反倒是意外的舒服和温馨。



        傅司年不疾不徐,直到把所有的头发都吹干,这才依依不舍的关掉吹风机。



        见沈思起身,他立刻闪到一旁,目光躲闪,



        “我叫王姨带你去房间。”



        沈思有些意外,不由开口询问:



        “你不亲自带我过去?”



        傅司年脸色涨红,懦懦道:“我还有点事……”不太方便。



        沈思没多问,笑着走了。



        她一离开,傅司年这才放松下来。



        天知道傅司年刚刚经历了什么。



        他实在是不敢继续呆在沈思身边了,不然指不定自己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看着刚刚被沈思使用过的浴室,傅司年当即打开水头龙,给自己来了提神醒脑的冷水浴。



        那头,王姨送完沈思,刚下楼就听见了洗浴间里面的声音。



        顿时惊讶的瞪大眼睛。



        她没猜错的话,是少爷在使用洗浴间?



        少爷向来洁癖,别人使用过的东西,都要仔细清洁消毒以后,傅司年才会使用。



        可现在却……



        这个叫做沈思的苏家小姐,看来果真是不一般!



        只怕以后就是傅家的女主人!



        不行,这么大的事,她必须得赶紧告诉那几个要她留意傅司年的女人才行。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