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沈思傅司年假千金退婚傅少贼心不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86章 他的怀抱烫的惊人

第86章 他的怀抱烫的惊人

        你在哪里?”



        傅司年的声音低沉的几乎能冷出水来。



        “医院。”



        沈思的话音一落,电话即刻被切断。



        身后,江书航又凑了上来,委屈巴巴地开口哀求:



        “沈思,你再教我一次呗,我这次肯定会找准穴位的。”



        沈思皱眉。



        江书航又说道:“我要是学会了,就能多给沈爷爷施针,让他好的更快一些。”



        沈思的眉心动了动。



        江书航知道有戏,赶忙拽着沈思的胳膊,撒娇似的哀求:



        “沈思,你就教教我吧,求求,求求你了……”



        “好吧,最后一次。”



        沈思无奈点头。



        江书航欣喜点头,同时信誓旦旦地保证:“你放心,我这次一定不会再出错!”



        ……



        傅司年几乎要将油门踩碎,风驰电掣地赶到医院。



        他一脚踹开了江书航的办公室。



        “沈思,你们……”



        办公室里,沈思正躺在诊疗床上,身上扎着一排细小的银针。



        傅司年愤怒的情绪瞬间消失不见,他紧张上前,关切道:



        “沈思,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怎么扎了这么多针,这得多痛啊……”



        傅司年脸上挂着心疼。



        江书航轻声咳嗽。



        “那个,傅总……”



        “沈思她没病,她正在帮助我学习针法。”



        “如果可以的话,还请你离开一下,我还有两针没有施完。”



        傅司年额角的青筋跳动。



        他目光阴鸷,冷冷扫过江书航,低声冷喝:



        “滚!”



        江书航瑟缩了下。



        他委屈巴巴地看向沈思,后者坐起,轻声开口:



        “江书航,先把针起了吧,你这次行针很好,几乎没有什么问题了。”



        江书航闻声上前。



        只是刚动一步就被傅司年给拦住。



        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江书航只好再次委屈地解释:



        “傅先生,这针不能随便拔出来,需要手法……”



        傅司年仍不为所动。



        直到沈思点头,他这才终于让开。



        江书航一边拔针,一边把针原封不动地归位。



        直到确认所有的针都收回了,这才收起针包。



        完成一切,傅司年第一时间就上前,将沈思挡在身后,冷着脸对江书航低喝:



        “以后都不许再来找她试针!”



        江书航一脸无奈。



        他倒是想找别人施针,但别人哪里能教得了他?



        但和傅司年讲这些显然没用。



        江书航叹气,收拾着针包默默退后。



        “傅司年,你找我有事?”



        傅司年周身都弥漫着低低的气压,



        “刚刚……”



        他很想问问刚刚发生了什么,可张口结舌。



        一看见沈思,他所有的愤怒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愤怒,嫉妒,醋意,各种情绪在傅司年的身上交织。



        沈思不免‘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她起了心思,明知道傅司年想要问什么,偏偏不提。



        “时间不早了,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可回家了。”



        说着,沈思直接起身往外面走去。



        “沈思!”



        傅司年快步追上。



        他本想将鲜花送给沈思,可刚刚太过愤怒,花早就不知扔去哪了。



        傅司年干脆捉住沈思的手腕,他一用力,沈思便撞进了傅司年的怀里。



        少女身躯柔软,整个人都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下意识的,傅司年将怀里的人环住。



        他吸了口气,贴在沈思的耳朵开口:



        “沈思,别这样对我,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



        沈思完全没料到傅司年的动作。



        男人温热的体温烫得惊人,沈思只感觉心底一慌,随即迅速挣脱开。



        那灼热似乎烫到了沈思的脸颊。



        连带着耳根都有些发烫。



        “傅司年,你别这样。”



        沈思没了捉弄傅司年的念头,低声解释:



        “刚刚你打电话的时候,江书航正在试针,他那个人笨死了,扎了两次,刚刚才勉强找对位置。”



        被说成笨蛋的江书航:“……”



        他可是打着新一代天才医生的名头被聘请来的!



        除了沈思这种变态,谁家好人看一遍书就能会啊!



        再说了,你们吐槽我就不能走远一点再说吗?



        “以后不许再给别人试针,如果他把你扎坏了怎么办?”



        傅司年霸道开口。



        沈思哭笑不得的点头:



        “你放心,我只是看江书航值得提点,这才破例了一次。”



        “那也不行!”



        一想到刚刚沈思的身上扎着一排银针,傅司年就心疼。



        忽地,他想到了什么:



        “你的针灸是怎么学的?你平时拿自己练习吗?”



        沈思泰然自若地点头:“对啊。”



        每个学中医的人,都是先拿自己练手的。



        沈思拿到针的第一时间,就先给自己扎了个遍。



        “以后找我,你想尝试什么针法都用在我身上!”



        傅司年拍着胸口,脸上则满是心疼。



        沈思小小年纪就拥有着这么精湛的医术,她要吃了多少的苦,被扎多少针啊?



        沈思望着傅司年,她眉眼弯弯:



        “好啊。”



        傅司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沈思这样含笑轻松的样子。



        他一时看的痴了。



        心里则是默默地想着,等沈爷爷的身体好了以后,他一定不能让沈思再学医了。



        太苦了!



        “又来找我一起吃饭?你选好餐厅了吗?”



        沈思的话终于让傅司年回神。



        他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找沈思的目的。



        吃饭是次要的。



        主要的是看看沈思是否被网上的事影响。



        “沈思,你最近有没有看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傅司年小心试探。



  &n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