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书院 - 网游竞技 - 沈思傅司年假千金退婚傅少贼心不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33章 如果我不再是全球首富了,你还爱我吗

第233章 如果我不再是全球首富了,你还爱我吗

        你放心,我已经让他们付出了代价。”



        傅司年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沈思一愣,疑惑抬头。



        傅司年则当着沈思的面给许屹打去电话:



        “通知下去,断绝和冯氏的所有合作,所有在公司任职的冯家人,不论职位大小,通通开除。”



        傅司年声音中透着寒意。



        沈思这才知道他口中的‘代价’是什么。



        “其实没什么,被病人怀疑很正常。”



        过往沈思遇到过太多类似的状况,她是真的没把刚刚冯老二和冯家人的话放在心上。



        况且,那些人,也不配让她动气。



        然而,沈思淡然的样子落在傅司年的眼中,便更多了几分心疼。



        他的小思到底经历了多少磨难,才在面对别人质疑时还神色淡然的?



        忽然,傅司年想到了什么,



        “刚刚白马说你给鹰国王妃看过病,这事怎么没告诉我?”



        “只是小事。”



        是个人就会生病。



        鹰国王妃只不过是沈思治疗过的其中一个病人而已,比鹰国王妃身份尊贵的病人沈思也医治过。



        沈思从没认为这有什么宣扬的必要。



        傅司年撅着嘴,不满道:



        “我不管大事小事,只要是小思的事,都要告诉我,我不想做最后知道的那个人。”



        每一次,他都是从别人的口中知道沈思的身份。



        一想到这些,傅司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浓浓的醋意。



        他抱着沈思摇晃,像是个讨要糖果奖励的小孩一样。



        沈思无奈点头:



        “好好,我跟你保证,你不会是你最后一个知道的。”



        傅司年当即露出欣喜之色。



        “不过……”



        沈思声音稍微停顿了下,斟酌了下才又开口: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冯阿姨的娘家,你直接断了和冯家的合作,还开除冯家的人,冯阿姨知道了后会伤心吧?”



        傅司年毫不犹豫:



        “妈妈会永远支持我。”



        “那你突然大规模的裁员,还取消合作,傅氏会不会……”



        傅司年看着沈思念念叨叨,忽然道:



        “小思,你是在担心我吗?”



        沈思困惑:



        “啊?”



        傅司年又问:



        “小思,如果我不再是全球首富了,你会不会和我分手?”



        “啊?”



        沈思满脸疑惑,完全没跟上傅司年的脑回路。



        她呆呆地看着傅司年。



        后者则又抱着她的胳膊晃了起来,不住地催促:



        “快告诉我,会不会,会不会?”



        他眼睛闪闪发亮,期待地看着沈思。



        终于,在他期盼的目光下,沈思开口了:



        “我和你交往,是因为喜欢你这个人,与你是不是全球首富没有任何关系。”



        “况且,如果我想要钱,随时都能赚。”



        就算不用苏家的能力,沈思随便拿出一个身份,也足以让她衣食无忧。



        傅司年根本就没听到沈思的后半句话。



        听见沈思说‘是因为喜欢你这个人’时,傅司年的心脏就已经不受控制了。



        他神色兴奋,脸颊绯红,激动的就差直接从鼻孔喷白气了。



        “小思,你喜欢我,原来你是喜欢我的!”



        傅司年抱着沈思,一连转了七八圈。



        而不止是脸颊,就连身体都因为兴奋而发烫。



        沈思被他抱着,没有挣扎,满脸无奈。



        这小子到底是在说什么胡话。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那她干嘛要跟他交往?



        好在,傅司年激动没有太久,很快便停了下来。



        怕沈思眩晕,傅司年更是直接将她抱到车上。



        他弯腰,扯过安全带,准备为沈思系上。



        两张脸靠近的一瞬间,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彼此身上。



        沈思身上淡淡的清香钻进傅司年的鼻孔。



        既香,又甜。



        傅司年感觉自己的心跳又加快了。



        这一刻他只想就这样呆在沈思的身边,什么也不做。



        好半天,他才找到安全带的卡扣。



        随着‘咔嗒’一声清脆的响声,傅司年依依不舍地起身。



        哪怕坐上驾驶室,香甜的气味似乎还在鼻尖挥之不去。



        这样别说开车了,他连怎么给车子打火都想不起来。



        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傅司年思考着沈思刚刚的问题,



        “冯家因为和我妈妈的关系,大部分人在傅氏身居领导层,但他们只享受待遇却不做事,对傅氏有害无利,我早就想将她们清除了。”



        “至于两家的合作,也是爸爸当初为了照顾冯家,才定下的,现在只要重新招标,无数企业都会主动让利来和傅氏合作。”



        沈思心里也是小鹿乱撞。



        骤然听见傅司年的话,她也是一愣,随后才反应过来:



        “你的事你自己决定就好,不用告诉我。”



        要命。



        她怎么觉得脸颊好像被火烧了一样?



        现在她该不会和傅司年一样,也是一张大红脸吧?



        沈思捂着脸颊,沙哑着声音道:



        “你不用送我回公司了,到医院去就好,我要去看爷爷。”



        傅司年方向盘一转,同时开口:



        “我陪你一起。”



        沈思连忙拒绝:



        “不用不用,我看完爷爷还有别的事,你忙你的就行。”



        “……也好。”



        傅司年迟疑了下,没在坚持,刚刚小思说了那么多的药材,他也该去采购了。



        外婆的时间只有一个礼拜,他要尽快把药凑齐才行。



        若是从前,傅司年根本不会有这样的顾虑。



        但自从给冯玉琴和沈爷爷治病,傅司年亲自体验到玉参有多难寻找后,他便认清了一个现实。



        有些药材,就算是他也不是随时都能拿到。



        车子在医院停下。



        傅司年这次没磨叽,和沈思挥手告别,便直接离开。



        同时,他又给许屹拨去电话,将沈思刚刚说过的药材逐一重述。



        若是沈思在场便会发现,傅司年虽然没用纸笔记录,但口述的药材却一字不差……



        沈思进入医院,正往住院部走去,手机震动,忽然收到了一条消息。



        【老大,其他的药材我都已经凑齐了,预计两天内就能给您送过去,唯独六虫砂暂时没有,而且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凑齐。】



        沈思只是扫了一眼,而后快速敲字:



        【种植园那边不是培育了六虫砂?现在应该已经能够使用了才对。】



        消息发送没一会,手机便再次震动。



        哪怕隔着手机,沈思却也能透过文字看见刘喆无奈的表情:



        【老大……前阵子种植园被人攻陷,六虫砂也跟着丢失,应该是被人抢走了。】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